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零六章老子不幹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零六章老子不幹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906,註釋

「呵呵,你是言不由衷吧高質量文字首發,盡在。 欣賞就欣賞嗎?惋惜我喬橫山沒生個好女兒。不然,有這樣的女婿,雖說有時有些倔,但也倔得不錯,不錯1喬橫山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能把南門蘇家逼成這個樣子,人家可是先前並沒有要求我們出一頂點力氣的。這樣一來也好啊,至少,老蘇家是欠了我們一個不大不小的人情了。」

「可這小子也很風險,他不斷倔著,這不是把老蘇家搬到我們喬家的對立面去嗎?到時,老蘇家不得不對付他了,而我們也不能夠袖手旁觀是不是?」喬遠山皺了皺眉頭,講道。

「倒也是個事,聽你口吻彷彿是這小子不斷不肯放過蘇家了。既然不放過,剛才幾個電話來估量就是蘇家在經過幾個敵對人士向我們打招呼。意思是你勸勸你女婿,再不停手的話老蘇家往他身上招呼也不能怪老蘇家了是不是?」喬橫山淡淡哼道。

「意思自然如此了,他們能事前打了招呼,也算是尊重我們喬家大院了。就是這頭倔牛不斷不肯鬆口,當然,老蘇家也做得太過份了一些。只是,這件事,我們總不能看著這頭倔牛吃虧,要不,圓圓還不把我給煩死了。」喬遠山又好氣又好笑。

「為了避免衝突,我看,你們中組部不是正辦了個廳級幹部培訓班?」喬橫山淡淡笑道。

「大哥的意思馬上把葉凡指使到地方黨校學習?」喬遠山看著喬橫山。

「嘿嘿,釜底抽薪,葉凡得到了東貢這塊地盤,沒有了鬧騰的目的,他還鬧騰什麼?

再鬧騰的話就師出無名了,由於,東貢市政府以及陽春糖廠根本就跟他沒關係了是不是?

沒關係的東東你瞎摻和什麼?我們這是在救他,置信他當前會想明白的。

當然。老蘇家也得放一筆血出來。不然,那頭倔牛是絕不肯分開東貢的。」喬橫山乾笑了一聲,說道。

「嗯,蘇家蘇家,也太過份了一點。真把喬家大院當擺設了也不行。出筆錢是應該的。至於說公安部的鐵占雄那邊由老蘇家動手挪山了。葉凡這邊我出手抽走就是了。」喬遠山點了點頭。

「當務之急,你馬上給西林省委的付國雲同志打個電話。這事,不能再拖下去了。

要是鐵占雄來得狠來得猛,把案子辦成了鐵案,估量。就是你出手也晚了。

那必將形成蘇家跟葉凡的直面衝突,很不明智。這小倔牛,要跟蘇家斗也得等你長成壯牛時再斗嘛!

明知不敵還要斗,實屬不明智。不過,我喬橫山倒彼為欣賞他這種悍不怕死的勇氣和風格。」喬橫山哈哈大笑開了。

「嗯,我馬上打電話支會一下。」喬遠山點了點頭,拔起了電話,先是交待中組部有關培訓的官員告訴西林省馬上抽調葉凡到地方黨校培訓的事。

爾後,喬遠山正預備親身打電話給西林省的付國雲同志。不過,想了想也就沒打了。置信有中組織部的告訴就足夠了。難道付國雲還會拒絕不讓葉凡走?

而喬遠山那邊一動,蘇家也聞出了滋味。馬上對鐵占雄採取了壓制。當然是由下層安排上去的壓制了。比如燕副總經親身對鐵占雄停止施壓等。

不到二個小時后,葉凡接到西林省委組織部電話,要求葉凡馬上把市政府一切事務交待給東貢市常務副市長郭則軍同志。

把陽春糖廠的事交待給藍存鈞同志后立刻起程到地方黨校報名學習。而且特別的指出,工夫緊,那邊曾經開學幾天了。要求葉凡同志不能馬虎對待,馬上交接終了馬上起程。違者將按黨紀處分。

