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猴軍長的肉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猴軍長的肉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是不是沒有了?這可咋辦,指導還在等著上桌,說是不喝此酒就睡不著。 指導,這個,可是不好唬弄的。到時,老哥我真是下不來台了。」猴軍有些急了,誤解了。

「這個,猴軍,如今我沒心境搞這些。唉……」葉老大在玩欲擒故縱的把戲了。

「有話直說嘛,咱兄弟倆還藏著幹嘛?」猴軍急了,聲響很粗的。估量就是一旁的歸司令員和錢濤國兩人都聽見了聲響。

「剛才被省軍區的歸興天司令員和市軍分區的錢司令員叫來喝酒,不就喝了他們十幾杯五糧液嘛!

居然要叫我們東貢市政府給他們建一條軍路,這個,好幾十公里的。東貢這窮旮旯你能夠也聽說過,窮得掉渣的,比我們省德平還差。」葉凡末尾哭窮了。

一聽葉凡如此講,歸興天和錢濤國相互看了一眼,面上居然顯露一個詭異的淺笑。錢濤國司令員還朝著葉凡豎起了大拇指。

「他們怎樣能這樣要求你呢,這跟打劫有什麼區別?太過份了,太過份了1猴軍可是有些憤慨了。

「有啥辦法,他們也有實踐困難。歸司令員可是咱的指導,這個,猴軍,你也知道。胳膊肘兒是拐不過大腿的。這個,我在這桌上可是上不上下不下得。難啊1葉老大朝歸司令員擠了個表示歉意的眼球,意思是拿你當擋箭牌了。

哪知歸興天反倒是比了個雙手一攤的手勢,意思是你雖然編排老子就是了。只需能弄到『支持』,咋樣都行。

「要不,我找人跟歸興天這傢伙講講。這個,什麼地方都得講理是不是?」猴軍一急講道。

「呵呵,要不,老猴,你給處理一點怎樣樣?反正你們第二集團軍富得流油,可是嶺南軍區的王牌部隊。每年拔的軍費都是全軍區排得上號的。」葉老大終於顯露了狐狸尾巴。

而猴平軍長像是一隻被踩中了尾巴的貓普通,估量在藍月灣跳了起來,嚷道:「那怎樣行?我們根本就不是同一個軍區。你們粵州軍區可也不賴的。要不,你到哪裡去搞一些。」

「看看,就希望你支持一些**汽油的就急成這個樣子了?我那東西可也是好東西。不信,你到市面上去買買。看看有沒得賣的。」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

「就支持一點**汽油,不要錢?」猴軍安份了上去,想到指導還在等著,這個。早晨知道葉老大在敲詐,那個,也只好以為。尋思著葉老大還算是良善之輩,沒張口直接要錢。要不然,真得跳腳了。

「嗯,就這些。我們那條軍路寬度達20米,一路都是高山。岩石特別的厚實。估量,需求的**汽油也不少。」葉凡說道。

「要多少?」猴軍硬著脖頸問道,心裡可又有些忐忑了起來。就怕這傢伙獅子大啟齒埃

「這樣,就給幾火車皮怎樣樣?」葉凡說道。

「兄弟也。我叫你一聲哥行不行?幾火車皮,你也講得出來,那沒有上千萬能搞定嗎?那是絕不能夠的,太多了。」猴軍終於跳腳了,大聲叫了起來,葉凡感覺耳膜都在嗡嗡直響,一旁的歸興天和錢濤國兩位同志都在抿嘴直樂了。

「那支持多少?」葉凡問道。

「算啦,就300萬的**汽油吧。不過,我不給錢。就給這些物品。而且,你們本人來搬。就在水州。」猴軍說道。

「老哥還真是摳門啊,派幾輛車送一下都不行。算啦,我本人叫軍車來搬,真是的。那酒,這樣,我打個電話叫陳老送到水州大廈門口,你們本人去齲」葉凡還要埋汰人家一頓,這臉皮,相對塞過鍋底子了。

「能不能多給些,比如,裝白瓶的那種箱子一箱怎樣樣?到時指導走的時分每位給捎上一瓶二瓶的老哥我有面子,老弟你也有面子是不是?我們哥倆都有面子,經后,大家都發達了。」猴軍又舔著臉,貪念下去了。哈哈笑得估量在流哈啦汁了。

