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章葉老大挪蘇家大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章葉老大挪蘇家大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900,註釋

「為什麼不直接滅了蘇家,還要談什麼判?」葉老大有些不滿的哼了一句。

「葉凡,有些事並不像你想象的那麼複雜。就憑這些證據,雖說可以讓蘇家一時墮入泥潭,但蘇家的關係網太大了。

不是鐵哥我自已看不起本人,就是我這個公安部的副部長出馬,一定搞定不了蘇家的。

他們的觸角曾經伸進了政治局。地方委員中他們看法的也不在多數,這是一個龐大的關係網。

假設真要硬碰,他們一定受傷,但我們,也必將付出不小的代價。而且,經后,我們就是不死不休的格局了。」鐵占雄講道。

「嗯,鐵部長分析得有道理。光憑這些證據,最多抓幾個蘇家的小嘍,並不能撼動蘇家的根本。

像蘇家的最高層相對沒事。何不如以此事展開跟蘇家的談判,至少,就憑著他們跟陽春糖廠簽定的合約,敲他們十幾個億是相對沒成績的。

蘇家雖說家大業大,但一下子拿出十幾個億的現金,也將元氣大傷。假設要硬碰,假設不能把蘇家跟惠景擔保聯絡起來,人家根本就不認賬。

到時,陽春糖廠問誰要錢去。真到那個時分,估量,蘇家也會丟卒保帥,陳冬經和蘇昭寧都將成為蘇家的替罪羊,兩枚被丟棄的不幸棄子罷了。

你想想,沒有了錢陽春糖廠還怎樣發展起來,而榮光集團也將被債主們逼圬。

到那個時分,東貢市大局必震蕩,對你這個市長來講,是很不利的。我家老頭子也以為暫時沒必要硬必蘇家。先讓他們吃一頓大啞巴虧就是了。

我們拿回錢來把東貢的經濟發展起來,你這個市長有面子,經后選拔也有了保障。

而且,更重要的就是,從另一個方面也回擊了燕春來,等於狠狠甩了他一記耳光。我們活著。也是為了面子是不是?」李龍講道,表達了李嘯峰的意思。

不過,葉老大面色陰沉不啟齒,大家都盯著他也不再講話。自然是等著他決議了。

「王朝,查清沒有。那天在公路上伏擊我的是不是蘇家人乾的?」葉凡突然出口問道。

「還沒查清楚,不過,葉哥你彷彿並沒有多少有著血海深仇的敵人。目前這些事聯絡在一同的話,我估量,那次事情很能夠是蘇家人乾的。

當時為了救出蘇林兒來。蘇家人什麼事干不出來。這年頭。有錢能讓鬼推磨,砸也能砸出幾個高手來。

而且,那次事情是不是東狗組織的人乾的就難講了。不過,目前我也不沒查到確鑿的證據證明是蘇家僱人乾的。

只不過,憑直覺,我覺得他們有八成能夠。」王朝講道。

「你要置我於死地。我葉凡還鬆手的話就不叫葉凡了。這件事不要再講了,我馬上聯絡人把宋金抓了。王朝。用你的特殊手法逼出他們跟蘇家的聯絡來。這一次,我絕不放過蘇家了。」葉凡態度非常的強硬。鐵占雄和李龍相互看了一眼,搖了搖頭,無法的講道,「既然你拿定主意了,那就得把證據搞充分一些。要攻擊就要打得他們『痛』才行。不過,就是東貢市經后該怎樣辦,你還是三思吧。」

「不用思索了,就是把我個人的錢全砸出來也要跟蘇家斗到底。」葉凡擺了擺手。

「我支持你葉哥,山不轉水轉,總是有路子可找的。蘇家就是一座大山,我們也未必就是一顆小樹。兔子急了還咬人,我們,也不是軟蛋蛋1王朝哼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我情願把一切家產拿出來支持葉凡跟蘇家斗。」

「我也情願1范剛沒絲毫猶疑說道,下邊鐵占雄藍存鈞都表示情願。

「不必了,你們的錢你們留著。我就不信蘇家真是一座搬不動的山。」葉凡擺了擺手說道。

二地利間,宋金的虹橋公司被狼破天暗中指使人端了老巢。鐵占雄親身披掛上陣對他停止突審。

在王朝的分筋錯骨手和李龍那對付高官的特殊手法相互配合下,宋金終於招了。跟據他的招供中間還轉手了二個人,終於查到了蘇家頭上。

2003年9月20日,一切預備就緒后。首先由王朝以東貢市公安局名義向西林省省公安廳提起央求逮捕京城蘇家涉案的一干人等的要求。

西林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雷澤同志接到東貢市公安局的央求后,在詳查了證據之後也不敢怠慢,馬上上報給了西林省省公安廳廳長姜真陽同志。

