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費青山有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費青山有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3更到

李晶晶雖說是個,但格則是剛的方面比柔的方面略為強一些。

給蔡飛一,再加上李晶晶突然又想起儂高雲那高高在上的不屑眼神。在瞬間,李晶晶做出了一個轉機的大決議。

她嘴裡念叨道:「是你們我我就一個弟弟。」

講完這話后,李晶晶下樓,招了一輛計程車而去。

葉老大覺得明天天氣特別的好,月掛高空,車子剛停在房子前頭就接到市委秘書長李晶晶電話,約請本人到『回羊閣』品一品新疆正宗羊湯。

葉老大自然滿口答應了,李晶晶這可是向本人伸出橄欖枝的信號。所以,這廝沒絲毫猶疑,一轉身又上了車子開車直奔『回羊閣』而去。

車剛停在回羊閣就發現有個穿著套裙的子正站在大前的草坪上。葉老大還悄然一愕,由於,往常李晶晶都是一身正裝,很少看她穿裙子的。李晶晶長相雖說普通,但人很乾。如今換上了裙子,還是別有一番小風味的。

兩人淺笑著握了握手。

「這回羊閣我倒是第一次來,聽說很有名望,從調料到羊全是新疆正宗出品的。」葉凡看了看三層樓,有著濃濃的新疆名族特的回羊閣修建,笑道。

「嗯,老闆了很大力氣的。羊也是從新疆運過去的。而徒弟服務員全是新疆人。搞的羊湯,手抓羊,烤全羊都是回羊閣的名菜。就是這樓也按那邊風格搞的。我們東貢人喜歡來這裡,就是喜歡這股子羊味兒。」李晶晶笑道,跟葉凡邊說著進了大堂。

「李秘書長,可以上菜了沒有?」這時,一個長相關,留著小鬍子的新疆人一臉恭敬的走上前來笑問道。

此人又看了看葉凡,悄然一愣之後,登時,臉上肌不由得搐了幾下。葉凡知道,估著這傢伙認出本人來了,心境太動所致的。

「穆老闆,明天你親身下廚,湯料整不好的話我要發脾氣的。」李晶晶此刻有點像一女子,很是霸道的講道。由於李晶晶可是市府大管家,往常招待方面她是一把手。

跟餐館酒店方面的擔任人倒是較熟絡了。哪個酒店經理不想巴結這位市府大總管。這巴結上就是財源啊,一年內一個地級市府能吃下多少鈔票?

「當然,秘書長親身來,我親身刀上陣,保准您稱心。」穆老闆臉上閃過一絲得意,餘光又看了葉凡一眼。

「穆老闆是新疆人吧?」葉凡淡淡笑道。

「是的,我們穆家羊即使是在新疆也是一絕。指導假設不置信的話可以去烏魯木齊看看,相對有一家叫『回羊閣』的地方。當然,我們家在烏魯木齊開的回羊閣比這裡大得多,假設按星級標準的話,我們那邊的回羊閣完全可以列入四星標準……」穆老闆末尾吹噓了起來。

「好了穆老闆,當前看見他叫葉老闆就是了。你快點去吧,我們還等著品味呢?」李晶晶擺了擺手趕走了穆老闆,兩人進了包廂。

茶端了下去,兩人品著略帶點味兒的茶卻是沒講話。

一杯茶下肚后。

李晶晶看了葉凡一眼,講道:「葉書記,我們不是生意人,但是,明天,我想跟你談筆買賣。」

「那敢情好,有買賣就有賺頭了。」葉凡笑道,也絕沒想到李晶晶會如此的直白,倒是令得葉老大悄然的驚詫了一下。

「我弟弟李向峰在省委辦公廳……」李晶晶沒絲毫猶疑,把弟弟的事和盤託了出來。

「一個副科,能難住你嗎?」葉凡說道。

「這次還真難住我了,本來這事我曾經打好道。不過,聽說最近又變卦了。我不斷在揣摩,這事,一定是有人在從中作梗了。至於誰作梗我也不清楚。不過,估量份量跟省委辦公廳的副主任差不多吧。你說說,面對如此對手,我李晶晶自以為無能為力了。」李晶晶隱有所指。

「哦……」葉凡點了點頭,尋思開了。假設真是省委辦公廳某位副主任作梗,那李向峰選拔的事還真有些費事。而且,省委辦公廳的有些副主任是由省委副秘書長兼任的。

所以,這事,即使是對本人來講也是不容易辦到的。再說,西林省委辦公廳本人也是雙眼一爭光誰也不看法。要擺平這事,至少得找到級別更高一個層次的。

那就是省委秘書長了,而西林省委秘書長叫林紅,此人是個子,本人也從沒道。當然,也不是全沒辦法。

只需跟中辦的張衛清講一聲,由他給林紅支會一下這事就擺平了。只是,為了一個副科去扯出張衛清這尊大神來,葉老大有種大炮打蚊子的感覺——不划算

「不如叫向峰迴東貢來,我給他安排在市委辦工作怎樣樣?到時,不要講副科,再過得兩年就是正科也不成成績。」葉凡說道。

「他一根筋就是不肯回來,以前我早就跟他講過。」李晶晶否了葉老大的提議。

她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我就這麼一個弟弟,假設我不能幫他還有誰幫他。就是回老家也得被爹媽嘮叨死去。」

