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零七章唐主席曉得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唐主席曉得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907,註釋第一千九百零七章唐主席知道了

「他走了,就遞了這個文件袋子高質量文字首發,盡在。 」賈傑說道。

「拿過去吧。」唐主席講著拆開了袋子,翻看起了有關的材料來。爾後,唐主席眉頭越皺越緊,掃了掃李嘯峰最後講的一句話——主席,葉凡是個天賦,是個二心為民為黨為國的好同志。不能讓他辭職了,國度將得到一個棟樑之材!

「葉凡不是在海東嗎,什麼時分去了東貢市?」唐主席看了賈傑一眼,問道。

「我也不清楚,我馬上問問下邊的同志?」賈傑說道。

「嗯1唐主席應了一聲。

賈傑自去處理了。

一個小時后回到了辦公室。

「幾個月前,南福省的費滿天同志到地方黨校學習,是由燕春來同志掌管南福省委省政府工作。聽說費滿天同志剛走不久,正好遇上中組織部搞的幹部易地交流任職活動,所以,葉凡就去了東貢市。」賈傑一臉恭敬,講道。

「噢1唐主席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不過,賈傑心裡卻是一震,由於,他發現唐主席不經意間居然把鋼筆給重重的點在了文件上。這個動作太反常了,賈傑只見過幾次。每次唐主席這樣做時,下邊一定有同志將要倒霉了。

不知這次的倒霉蛋是誰?莫不是燕春來?賈傑心裡尋思開了。

「你馬上給中組織部培訓處和西林省的付國雲同志打個電話,就說葉凡同志是好同志,東貢市離不開他。培訓嘛。什麼時分都無時機。」唐主席很自然的講完后又末尾埋頭批閱文件了。彷彿剛才本沒有發生什麼事似的。

舉動非常的快速,不久,西林省省委書記付國雲同志接到了中組部告訴。說是思索到東貢市的特殊狀況,不能少了葉凡同志。所以,葉凡同志暫時不用去地方黨校培訓進修。

「這都在玩什麼?這中組織部的告訴居然也是像三伏天的臉,說變就變了。」付國雲嘆了口吻,馬上指示秘書給省委辦公廳下指示。不過。付國雲同志想了想又馬上制止了,親身打了電話給葉凡,把中組織部的告訴給葉凡講了。而且,還勉勵葉凡同志要好好工作,把東貢市的經濟抓好,為老百姓什麼什麼的了……

「唐主席的秘書親身打電話給我,那葉凡同志此人就值得琢磨了高質量文字首發,盡在。賈秘書講葉凡同志是好同志,那其實就是唐主席在經過賈傑的口誇葉凡同志了。既然主席誇葉凡了。哪咱也得表示一下。體會指導意圖才是一個好下屬。」付國雲同志尋思開了。

不過,鐵占雄還是到地方黨校暫時當教官去了。

只不過新接手蘇家案子的公安部崔景浩副部長本來想和稀泥,把蘇家的案子大事辦小,大事辦無了。

想不到居然又發生了戲劇性的一面,葉凡居然要求辭職,而不久居然不用到地方黨校學習了。崔景浩同志不傻,他有著敏銳的政治嗅覺。

難道是喬家出手了。原先是蘇家找人在中組織部搗鬼了要把葉凡抽走。如今喬家大院出手又把中組織部的告訴壓了回去。既然喬家出手了。我這夾在中間就費事了。

此刻,崔副部長有種想去撞牆的衝動。本來為了示好蘇家才從鐵占雄這個對頭手中接手了蘇家案子。

本來是個香餑餑的,想不到才幾個小時,轉眼間就成了一個能把人燙死的烙鐵。

崔景浩腦子進水了也不會去跟喬家大院硬扛了,喬家大院既然出手制止了中組織部的舉動。

那葉凡一旦不走,一定會死咬住蘇家案子不放的。本人該怎樣辦?蘇家本人得罪不起,而喬家大院比蘇老虎更可怕,本人頭上這頂帽子彷彿都有些搖來晃去的不怎樣穩妥著了。

崔副部長懊悔礙…

所以,崔副部長也不敢有所動作了。乾脆暫時把蘇家案子給壓著靜觀其變了。

本來是打算明天就放出蘇庄成的。這下子不放人。那首先就小得罪蘇家了。崔副部長只好哀嘆本人命不好,這也不是那也不是,中間不是人了。

想了想這老傢伙趕緊向常務副部長繆雲彙報了,不過,奇異的是繆雲同志彷彿對蘇家案子不感興味。嘴裡嗯著,頭點著,就是不提挪案子或許是併案子處理的事。

崔景浩是知道的。繆雲跟蘇家的關係不純蹋崔景浩也明白了,估量繆雲也聞到了什麼滋味,自然不肯接這燙手的東東了。

不過,崔景浩想想還是有些不放心。這個。這事不搞清楚如魚刺梗背。這貨坐辦公桌前想了想,突然眼前一亮。叫道:「我怎樣把他給忘了?」

旋即拿起電話拔給了西林省省委書記付國雲,笑道:「老付,如今下去了成一省大員了,都快把我老崔忘了吧?」

崔景浩跟付國雲是大學同窗,當然,兩人都不是什麼正牌大學出來的高質量文字首發,盡在。都是半路出家後來脫產進修三年的那種,當時在同一個學校,也算是同窗。而且,關係還相當的不錯。

