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二十章省軍區司令有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省軍區司令有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如果真要下手,只能從錢濤國的兒子身上出手了。。」喬世豪看了葉凡於眼說道。

「你說的是錢懷遠,聽說在首都什麼部門工作是不是?」葉凡問道。

「嗯,在燕京牛鳳縣組織部組織科任副科長。」喬世豪講道。

「牛鳳縣不是在首都郊區嗎?以錢濤國的本事還不能把兒子弄進市裡去,這倒是怪了。」葉凡說道,覺得有些怪。

「首都是藏龍虎之地,市委組織部更是龍潭虎穴。錢濤國雖說跟燕家的燕成關係還不錯。

但並不代表錢濤國能進入以燕雲副總理為代表的燕系人馬圈內。也許,錢濤國跟燕成只是私人關係好,並沒有什麼派系關係。

而且,一個偏僻的少數民族地級市軍分區司令在燕系圈內又能有什麼份量。

即便是在圈子裡也只是打雜的跑龍套角色,沒有人肯為他講話的。圈子是為誰服務的,他們也要看你有沒上升的勢頭。你的潛力有多大?

你想圈子能為你出多少力,那是不可能的。只有在保證自身有利益的基礎上,他們幹些錦上添花的事還是會的。

光指望著圈子能幫你多少,天方夜譚罷了。」喬世豪說道。

「那燕成總能講些話吧,為錢懷遠在首都搞個好位置應該不難吧?」葉凡說道。

「不一定,燕成雖說是副軍長。但這個副軍長只是遠br>背後都是有著強悍的派系集團支持著的。人家跟你燕家不同系,你燕成講話,人家當放屁!賣力賬才怪呢了?」喬世豪淡淡的哼道。

