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零八章蘇家人慌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零八章蘇家人慌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908,註釋

「喬家大院,是不是二喬那一家?」付國雲心裡一驚,倒還真不知道葉凡還有這一層關係。

「嗯,喬氏兄弟。葉凡就是喬委員的准女婿。」崔景浩這句話一出,那還真是有些震憾。付國雲不斷在心裡叫道『萬幸』,本來安排蔡飛下去就是要對付儂高雲的。

想不到蔡飛想先拿葉凡開刀,付國雲對這些自然也從別人嘴裡知道一些。這些天來,榮光集團的事一鬧騰,付國雲本來是想用這事前把葉凡給處理掉,幸而還沒下手。

不然,那還真是搬起石頭砸本人的腳了。喬家大院不好惹,即使付國雲這個封疆大帥也不敢隨便去招惹喬家二兄弟的。

「是喬委員的准女婿啊,還真是好。」付國雲嘴裡講著,想了想說道,「那天接到賈秘書長電話,指示說葉凡同志是好同志,東貢人民離不開他。」

擱下電話后,付國雲雖然沒有再講出哪個賈秘書長。但崔景浩同志曾經聞到滋味了。崔景浩連這點政治嗅覺都沒有的話那屁股估量早給人橇了。

由於,付國雲雖說只講了一句話。但這句話中的字眼就在『指示』兩個字上。一個秘書憑什麼給付國雲這樣的一省大腕下指示,那隻能闡明,該秘書在代其人的主子下指示。

能對付國雲下指示的是什麼人?至少也得是政治局委員級別的。而政治局委員中能稱得上秘書長而又姓『賈』地,那就只此一家了,就是唐主席辦公室的專職秘書賈傑了。

想不到居然是唐主席親身下指示給付國雲,那豈不是說葉凡就是唐主席不斷在關注著的人。

雖說葉凡的級別如今還不能進入唐主席的圈子內,但沒準兒葉凡就是唐主席看中的能進入他圈子的對象。

不然,唐主席是絕不會講這種話的,而且是直接對一個省委書記下指示。至少一點可以證明,葉凡曾經進入唐主席的視野內了。

這樣的年輕人。岳父又是執中組織部牛耳的政治局委員喬遠山,再加上唐主席的關注,這年輕人,出路無量。

崔景浩武決議,一定要嚴肅查處蘇家案子。不然,葉凡不依不饒的一鬧騰,而唐主席又關注著葉凡,還得不把這個案子折騰到唐主席眼中。

到那個時分本人想秉公的話不正好被人逮個正著。一定要表現得公平正義樣子才行。沒準兒還能讓唐主席關注一下本人,那我老崔不就發達了。

崔景浩雖說如今公安部是位高權重。但在公安那一畝三分地上還能威風一下。走出公安部到其它部委,人家也未必鳥他。

地方有多少部委局辦,還有幾大班子,人家的級別都比公安部高。像崔景浩這種份量的同志,在京城沒有一萬至少也有上千吧。

第二天早上,崔景浩就指使下邊的同志加緊對蘇庄成的審理。而蘇家人興匆匆的去保人時才被告知人不能保。

而且,崔景浩的指示也給蘇家人知道了。自然,蘇家一大團人都有些急了。

「這個老匹夫,不是講好了早上『讓保』嗎,怎樣突然變卦了?」蘇庄成的弟弟蘇定沖一臉憤怒的罵道。

「有變啊1蘇昭遠看了看老爺子。神色也相當的美觀。

「昨天喬遠山有指示中組織的同志把葉凡抽到地方黨校學習,這個,估量也是喬遠山是想保護葉凡,不讓他在東貢市瞎折騰了。

而鐵占雄也被我們找的關係給擠到了地方黨校當暫時頭的教官去了。崔景浩接手我們案子後有答應明天早上讓我們保人的。

想不到幾個小時,葉凡去地方黨校的事又停了,還是呆在東貢市。難道是喬遠山變卦了?從而也影響到了崔景浩?」蘇慶中臉臭臭的講道。

「不會變卦的。喬遠山的目光比我們兇猛。讓葉凡去地方黨校,一來是為了保護這個准女婿。二來也是給了我們一個天大人情,我們還得還這個人情債。喬遠山怎樣能夠犯這種低級錯誤,估量,是不是另有人插手了?」蘇老爺子半睜著眼,說道。

「另外人插手,那豈不是說比喬遠山的級別還要高了?」蘇慶中講著,一時倒抽了一口涼氣。

「相對比喬遠山講話更有份量,不然,中組織部的同志不看部里一把手的面子還看別人的面子。那這個『別人』一定級別比喬遠山高。級別比喬遠山還高的同志,那就不多了。」蘇昭遠說道。

「大哥講的是九常?」蘇慶中問了一句,神色也有些美觀了。想不到這事還牽扯出了九巨頭之一來。假設真如此,那估量本人這邊請的二個政治局委員也不會再持續插手蘇庄成的案子了。

