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蔣大海飛了兩顆門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蔣大海飛了兩顆門牙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徵調,去什麼地方徵調?」崔金同嘴角抽了抽,哼道。

「前次杜家之戰,葉凡身邊有位叫陳嘯天的老頭。資料顯示此人不到60歲已經有著七段身手了。此人是京城太極陳家的人,只是後面因為什麼原因跟陳軍斷了關係。」崔金同講道,他看了魯進一眼,又說道「如果徵調陳嘯天去配合鄭方,加上我組成第四梯隊也勉強還有些戰鬥力。」

這次,就是李嘯峰也沒再吭聲了。因為,a組的確是沒有人手了。

為了國家大義,李老是知道輕重的。

「就怕葉凡會暴怒了,陳嘯天可是葉凡發現的。而咱們前不久已經把陳嘯天的兒子陳軍抽到前線了。這樣子做,是不是太不盡人情了。」這時,科能組組長吳光寶倒是有些擔心的講道。

「李老,你說呢?」魯進故意的問李嘯峰道。

「唉國家有難,匹夫有責啊!我兒子李龍剛突破到四段,你們也把他給徵調了吧。」李嘯峰臉上充滿了悲愴。

「不可李老,你已經為特勤幹了一輩子了。就是現在退休了還在為特勤工作地。更何況,你就這麼一個兒子。」魯進擺了擺手講道。

「你的兒子都能去我的兒子為什麼不行,不要講了,把李龍編入第四梯隊吧。如果李龍真不幸的話,我李嘯峰還有個女兒。」李嘯峰態度非常的堅決。

一天後,葉凡接到陳嘯天電話,說道:「公子,素梅跟杏兒就麻煩你照顧著了。杏兒快生產了,這孫子,也許,唉……」「陳老,你這是講什麼話?要照顧也是你跟陳軍照顧著。」葉凡隨口就講道轉爾這廝反應過來,馬上問道「怎麼回事,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這個我可能不行了。檢查出得了癌症,最多半年時間了。我想用這些時間去辦一件事,這輩子也沒什麼遺憾了。」陳嘯天講道,話語里充滿著一股子凄涼。

「不可能,你身體好好的怎麼可能突然就得了癌症。別急,我馬上趕回來給你檢查一下。即便是癌症也許我能找到辦法緩解的。」葉凡著實是急了。

「不要了,我馬上就出發了。素梅跟杏兒就拜託給你了。」陳嘯天說著就要掛斷電話。

「你肯定有事瞞著我,陳老這世上,沒有過不去的坎。

你快講出來,我們一起解決掉。如果你相信我的話。如果不相信我,那我不再問了。」葉凡趕緊大聲喊道。

「這個」陳嘯天在電話中沉默了好一陣子,嘆了口氣,講道「昨天國家神秘組織的一位將軍在獵貓的鄭師長陪同下找到了我。要求我協助他們完成一件密秘任務……」

「媽的1葉凡沒忍住罵了一句,轉爾一尋思,瞬間就明白了,問道「陳軍和盧偉是不是都給徵調去了,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嗯,他們先去了。情況怎麼樣估計不容樂觀。不然,也不會逼著我這個老傢伙出馬了。算啦,就是為了陳軍我也得去一趟。婁陳家就一個兒子。最近老伴每天晚上都會從惡夢中驚醒一直哭喊著軍兒。我都難受得要命,呆這裡不如去前線把他替回來。」陳老一臉憂鬱,說道。

「放屁,陳老,你在家等著,我馬上回來。如果他們逼你就說我講的。」葉凡可是急了,立即掛了電話,交待了市裡一些事後匆匆收拾后直住家趕去。

幸好到南福水州的飛機還有一趟晚上時終於到家了。

剛回到家葉凡顧不及沖洗一下把陳嘯天叫到大廳。不過,發現陳嘯天背後還跟著三個人。一個是獵豹領導鄭方一位就是總部副組長崔金同。另一個好像是特勤軍方聯絡處主任蔣大海這傢伙。

「葉市長,你好!好久不見了。」鄭方很是熱情的老遠就伸出手來。

「你的手我不敢握,好派頭,好傢夥,真以為你們就能胡作非為了。想把人家怎麼樣就怎麼樣?

陳軍和盧偉是不是你們弄走的?現在倒好,連我們家一個老人都不放過。

下次是不是要連我家掃地的阿姨都要徵調去為你們賣命?你們,要是陳老不去,是不是你們三個就要動粗了。

這架勢,好嚇人滴是不是?」葉老大那是毫不客氣,一屁股坐在了龍椅上冷冷的哼道。

「葉凡,我們也是逼不得已。這次就是我跟崔組長都要上去了。

就是嚴組長也早一步先去了。李老都嚷叫著要上去了。李龍被李老送進去了。唉,都是為了國家,咱們都豁出去了。」鄭方臉上很是尷尬,自個兒收回手後有些訕訕然講道。

「你在特勤呆過,我們也不瞞你了。這次的情況已經到了十分危及的地步,

關係著a組的生存。

關係著國家的戰略大局。這是有關「破天行動,的詳細材料,你先看看吧。

我們,並不是那種無故來為難你的人。我們,也實在是沒有辦法了?