姜真陽估量聽說過四九城南門蘇家的威名,當時也是悄然一愣之後馬上研討了王朝提供的材料以及證據。也覺得這事本人根本就拿不下,旋即向西林省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陳志浩同志彙報了此事。

「暫時放我這裡,經研討后再說。」陳志浩看過有關材料后皺著眉頭,一臉凝重的講道。

雷澤聽了後知道估量這老傢伙也做不了主,根本就不敢去碰那西九城南門那個馬峰窩子。旋即放下材料后也沒講什麼就出去了。

不久,音訊傳到了京城蘇家耳里。

蘇氏掌舵人外號『蘇老虎』的蘇昭遠馬上召集了蘇家有份量的中心族人坐在了大廳里。大家聽了蘇昭遠的講述后,廳里一時墮入了沉默當中。

「你個兔崽子,看你乾的壞事?」蘇昭遠指著兒子蘇庄成罵開了。

「這有什麼,葉凡欺我們蘇家太甚。連林兒都被抓了,在海東的蘇氏高爾夫球場也被他親身帶人『平了』。

目前海東市政府發出了蘇氏高爾夫那塊地,光是那一個文娛場所我們每年就得損失七八千萬。

這一系列的事,一定是葉凡的陰謀。更何況,我們蘇家又不是軟蛋子,怎樣能忍下這口吻。」蘇庄成一臉淡定的回駁著父親的指摘。

「沒錯,當初我們跟海東市政府簽睾賢是藏在林兒小姐的保險床里的,這麼隱秘的地方對方居然能找到。

闡明他們早就在方案著了。而後又放了一把火把市政府保存的那份材料給燒了,這一系列事都是針對我們蘇家有預謀的。

他們想置我們於死地,我們也絕不能手軟了。大公子看不過去了,也是為了維護蘇家的利益。

商場如戰場,我們絕不能再讓葉凡囂張下去。不然,經后是個人都能欺負到我們蘇家頭上,哪還有我們南門蘇家立錐之地?」蘇庄成的堂弟蘇峰也是一臉憤怒的講道。

「前次我們家志剛也被燕長水抓住把柄差點被捋去了一切軍職軍銜。我們也是花了不小力氣才保住了他。

居我分析,當時第七師師長燕長水根本就是在跟海東市公安局的安奇局長演簧,不然,怎樣那麼巧。

燕長水一到志剛的部隊,後腳安奇就來要求協助抓人了。」蘇庄成淡淡哼道,「搞得我們欠了梅家的梅長風一個天大的人情,到如今還沒還,也不知經后梅長風會遇上什麼事要求我們做了。」

「當時我就跟他們梅家協作開發房地產就曾經虧了好幾成股份了。就是為了能讓梅長風出手擺平了志剛的事。這事我知道。」蘇昭遠擺了擺手,一臉陰沉著講道。

「既然家主都知道了,我看,這事,既然是由東貢市公安局的王朝起頭搞的。

是不是得出面給西林省主管指導講講,先把這事壓上去再講。等過一段工夫后這事有些散了后我們再圖後邊的事。

既然有人一定要跟我們比賽一番,哪我們也不能逞強是不是?聽說葉凡不就一個地級市市長。

而且,還是被從南福省交流到東貢那旮旯地方熱思偕櫨凶派畛戀暮筇絕不能夠被從海東這樣的好地方趕到東貢去的。」蘇慶中一臉凝重講道。蘇慶中是蘇昭攢。

「慶中,我看你真有些懵懂了。葉凡會那麼複雜嗎?你看看,庄成做的事,人家查得清清楚楚,聽說是證據確鑿。

沒有一點能量能辦成這樣的事嗎?庄成辦事我一向放心,這次居然會陰溝裡翻船。

這闡明了什麼,葉凡這個年輕人,不複雜。而且,王朝一個正處級的小局長怎樣敢跟我們南門蘇氏叫板,這背後有什麼,你想過沒有?」蘇昭遠一臉嚴肅的批判了弟弟蘇慶中。

「大哥是想說這背先人就是葉凡?」蘇慶中問道。

「假設光是一個葉凡還益處理,不就是個正廳級的幹部嗎?我是有些擔心,他會不會只是一枚小旗子。衝鋒陷陣在前,而真正在背後規劃的人是我們蘇家的對頭。」蘇昭遠腦子居然想到了其它方面,不得不說人家看得遠想得多。

「背先人……」蘇慶中呢喃了一句后,神色有些美觀。

「我們蘇家家大業大,幾百年上去結下的仇家也不少。就是世家方面我們的勁敵就不少。

更何況,在當今社會,商業競爭逐漸白熱化的趨向下。商場如戰場,暗中較勁更是不可避免的。

我們自信本人有能量,但外邊跟我們差不多的大家族也不在多數。這四九城內並不光有南門蘇家,還有西門徐家,東門許家,老城根腳下的厲家,還有香山附近的……」蘇昭遠講道。

1900,註釋更新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