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零二章金牌打手是爛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金牌打手是爛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林兒,無事不登三寶殿。 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寫過幾直封信最後都杳無音信,一封都沒回。明心裡有氣還沒消,如今怎樣一下子就消了,我覺得有些怪了。」藍存鈞有些j動的問道。

「我知道以前的事是有人在成心害我們,所以,我原諒了。不然,我才不來的。」蘇林兒恢復了一絲翹皮。

「不對,那件事只要我知道,以前不聽我解釋的,這下子怎樣一下子又想通了。這外面,是不是有別的緣由?」藍存鈞身子一顫,想到了葉老大的話,沒準兒蘇林兒就是為了她哥哥的事而來。

「我原諒了還要追本溯源,到底怎樣了嘛?難道,難道有女冤家了?」蘇林兒身子一巔栗,終於沒忍住,眼淚滴嗒在了地下。

「哼,還在演戲,是不是為了蘇庄成的事來?」藍存鈞突然出口問道。

「不不是」蘇林兒目光有些躲閃。

「看著我的眼答覆?」藍存鈞定定的盯著蘇林兒。

「好吧,就算是吧,但我的確原諒了。不然,即使是我哥哥,我也不管他的。」蘇林兒頑強的道。

「找我也沒用,這事我一個點都不清楚。我也是明天早上才知道的。是市公安局的王局長在吃飯時告訴我的。」藍存鈞成心裝傻道。

「我知道不清楚,不過,跟葉凡很好。這事,能不能給我們牽根線。我們知道,陽春糖廠受了損失,所以,這次蘇家是最有誠意的,情願拿出一些錢來補償。」蘇林兒趕緊講道。

「多少?」藍存鈞冷冷問道。

「惠景擔保借了陽春糖廠43個億,就按八分利息算的話工夫其實也不長,我們可以多給些,連本金一道算,總計給六個億怎樣樣?要知道,也不過一個多月工夫,我們就損失了一個多億,蘇家,很有誠意處理這件事的。

當然,我父親也知道,是陽春糖廠的廠長,這筆錢就算是蘇家捐贈給糖廠的了。

為此,我還講了好多壞話父親才贊同的。有了這筆錢,的事業將更進一個台階的。」蘇林兒一本正派,講道。

「好大的手筆,當初們惠景擔保可是騙去了人家榮光集團舊個億。們只算糖廠的賬,就不管榮光集團了?」藍存鈞一團怒火冒騰了起來,蘇林兒話講得冠冕堂皇的,實則,全在算計著陽春糖廠。

「鈞哥,榮光集團又管什麼事了?管好陽春糖廠就是了。即使是退一萬步講,不幫著我怎樣還幫著一個不相關的破公司?我蘇林兒在眼中還不如榮光的甘雨chn嗎?」蘇林兒有些生氣了,嚷叫了起來。

「扯事就扯事,別往人家甘董事長身上扯,這是兩碼子事。由於,榮光集團欠我們的錢已達五年。們不還榮光的錢,我們怎樣問榮光集團討回錢來。陽春糖廠發展不上去,還不是們蘇家形成的。

既然們蘇家不管了,我們也當然不客氣了。」藍存鈞**的哼道。

「看,根本就沒把我當本人人。心裡根本就沒有我。我只是求給牽條線,又沒叫幫我,居然指摘我?」蘇林兒嗚咽著講道,此女,自然是在打悲情牌。

「算啦算啦,我幫聯絡一下。不過,成與不成我不清楚。而且,這事上我也不會插任何手,也別指望著我會出面講情。既然們做了,就該付出代價。們想想,們對葉市長怎樣樣了?太過份了。」藍存鈞被搞得頭大了,只好應承了上去。

「那好,馬上打電話給葉市長。我叔蘇慶中也在東貢市。」蘇林兒講道。

「早有預備1藍存鈞嘀咕了一句后給葉凡打起了電話,嗯一陣子后是葉市長贊同見面,地點就在東貢市的通天大廈。

放下電話后藍存鈞帶著蘇林兒直奔通天大廈而去。

葉凡早一步到了,身後站著一身公安服,筆tng著的王朝同志像一個威武的保鏢。

蘇慶中個頭比蘇林兒高一點,帶了幾個人跟著蘇林兒也到了通天大廈頂階的通天居。

還是以前甘雨chn用過的那張長桌子,上頭一端坐著葉凡。見蘇慶中出去,葉凡只是點了點頭,連站都沒站起來。蘇慶中那伸出去的手有些尷尬的縮了回來。

「葉市長,他是我父親蘇慶中,蘇家財團的副董事長。在京城,好多正廳級的司長們哭著喊著想跟我父親握手。

不過,我父親難得有這個時機給他們。就是一些副部級幹部也有此相法。想不到一個屁眼大的東貢市市長如此的大條。

葉市長,即使是暫時握得有理,但最最少的禮節也得做到。市長的心眼就這樣的的話,我置信不會坐得長久1蘇慶中兒子蘇峰一看心裡很不爽,**的哼聲道。

對於想置我葉凡於死地的對手,我葉凡還客氣的話那就不是對凡了。明天能答應見們,曾經給足了們面子。」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面無表情。

