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一十七章下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一十七章下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2更到

「對了對了葉書記,市委大院不是背靠五龍山。 假設要搞開放式公園的話是不是可以把它的樹立跟五龍山的開發發展融在一同。」這時,組織部長甘水興講道。

「沒錯,五龍山在我們東貢市可是一景。只是,政fu不斷沒有才能去開發罷了。像五龍山的『五龍望月』,『仙猴偷桃』、『梅溪酸雨』等景都是相當不錯的。而且,在我們這地兒也是小有名望。」想不到市委秘書長李晶晶由於發自內心居然一時忘乎所以,也張嘴講了起來。

害得儂高雲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李晶晶一看儂高雲那眼神,咂了咂嘴終於打住了話題。

「嗯,假設能把市委大院改建成一個集酒店業和市委招待所於一體的開放式風景區就好了。

去五龍山景區玩我們不收票,次要用於利民一塊。不過,你早晨要住宿那就得錢是不是?

這樣,既醜化了東貢,又讓我們市政fu賺到一筆外快,何樂而不為?而且,下面指導上去,住出來后也可以去五龍山打打拳爬爬山的。當然,可以在對外的酒店外頭還隔出一定空間作為招待所公用。」這時,儂青蓮也冒嘴建議了。

「我們東貢本市連一處供人悠閑文娛的公園都沒有,真實是寒磣人。我的家眷子放假了到這裡來,都說沒勁。

本來是想把他們接過去一同住的,不過,後來也給擱置了。假設真要樹立五龍山開放式公園,我錢濤國情願提供發掘機軍車等設備。而且,軍分區也還有幾支本地部隊,可以無償相助。人馬方面,還是有些力氣的。」想不到這個提議深得人心,就連一向不啟齒的錢濤國司令員居然也啟齒了,倒是個好兆頭。

「錢司令大方相助,我葉凡代表市委市政fu感激了。」葉凡是趕緊搶機下嘴了把這事搞成既定理想,即使是錢濤國同志預先反悔咱都不給他時機了。

「都是同事,應該的,我也是東貢市的一份子。東貢市美麗了,我臉上也有光榮是不是?」錢濤國說道。

座中十個常委中曾經由葉凡提議、甘水興和依青蓮力推。錢濤國和李晶晶附和。

曾經有五位同志贊成了這個方案。那邊就剩下五票,即使是全部反對也是五五之數。當然,不過半這個方案還是不能執行滴。

還得扔出個糖衣炮彈才行,葉老大在心裡暗哼了一句,旋即說道:「這樣吧,假設五龍山開發真的能成,我看,最適宜擔任開發總指揮的就是郭則軍市長了。我最近要擔任糖廠工作,忙得很。這事就待給郭市長了。」

「這個,我怎樣行?」郭則軍微一猶疑講道。

「別謙遜了,郭市長,聽說你以前是從城建班底出身的。搞開發一塊你最再行了。對於城市樹立一塊就更再行了。」甘水興湊和道。知道葉老大想幹什麼,老甘同志是在理由支持。

「你們能夠不知道,我們的郭市長在柳州任旅遊局長時還搞了個風景區,如今紅火得不行。我希望郭市長能把我們的市委大院辦成真正的集酒店於招待於一體的好地方。」葉凡再下重手。