你以前為特勤作出過傑出貢獻,我們不可能逼你的。」崔金同把一個文件袋子遞了過去。

「不逼,你們逼我的家人跟朋友,那不是變相的逼嗎?你們知道我不行了,這下子來逞威風了?」葉凡好不客氣的講道。

「這個,葉凡同志,你還是先看看材料再說怎麼樣?」崔金同講道。

「這個跟我沒關係,你們的材料我看不懂。所以,不看也罷。至於說徵調陳老,絕對不行!就是魯進來了我葉凡也不同意1葉凡隨手就把文件袋子給扔向了茶几上。

「一個廢人,你牛氣什麼?要不是看在稱以前還為國家立過功的份頭上,今天就是把你銷起來完全說得過去。

別以為費青山就能支手遮天是不是?你這樣一個懦夫,就是坐地老虎也會看不起你的。

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還真以為是那個鼎盛時期的葉凡,有人寵著…魯頭兒已經是極大忍耐你了」旁邊站著的蔣大海同志再也忍不住了,他們這種人物何曾受過這種鳥氣。

平時嘛走哪不是前吸后擁的,今天倒來受葉老大鳥氣了。所以,這貨是冷冷的喝叱道。那聲音相當的大,粗。根本就是像喝問下人一般。

不過,蔣大海剛講到這裡,感覺眼前什麼東東一晃,接著大家聽到傳來「啪,地一聲,好像是什麼人遭了耳光。再接著就是「叭啦,一聲脆響,鄭方和崔金同驚訝的發現。

蔣大海同志那原本光溜的臉上此刻滿嘴都是血,血淋淋的樣子好不慘。

整個人被葉凡一巴掌甩得摔在了三米開外。蔣大海沒有多少功底子,葉凡這一耳刮子可是相當狠的。

老蔣的整張臉馬上紫腫一片,而嘴巴腫得快跟鼻子擠在一起了,快成豬頭了。再加上嘴上的鮮血,老蔣的樣子倒真有些嚇人。晚上出去絕對能嚇死幾個怕鬼的同志的。

「我的牙齒,我的牙齒1蔣大海頗栗著嘴m著自己的嘴慘叫了起來。估計,剛才葉老大用力過猛,居然把老蔣的牙齒給甩飛了兩顆。

雖說不怎麼喜歡蔣大海這個人,但葉凡也著實太過份了。而且,特勤的權威不容別人踐踏。他們是來執行公務的。

所以,鄭方跟崔金同都同時冷哼出聲道:「葉凡,你這是在攻擊軍方領導。你這是在犯罪知道不知道?按軍規的話是要上軍事法庭的。」「攻擊,老子今天就攻個夠。麻痹的,什麼玩意兒!犯罪,老子就要好好的犯一回,什麼東西!還上法庭,老子還沒上過,今天就好好的陪你們上上。」葉凡是再也忍不住了,長身而起,一腳往鄭方身上招呼了過去。鄭方一陣冷笑,伸tu也招架了過來。

因為,葉凡廢人一個,聽說不會超過四段身手。鄭方可是第八組大帥,接近七段身手。

這個,自然不怕葉老大的攻擊了。這個,自然是鄭方等人心中自認為如此的。

不過,鄭方大帥只打算讓葉凡摔個狗啃泥就是了。畢竟,還是有點香火情的。而李嘯峰又寵著葉凡,鄭方下手還是留了點情的。

*……,

鄭方感覺tu部一陣子劇痛,整個人好像坐過山車一般,在空中騰雲駕霧著。結果,已經被葉老大踹得飛跌在了五米開外的一個牆角處。這還是葉老大手下留情了,要不然,估計鄭方同志早穿牆到外邊的池塘餵魚去了。

「你這是幹什麼?」崔金同那瞳孔睜得老大,心說這小子不是才恢復到四段了,怎麼老鄭這接近七段居然被人家一腳就給踹成王八了。

「你也一樣1葉凡一拳就砸了過去。

……………,

崔金同也差不多命運,腰部被幹了一拳后感覺十分的火辣的痛。

崔金同在駭然之後一股怒火中燒。

堂堂的a組副組長何曾受過如此的氣。真下到下邊的話,就是各大軍區司令員見了老崔同志悅s的,想不到今天如此的下場,所以,老崔同志馬上從地下騰起往葉凡身上招呼了過去。

*……,啦……

這次葉老大再沒客氣,又是一腳踹得崔金同飛撞在了鄭方的身上翻滾到了牆角處。

我去吃飯,飯吃完修改完第四更再上傳,給我半個小時,狗哥在賣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