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零四章蘇大公子進天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蘇大公子進天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下子,蘇庄成真有些緊張起來了。 由於,繆雲可是公安部常務副部長,正部級大員。在公安部外頭是二號人物。想不到鐵占雄居然連他的賬都不賣了。

「鐵占雄這是明擺著要置我於死地了。」蘇庄成一下子癱坐在了椅子上,眼神有些暗灰。

這個,真要下大牢的話蘇庄成不怕那是假的。而且,一旦這件事坐實,蘇家的蘇大公子進了局子。

那一傳出去還了得,經后蘇庄成還怎樣做人,還怎樣樹立蘇家接班人的威信。

而且,一旦被判刑,估量,蘇家接班人的地位將易主了。到時,二叔蘇慶中絕不會手軟的。

而堂弟蘇峰老早就眼巴巴的望著本人這個蘇氏集團總經理地位了。一想到這些結果,一向狂傲的蘇大公子也有些慌張了起來。

「太晚了,他們都睡了,我們不好深夜去打擾別人。不過,你也不必過於擔心。先去睡覺,明天再想辦法。我就不信了,政治局委員難道還降服不了鐵占雄一個副部長。」蘇昭遠也是被逼出真火了,冷煞煞講道。

「乾脆左右開弓,我們找人做通西林省的付國雲工作,把葉凡拿掉算啦。一旦被拿掉了帽子,葉凡還有能嘎什麼?」蘇庄成陰森森說道。

「嗯,倒也有些道理。人嘛,總是有一定的攻擊目的的,假設得到了攻擊的理由還攻擊什麼?此人既然不斷死咬住你不放,那也不得不逼我們對他動手了。」蘇昭遠點了點頭。

夜很快就過去了。

也許是昨早晨折騰得太兇猛,藍存鈞一睡就到了半夜12點了。這廝看了看床單上的斑斑落紅。又略顯得意。

又有些憐惜的看了看正蜷成一團看上去我見猶憐,像只小貓樣的蘇林兒。不由得憐愛的摸了摸她那妖靈樣的腰身。

「鈞哥,我終於把本人交給你了。」蘇林兒動了動腿,臉上又爬上了一朵美觀的小紅雲。

「只是遲了幾年罷了,林兒,你終於完完全全的屬於我藍存鈞了。是屬於我藍存鈞一個人的林兒。哈哈哈……」藍存鈞這貨講這話時胸脯挺得特別的直,笑聲特別的刺耳。

「動聽死了。不是你一個人的難道你還想把我推給別人,死相1蘇林兒沒好氣的罵了一句。想坐起來,不過,一聲哎喲當時皺起了眉頭。

「還痛嗎?」藍存鈞乾笑了一聲說道,「要不給我反省一下,上點葯1

「你要死啊1蘇林兒一腿蹬去,沒蹬到藍存鈞,自個兒倒是痛得直呲牙了。

「看看。叫你好好休息,還想動粗,這就是代價。女人啊,玩不得就不要玩。」藍存鈞得意的笑了。

就在這時分,蘇林兒電話響了,一接通電話就聽到母親鳳青那有些嗚咽的聲響傳來道:「林兒,你哥被抓走了。55……」

鳳青再也忍不祝哭了起來。

「什麼,抓……抓走了,誰敢來抓哥?」蘇林兒大聲問道,一下子就從床上坐了起來,也顧不及痛了,她也有些慌了。

「是公安部直接來人抓的,你爸也從公司趕回來了。怎樣辦,你沒做通葉凡的工作嗎?怎樣辦啊?聽說要判刑的。」鳳青有些語無論次了,看來是真慌了。

「鈞哥。求你跟葉凡講講吧,我哥被抓走了。求他給那個鐵占雄講講情。」放下電話后,蘇林兒瘋了似的扯著藍存鈞的衣服大叫道。

「唉……林兒,不是我藍存鈞無情,你們蘇家有錢,為什麼不花點錢,就當是免災了。而且。這事的確是你們錯在先。不就幾十個億,你們拿得出來的。」藍存鈞一臉的為難樣子,不過,還是掛了電話給葉凡,用的是免提。

兩人又末尾演戲了。藍存鈞當作蘇林兒面求情了,不過。遭到葉老大態度堅決的拒絕了。而且,葉老大還正告了藍存鈞要為廠子著想什麼的。

掛了電話后蘇林兒也無話可講了,她匆匆穿上衣服趕回家裡去了。

一回到家裡,發現廳里坐滿了人,全都陰沉著臉不講話。而很少出面的蘇家老太爺蘇宇成居然也在座。母親鳳喜愛圈早哭紅腫了起來。

「鐵占雄的手伸得還真快,接到材料才幾個小時就動手了。這是擺明了要給我們蘇家尷尬了。這是在甩我們屹立南門幾百年的蘇家的臉子。這是在向我們蘇氏家族宣戰,這是絕不可原諒的。」蘇慶中一臉激奮的放著屁言。