「不要太翹皮」蘇峰大怒了,蘇大少可是從沒受過這種鳥氣的,指著葉凡就要發飆。不過,蘇慶中卻是擺了擺手講道「好了蘇峰。」講完后蘇慶中一屁股坐在了葉老大對面,一雙眼定定的盯著葉凡。

葉凡卻是一臉淡然的看著蘇慶中,單方末尾比氣勢比定力了。

足足五分鐘當時,廳里非常的安靜,沒有人講話,只聽見了呼吸的聲響。

「葉市長,我知道們手中握得有證據。辜切不論這些證據們是用什麼手腕弄來的。但是,也不能這樣得理不饒人。退一步彈丸之地,這次,我代表蘇家來跟談談。我們蘇家是有誠意處理這件事的,而且,態度相對誠懇,從退步來講,我們預備退一大步。」蘇慶中面無表情的講道。

「怎樣樣的一大步,本人洗耳恭聽。」葉凡這話是從鼻腔里哼出來的。

「林兒,來講。」蘇慶中表示蘇林兒道。

「以捐贈給陽春糖廠的方式,我們蘇家願以六個億處理這個成績。

」蘇林兒道。

「六個億,好大的一筆錢,它壓不死我葉凡的。藍廠長,剛好也在,首先給我算一筆賬。我們的4.3個億五年前借貸給了榮光集團,當時好利息是四分。而前段工夫又轉貸給了蘇家下屬的惠景擔保公司。算算,惠景擔保要出多少錢?,…葉凡問一旁的藍存鈞道。

「我早算過了,五年前4.3個億借給榮光集團,加上本金,第二年就變成了6個億。第三年8.4個億這麼利滾利,就是除去一大塊零頭的話也有20個億了。

榮光集團首先得還我們7個億。而榮光集團把這20個億又轉貸給了惠景擔保公司,那可是八分利息。

這麼一合算上去,即使是工夫不長,但是,至少也有三個億的利息。加上本金的話就是23個億。

而且,在這其中,惠景擔保公司最後還跑人跑路了,完全是詐騙行徑。我們陽春糖廠由於資金一時無法發出,廠子沒辦法發展,這擔誤的功夫,人力,還有其它一系列價值折分解錢款的話不下五個億。所以,惠景擔保至少得給我們27個億才能算填完這個窟窿。作為惠景擔保的下級母公司蘇氏集團就得承擔惠景的一切責任。」藍存鈞貌似一個公正人,客觀的算著這筆賬。

蘇家人一聽,自然,那臉早就有些發紫發綠了。

「們怎樣不去搶?」蘇峰首先忍不住了,哼道。

「搶,我們不是匪徒,有必要去搶嗎?又不像們,干詐騙這一行當倒是幹得熟絡。」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差點噎死了蘇峰。

這貨瞪著個金魚眼指著葉凡吼道「算個屁,敢跟我們叫板,信不信老子讓爬都爬不回東貢去。」

隨著蘇峰的吼聲,蘇慶中帶來的人中有兩個井手架勢的傢伙冷煞煞的走上前來,往葉老**將了過去。

這個,自然是蘇家打的威懾牌。這是國際上某些超級大國常乾的勾當。一旦遇上事,人家就把那破航母或核潛艇往家門前一擺,炫耀武力恫嚇老百姓罷了。

叭嚓嚓旁當幾聲脆響。

蘇家人還沒反應過去,只感覺眼前什麼東西晃過。等他們定下眼來看去時,怎樣的自已家請的保鏢頭頭,有著四段身手的張武和李升早被葉凡身後那個一身筆tng警服,叫王朝的傢伙給用腳踩在了地下。那臉,差點被王朝的臭皮靴給踩扁了。

蘇家人一時有些被震駭住了,要知道張武和李升聽都有著武功的四段身手。

傳武功的四段身手在國術界都稱得上是高人了。由於,著名的太極大師陳無波的弟子也極少有達到四段的。

當時為了把他們從華山派和羅浮派挖到蘇家,蘇家可是花了大本錢的。分別給華山派和羅浮派捐建了一座佔地幾十畝的道觀。每座道觀都花了近億。

而兩人到蘇家后也爭氣,一腳下去就是薄點的條石都給踢斷了。而且,協助蘇家擺平了許多黑道方面有些順手的事。兩人在京城也撞出了一點名頭,被稱這蘇家二將。

美女愛英雄,男人愛俊傑。

自然,蘇家那些年輕弟子們都很崇拜這樣的高人。想不到在蘇家眼中的高人被葉凡身後的這個警察當皮球普通幾腳就踩在了地下動彈不得。

「陰謀攻擊在任的葉市長,來人,銬起來1王朝朝著門外邊突然出口喊道,那聲響像打雷普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