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二十八章魯進的尷尬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二十八章魯進的尷尬相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進到大廳中,發現就擺放著幾把太師椅,應該是真正的古董級椅子。 由於,油漆都零落了不少,顯得有些斑駁老舊。

此刻,上首正坐著一個長相跟王仁磅有著幾分相似的老者。一身青布衣衫,看上去非常的普通往常。不過,奇異的是此人腳下還烘著鄉村的那種火籠。

火籠其實就是竹子編的,外頭有個瓷鑄的缽子,弄一些碳在外頭能烘烘腳手的,而且,走動時還可以提在手上隨一同動。跟如今的暖水壺差不多作用。

「對不起了魯將軍,我老寒腿患了,不好意思」那人略顯歉意,伸手指了指客坐椅子,講道。

「我父親王成澤。」王仁磅一邊引見著一屁股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翹著個二郎腿哼道顯得悠閑自得樣子。而且,面對這位特勤A組的一把手,我軍堂堂的上將,軍委委員。這年青人那是一點都不再乎樣子。

虎爺無犬孫,果真見過大場面,鎮定功夫了得。不過,彷彿,略顯得狂傲了一點,甚至,有點玩世不恭樣子,這是魯進對王仁磅同志的初步印象。

「王老是我父親。」王成澤道。一會兒一個中年f人泡上了茶,單方各呷了一口,魯進一時不好意思出口,坐椅子上尋思著怎樣樣啟齒提這事兒。

「魯將軍,深更半夜的。到我這裡應該不是來喝茶的吧,有什麼請直。」王成澤看了魯進一眼,倒先啟齒了。

「唉」魯進呷了。茶,一臉憂鬱的看了王成澤一眼,目光從他腿下的火籠下滑過。

「王老王老」魯進講了兩次都吐不出話來,看這架勢,這位叫王成澤的一定不是什麼高手了。不然,怎樣會如此的弱不由風,還要烘火籠?

而王老的孫子王仁磅最多八段,倒是可以上前線去大戰一回。只是,要找到王老,魯進希望王家谷能再現一位九段位高手。只要那樣,才能協助A組完成義務。

顯然,到日前除了王仁磅表現兇猛一些外,其它的人都沒見過。

更別高手了,魯進心裡有些丟失。

「我爺爺怎樣啦?」王仁磅瞳孔一收縮,感覺到了什麼,急著問道。連二郎腿都給放了上去,看來,這貨真是急了。

「不瞞們了,這次出義務,王老遇上了美國的海狼特戰蠱だ牽九段。

此人不但有著九段的更實功底子,而且,一身狠勁絕不下殘忍的海狼。

而王老跟他都遭了暗算,兩人都受傷了,到目前單方都曾經失蹤了。

我是擔心暗算他們的人此刻也正在搜找他們。一旦被他們發現,狀況很是風險。」魯進硬著頭皮講道,那臉,崩得快像石頭疙瘩了。

「們特勤吃乾飯的是不是?媽的,我爺爺都快九十的人了還要為們賣力?們還有臉到這裡來講,還不抓緊救人。」王仁磅那是再也忍不住了,站了起來手指著魯進,沖著魯進啟齒就破罵了起來。

魯進對葉凡不怎樣感冒,王仁磅先就對他產生了成見。此刻這事觸及到爺爺的性命安全,王仁磅自然愈加早火了。

「好了仁磅,請二叔馬上過去。、,王成澤的腳從正烤著的火籠上收了回來,擺了擺手,語氣平淡的道。看來,此人鎮定功夫真是了得。聽到父親出事了還能如此的淡定從容,就是魯進在心裡都暗暗佩服不已。

「對不起,我們特勤的確再找不出能跟「斯皮狼,對抗的九段位高手了。

不在同一個層次,就是去五六個也是白搭。不過,雖然如此,我們還是派出第二梯隊跟第三梯隊的隊員去搜救了。王老終身為國立下豐功偉績,他是國度的榮耀,是A組的最終王牌。真有什麼,我魯進立刻辭職自求請罪。」魯進略顯j動的講道。

「年青人很衝動,魯將軍還請見諒。」王成澤又恢復了淡定,擺了擺手,他看了魯進一眼,講道「不過,老父的確是老了,都快九十的人了。

老百姓在他這個年齡階段早就躺家裡抱孫子取樂了。可是家父這人也是閑不祝

雖一輩子他都沒有在國度檯面上正式的亮過相,也沒有擔任過特勤的任何職位。

但我知道,國度看重他。他也不斷沒有放開對國度的關注。即使是在外地旅遊,他其實也時時關注著國度的事。」「我知道,王老終身都為國奔忙,魯進非常的慚愧。只是,我們國度的九段高手也有一些。

