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零五章喬委員講話都不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喬委員講話都不管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905,註釋

「表姑,能不能求喬家大院出手給講情一下。 」這時,一旁的蘇林兒彷彿想起什麼似的,突然插嘴道。

「對了,怎樣把喬家大院給忘了。」蘇定沖一拍腦袋,聽他一講,大家全盯向了喬珍。

由於喬珍的父親喬軍德是喬家大院喬遠山堂親,不是親的堂親,是隔代了的那種。

「我……」喬珍想了想搖了搖頭。

「表姑,這個時分了你還猶疑什麼。要真等表姑丈被判了就晚了。」蘇林兒在一旁煽動道。

「老太爺,我講話不如你講話。你也知道,像我們女人講話在他們眼中是沒有多大份量的。」喬珍一臉楚楚的講道。

喬珍出面跟蘇老太爺出面就大不一樣了,蘇老太爺出面講那是代表著蘇家大院。以著蘇家的名聲置信喬家也會給一點面子的。

「這事,軍德應該有出面過了吧?冬經可是他的親女婿。」蘇老爺子皺了皺眉頭說道。

蘇老爺子有顧忌,這個,代表家族講話意義可大不一樣了。蘇家跟喬家的關係本來就不怎樣樣,反倒跟喬家的對頭關係更好。蘇老爺子放不下這個臉皮去講這事。

「老爺子,你能夠不清楚。就是這件事的始作俑者葉凡這個人,你們能夠不知道他跟喬家的關係?」喬珍見老爺子彷彿不情願出頭,一時急了,趕緊講道。

「葉凡,他跟喬家大院有什麼關係?」蘇昭遠倒真不知道,當年葉凡跟喬圓圓定婚時喬家兄弟倆並沒有約請多少人。

請的都是跟喬家關係特別好的幾個冤家。所以,這事並沒有多少往外宣揚。

而且,京城這麼大,像喬家這樣的家族沒有上百家也有幾十家,哪能什麼事人人都知曉。更何況,這些大家族子女都較多。合在一同就是上千人。哪能顧得過去。

「葉凡是喬委員的女婿,他跟圓圓曾經定婚了。你看看,這事,我們蘇家讓葉凡吃了大虧,庄成又不斷在算計葉凡。

幸而葉凡還沒把這事跟喬家大院講。不過,他沒講並不等於喬家大院不知道。

人家如今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幸而庄成沒有做什麼事損傷著葉凡。

不然,喬圓圓的性情你們能夠不清楚,這姑娘很得喬家人心疼的。大家都稱她是喬家大院的公主。不然,跟喬家的怨還真是結定了。」喬珍一臉憂鬱。講道。

「這是真的?」蘇昭遠吃驚的問道,那一臉的詫異真不是裝出來的。

「相對是真的,當時葉凡跟圓圓訂婚,爸也去喝過酒的,還送了禮物。」喬珍講道。大廳中又是一陣子沉悶的安靜,蘇家人神色更不怎樣美觀了。

良久,蘇老爺子才嘆了口吻,講道:「難怪這小夥子如此的態度堅決,原來有這一層關係,難怪了。」

「喬家大院又怎樣樣?我們也能找出這樣的家庭來。」蘇慶中是唯恐天下不亂。冷哼了一聲。

地一聲巨響。

八十歲的蘇老爺子居然生氣了,那皺巴巴的手掌重重的拍在了那古董桌子上,哼道:「你個混賬東西,喬家大院真如你講的那般沒用嗎?

喬遠山手掌中組部,關係著華夏萬千官員的出路,是個官都得賣喬家一份面子。

喬橫山手掌軍權。雖說如今曾經不是軍委委員了,這個,也是地方思索到一個家族不能都軍政一把抓才讓他稍微退後了一點的。

但喬橫山在軍界的影響力絕不會小了多少的。別看我們家表面風光有限,彷彿也結交了不少冤家。

從地方委員到政治局委員,再到下邊各省大員,但是,真要叫幾個出來跟喬家兩兄弟比賽的人,你們數數,全華夏還剩下幾個官員肯為我們蘇家出面。

這些關係,說起來都是有水份的。在他們本身利益沒有損害的狀況下為我們說說情倒是可以。這叫如虎添翼懂嗎?

但假設要求他們去跟喬家大院這樣的厚底子家族真捋胳膊比賽的話。人家一定張望。」

「難道真要拿出43個億去填葉凡那獅子大口?那簡直就是要扼殺我們蘇家?」蘇慶中還是有些不滿的咕嚕了一句。

「給35個億,林兒,聽說你跟藍存鈞關係不錯,你跟藍存鈞打個招呼,蘇家情願出35個億擺平這件事。希望葉凡經后別再鬧騰了。蘇家,也並不是紙老虎。真不給面子的話,就是喬委員我們也得去說叨一下了。」蘇老爺子很是霸氣。直接下了命令。

