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拜訪王家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拜訪王家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三梯隊曾經快到撒哈啦了。 」魯進說道。

「來不及了,我們派出去尋覓張強齊天魯勇等人的第二組也曾經發現了死亡謎宮的痕。

而且,跟張強集合了。不過,他們五人中陳林同志犧牲了。而張強和齊天,魯勇三位同志都受傷了。

五人中就剩下曾虹美同志在照顧著大家。而第二梯隊去增援的成員中一跟他們集合時就遭到海狼特別舉動組和印度『羅漢隊』的結合攻擊。

為了保護齊天他們,盧偉跟陳軍等人也都身多處受傷。兩組合在一同,再戰隊員還不到五個。

而傷員卻有八個。據情報組的趙青玉同志剛剛傳來的音訊。『王老』跟美國的『斯皮狼』九段正戰役得ji烈之時,謎宮外頭突然飛出十幾枚大威力貌似手雷的東西。

結果,王老跟斯皮狼都受了重傷。估量,曾經得到再戰才能。而且,各國都出動了王牌,全在虎視眈眈著他們倆人,狀況非常的危及,恐怕有生命風險。」戴成著急的喊道。

「找到王老沒有?」李嘯峰大喊道,人也站了起來。

「爆炸之後就沒發現他們身影,暫時還沒有任何音訊。不過,據猜測是有人暗算他們。包括斯皮狼一伙人全溜了。」戴成講道。

「全力搜找,無論如何要保證王老安全。就是a組只剩一人,那也應該是王老。戴成,假設王老出事,你就不要回來了1魯進急了,大喊了起來,下了死命令。

「王老真找不到,同志們,你們預備馬革裹我戴成的屍體吧!我走了!殺人去1戴成語氣中非常的悲愴,掛了電話後會議室里氛圍更為沉重。

足足了過了一分鐘,魯進掛通了血色加密電話,說道:「主席,a組到了最困難的時分了。魯進指導無能,請指導換帥處置我吧。」

「先說狀況,其它事當前再講。」外頭傳來唐浩東主席那嚴峻的聲響道。

「王老受重傷失蹤,魯進要求聯絡上王老家人。」魯進講道。

「天仗峰下王家谷,你去吧。」唐主席說道,轉爾又講道,「一定要找到王老,絕不能……」

唐主席這話雖說只講了一半,但魯進感覺肩上沉得快把本人壓癱了。這話講一半才令人思忖無量,下半句的意思就太令人難以揣摩了。

深夜。

兩輛看上去非常普通的商務麵包車直往天仗峰而去。

天仗峰雖說號稱天仗,其實並不高,只是由於該峰有插天之勢而自古就傳上去的。

那個,也僅僅是插天之勢,並不是講它真能插天而去。其實,天仗峰就一塊巨石而已。

當然,這塊巨石也是特別的大,上頭也是長滿了樹木。經地理專家考證,這整個小山峰就是一塊石頭,著實有些驚人。

商務車停在了天仗峰下,望了望那盤階而上進入樹林的陳舊石階,魯進下了車子。他一臉嚴肅的沖後邊的幾位同志講道:「你們在車裡等著。」

「恐怕不妥吧,魯將軍,我們是奉命保護你安全的。」一名a組隊員行了一個軍禮講道。

「在首都之地有人真要暗算我魯進,那隻能講我魯進命該絕於此。」魯進說道。

「將軍,還是由我們陪你出來。」一個上校說道,臉上閃過一絲擔心。

早晨陪魯進到這裡,大家並不知曉魯將軍來的目的。還以為魯將軍是不是心裡鬱悶,深更半夜的到這郊區處的王家谷來散心或發泄打幾拳頭的。

至於這王家谷的秘密,只要魯進一個人知道。當然,先前要不是唐主席告訴他,就是他也不知道a組最資深的王牌『王老』居然是王家谷的人。

「這是軍令,誰也不準跟來,跟來者軍法處置。」魯進一臉嚴肅的命令道。

「那好吧。」幾個手下只好有些尷尬的相互看了看,但臉上的擔心還是沒有退去的。

「呵呵,放心,我魯進難道是豆腐渣捏的,真要單挑的話,你們幾個綁在一同也未必是我魯進對手。」魯進伸手拍了拍上校肩膀,邁著沉重的步子踏上了第一級石階。

王家谷里的狀況魯進並不知曉,明天也是頭一次來,說句假話,魯進此刻的心境有些忐忑。

王家谷既然不斷以來儼然a組的最後保護神架勢,那此谷一定有著不俗之處的。

除了王老,魯進置信外頭還有跟王老等階的高手的。魯進這次來,也是藏著搬救兵的一些小心思的。置信谷里有高手絕不會眼見王老有難而不出動。

