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首長、請檢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首長、請檢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顯然,王成澤有些惱了,冷冷哼道初,「們特勤搞出來的事,還要我們王家來擦屁股。

假話跟們講,王家谷就仁磅跟我二叔還有些功底子。其它的,全是普通老百姓一個。

這練武首先得要一身根骨上好的才行,這樣的身體難找到。我們王家谷,也不是造高手的基地?

高手難找,魯將軍應該最清楚了,傾國度之力也不過搞出特勤A組來。其中,九段高手又有幾個?

這種層次的高手不是想培育就能培育出來的。那根本就是老天定了一半。

不然,聽憑怎樣努力,最多達到六段七段,九段那種層次,不是想努力就能達到的功力階段。我二叔也八十好幾了,也不過才達到八段頂階。九段,估量今生是沒有指望了。」

魯進出了王家谷,不過,心裡略顯安慰。至少,還帶回來了兩個八段位高手,其中,王安東還是八段位頂階的強者。

這兩位同志根本就不用訓練,由於,他們都在特勤秘密訓練過。那個,當然是『王老』暗中安排的。

葉凡這幾天忙得很,雖五龍山開放式景區交給郭則軍副市長擔任了,但葉老大也不敢馬虎,親身去走巡了一遭。

第二天早上,葉凡陪著歸司令員,在錢濤國司令帶隊下到了防務團的駐地。

而防務團團長龍一峰上校早把駐地打掃得乾淨一新,龍團長帶著團指導班子以及一干兵蛋子們,全都身著正裝。威風的站在營地大門兩旁排開了陣勢相迎。

龍一峰上校軍銜。旁邊站著的軍官都是校官。上校寄個,其它的都是中校少校居多,估量就是防務團的中心指導層了。

單方應酬當時。

歸興天指著葉凡呵呵笑道:「龍團長,這位就是東貢市的葉書記。們的新駐地他可是出了大把力氣的。不然,們還得窩這裡受氣了。」

「首長好!龍一峰向您問好了1龍一峰快步上前,沖著葉老大就來了個標準軍禮。

那聲響很粗很宏亮。葉凡眼前不由得浮現出當時去魚桐基地時潛艇官兵們的威武來。

一時之間,葉老大彼有些感慨。身子也tng得更直了。當年,葉老大可是少將軍銜在身還是有一股子自豪感的。

「好龍團長,我這個東貢市委的代理掌管人沒有盡到責任。讓防務團的同志們還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下,我無愧1葉凡道。巡了周遭一眼,發現環境還不錯。只是,營房跟一些設備都非常的粗陋。彷彿連個水泥訓練場都沒有。

「抬下去!明天半夜我想跟防務團的兄弟們一同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防務團的兄弟們,情願嗎?」葉老大突然大喊一聲,那邊王朝早帶著一干人從卡車上把豬肉菜酒等東西往下卸。

「情願1上千號人大聲喊了起來,那聲響倒真有股子驚天地泣鬼神的味兒。

這時。響亮的軍號突然響起。防務團的官兵們僅僅用了一分鐘就排隊集合好了。

這時,龍一峰快步跑到葉凡跟著,一個軍禮后喊道:「首長,東貢市軍分區下屬防務團曾經集合終了。請檢閱1

葉凡看了歸興天和錢濤國兩人一眼,發現二人都在悄然的笑,知道這陣仗是他們倆整出來的。葉老大道:「還是由歸司令檢閱吧。我一個外人,不適宜。」

「葉書記,這話就見外了。沒有就沒有新的防務團。明天就是他們的首長。檢閱吧,不要推延了。」歸司令笑了笑講道。

葉老大隻好勉為其難的當了回長官。

這貨一高興。道:「龍團長,我知道防務團經費緊張。這樣吧,我從市長基金里抽出五百萬。就算是給們的經費補貼吧。」

「謝謝葉書記支持防務團工作,我代表軍區感激了。」歸興天馬上就啟齒了,這老傢伙,還真不是普通的狡詐。葉老大頭門g門g的剛清醒過去,再一看錢濤國。知道『中套』了。剛才這本人這一大嘴巴就砸出去了500萬。

「呵呵,呵呵1葉凡笑了幾聲,道,「不過,也希望軍區能支持我們東貢市地方樹立。特別是這次東貢市中心城市樹立以及五龍山開發。假設方便的話,能不能多出幾台車子協助干一些根底的活。比如鋪路水管等。城區要擴展,根底配套方面攤子非常的大。市財政也是有些捉襟見肘。」

