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原來是鴻門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原來是鴻門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雖說這種酒杯估計不到半兩裝的,但喝的可是五糧液。。二十幾杯也快一斤了。不過,葉老大隻是小醉。他已經偷偷地用內息逼出了大半酒勁。

進入九段之後可以逼溢出內息之後,葉老大用內息化解酒力的速度可是加快了。當然,跟電視中的丘處機道長那種一邊舉著一大酒缸一邊喝酒腳底下一邊溢水的功底子沒比了。那個,是神法了的武功,不是真的。

如果此刻錢司令往桌底下看的話絕對也會驚訝得合不攏嘴的。因為,葉老大的鞋子有些濕了,就是地板上也有些點點水漬的。當然,不細看也很難瞧出。畢竟,水漬並不是很多。

「葉書記,這是乾淨的杯子,我給您倒酒送酒1這時,最後一個滿臉青春痘,長相精幹的年輕人站了起來。先抱了抱拳,架勢倒有點像是武林人士。

爾後,此人拿起瓶子離小杯子一米高倒了下去。那透明的酒從一米高處倒入那拇指頭大的小杯子中時沒有一滴濺到杯外邊。這手倒酒的功底子就是葉凡也對此人注意了起來。

倒好酒後,就見他一聲說道:「葉書記,請接杯子1

隨著話音,那三個小杯子居然從桌上的碗邊上滑了過去。準確無誤的滑到了葉老大面前。

更讓人震驚的就是,杯中的酒沒溢出一絲來。要知道,那三個酒杯可不是從一個碗邊上滑過去,而要經過這張大圓桌的五六個碗邊才能讓葉老大的那一頭的。這手技巧頓時讓在坐的同志們全都一眼火熱的看著葉老大。

顯擺,葉老大在心裡鄙視了一句。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葉書記葉老大拿起三個空酒杯,笑道,「牛少校。三個杯子,還給你1

隨著葉老大笑聲,三個空酒杯被疊在一起像座三層杯塔樣被葉老大輕輕的放在了牛通的面前。

「謝謝葉書記還杯!要不,再來三杯?」牛通得意極了。因為,葉凡書記這位東貢市的一把手可是拿著三個杯子轉了半個桌子親自擱在牛通面前的。這個,牛通自然顯得唄兒有面子了。

「行!那就請咱們的牛少校再給我斟酒三杯怎麼樣?」葉凡淡淡笑著,看著的卻是那三個空酒杯。

「好啊好啊,再來三杯1在坐的軍官都拍手叫好了起來,一個個都在心裡為葉凡這個書記嘆息。因為。牛通不但武功高強,而且酒量也是驚人的。

葉書記無意中上當了,等下,估計得紫鋁恕8詹徘濤國也有給牛通任務,那就是喝醉葉書記,好為軍分區的事打下基矗

大凡人喝醉時就容易『大嘴巴』。一旦葉凡應承下來,酒醒后想反悔。但想想省軍區領導歸興天司令員都在,你想悔都悔不了滴。

錢濤國打的好主意。

「這個容易,不要講三杯,就是葉書記指示牛通倒一百杯也能辦到1牛通笑著拿起了疊在一起的空杯子想拆開倒酒。不過,一拆之下居然沒拆開。

牛通微微一愣之後還以為是杯子卡在一起了,於是微微用了些勁再掰。不過,還是沒開。

牛通可是覺得有些糗大了,這次用了五分力氣。不過,三個空杯子疊一起是紋絲不動。

牛通生氣了,昴足了全部的力氣去拆開杯子,不過,奇怪的是那三個空酒杯好像被融化在一起了,除了敲碎還差不多,想拆開,似乎不可能。

牛通少校的臉騰地一下就漲得通紅了,而且是越來越紅。見牛通的怪異樣子,錢濤國覺得有些詭異,笑道:「牛通,叫你斟酒怎麼半天沒動靜?咱們軍分區可不能小家之氣,不要講三杯,就是百杯也得陪葉書記喝是不是?」

「是啊是啊,牛通,快倒酒?」其他的軍官全拍手叫了起來。

「是不是酒杯卡住了?」這時,歸興天發現了一些端倪,有些不確定,問道。

「嗯,卡得太緊了,我怕弄壞了杯子。」牛通只好點頭講道,不過,那臉,紅得跟猴子屁股似的。

堂堂軍分區第一高手居然拿不開三疊加的杯子,這個要是傳出去,還讓咱們小牛同志活不活?