「二叔,如今講這些還有個屁用。最要緊的還是先想辦法把大哥撈出來。」這時,蘇林兒的二哥蘇定沖看了蘇慶中一眼,沒好氣的哼道。

蘇定沖在軍隊工作,一向脾氣如此。就是面對蘇家長輩也是如此。而且,知道這事二叔蘇慶中沒安什麼好意,所以,蘇定沖也沒什麼好臉子給蘇慶中的。

「我爸剛才講的不正想辦法嗎?定沖,你這是好意當成驢肝肺了。更何況,這事也怪庄成。要是庄成不鬧騰出這事來,何至於我們蘇家明天會這樣子,倒讓外人看笑話了。」蘇慶中大兒子蘇峰也是**的回擊了蘇定沖這個堂弟一聲。這一語雙關,可是在攻擊蘇家大房了。

「蘇峰,你放什麼屁,我們要不要練幾手玩玩1蘇定沖生氣了,捋了捋袖子就要動粗。

「哼,鬧夠了沒有。」這時,一聲冷哼出來,大家都禁聲了,由於,發話的是蘇家最有威望的老太爺蘇宇成。

他看了大家一眼,說道,「都是一家人,當務之急是先把庄成弄出來才是。

在這裡吵吵嚷嚷的成何體統?難道,還嫌丟臉丟不夠嗎?剛才叫人去保了,人家不鬆手,不讓保人。

大家看看,還有什麼法子想想。要說丟臉,丟的是整個蘇家的臉。我們是一家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這個節骨眼了,你們還鬧內訌,成何體統1

蘇宇成這眼不瞎,居然也是強調了勾搭。

「爸,既然鬧成這樣子了。別人不放手硬要跟我們過不去。哪我們也不能逞強了。不然,經后誰都會以為我們蘇家是軟蛋子,都想下去踩一腳啃一腿的,哪我們還怎樣立足南門。蘇家的威嚴不可侵犯,不能開這個頭。」這時,蘇家老三蘇風強說道。

「那你講講怎樣辦?」蘇老爺子看了這個三兒子一眼,問道。

「找有用的關係,要能講得上話的人物出面說話。」蘇風強說道,看了大家一眼,又講道,「而且,我們也不能放過鐵占雄和葉凡。不能讓他們倆不斷占著下風,也要讓他們受些經驗。至於葉凡,我看,直接拿了他怎樣樣?這樣一個莽夫,不知天高地厚不斷跟我們較勁。他真不知道本人有幾斤幾量?哪我們蘇家就讓他清醒清醒。」

「拿拿拿,那麼好拿嗎?人家在東貢市,彷彿還是交流幹部,是從南福省那邊交流過去的。沒經得南福省的費滿天贊同,怎樣拿人。費家你又不是不清楚,我們家還決議不了費家的態度。」蘇老爺子沒好氣的哼道。

「能不能請人正告一下鐵占雄,公安部副部長又如何?上頭還有國度政法委,還有政治局。」蘇慶中也冷冷哼道,想了想又講道,「鐵占雄還有個哥哥叫鐵托,現任粵東省委分管紀委的副書記。」

「粵東那個趙昌山就好說話了?人家也是硬把子家庭。京城趙家的權利比我們家還要硬實。

人家不賣賬你也沒辦法。就是找出政治局的其它同志講情,趙昌山未必肯賣賬。

趙家,也是一頭正居的雄獅。以前趙寶剛老爺子掌權時,趙家權利達到了顛峰。

最近雖說有些低落,但自從趙昌山進了政治局,趙家的勢頭又有些復甦的苗頭。」這時,蘇昭遠講道。

「我看也未必,趙括不是不斷還是燕京軍區副司令員,連個正職都撈不到。趙寶剛權利顛峰時都無法做到,更何況如今了。」蘇慶中冷冷的回應了大哥蘇昭遠。

「那是地方的政策調整下的結果,喬家大院二兄弟,以前也是一個軍界大腕,一個政治巨頭。

最後還是軍界的喬橫山退了一步,丟掉了軍委委員頭銜。而趙家也一樣,地方不能夠讓你一個巨頭之家同時出現權權掌軍界和政界的。

那樣,你一家作亂,國度豈不要亂了。這是從國度的波動,勾搭,以及多方面思索的結果。

所以,趙括,這輩子估量沒有什麼希望扶正了。不過,即使是燕京軍區第一副司令員,在軍界也是巨頭。

首善之地,不同於蠻荒。」蘇老爺子淡淡說道,蘇老爺子雖說幾年上去都蝸居在家,但是,老人家並沒有閑著。

時時關注著國際國際的政壇大事。這個,也許是以前構成的習氣了。由於,國外交治也是關係著蘇家的興衰,無視不得。

「算啦,別談這沒用的了,不是想辦法弄人出來。」最後,蘇老爺子又擺了擺手。

一時,廳堂里又墮入了沉思當中。

這時,外邊響起了短促的腳步聲。

「表妹,你怎樣來了?」看了看面色有些慘白的表妹喬珍一眼,蘇昭遠問道。

「怎樣辦表哥,冬經聽說曾經由西林省押送京城了。如今連莊成都出來了,怎樣辦啊?」喬珍眼圈也是紅紅的,面色憔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