「說得也是,不同系的人馬,即便人家一個小角色都敢蔑視你另外系的中層人物。燕成的確算不得什麼?」葉凡說道。

「所以嘛,你可是有機會了。」喬世豪笑道。

「啥機會。人家燕成都沒辦法幫到錢濤國,咱一個躲在旮旯的小代書記能整出什麼蛾子來?」葉老大沒好氣的講道。

「不一樣,燕成跟你比,屁都不是。你有大把子兄弟,有著多重的關係。

別以為我不曉得,首都組織部長金樹洋以前跟你一起在粵東呆過。而且,我可是聽說金樹洋還是小叔的老同學。

金樹洋能到首都任組織部長。全是小叔的手筆。這事。只要金樹洋點頭了。

再加上又是同一個系統的,幫助錢濤國的兒子調整一個好位置,還不是跟玩兒似的。」喬世豪賊賊的笑道,自然在心裡鄙視某人太過於謙虛了。

「呵呵,這個你也清楚,看來,即便是人在藍月灣,信息可並不滯后啊1葉老大看了喬世豪一眼,不由得嘆息了一聲。

「這個有啥奇怪。金樹洋每個月必來喬家大院一次,你當我是瞎子看不見啊?」喬世豪不滿的說道。

「那就從錢懷遠身上入手了,不過,也得想好一個切入點才是。」葉凡說著掛了電話,心裡尋思開了相助錢懷遠爭取錢濤國支持的切入點。

葉凡正尋思著時電話卻是響了起來,一接通,居然傳來了錢濤國的宏亮聲音笑道:「葉書記。到軍分區來小坐一下怎麼樣?」

「噢,錢司令請客當然得來了。」葉凡笑道,心裡尋思著錢濤國是不是有什麼事要求自己,不然,怎麼可能如此的殷勤。

到東貢市都好幾個月了。也沒見錢濤國對自己如此的熱情邀請過。

「葉書記說是馬上來。」錢濤國放下電話后沖一張桌上的另一位天庭飽滿,肩佩少將服。一臉威風的省軍區司令員歸興天同志講道。

「多長時間會到?」歸興天問道。

「歸司令,市委常委樓離咱們市軍分區不遠。如果葉書記馬上起身,估計七八分鐘就會到了。」這時,坐錢濤國身旁的一位大校笑著說道。

此人叫姜同,東貢市軍分區政委。實際上葉凡是東貢市軍分區第一政委,不過,只是掛個虛名罷了。葉老大直到現在還沒到軍分區去走過。

「那正好了,咱們著就站了起來,錢濤國幾人當然也笑著跟著歸司令員下樓了。

歸司令一直往大門口走去,他的行為令一旁的錢濤國在心裡暗暗吃驚。

歸司令員這架勢,擺明了是去迎接意個,就太詭異了。歸司令不但是省軍區司令員,還是省委常委。

算起來他還是葉凡的領導,他今天就應該大馬金刀的坐在桌上等著葉凡上來『請安』才對。

怎麼反倒下樓去迎人了。不光是錢濤國,所有陪同的幾個軍官都在心裡嘀咕著沒鬧明白。

當然,人人震憾。

幾人在大門口說笑著。不久,葉凡的車子到了。

車燈下葉凡眼尖,首先就發現居然還有位將軍站大門口。葉老大再一細看,那不是省軍區的歸興天司令員還有誰。

葉凡馬上停下了車子開門走了出來,老遠伸出雙手一臉熱情的叫道:「歸司令到了也不打聲招呼,葉凡失禮了。」

「呵呵呵,你葉書記是大忙人嘛。咱可是不敢來打擾了。不然,有人得講我歸興天干涉地方政務就麻煩了?」歸司令員居然開了句玩笑,爽朗的笑著。

不過,錢濤國等人發現。葉凡是伸出雙手過來的,而歸司令員也是伸出雙手跟葉凡緊緊相握的。握得還相當的久,相當的有力度。這代表什麼?

即便是葉凡是東貢市代書記,也不必如此吧。領導對你是個什麼樣態度,從握手上往往就可以看出來……

這是歸司令員把葉凡擺到了跟自己平等的層次上握手的。而且,還是那種關係不錯的同層次。

「呵呵,領導到下邊來巡視工作能叫干涉地方政務,我倒是希望這樣的『干涉』能多來幾次。省軍區的力量可是不小啊1葉凡笑著,一臉的謙虛。

「現在可是和平時期,省軍區的力量作用不大。」歸興天笑道。

「誰說的,如果歸司令肯把省軍區所屬的地方部隊全集中起來為我們東貢市建設出一份子力的話。那可是一股不小的力量。」葉老大厚著臉皮開起了玩笑。

「哈哈哈……你個小葉啊1歸興天爽朗的笑開了。

幾人說笑著進了市軍分區招待所的大包間。

「你這個政委埃可是有些失職了?」歸司令看了葉凡一眼,淡淡笑道。

「對不起,最近一直在忙。一直沒空到軍分區來坐坐,告罪告罪了1葉凡一臉謙意,講道。

「告罪就不必了,不過,既然葉書記表示歉意了,那是不是得拿出點真貨來表示歉意了。」歸興天半開玩笑樣子說道。

「真貨,不知該拿出什麼『真貨』來。還請歸司令指示得更具體一些。只要是我能辦到的,一定去辦1葉凡笑道,幾人舉起酒杯碰了一杯。

「這事,還是由濤國同志跟你講講吧,還真是有事要麻煩葉書記了。」歸司令說道,葉凡瞬間就明白了,歸司令今天下來是當說客的。估計,絕沒有什麼好事的。

「錢司令請說。」葉凡很有禮貌,說道。

「我提個建議,這事,關係到咱們市軍分區。所以。在講之前,我們市軍分區的每位同志都先敬葉書記三杯。咱們三杯。葉書記一杯,這敬酒,就從我開始。」錢濤國說笑著,首先就舉起了酒杯。

「每人三杯,這個,我酒量跟你們這些實力派的軍官們可是沒比。畢竟,按古代的說法,我是一文官,你們是武將。在酒量一塊,文哪能壓過武是不是?如果是比筆竿子,我倒是可以試試。」葉凡謙虛的講道。

「葉書記可是海量,幾個月前到東貢那次,我可是聽說葉書記一人把東貢市八個幹部都挑落桌下了。」這時,政委姜同笑著講道。

「我幹了,葉書記看好1錢濤國說著,干進去了三杯,而且,杯杯亮底,作風硬朗,豪爽!

「好1葉凡也被激起了雄風,站了起來,在桌上輕敲幾下幹了進去,也是喝酒倒酒亮杯底一氣呵成,速度,似乎比錢濤國還要快上一些。

接下去了軍分區政委姜同,這個戴著眼鏡的中年人居然也爽朗得很。眉頭沒皺一下,干進去了三杯。

全桌上一輪下來還剩下最後一個最年青,大概就二十來歲的少校還沒喝,葉老大已經有些醉意了,因為,已經干進去了二十幾杯。

…………………………………………………………………………

謝謝『青春之哥哥』『13255849888』『lx媽k47』『鶴吟梵音』『dwp胡ntsok』『hov兒陽』『phansni溫』『股市茶杯』幾位同志打賞,狗哥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