「我試試?」旁邊一中校說著拿過了杯子,不過,漲紅了臉還是沒能掰開。

「邪門了,我也試試。」另一個上校也說著,接過杯子試了式,還是同樣結果,結果,在坐的除了葉凡,就是歸興天司令員也饒有興趣的接過空杯子試了一下,還是沒能挪開。

「呵呵,看來真卡住了,那就換杯子。」歸興天笑道。

「呵呵,我看看。」葉老大淡淡一笑伸出了手。牛通遞過了酒杯。葉老大很自然的伸手往杯子上輕輕的一拿,那三個杯子就開了。而且,沒有絲毫損杯。

頓時,在坐的全啞然著差點石化了。

「葉……葉書記怎麼做到的?」牛通一臉震驚的看著葉凡,講話有些結巴了。

「呵呵,你們都用上了勁頭,其實,這杯子估計是快挪開了。我只是最後用了點勁就開了,運氣而已1葉老大淡淡的笑了,一臉的輕鬆。

不過,牛通卻是深深的看了葉凡一眼,心裡居然無端的生出一股子忌憚來。

只有他曉得,傳說用內氣也能把有些硬物沾融在一起,不過,這種高手的內息之強絕不會下手八段的。今天,恐怕是遇上高人了。

「葉書記好大的運氣,呵呵。」歸興天並不笨,也隱隱有所感覺,隨口笑了一句。

像歸興天這樣的將軍,對於武功方面當然也曉得一些的。至於在坐的其它同志,倒沒有這般想法,也就一笑鳥之了。

「呵呵,運氣來了,擋也擋不祝」葉老大聳了聳肩,一臉淡下來。

「葉書記,五龍山開放式景區的方案已經在市委常委會上得到通過了。啟動剪綵活動也已敲定了日子。發動社會捐款的活動也準備搞起來。不過,對於五龍山景區的規劃方面,我們軍分區能不能提一點小要求?」言歸正傳,錢司令開始拋出話題了。

「你說?」葉凡看了錢司令員一眼,知道他嘴裡的小要求估計是不小的。

「五龍山再過去十幾里就是九雲嶺,這個,葉書記估計還不清楚。九雲嶺很是偏僻,到現在還沒有一條能通車的公路到達那裡。

範圍很廣,只有一個百人不到的小村子。前次省軍區規劃,要給咱們東貢市軍區的防務團建設一個新的駐地。

葉書記可能不知,咱們軍區所屬的防務團其實就是邊防團。專門擔負的就是維護邊境安全,打擊販毒,偷渡的邊防部隊。

只是,一直以來,這個防務團當時組建因為有其歷史原因,是由地方跟軍方共同組成的。

屬於一種半性質的公安邊防部隊。所以,經費有六成是由軍隊系統直接拔的,不過,也有四成是由市軍區和省軍區共同承擔的。

歸司令考慮到我們東貢的實際情況,那四成的經費中省軍區承擔了一半。只是,就這二成的經費也不是我們東貢市軍分區所能承受得起的。

平時光是日常的防務需求等方面活動經費已經壓得市軍分區有些喘不過氣來了。

所以,防務團的駐地和生活以及設施都較差。說句不怕笑的話,那些正規的野戰軍團們看到咱們的防務團,常常戲稱為咱們為國民黨時的雜牌軍。

原駐地離東貢市區較遠,軍官子弟以及家屬們的生活很不方便。再加上駐地周圍都沒有醫院學校等,搞得邊防軍官們巡邏時都有些心不在焉。

不能怪他們對工作不上心,而主要是因為後方不安,怎麼定軍心?」錢司令講到這句話時,充滿了一種悲愴和軍人的硬氣。

在坐的都有所感覺,現場一時沉默開了。

「防務團是好樣的,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還能正常的開展工作,保衛祖國的一草一木,已經不錯了。」這時,歸司令員說道。

「以前沒向市委提出多拔些款子嗎?咱們國家,好多城市的擁軍工作做得很好。咱們東貢市有不少的邊境口岸,也難為他們了。」葉凡說道。

「其實,也不能怪他們。不是東貢市領導不想支持,只是囊中羞澀又拿什麼來支付?最多就是逢年過節時拿些豬肉菜等來慰問一下。錢款方面幾十萬拔過幾次。我們曉得他們也困難,所以,也不好意思開口要。」錢司令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