「多給些,行啊,一瓶就按五車皮**計算。你要多少我拚了命也得搞給你是不是?」葉老大幹笑了一聲,比某人更狠。

「打住,俺,算啦,就給六瓶吧,我這裡剛好來了三個指導。到時每人捎走一瓶就剩下三瓶。桌上再開上一瓶,俺自個兒總得留點墊肚皮是不是?」猴軍顯得很冤枉樣子。

「算啦,不跟你逗了,假話跟你講,那東西可遇不可求。不能夠有多少的。

就三瓶,要你就去拿,不要我自個兒留著喝。至於**跟汽油,就當是我先前開玩笑,你給多少是多少。

做兄弟的絕不騙你,真沒有了。幸而你講得早,不然,我估量得被齊大炮同志給順走了。」葉凡講道。

「那好吧,我置信你。你快點叫他們過去搬走就是了,煩人1猴軍擱了電話,那臉差點綠了,罵道,「吃人啊!三瓶酒就去了老子300萬。這下子費事了,這酒送給誰呢?乾脆,一個不送,桌上開一瓶,,算啦,還是趕緊去取酒去。」

「猴軍是不是第二集團軍的猴平軍長?」見葉凡擱下了電話,歸興天一臉笑意著問道。

「呵呵,是啊,當初我在水州工作,就結交了這麼一個兄弟,不錯的同志。」葉凡笑道。聽葉凡一講,在桌的同志們對葉老大的能量又有了進一步的評價了。人家面對一位集團軍軍長居然如此的淡定從容。

「這個,葉書記,剛才,那個,猴軍長怎樣的……」錢司令員可是耐不住了,還是先得把猴軍給的好貨給擺出來才行。老錢可是有些怕被某人給『黑了』。

「猴軍長,沒什麼的,他說是指導上去反省工作。」葉老大在裝傻,不過,錢司令員可是有些急了,趕緊向歸興天擠眼球。

「小葉書記,剛才你可是搬起我跟小錢的名頭編排了半天。估量也給你編排得差不多了吧。這個,借人的門臉兒總得付點什麼是不是?不然,你看,把錢司令給急出病來可就不好了。到時,在市委閉會時錢司令一下子沒辦法來閉會你就不丟了一票?」歸興天哈笑著,擺明了其中兇猛關係。

其實,葉老大在暗暗感激歸司令員。歸司令員可是挑明了要求錢濤國在常委會上支持本人工作了。

葉老大心裡一動,雙眼看著錢濤國,看他怎樣樣個表態法。剛才雖說錢濤國表態要支持本人工作,那個太模糊了。

工作是多方面的,其它方面支持,在市委常委會上不支持那還抵屁用。今早晨這一千萬不是白甩了。

「當然當然,歸司令講得有理。到時病了可真沒辦法來閉會了。」錢濤國被逼,只好硬著頭皮笑著講道。

「呵呵,我還是希望錢司令天天都安康是不是?到時,每會必到就更好了。」葉老大打著哈哈,轉爾說道,「錢司令,剛才駐水州的第二集團軍軍長猴平同志答應了給你們300萬塊的**和汽油,你明天就派些車子和人去運回來。這樣,我寫個條子。」

葉凡講著,拿出筆來寫了個條子。

「謝謝1錢濤國一時大喜,接過條子后沖一旁的,估量是管後勤的一個上校說道:「李部長,你馬上派些人手去水州運**汽油。連夜出發,留意安全。」

「是!司令,我親身帶隊過去,保證安全運回來。」李部長站起來一個軍禮后,錢濤國又安排人員辦好了接手的相關手續,李部長自然安排去了。

「還是葉書記面子大啊,這一張口就是三百萬。」葉凡走了后,錢濤國陪歸興天喝茶時不由得感嘆道。

「濤國,此人的能量,你當前會看到的。可得要擦亮眼睛啊1歸興天淡淡笑道,似乎語含玄機。

「我知道。」錢濤國點了點頭。

三天後,葉凡聞風而動著馬上招開了常委會,討論五龍山開放式景區的規劃成績。

「郭市長,你先講講關於五龍山景區的規劃成績。當然,我們在坐的並不需求很深的技術術語。你複雜易懂的講一下就行了。」葉凡表示常務副市長郭則軍道。

「五龍山景區開發首先得鋪一條從原市委大院到五龍山的五龍仙嶺的公路,這條公路寬8米,長23.6公里……」郭則軍講了起來,他是有預備的。由於,葉凡曾經答應先給啟動資金五千萬用於前期開發。五千萬的龐大資金,可操縱的空間大著了。

「嗯,郭市長這幾天很用心埃在這麼短的工夫內就把初步規劃方案搞了出來。

闡明什麼,這就叫效率。我們東貢中心城市樹立的各位擔任人也得有這種辦事效率才行,城市要發展,城區要擴展,速度不快不行。我答應過理國同志,在兩年內要把東貢中心城市樹立起來。理國同志雖說去了,但他的雙眼在天上看著我們的……」葉凡首先一定了郭則軍的成績。

講完後葉老大眼神滑過了軍分區司令錢濤國臉上。此人心照不宣,馬上啟齒說道:「葉書記,我們市軍分區有個小小的央求能不能說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