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三十章第三梯隊出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第三梯隊出發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嚴世傑再三交待完后,第三梯隊全體隊員下了車子進入了茫茫的沙海。

幾天悄然的過去了。

東貢市也顯得相當的安靜,葉凡按部就班的繁忙著。

2003年11月23日清晨。

魯進剛到總部會議室門口就看見『破天舉動』情報聯絡處處長陳恆峰同志沖沖跑著來了。

知道他有急事彙報,魯進也沒客氣,直接講道:「出來給大家1

陳恆峰進到了會議室,才發如今家的各位指導全在桌。最近,由於『破天舉動』的嚴重性。

這些總部的指導根本上都沒回家過。全吃住都在總部。在指揮部里呆的工夫是最多的了,再不就是在旁邊的會議室討論研討破解辦法。

而且,一個個都熬夜熬得眼睛紅得像燈籠。而會議室里的煙味兒那都快能把人熏成煙竿子了。

「各位指導,剛接到嚴組長密報。是二三兩個梯隊人員曾經集合。只是,又有三位同志受傷了。直到目前,受傷回國的A組隊員曾經達到8人。而獵豹那邊回來了6個,昨天又犧牲了一位同志。還在沙漠血戰的隊員總人數曾經不多了。

而第三梯隊嚴組長這一組順利從五號地區進入到三號地區。不過,二三梯隊卻是在一號地區,無法跟第三梯隊集合。那邊的戴成將軍傳來牢靠情報是曾經有限接近謎宮所在地了。

由於,在一號地區和0號地區之間有個地方很可疑。那個範圍內美國的海狼和沙特的特戰隊員密度特別的大。

而其它國度,像英國的藍山狐,日本的神道組。還有俄羅斯的紅軍組似乎都聞到了滋味。

全朝那個地區集結。他們稱它為『迷幻01號地區』。」陳恆峰講到這裡停頓了一下到桌上拿茶喝。

「王老找到沒有?」李嘯峰可是忍不住了,急著問道。

「找到了。」陳恆峰一邊喝著茶一邊道。

「謝天謝地,總算是找到了。」副組長崔金同嘆了口吻,而在坐的幾位指導相互看了一眼也都鬆了口吻。

「地點是可以確定了,不過,人還沒跟第三梯隊集合。他們正在3號地區。這個號只是各國隊員們自編的,撒哈啦有多大?一個地區的範圍直線距離不下二百里。

而三號地區也很複雜,是盆地跟沙灘雜石山峰相雜的地區。而且有一部分低洼樣的綠洲地帶。

所以。還長著一些稀落的樹木。王老只發過一迴音訊回來,是正跟周邊暗算他的幾個高手周旋。王老的意思是能拖住他們最好,也可以減輕01號地區的壓力。

這些高手,全都有著九段身手。有一個長相有些猙獰的海狼隊員皮膚和肌肉都呈塊狀。王老跟他交過手。

發現此人肌肉硬得像石頭。就是劃破了他的皮膚髮現外頭鮮血並沒有像正常人那樣馬上就冒出來。

而是淺淺的冒血,此人的鮮血也有詭異,彷彿是紅艷中略帶點紫色。王老疑心此人能夠會是美國海狼隊最近的科技成果——」陳恆峰講道。

「海狼特戰隊也有一個跟我們『科能組』差不多的組織,叫『IIC』,專門擔任的就是開發一些用於特勤海狼樹立的高科技玩意兒。

比如,他們的最新槍械成果叫『糯米彈』。此蛋丸如米粒,就是藏在身上過飛機的安檢也能過去。

看上去跟真的糯米有著九成的相似性就米粒大的一粒糯米彈在特殊手法下炸開后,能產生一顆拳頭大手雷的威力。」A組科能組組長吳光寶看了大家一眼,持續講道,「這種米粒炸彈採用的是生物**。這個是個新名詞。所以,機場的安檢都檢不出來。」

「那還了得,假設在口袋裡藏上一包,戰役時隨手抓出一把來撒出去,那不等於幾十顆手雷的威力。不要講六七段高手,估量就是九段高手也能被炸成粉末吧。」崔金同臉上閃過一絲驚駭