李晶晶皺起了眉頭。

這事明擺著了,你葉老大能拿下這事,我李晶晶當前就支持你的工作。

「呵呵呵,我先問問。」葉凡笑道,乾脆直接拿起電話打了起來,既然要降服李晶晶,那就亮點貨。

問候道:「鐵部長,昨天留你也不肯留下,我還想跟你好好的喝幾杯呢?」

「是葉老弟啊,我也想留下啊,只是,工作太忙了。部里一大堆事,離不開。要不,下次你到省里,我請你怎樣樣?」省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鐵厚山呵呵笑道,倒是反客為主了。

昨天付國雲對葉凡的親昵差點讓鐵厚山跌碎了眼睛。本來以為是祝省長在力葉凡,想不到付國雲書記對葉凡也是如此的熱情。

這個,令得鐵厚山不斷在揣摩其中的緣由。只是,老鐵很鬱悶,都一天了,一直沒揣摩出個道道來。不過,雖說沒揣摩出什麼來。但鐵厚山對葉凡的態度更是親密了。

最終,鐵厚山歸結為一個緣由,那就是喬家大院支會了付國雲書記一聲。由於,前次喬橫山出手相助好友依定江的事就是葉凡乾的。鐵厚山置信,葉凡跟京城的喬家大院,一定有一定的關係。這次付國雲態度的大變化,更堅決了鐵厚山這位老同志的想法。

「厚山部長請客,我當然要來的。不吃白不吃嘛」葉凡成心半開著玩笑的講道。

這話,自然是成心的講給正側耳聽著的李晶晶聽的。葉凡還怕李晶晶不明白是鐵厚山,前面一句連『厚山部長』四個字都出來的。

果真,聽說鐵厚山還要請葉凡吃飯。李晶晶那眉不由得動了幾下。

「那好,老弟到省城前務必先給我來個電話。」鐵厚山說道。

「中」葉凡說道,停頓了一下後轉爾講道,「厚山部長,前次跟你聊天,彷彿是說你的好友,也就是省人事廳的古廳長彷彿最近正在物一個秘書。不知古廳長能否找到適宜的人?」

「還沒找到,你也知道,當指導的對秘書的事特別的上心。秘書就等於半個老婆,要是了個不開眼的秘書,那不是自找費事是不是?所以,老古還在調查著,這秘書,太難找了。」鐵厚山居然嘆了口吻,葉凡心說也是,這秘書啊,指導的事知曉一半。不找個『上心』的人能行嗎?

轉爾,鐵厚山問道,「怎樣,你是不是有適宜的人選?」

「合不適宜我不清楚,不過,倒真有一個人。叫李向峰,如今省委辦公廳秘書處工作。師大中文系畢業的……」葉凡把李向峰的根本狀況講了一遍。

「意事,我說了不算。要他們倆個對上眼才行,這樣吧,我們找個工夫湊一塊去勇山溫泉泡泡。」鐵厚山講的倒是實情。

「中啊厚山哥。」既然鐵厚山幾次自動啟齒稱呼本人葉老弟了,葉凡也沒必要再拿擺了,乾脆直接啟齒稱呼『厚山哥』了。

「那好,你定個工夫,我招呼一聲他。」鐵厚山笑道,想了想說道,「這樣吧,假設古廳長對李向峰不稱心。我想,假設老弟覺得省委組織部不錯的話我倒是可以把他調整到我手底上去。」

「還是厚山哥想得周到啊,我代向峰謝謝你了。」葉凡說道,擱下電話後葉凡給李晶晶複雜的講了一下。

在這件事上鐵厚山顯得很自動,也沒問葉凡跟李向峰的關係。自然,單方,心照不宣了。

回到家不久,費一度來了電話,問道:「大哥,大伯想問一下你,跟橫斷家的比武推延幾個月好不好?」

「推延,為什麼推延?」葉凡心裡一愕,覺得其中能夠有變故,於是問道。

「這事是橫斷家提出來的,他們講的緣由是家裡祖過逝。不過,我們暗中調查過。

橫斷家老太爺叫橫斷鶴九,他老婆久田子的確是剛死了。只是,如今離比武也還有將近一個月,何必改期?一個月,料理後事完全可行是不是?

後來經過我們調查才知道,橫斷家正在練習一種秘密的攻擊手腕,叫『斷背山』。

此手腕聽說要功力達到八段及以上者才能練習,本來這『斷背山』並不是橫斷家的,而是『久田子』家裡的。

久田子一輩子礙於家里族規所定不好拿出來。直到快死的時分才拿了出來。」費一度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