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一十九章讓我們見識一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一十九章讓我們見識一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4更終了,狗子熬不住了,睡了

「原來是方帶來的,不過,斷背山到底怎樣樣,打聽過沒有?」葉凡也是正派了起來,既然能被橫斷家為此要求改期的手腕,那此斷背山攻擊之術一定兇猛。

「這種秘術人家哪能讓你知道,不過,我們從久田子的一些遠房親戚哪裡聽到過一些傳說。

說是『斷背山』發揮開來能用手掌切入小山之中,讓山斷背。這個,當然是他們誇張的傳說。

不過,就是從這些傳說中聽來,也相當的兇猛的。大伯的意思是,假設不改期,我們就否決了他們的央求。

至少,在短期內他們的『斷背山』練得不會那般兇猛。也添加了我們這邊獲勝的幾率。

當然,如此拒絕的話有些顯得我們有些底氣不足。以著大伯的脾氣是不想否決,倒想見識一下『斷背山』的攻擊度。

不過,大伯覺得這事還是問一下你,由你來拿主意了。」費一度講道。

「那就讓我們一同見識一下『斷背山』的兇猛之處。不過,他們預備推延幾個月?」葉老大哼了一聲。

心裡也有本人的打算。由於,自從凱帝奇莊園一戰之後。葉老大逐漸的從幹將中出了一點道來。如今曾經能用內氣控『幹將』飛劍擊穿一米開外的實物了。

幹將別看它就是一銀片,但在內勁之下鋒利比當今最硬實的合金材料還要硬。

葉凡就硬生生的著幹將入了一塊穩固的崗岩岩石中,彼有股子切冬瓜的感覺。

假設能再給本人半年工夫,也許幹將在內氣之下攻擊的範圍能達到七八米了。假設更遠那就更好了。

「估量要到明年的五六月份了。」費一度講道。

「行,就讓他們改吧。」葉凡講道。

「大伯希望你在繁重的工作之餘別忘了練功,這個,可別落下了。」費一度提示道。

「放心,練功是每天必練的,如今曾經構成習氣,一天不練這身子骨還真會發癢。」葉凡笑道。

「最近怎樣不見你跟喬家大院的那位能傾國傾城的大小姐湊在一同,是不是鬧矛盾了?」這時,費一度又八卦了起來。

「你小子就希望如此是不是?」葉凡沒好氣的哼道。

「倒不是,小弟是真心希望大哥能跟喬大小姐圓房滴。」費一度乾笑了一聲,語氣中充滿了猥瑣流。

「不勞你關心,老子早辦了她啦。」葉老大得意的哼了一聲。

「給辦了,兇猛氨費一度一愕,想不到小葉同志如此的直白,倒得本人有些不好意思。

「李晶晶這個人,真是欠揍」戴忠強看了依高雲一眼,不滿的嘀咕了一句。

「嗯,明天要不是她帶頭起鬨,我看葉凡的五龍山開發方案相對擱淺。

想不到她一同哄,錢濤國那傢伙也跟著來了。也是奇異,錢濤國從來不發言的人明天倒是破天荒發言了。

而且,擺出那架勢,彷彿是捋胳膊上陣要相助葉凡了。難道葉凡拉他下『水』了?」蘭立權有些疑的講道。

「姓葉的傢伙更,居然把五龍山的開發打包送給了郭則軍。估量如今蔡飛還在鬱悶得噴血吧?」戴忠強臉上又顯出滿臉的興哉樂禍來。

「利益之前,同盟關係就是如此的脆弱,我也是沒想到郭則軍會立馬就答應接納五龍山開發了。

從此後,估量,郭蔡兩人心裡會長疙瘩的。至於李晶晶這個人,估量是無意之過。

不過,即使是『無意』也得敲打一下才行。常委會上閉會都得打起十二分的神,絕不能一時『無意』而讓對手抓住軟肋一擊而成功。明天的事也向我們敲響了警鐘,老蘭,老戴,經后你們在閉會時也得留意出嘴的慎重度。