下手夠快的,葉凡擱下電話后自語了一句,馬上拔通了鐵占雄電話。葉凡還沒啟齒,鐵占雄那邊首先啟齒說道:「老弟,你那邊估量也有動作了吧?」

「嗯,玩的釜底抽薪的老法子,要求我馬上移交,爾後到地方黨校地廳級幹部培訓班學習。這事,一定是蘇家玩的手腳了。」葉凡說道。

「唉。老弟,我們倆居然一同到地方黨校學習了。」鐵占雄嘆了口吻,罵道,「這胳膊還真扭不過大腿嗎?媽的,真他娘的倒霉1

「你也到地方黨校學習。啥班啊?」葉凡真有些吃驚了。

「本來像我這種層次的幹部一定要到省部級幹部培訓班培訓的高質量文字首發,盡在。不過,這段工夫地方黨校並沒有這樣的班。

所以,他們找了個名頭。居然叫我到廳級幹部培訓班去。所以叫我這個老大哥去帶動那些廳級幹部們,當好榜樣。教給他們閱歷。

其實是地方黨校正有一個政法系系的廳級副廳級幹部培訓班,他們叫我去暫時頭的教練去了。

而且。告訴說是馬上把手頭上的事移交,馬上去地方黨校報道。不去或成心拖延按黨紀處分。媽的,這都什麼事?」鐵占雄沒忍住,罵道。

「倒真是難兄難弟了,我的告訴也差不多,黨紀國法都出來了。」葉凡苦笑了一聲,突然憤怒的喊道,「老子不去,就是不去1

「不去,那怎樣行?」鐵占雄悄然一愕之後,沉默了一陣子講道,「老弟,我看這事挺複雜的。我看暫時退一步吧,你硬拗著不去很不明智。明天真落下個什麼處分就不划算了。而且,這事,我想,他們一定支會過喬家大院了。想想,中組織部要移動你能閃得過喬委員的眼皮嗎?而且,你不知道,就是我哥那邊都有人打過招呼了。」

「手伸得夠長的。」葉凡哼了一聲,講道,「鐵哥,我的官途估量就到此為止了。鐵哥,你去報道吧。我……我不幹了。」

「你小子懵懂啊!就這點小風浪就講不幹了。這不正遂了蘇家希望。我們在干,而且,還要幹得更好。等我們有足夠的力氣剷平蘇家時,我們秋後算賬。」鐵占雄趕緊勸道。

「不幹了鐵哥,我傷透了。以前,我葉凡出生入死為特勤立下豐功偉績,結果怎樣樣?

軍職說捋就捋了。而在政府一塊,我葉凡不管到哪裡都創造了奇觀,一個破縣我都能讓它變市,還要我葉凡怎樣滴?

如今,有人要殺我,還要我忍無可忍,還要我躲閃,難道我葉凡生上去就這麼賤,就應該向強權財富低頭?

不幹了,就是不幹了,鐵哥,兄弟我對不住你了,中途撂挑子了,我葉凡,對不住一切的兄弟,我……」葉老大語氣中充滿了悲愴,他啪地一聲掛了電話。

「你不幹,老子也不幹了,都什麼玩意兒,都他什麼事跟什麼事?媽的,老子到本國當富翁,大碗喝酒,懷抱美人兒自在逍遙去。」鐵占雄氣得也是啪地一聲砸了電話。

短短半個小時,東貢市葉凡市長要求辭職的音訊傳遍了整個東貢市高質量文字首發,盡在。也震驚了東貢市甚至西林省委。第一工夫祝省長打來了電話問詢此事。

葉凡一五一十給祝省長講了該講的事,祝省長那破喉嚨又響起在了電話里吼道:「小葉同志,千萬別辭職,你等著,我馬上向地方反映,反映1

不久,段海天和齊振濤鐵托都來了電話問詢,先是勸葉凡不要辭職,葉凡態度堅決,最後,三位同志表態,會聯名馬上向地方反映這個成績。

而同一工夫,公安部副部長鐵占雄向下級申訴。東貢市公安局長王朝同志要求科辭職。粵東魚桐大熊山基地的馬漢同志要求休假。中警內衛局的張龍趙虎在狼破天帶動下都向地方辦公廳的指導遞交了要求休息的央求。

下層圈內的怪事發生了。

「這個混小子,在鬧騰什麼?」喬遠山氣得一巴掌拍在了桌上。

「好小子,有氣魄,有能量,居然有這麼多人站出來為他呼籲,我倒是看看蘇家怎樣樣個收常」喬橫山居然樂呵呵的笑開了。大有看戲的樣子。

「大哥,都這個節骨眼上了你還笑得出來?」喬遠山也給逗樂了。

「我看這事估量會有人出來處理了,你想想,都這麼多人鬧騰出這麼大的動靜了,那位還不會知曉嗎?」喬橫山淡淡的笑了笑。

「嗯,他應該知道了。也好,我們靜觀其變吧。」喬遠山點了點頭。

「幾個正人小人能跳出什麼來,辭職就辭職,華夏想當官的同志多得海里去了。這個地球,沒有了他葉凡就不轉動了?」蘇昭遠冷冷的哼道。

「剛才燕總理說是叫我們最好低調一點,這外頭的幾個人中,份量最重要就是狼破天了。此人是中警內衛局局長,直接擔任的就是政治局九常的安全。聽說身手了得,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這事,恐怕曾經上升到了惹起國度某位指導人關注的地步了。」蘇慶中居然有些擔心了起來。

「主席,這是a組的李嘯峰同志剛遞下去的央求書。」這時,中南海,唐浩東主席的專職秘書賈傑悄然叩門得到允許后遞上了一個文件袋子。

「叫他出去就是了,我也良久沒見到李老了。」唐主席站了起來要向門外而去。

1906,註釋更新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