「那是應該的,我如今就可以答覆葉書記了。從明天末尾,市軍分區下屬的一個工兵營為東貢市樹立無償幹活二個月。」錢濤國呵呵笑道。

「謝謝,一應開支我們出。們出人出工具就是了。」葉凡道,轉爾又看了看歸興天。

「看到沒,這500萬不好拿是不是?」歸興天被葉老大盯得有些發毛了,笑著道,「這樣吧,我也表示一下。省軍區下屬的地方部隊中派出兩個工兵營無償為東貢市樹立援建一個月。」

總算搞了點回來,葉老大表示感激后心裡嘀咕了一句。這軍隊的工兵營搞樹立可是一把好手。

兵蛋子們個個威武,干起活來比修建工程隊的工人兇猛得多。而且,軍隊工兵部隊一應工程機械人家是完備的。從防務團回來後葉凡末尾巡視東貢市下屬的一切區縣。

11月中旬。

任命王朝為國企東貢糖業集團政法委書記的事總算是批了上去,王朝這貨可是j動得很。一接到任命后,馬上抱了幾壇酒一溜煙的跑到葉凡的住處。

一進大廳就大笑道:「老子也是副廳級幹部了,這陞官速度,好快的。哈哈哈,還是跟著葉哥混有出路……」

「不就是享用副廳級待遇,這個是打了擦邊球的。並不是正式的副廳級幹部,跟我藍存鈞一樣的。咱這個正廳也是有水份的。」藍存鈞馬上就打擊某人了。

王朝氣得直翻白眼,氣呼呼的把酒罈子往地下一擱,哼道:「我姓藍的,如今抱著蘇林兒可就美了是不是?老子好不容易升了個副廳還要打擊我,真是敗興。」

講著話,王朝把酒罈子的封泥給弄開了。棒起酒罈子咕嚕著就幹了一大口出來。臉登時就有些漲紅了起來。

「呵呵,彆氣餒,這個副廳雖是打了擦邊球的。但是,有鐵哥在公安部,還怕不坐實這個副廳。等掛職終了竟一回到公安部,道道一轉彎,換個稱號,就是部里某局副局長了。」葉凡拍了拍王朝肩膀,笑道。

「鐵教官,他本身都難保。如今不是還在地方黨校混飯吃。慘,堂堂的公安部副部長,居然去地方黨校當一教官了。

如古人家都叫鐵教官而不是鐵部長了。王朝,把弄回地方黨校當一個教官還是沒成績的。

最後括弧享用副廳待遇。」藍存鈞道,不打擊死王朝這貨是不鳴金出兵的。最近藍某人跟蘇林兒正打得熾熱,情我意的進入了戀愛的播種期。藍子的性福生活過得真是有滋有潤的。

「也是,葉哥,還是趕緊想些辦法把鐵部長弄回去才是。這教官有啥意思?」王朝看了葉凡一眼,道。

「唉……」葉凡面色立刻變得有些陰沉了起來,當初鐵占雄是被蘇家叫人弄到地方黨校的。

如今,不能夠逼著蘇家又叫人把鐵占雄弄回公安部去。估量即使是蘇家出面,人家也未必再肯出手弄回去。

能出手的人必是有著相當份量的人。蘇家再厚臉皮也不敢如此腮以,葉老大也沒再去逼蘇家干這so包事了。

「沒事王朝,先讓鐵哥呆上一段工夫地。我想,這個,還需求一個契機。到時,也許還有壞事落鐵哥頭上的。」葉凡擺了擺手道。端起王朝倒的米酒咕嚕著也干出來了一海碗。

「啥契機?」藍存鈞問道。

「還沒到時分,我在等1葉凡道,其實,這貨心裡也沒底。嘴裡講的契機無非是用來安慰王朝的。

不過,葉凡也做了最壞的打算。真實不行就是厚著臉皮去求費一桓這個中紀委書記也得把鐵哥的事給返了回去才是。

當然,假設沒有能讓費家動心的利益,估量,人家肯不肯出手相幫也難。

要知道,鐵占雄被弄到地方黨校,人家費家一定會知曉這個中兇猛的。

假設要把鐵占雄搬回去,那不等於得罪了原先搬弄鐵占雄的某位『大神』。即使是費一桓也得掂量一下這樣做對家族來講划不划算。

京城這些大家族也有其個中苦味,都是相互牽連著的。除非在保證本身利益不受損傷的狀況下才會出手幫外人的。不然,利益之間一定是取大的一方面了。

幾天輾轉,王仁磅跟叔叔王安東跟著特勤A組常務副組長嚴世傑終於到了撒哈啦,而且,順利進入了沙漠。

這次A組也著實是捉襟見肘沒人了,居然連嚴世傑這位A組的二號人物都親身帶兵上陣了。

深夜,沙漠越野車停了上去。

「將軍,曾經接近五號地區。從此後,們將只能靠本人了。」一個年青的隊員出去彙報道。

謝謝下邊這些兄弟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