蘇慶中咂了咂嘴,最終沒敢再啟齒。知道老爺子寵愛蘇庄成。這個,也是沒辦法。

假設一啟齒。首先估量就得挨大哥蘇昭遠的一頓板子。而且會給蘇家人落下一個不顧親情乘人之危的壞印象。

「謝謝爺爺,我馬上打。」蘇林兒很衝動,馬上打給了藍存鈞,不久,經過藍存鈞轉通了葉凡的電話。嗯啊了一陣子后蘇林兒一臉憤怒的放下了電話。

「怎樣,葉凡變卦了是不是?」蘇昭遠問道。

「葉凡講昨天跟二叔磋商時有提這件事,而且還給了蘇家一地利間。不過,二叔昨天沒答應,而且還唆使打手要攻擊他。在言語中還要挾罵他。既然蘇家沒有誠意,他不想再妥協了。該怎樣辦就怎樣辦。」蘇林兒一臉尷尬的講道。

「我沒講什麼,這小子根本就是在胡攪蠻纏。拿我們家開蒜,我看也沒必要再跟他嗦了,就是喬家大院出馬,我們也得斗一鬥了。」蘇慶中又末尾鬧騰了。

不過,這次蘇老爺子倒真沒再批判他。

「我跟喬遠山講講。」蘇老爺子下了決議,馬上掛通了喬遠山電話,喬遠山聽了后答應先問問葉凡。叫蘇家人先等一分兒。

「葉凡,你跟蘇家的事怎樣回事?」喬遠山不好意思出手,由於葉凡被交流到東貢去他眼看著並沒有出手相幫,如今自然也不好意思找葉凡問話了。所以,指使著喬橫山的兒子喬世豪掛了電話給葉凡。

「他們要整我殺我,我還能怎樣的……」葉凡把事給說了一遍。

喬世豪一聽,想了想說道:「既然蘇家肯出35個億擺平這事,你們也賺得個盆缽滿溢了,兄弟,我看,得饒人處且饒人,算啦是不是?再說,蘇家也不是你表面上看去的那般軟蛋。假設真要比賽下去,我怕會影響到鐵部長的工作。

到時,就是你也有費事。而喬家跟蘇家還有點小親戚,也不美觀著你跟蘇家就這樣鬧騰下去。到時真鬧騰開了,叫喬家怎樣處理這事。」

「這事跟喬家有關,該怎樣處理就怎樣處理。世豪,你也不必再講了。我知道這是兩個大人叫你出面的。假設你還當我葉凡是兄弟,就不要再嗦了。不然,我這人,會翻臉的!至於說鐵哥,我倒要看他們能怎樣滴!大不了不幹了回家種田去。」葉凡口吻重了不少高質量文字首發,盡在。

「唉,這事,唉,我不說了,你本人拿主意吧。」喬世豪也知道再講無用,反倒弄得本人跟葉凡的關係都鬧僵了。

葉凡雖說被削掉了軍職,但喬世豪並沒有一絲輕視這個人。由於,喬世豪知道,葉凡曾經走入了合理政的唐主席眼中。這樣的人絕不能得罪,蘇家又怎樣樣?

所以,喬世豪只好把這事委婉地跟叔叔喬遠山講了一遍。

「這小子,倔得像頭牛……」喬遠山面色也有些不美觀,覺得有點丟臉子。

不過,他也拿葉凡沒辦法。只是,他總覺得這事不能讓葉凡跟蘇家就這樣鬧騰下去。

吃虧的一定是葉凡,到時折騰開了,連喬家都給扯了出來就不明智了。

喬遠山首先思索的當然是喬家的利益。女婿歸女婿,是兩碼子事。跟喬家大院的次要利益相比,女婿也得靠邊站。當然,喬遠山也不能讓葉凡就此胡鬧下去的。

正在喬遠山思量之時,居然接到了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燕雲同志電話。先是扯了一些招呼慣語,後頭就隱晦的提點到了東貢市方面。

說是東貢市的經濟需求發展什麼什麼的,喬遠山一聽就明白了。燕雲的意思無非是希望葉凡不要再搞三搞四的。

既然蘇家都答應給35個億了,這筆錢拿來正好可以發展當地經濟。為本人賺足政治資本。

前面,又接到過二個有份量的地方委員電話。意思都差不我,他們都沒提葉凡,但意思喬遠山都聽得出來的。

當然,在面對喬遠山這位執掌中組織部牛耳的大人物面前,他們的措詞都是經過琢磨度量的。

自然也是怕惹起喬遠山的不快。畢竟,這樣做有壓制葉凡,壓制葉凡就差不多等於在壓制喬家了。壓制了就怕人家反彈嘛!

「講情的不少啊1喬橫山倒是呵呵笑了幾聲,看了弟弟喬遠山一眼,說道,「遠山,看來你這個女婿不複雜啊!才擔任一個地級市市長居然休息了這幾個大人物出來為蘇家呼籲。要不當了一省大員,也不知會折騰出什麼來?」

「這小子,就會整事。」喬遠山沒好氣的哼了一聲,不過,彷彿語氣中反倒是充滿了一股子欣賞的味兒。

1905,註釋更新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