「那……我就接了這義務。不好意思,到時搞不好諸位同仁可別笑我了。」郭則軍猶抱琵琶半遮面,終於答應了。

其實,這貨早就想出嘴了。要知道,搞一個開放式風景開發區。那錢一定全由政fu拔款的。

這外頭的油水太多了。而且,還要把招待所跟酒店融在一同。假設搞好了,下級指導一入住,一定會看在眼中的。沒準兒服侍得指導一舒坦,本人選拔不就有望了。

郭則軍同志,不動心都不行了。葉老大自然也是把握住了這貨的心思才拋出了一個大糖豆。置信老郭同志是捨不得放手的。

至於郭則軍跟蔡飛,葉凡置信,他倆人之間最多也是利益聯盟罷了。在利益面前,郭則軍相對選擇『利益』的。而且,這利益太龐大了。如此龐大,同盟關係是經不起考驗滴。

果真如此了

「好好那明天我們就把這事敲定上去。乾脆也立刻成立一個五龍山開放式公園樹立指揮部。

就由則軍同志擔任指揮部總指揮。既然五龍山景區還包括市委大院,所以,李晶晶同志一定得參加。

李晶晶同志就擔任常務副總指揮一職了。協調處理市委跟樹立指揮部的關係。

而市政fu這邊就派出江凱同志擔任副總指揮,專分管錢款出入……」葉老大隨勢大嘴定下了江山。

儂高雲和蔡飛相互看了一眼,無法的認了。由於,大勢已去。反對也沒用。

不過,小郭同志在心裡又暗罵了葉老大一句『人』。想不到這貨把總指揮給了本人。這邊居然又派出一個江凱來指名分管財務。這不是在往本人眼裡摻沙子。

葉老大看了郭則軍一眼,淡淡的笑了。心說,你丫的當前想貪也得留意著點,別整得太大。

早晨,李晶晶的心境不怎樣好。想不到明天不小心一時興起,居然支持了葉凡的建議。

而且,剛才分閉會議室時儂高雲那極為不屑的鄙視的眼神也告訴李晶晶,儂高雲心裡對本人有意見了,他心裡長疙瘩了。

不過,李晶晶想了想心裡又有些莫名的等待。以前跟儂高雲也只是協議關係。不斷並沒走進儂高雲的真正圈子裡去。

就在這時分,李晶晶電話響了,傳來弟弟李向峰相當丟失的聲響,說道:「姐,我選拔的事又黃了。」

「黃了,怎樣回事?不是講好了的嗎?」李晶晶一聽,心裡登時一沉趕緊問道。弟弟李向峰大學畢業后,本人費了好大勁頭才把他給進了省委辦工作。

想不到都工作好幾年了不斷得不到選拔。到如今還是省委辦公廳外頭一個干雜活的小秘書。並不是某位指導的兼任秘書,而是省委辦秘書處一個小秘書。

當然,那些秘書們削尖了腦袋往省委辦公廳里鑽。無非是想有朝一日能得到省委某位指導看中成為專職秘書。

那你就一步登天了。比如常務副省長的專職秘書,你跟著他幾年後下到地方至少個縣長或縣委書記地位是絕沒成績的。這個,官階進階速度比一步步下去的同志快得多。這也是陞官的一條捷徑。

弟弟李向峰當初也有這個打算,而東貢也太偏遠和落後了。年青人嚮往在城市生活也是他不情願回來的另一個緣由。

而當時李晶晶何嘗又不是想弟弟能被省委某位大佬看中成為專職秘書。到時,本人也可以沾到一點『香火』。

想不到弟弟的運氣很背,都幹了幾年了不斷以來,不但沒被什麼指導看中成為專職秘書。

就是本人的級別成績不斷都提不上去。到如今還只是個小科員。李晶晶雖說在東貢市還有些能量,但放在省委辦公廳這個為省委班子服務的高規格廳堂里,李晶晶是一點道都沒有了。

「本來跟省委辦的張處長都談好了的,只是,後來張處長又說這事有些費事。」李向峰說道。

「有什麼費事,那天我專程到張處長家拜訪過。他可是有明白的答覆的。說你曾經工作五年了,也該是到選拔的時分了。而且,你選拔的一切條件都成熟了。」李晶晶哼聲道。

這張處長其實就是省委辦公廳擔任秘書處的處長張正橋處長,也是李向峰的頂頭下屬。

「張處長說是這事他曾經跟辦公廳人事處的喬處長打過招呼了,而且,也引薦了我上去。

不過,跟我競爭的有好幾個科員。像綜合處的雷金等人。不過,那幾個科員實力都不如我。

而張處長嘴裡講的費事我不斷在問處長,他不好講得。不過,他有隱晦的講了,彷彿是辦公廳有位指導打了招呼,他有個親戚要上去。所以,我的事就黃了。」李向峰憤怒的說道。

「你有沒問過張處長,難道一點轉寰餘地都沒有了嗎?」李晶晶也有些急了,假設這一次弟弟再得到時機,那人一旦爬上30歲當時,經后就更難得到選拔了。

「我請了張處長喝酒,他喝高了時有講一句。說你姐姐近水樓台先得月,怎樣不去找『近水樓台』反倒來找他。」李向峰講道。

「怎樣又扯我身上了,這近水樓台,我的近水樓台……」李晶晶喃喃了幾句后尋思開了。

「姐,我揣摩出來了。」李向峰講道。

「快說,嗦什麼?都這個時分了還改不了嗦的病?」李晶晶沒好氣的哼道。

「你們東貢市那個蔡飛不是從省委辦公廳調下去的嗎?以前還是省委辦公廳分管人事的副主任。而且,我聽說蔡書記還很得省委的付書記看中。」李向峰說道。

「你繞了這麼大一個圈子上去,是不是想叫我求蔡飛講情。」李晶晶豁然開朗了。

沒準兒這事本來並沒有什麼『費事』。後來這『費事』很能夠就是某些同志人為設置的。

此人,很能夠就是剛調來的蔡飛了。此人無非是想藉此事讓本人自動接近他。

一股怒火從李晶晶的膛里直往外冒騰開了。心說你蔡飛想籠絡我也沒必要使這手腕去刁難我弟弟,太下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