不然,有的話一講出口想發出來就難了。而且,葉凡此人很擅長抓住你講話的漏而出擊。

至於錢濤國嘛說他被葉凡拉下『水』那是不能夠的。明天為什麼表現如此的積極,呵呵,還是四個字——利之所趨」儂高雲顯得相當的高深樣子講道。

「利之所趨?」戴忠強念叨了一句,一雙眼不明白樣子看著儂高雲,自然在等著儂大師解了。

儂高雲看了兩人一眼,發現蘭立權居然也差不多神情。這傢伙悄然一笑,講道:「五龍山再過去是什麼地方?」

「九雲嶺,這個,誰不知道?」戴忠強同志看了儂高雲一眼,想都沒想,信口開河。

「答對了,你真聰明」儂高雲豎起大拇指開了句玩笑。

「對什麼對,五龍山再過去十幾里就是九雲嶺,這個,全東貢人民都知道的事。老儂,你還沒講『利之所趨』啥意思?」蘭立權有些急了,大聲叫了出來。

「稍安勿臊。」儂高雲作了個安靜的手勢,想了想才講道,「你們沒聽說過九雲嶺要建成工兵營駐地的事嗎?」

「當然聽說過,那是人家工兵營的事,跟五龍山屁關係沒有。」戴忠強咂了咂嘴,說道。

「呵呵,工兵營雖說是由省軍區直管的,但是卻是由市軍分區代管的。假設要樹立九雲嶺駐地,是不是需求許多錢。你們難道不知道,九雲嶺是個什麼地方。太偏遠了,就一個破村子,連條像樣的路都沒有。市軍分區擔任樹立駐地,那就等於在拓荒。」儂高雲說道。

「我明白了。」蘭立權反應過去,叫出聲來。

「老蘭,一驚一咋的,你明白什麼了?」儂高雲問道。

「他們想借五龍山開發的東風。」蘭立權笑道。

「我還是不明白,五龍山開發是市政fu要搞,有屁的東風給工兵營借嘛?」戴忠強的思想一下子進入了死胡同,不出思想來了。

「老戴,你真是懵懂了,就不會換個腦子想想。」蘭立權沒好氣的哼道。

「換個屁,這腦子能換嗎,一換不就沒命了。」戴忠強聲響比蘭立權更粗,這傢伙有些生氣了。

「好了,老戴,我跟你講。假設五龍山開發能成功,是不是得開公路出來。如今明白了沒有?」儂高雲說道。

「你是想說錢濤國在借路?所以才借軍車鏟車的。」戴忠強終於從死胡同鑽了出來。

「不但要借路,我估量啊,還會央求葉凡延展道路。直接把五龍山的公路修到九雲嶺。

這路可是大手筆的,一條路建上去,沒有上千萬怎樣能夠拿上去。錢濤國打的好主意。

估量,他那邊下級曾經拔得有款子了,這邊借五龍山的路一走,又給省下一千多萬。何樂而不為是不是?」儂高雲真是兇猛,目光獨到。

「葉凡會那麼傻嗎?我們市經濟狀況並不好。光是一個五龍山開發沒有幾個億是拿不上肉個,沒有外人投資,可是一個收費的開放式公園,完全政fu貼錢給民眾直爽。就是市委大院改成招待酒店估量也收不回多少成本的。即使發出那也是猴年馬月的事了。」蘭立權講道。

「是啊,軍區要借路,至少也得放點血是不是?」戴忠強也說道。

「你們倆都錯了。」儂高雲搖了搖頭。

「錯了?」戴忠強嘀咕了一句,兩人都看著儂高雲大師等著解。

「錢濤國雖說往常並不怎樣理會市委的事,但是,好歹他也是一常委。每個常委們手中都握有神聖的一票。假設能讓錢濤國借路成功,向他示好,經后在閉會的時分也能取得錢濤國的支持是不是?這叫什麼,利益均沾罷了。」儂高雲哼聲道。

「用公家的錢拉人關係,倒是好法子。」蘭立權哼了一聲。

「我們就把它給破壞掉,不讓市軍分區借路,要借路就得『放血』。」戴忠強面上閃過一線辣。

「呵呵……」儂高雲淡淡的笑了笑。

藍存鈞最終還是沒能進入市委常委會中,十天後,省里有了反應。從省城市政fu班子中調出一位叫龍為國的副市長到東貢市任分管經濟的副書記。省里給的說法就是為了增強東貢市發展的進度。

此人是由省委組織部的曾凱明副部長陪同一同上去的,輕車簡從,就來了一輛奧迪a4。

而陪同的除了曾凱明同志外就剩下一個年輕的像秘書樣的小夥子了。聽說是曾凱明的秘書田原同志。

而龍為國穿著非常的樸素,一件洗得有點發白的中山裝,子也略顯發白的藍,此人長相也不出格,普通得很。屬於那種扔人堆里就無法一下子認出來的普通同志。

晚飯時喬世豪打來了電話,說道:「錢濤國這人彷彿不斷跟嶺南軍區駐水州的第二集團軍的副軍長燕成關係不錯。」

「燕成……」葉凡嘴裡念叨了一句,心裡略有了些影。由於,本人跟燕成還有些舊怨。

「錢濤國難道是京城燕系人馬?」葉凡問道。

「這個不清楚,我了解了許久,只知道錢濤國跟燕成的關係還是不錯的。假設燕成肯出面講話,那你在市委常委中爭取到錢濤國的支持普通沒成績了。」喬世豪講道。

「有沒打聽到其它什麼關係?」葉凡還不死心,問道。由於,跟燕成的梁子曾經結定了,根本就不能夠找他為本人講話的。這條路子葉老大不決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