魯進深吸了口吻,猶疑了一下才踏上了第二級台階。他的手下都有些驚詫。觀魯頭兒這架勢,彷彿這石階之上的王家谷有著洪荒猛獸似的。

魯進既是a組總頭兒,但同時,他也是一位高手。等閑之輩絕不是他的對手。魯進剛才講的相對失實,就是這幾個手下合湊一塊攻擊他也不會是對手的。

a組的總頭兒從來都是真正的驚才艷艷之輩,是國術界不出名的真正高人。

太出名之輩當不了a組總頭兒,不顯山不露水是國度對他們的要求。但,實力相對不能太弱,太弱的話是鎮不住a組這支共和國最奧秘最精銳的精英部隊的。

源著台階走了上百階右拐往裡平平的走了出來,兩旁全是參天的古樹,茂密的草木。

倒是這條路收拾得很乾凈,除了落葉之外,像現代那些白色污染塑料袋煙盒之類的東東,這路上絕看不到。

踩著那些落葉,在深夜裡響起吱沙的聲響。偶然還有幾隻小動物被魯進的腳步聲驚得四散逃竄而去。

走了半里左右終於看見了谷里透來的點點燈光。

一條小溪從谷里漸漸流往外邊,溪水非常的清澈,小魚兒在自在自在的遊戲著。魯進不由得有些感嘆,這裡太美太靜了,他不由得蹲xxx子在溪水裡捧起一把水洗了下臉。

這裡,有點世外桃源的味兒。

谷里溪的兩邊稀落的座落著一些院子,修建材料應該是石頭青磚,顯得很是古樸,沒有一座華美。跟這周遭的山融於一體,倒顯得自然調和。

「是魯將軍吧。」這時,村頭一個石碾子上這時站起了一個身影來。魯進從燈光的余光中打量過去。

發現是個年青人,略長的圓臉,鼻子高ting,身體相當的高大。屬於那種有棱有形的帶著酷勁的身形。不過,從其人的眼神中魯進感覺這年青人彷彿有些一股玩世不恭樣子。

「我是,你是?」魯進很客氣的問道。

「王仁磅。」年青人淡淡說著,手伸了過去。魯進也伸了過去,單方的右手緊緊的握在了一同。不過,才不久,魯進感覺對方手掌上傳來一股大力。

這股力道越來越大,知道對方想給本人一個下馬威力。魯進登時心裡冒騰出一股怒火。心說你小子就以為老子不會這個了是不是?

魯進內息一運轉,一股大力從手中反握了過去。

兩股大力一相撞,手掌都悄然的顫慄了起來。

一分鐘當時,魯進徹底震驚了。

由於,末尾時本人出了三分力氣,怕把這個王家谷出來的狂妄傢伙給捏壞了。

想不到人家是氣定神閑還淺笑著看著本人。魯出去氣了,加大到了五成力氣,可是還是沒動靜。

直到如今,魯進把全部內息都鼓到了手掌上。才悄然感覺那邊彷彿也加大了力勁。

就這樣再次僵持了一分鐘左右,魯進感覺本人的手掌心彷彿被烙鐵烙著普通。一股子火辣辣正在熄滅的感覺出來了。

漸漸的,魯進額角冒出了汗珠子,手掌心曾經悄然發痛了。雖說僅是一點發痛,但魯進不得不詫異了。由於,本人可是有著八段開源身手的。

這年青人最多就三十來歲,似乎功底子比本人更高,那豈不是講此人有著八段位身手而且估量是第二或第三個層次了。以前出了個變態的葉凡,想不到今早晨又開眼界了,居然又出現了一位年青高手。

魯進才尋思了幾轉,那邊手掌卻是越來越痛了。漸漸的,魯進感覺有些力不支了。連嘴角都不由得咂了幾下。而且,臉腮邊的汗珠子是越來越密,顆粒越來越大了些。

「堂堂特勤總頭兒,也不過如此。」王仁磅戲耍樣哼了一聲鬆勁參加了手掌。

「王老的孫子,果真不同凡想,魯某佩服1魯進並沒生氣,笑了笑伸雙手抱了抱拳頭。其實,魯進心裡倒有些絲絲欣喜和ji動。

才到谷里居然就碰上了如此的年青高手,那闡明這王家谷的確不凡。一定還有更高層次像王老第二那樣的高手了。

「魯將軍,請,家父在客廳等著。」王仁磅伸手動了動說道。該有的禮節王仁磅還是會做到的。對這些,王仁磅分得很清楚,一是一二就是二了。

進了一個普通的四合院,不過,發現這個四合院子範圍特別的大。走出來后才發現外頭長著許多的花花草草。

而後邊還有空著一大片地來,估量是練功的地方了。像王老這樣的家族,不能夠沒有練功的地盤。

而一輛吉普停在前院的草坪上,改裝后的吉普顯得相當的彪悍怪異。給人一種粗獷的大氣感覺。估量是這位叫仁磅的年青人的坐騎了。

感激下邊這麼多兄弟打賞

『青春之哥哥』『濤濤1974999』『長江之間』『工業糧食』『鶴吟梵音』『書友120603103038082』『~~~流沙~~~』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