像華夏六尊中任何一人估量都達到九段了。加上各門派中的九段高人,一些隱士等,所以,這個層次的高手據我們特勤統計,不下半個排的人數。

這個,還只是我們知道的。假設加上不知道的一併算上,應該有四隻巴掌數目的。

不過,人數雖然還可以,只是,這些人都是獨來獨往,脾氣硬得像石頭。

要求他們參加特勤,那是不能夠的。對這些人,我們只能容忍。

當然,真正有本國高手入侵時,他們也會站出來的。這也是特勤不斷不去打擾他們的緣由

「呵呵,高手都有怪脾氣。這就叫本事,沒本事有脾氣那叫狂妄。那種人,最終一定是自取其辱。而有本事的同志發脾氣那叫神情!這個,無可厚非。」王成澤淡淡的笑了笑,不久,跟著王仁磅走進一個頭髮白了一半的老頭。

老頭一身青布衣k,看上去就跟鄉下正種田的老百姓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只是長相跟王仁磅還是有幾分相似。

「二叔,這位是特勤A組總組長魯進上將。魯將軍,他是我二叔王安東。」王成澤給單方引見著在王仁磅扶著下要站起來。

不過,那位叫二叔的趕緊擺了擺手,講道「成澤,老缺點犯了就不要站了。坐吧,都是一家人。」「二叔,爺爺出事了,怎樣辦?」王仁磅很急了。

「我想聽聽國度方面採取了什麼措施?」王安東看了魯進一眼,問道。

「我們曾經派出了第二梯隊和第三梯隊的隊員趕往出事地點搜找了。人數總計也有二十人左右,都是特勤的精英。」魯進神色有些尷尬,道。

「精英個屁,我想問問,這些精英中都是什麼層次的人?」王仁磅在一旁冷冷問道。

「仁磅,講話文明點,怎樣能如此的沒大沒的。」王成澤一臉嚴峻的經驗道。

「這個,有一位同志達到八段,七段有二位同志,其它的都是六段五段,四段的占多數。特勤就這點人馬了,精英難求,高手,更難求了。進入A組,雖跟其它單位的工作相比還是較自在的。但是,畢竟A組是國度奧秘部隊。有義務時總得要去執行。而且,一去就是要命的義務,大義務

「這些廢物,有屁用!我爺爺可是跟斯皮狼在比賽。而且,暗算他們倆的人一定是同層次的高手。

就們這些四段六段七段去頂什麼事兒?到時,還不是給人家送菜去。

我可是聽在撤哈啦就是現代槍械的作用都不是特別的大。人家往沙子里一埋,根本就發覺不了。

等走近時爆起攻擊,就是近身肉搏了。而武功身手在外頭倒是最適用了。

更何況,像車子等工具目的太大容易遭到攻擊,所以,大多數特戰隊員都是用本人的雙腿在撤哈啦搏命。

這個時分,體力和武功才能才是保命的最大手腕。」王仁磅看了魯進一眼,冷冷的講道,這傢伙了解的倒也不少。

「唉」魯進嘴角抽搐了幾下,無法的道「這些,曾經是特勤最後的人馬了。

不瞞們講,除了保護國度指導人的特勤人員沒有抽走,其它地方的全去了撤哈啦。

以前一個分部還有著兩位隊員相互照應著。如今,有的分部連一個正式隊員都沒有了。

假設這批隊員還不行,哪我魯進只好本人捋胳膊上陣了。不過,我置信,我們A組如此,而美國的海狼,英國的藍山狐,還有日本的神道組等也差不多境況。

這次國度下了死命令,就是A組全軍湮沒也得把死亡謎宮的特殊戰略材料拿回來。

不然,被別人搶去的話對我們國度安全將構成很大的要挾。至少,別人能拿走,我們也得搶一部分回來。

這樣,站在同一同跑線上。大家都搞研討,能研討出什麼當前再講了。」「真的沒人了?」王安東一臉嚴肅,問道。

「真有人的話我魯進不會厚著臉皮來這裡了,唉」魯進嘆了口吻,看了看王安東一眼,面色越來越嚴肅。

「別看我,我也不是九段。」王安東嘆了口吻,眉頭緊鎖,他看了侄兒王成澤一眼,講道「成澤,老缺點又犯了。還是由我跟仁磅去一趟吧。不管怎樣,老爺子如今生命未卜1「王老的安全太重要了,假設有人的話不能再拖了。」魯進話講得委婉,還想從王家擠些高手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