「九常一定是九常,就不知是哪位巨頭。剛才我跟燕雲總理經過電話。他也是很為難,支支唔唔的說是這事不益處理什麼。還提示我要留意搞好關係什麼的。」蘇昭遠說道,看了大家一眼。又講道,「另一個委員給我就講了一句話——解鈴還需系鈴人1

「這話什麼意思。去哪裡找系鈴人。此人又沒出面?搞得神神叨叨的真是煩1蘇定沖是軍人,不喜歡動腦子去想這麼複雜的成績。他的性情就是直來直去。

「定沖,你也老大不小了。這些年來都是家裡在為你鋪路,你本人也得多動動腦子了。你好生想想,這個『系鈴人』會是誰?你能想出來的話,我獎勵你一千萬。」蘇老爺子突然啟齒了。

聽說有一千萬,蘇定沖可是有些衝動了。雖說蘇定沖蘇二公子一向不缺錢,但一次性給獎一千萬,即使是在蘇家大院內還是很大手筆的,那能搞多少女人?

蘇定沖摸了摸頭想了起來。

足足二分鐘過去還是一臉迷惑。

「定沖,關鍵在『系鈴人』身上,想想,你大哥的案子是誰系的鈴?」蘇昭遠見兒子那個苦惱樣子,忍不住提示了他一句。

不過,老二蘇慶中可是有些不滿了。說道:「大哥,你提示定沖的話這一千萬可就沒了。」

本來見老爺子如此的寵蘇昭遠的幾個子女蘇慶中就有些不滿了,自然不想讓蘇定沖把一千萬搞到手了,就是蘇慶中的幾個子女也眼紅這一千萬。那可是實打實的一千萬現金。

蘇家雖說有錢,但子女也很多。往常像零花錢的話一個月每個人能領到三四萬塊錢。一千萬對他們來講也是巨額的了。在廳堂中的年青人,沒有不眼紅的。

「莫非是葉凡?」這時,蘇定沖終於開竅了,一臉憂色的講道。

「倒給你猜中了,這樣吧,剛才昭遠提示了你一下。這一千萬減半,給五百萬吧。」蘇老爺子說道。

「老爺子,沒有昭遠大伯提示的話定沖根本就猜不到,給一百萬就不得了啦,還給五百萬?」蘇慶中的大兒子蘇峰眼紅得不行了,直接信口開河。

「哼1蘇老爺子突然冷哼了一聲,一臉嚴峻的掃了滿堂的子孫一眼,說道,「我蘇宇成什麼時分講話你們都學會反對了是不是?本事沒學多少,這方面倒是長進了?」

「爸,蘇峰也是一時懵懂,你別往心裡去高質量文字首發,盡在。」蘇慶中趕緊說道,轉頭狠狠地瞪了兒子一眼。倒是蘇昭遠一臉淡定的不啟齒。

「要壓服葉凡,比登天還難,怎樣辦?」蘇定沖說道。

「嗯,假設能壓服他,那天我就擺平了這事了。那傢伙,倔得像頭牛,估量八匹馬也拉不回來。人家又是喬遠山的女婿,知道我們蘇家也不能拿他怎樣樣。所以,狗壯熊人膽了。」蘇慶中哼道。

「嗦的話就不要講了,庄成還在『天牢』里。一天不出來一天風險就不能解除。我們還是想些辦法怎樣樣壓服葉凡才是?」蘇老爺子擺了擺手講道。

一時,堂廳里又墮入了沉靜當中。

「爺,我想,壓服葉凡那一條道是走不通了。此人在海東就跟我較過好幾次勁。我們曾經把他得罪透了,而喬家大院擺明了只看不管。想叫他們出面壓服葉凡也是不能夠的了。所以,我倒想,是不是可以另走一條路子?」這時,蘇林兒倒是講道。

「另走一條路,你講講還有什麼路可走?」蘇昭遠看了女兒一眼,問道。

「既然大哥的事是政治局九巨頭之一插手的,哪我們能不能以毒攻毒。」蘇林兒嘴裡居然冒出了武林名詞來。

「你是想說也去找某個巨頭,讓巨頭跟巨頭對話,他們這個層次的人也好說一些?」蘇慶中皺了下眉頭說道。

「沒錯1蘇林兒說道。

「廢話1蘇昭遠突然哼道,看了女兒一眼,說道,「林兒,你也太天真了。九巨頭是最頂層的人物,去什麼地方找。就是我們蘇家財大氣粗,到目前也沒能結交受騙權的九巨頭之任一人?」

「爸,目前沒找到,並不等於我們找不到?」蘇林兒急了,說道。

「林兒啊,我看你真是沒長大。假設你真能讓我們蘇家結交上共和國某個巨頭的話二叔佩服你。」蘇慶中略顯譏諷口吻講道。

「嗯,林兒,你假設真有辦法辦到,我獎勵你五千萬。」蘇老爺子這次可是開金口了,這闡明政治局九巨頭在他心中的份量之高了。這次,就連蘇慶中都沒再反駁,跟著老爺子在點頭了。

「我們家小姑姑就能辦到。」蘇林兒說道。

1908,註釋更新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