「什麼話說的老崔,把誰忘了也不敢把你老崔忘了是不是?要不然,這京城我還敢回來嗎?」付國雲也是呵呵笑著開起了玩笑。

「你個老付啊,講得我崔景浩成了土匪要搶劫你付大人似的。」崔景浩笑還嘴道。

「怎樣敢?」付國雲笑道。

「老付啊,你們西林省東貢市是不是有個叫葉凡的同志?」崔景浩末尾試探話題了。

「有啊,東貢市市長,是從南福省海東那邊交流過去協助我們發展經濟的。該同志相當的不錯,一來就控制住了東貢的發展場面。而且,最近不斷在努力於發展經濟,想把東貢真正的帶出去,我很看好他。」付國雲一張口就直誇葉凡,倒是令得崔景浩心裡突生了警覺。不明白付國云為什麼如此,難道跟這次事情有關係?

「呵呵,在你老付嘴裡講出他是好同志,那葉凡一定就是好同志了。」崔景浩笑了笑,轉爾說道,「就是有個小成績我不斷不明白,老付,我們一家人不講兩家話。」

「有什麼直接問就是了嘛,老崔,我們倆還藏著掖著的就不夠意思了是不是?」付國雲很直爽的問道,心裡也揣摩到了一點崔景浩然的想法。

「中組部不是安排葉凡到地方黨校地廳級幹部班進修,這個告訴才下發到你們西林省估量才幾個小時又改了告訴。真有些奇異了?」崔景浩問道。

「呵呵,這個,老崔,你問這個幹什麼?中組織部的告訴更改要問中組織部的同志才對是不是?

你問我我問誰去?這事,就是我也有些困惑不解。不過,指導的事,我們也不好去問得是不是?」付國雲打著哈哈,一下子就明白了。原來老崔是來探底子的,不過,崔景浩不露點東東出來,付國雲是不會履。

冤家歸冤家,利益歸利益。

「唉……」崔景浩嘆了口吻,在心裡罵了一句這老狐狸,想了想,還是講道,「不瞞你了,你們東貢市榮光集團被詐騙這個案子本來是由鐵占雄副部長擔任的,如今鐵部長被地方黨校暫時頭拉去當教官去了。所以,這案子繆部長說是交待給我了。而這事又牽扯著葉凡同志的一些事。所以,老付,不益處理啊1

「沒啥不益處理的,該怎樣樣處理就怎樣樣處理。這些詐騙份子也真實心愛,一定要嚴懲。不過,老崔,拜託你一件事,一定要協助我們拿回被詐騙去的錢。東貢是個窮地方,經不起折騰。」付國雲倒真有些上心了,由於最近榮光集團的事也是搞得他這個省委書記都有些心煩了。

最近他也不斷在關注著榮光的案子,一個觸及十幾個億的大案子,搞不好的話影響太大了,到時弄得東貢的借款戶肇事就費事了。

「呵呵,拿回錢嘛當然也是應該的。」崔景浩一聽,知道付國雲也有些急了,這十幾個億的確影響太壞了。

所以,小崔同志一下子也末尾跟付國雲玩深沉了。心說,你不講實情,老子就不賣力。看誰能耗得過誰?

老狐狸,付國去在心裡罵了一句,說道:「中組織部的決議我是不清楚的,不過,幾個小時前我接到了賈秘書長的電話。」

顯露一個『賈』字后付國雲又不講了,自然在吊老崔同志味口。

「哪個賈秘書長?」崔景浩著實有些急了,脫口問道。

「呵呵。」付國雲笑了兩聲,彷彿在思索什麼似的。

足足等了一分鐘,電話那頭的付國雲居然還沒動靜,崔景浩知道,不拿點真貨出來,付國雲這隻老狐狸是絕不會再露什麼的了。

光是一個賈秘書長可就能猜到人了,全國有多少個賈秘書長,就是京城裡也不在多數的。

「老付啊,有件事你能夠還沒聽說過。作為老冤家,我也得提示你一下了。」崔景浩講道。

「看看,該提示的你可得早提示了不是?我們倆的關係你還藏著,不夠意思了?」付國雲居然先抱怨起崔景浩同志來,弄得這老傢伙心裡差點要抓狂了。

心裡罵著你先藏著這倒打一耙的本事比誰都強,不過,崔景浩語氣還是很安靜的講道:「葉凡跟京城的喬家大院有關係。」

1907,註釋第一千九百零七章唐主席知道了更新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