「不一定,雖糯米彈是搞出來了。不過,聽產量很少,由於,這糯米彈觸及到原子結構中的中心結果。所以,才會顯得那般的,而且。發生反應后威力很大。

只是,往常他們都是像寶貝樣的藏著的。

是不能夠隨手就抓出一把的,而且,運用時也要消耗內息。一把抓來撒出去也不能夠同時炸開的。

由於,內息不能夠有那麼強。有那麼強也不能夠有一把給抓。能在海狼的王牌高手身上放幾粒就不錯了。

不過,即使是這樣,威力也非常的驚人。想想,九段高手對決時人家時不時的彈出幾粒來,那東西體積又不易發現。

等發現時曾經炸開了。一粒炸不死九段高手,但三四粒同時炸開威力就大了。

『IIC』最近正在試製一種能改變人體機能的分解化學藥劑。聽用此化學藥劑去養訓人的話,可以在幾年內就培育出九段高手來。

像王老講的那人,我想是不是這化學藥劑注射出來的藥劑人。」吳光寶道。

「幾年就創造出一個九段高手,那還有我們A組的立錐之地嗎?要是能量六,那海狼不全是九段高手了。光寶同志,趕緊講詳細些。」李嘯峰問道,看了魯進一眼,發現他眼中異樣有著深濃的憂鬱。

「也不一定,這種藥劑其實就是一種催長素。名叫『綠春』

而且,用來葯養九段高手的失敗率非常的高。估量葯養10個只能有一個成功。

失敗的人那就慘了,一輩子將被病痛折磨,而且會成為一個真正的廢人。

像這種人本來就是八段位高手,葯養失敗先手無縛雞之力。就是幸運成功的隊員後遺症也是相當的大。

時不時會感覺頭暈,整個人有時甚至處於一種低能階段。什麼叫低能,就是全身內勁盡失。

不過,經過強化的藥劑人肌肉都特別的結實。在內息煽動下硬起來時跟石頭有得一比。王老才會感覺到那種狀況。」吳光寶道。

「任何走捷徑的路子都不能夠完美的,這樣的培育出來的高手估量壽命不會很長。

而且,身體機能在如此的紊亂樣調劑下全亂了。就拿我們能悄然鼓挪肌肉的所謂變臉藥水來講吧,打當時還是有點後遺症的。

所以,也只能少用。戰時用一下就是了。海狼這樣培育出來的高手相對不會多的。

由於,八段高手也很難找的。更何況,他們也經不起失敗。10個八段才產出一個九段,有時算算只要在不得已的狀況下才用的。這個,只是為了葯養幾個頂尖位高手用來撐門面罷了。

當然,九段高手真實是難找到了。能葯養幾個出來,對於該隊實力的添加也是一大提升。」魯進講道,看了陳恆峰一眼,道,「持續講。」

「嚴將軍正在試圖再次跟王老聯絡,不過,很遺憾,不斷聯絡不上地。所以,只好帶著第三梯隊以及王家父子在3號地區搜索。

而在搜索的進程中時不時還要戰役。王安東同志曾經受了重傷曾經秘密回來了。

而一號地區狀況也很不容悲觀,十五名隊員中有一半都是帶傷戰役。戴將軍擔心,即使是發現了死亡謎宮,估量都再沒才能拿回材料了。

而且,戴將軍央求總部把二三梯隊的傷員全部秘密送回國去地。不然,有傷員拖累著也沒辦法展開工作。」陳恆峰講道。

「十五名隊員中假設把受傷的送回國,那就只剩下七八個隊員了。而世傑同志那邊又擠不出人手來,王老的安全也不容無視。」李嘯峰念叨了一句后,整個會議室室一下子沉靜了上去。

「我們還剩下多少能上陣的?」半晌,魯進問道。

「不容悲觀。」崔金同同志一臉凝重的搖了搖頭。

「到底還剩下多少隊員可以頂上去,真實不行,我李嘯峰拚了,上去。」李嘯峰問道。李嘯峰如今也恢復到四段頂階身手了,只是,歲月不饒人,估量這輩子就這種程度了。

「李老不可,就是我魯進上去也不能夠讓再去前線拚地。」魯進趕緊道。

「擠不出人了,像魚桐基地本來有兩名正式隊員,如今又抽走了一名就剩下一名了。即使是狼破天的中南海保鏢組也抽了二位隊員走。假設再抽,恐怕……」崔金同眉頭皺得老高,前面的話講不出口了。

「狼破天的組不能再抽了,國度指導人的安全比什麼都大。就是這個樣子也是極限了。」魯進擺了擺手。

「世傑同志都去了,我也去吧。」崔金同講道。

「再去這總部還有什麼人指揮?這裡,是統籌指揮的地方,比前線還重要

「不去能行嗎?」崔金同問道。

「真實不行再徵調了。」軍方聯絡處主任蔣大海嘆了口吻,道,「惋惜我沒有們的才能,要不然,我還真想去前線打拚一下。這輩子當軍人,這樣的拚殺還沒經過個。」

「才知道,們軍方不是嚷嚷著要解散特勤。真沒有了我們的話,們自個兒『樂』去吧。」李嘯峰還沒忘了譏諷蔣大海一句。

「唉,李老,如今講這個還有什麼用?更何況,軍方的意志並不代表我蔣大海的意志,我只是個聯絡員。們就別挖苦我了。」蔣大海嘆了口吻,倒也沒再反駁李嘯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