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魯進低頭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魯進低頭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兩位同志登時就呆了,要知道,崔金同作為特勤總部副組長,可是實打實的八段位高手滴。

「太囂張了,蔣大海那金魚眼瞪得老大,在發現鄭方跟崔金同都被葉凡一腳一個踢喜了后,這老傢伙早嚇破了膽,聲響發著抖指著葉凡喊道。不過,分明的有些底氣不足。老蔣還真怕惹行了葉凡招來一頓毒打地。

「要再來一下是不是,這邊臉腫了,還剩下半邊臉老子一併給辦了。再加上一隻腿,蔣大海,我囂張,老子就囂張怎樣滴!罵我是廢人,明天老子就要讓成為一個真正的廢人。」葉老大幹笑了一聲,緩步往蔣大海走了過去。

「葉凡,住手,我們好好再談談。」崔金同跟鄭方同時喊出聲來,不過,那話氣,可就溫順得多了。由於,葉老大嚇壞他們了。

眼見葉凡乾笑著一腳抬起就娶下腿了。蔣大海都嚇得閉上眼不情願看到本人的慘狀時。

陳嘯天則是冷冷的抱手站在那裡像一個超級保鏢。這些人即使被殺他也不會眨一下眼皮的。

「葉凡,快住手1這時,門口傳來李嘯峰的宏亮喊聲。

李嘯峰在知道葉凡要回來后就趕緊從總部趕來了,李老可是來保護葉凡的,由於,他知道葉凡的牛脾氣。他怕葉凡受了蔣大海等人欺負。

想不到剛才就看到了令李老差點收不回舌頭的震驚一幕。李老早就到了,他只是沒吭聲。他想看看葉凡的真實身手。至於崔金同三人要受皮肉之苦,老李老才不關心呢?

「李老,看在您面上我不跟他們普通見識。要徵調陳嘯天,絕不能夠。而且,們欺負我們葉家太過了,明天,也要留點東西再走!

陳老,送客!我要洗澡了1葉凡手一動,李嘯峰只感覺淡淡的銀光一閃,嚓嚓幾聲當時。李嘯峰登時驚得合不攏嘴了。

由於,不知什麼玩意兒在葉凡的手中動了動手,隔著崔金同三人還有五六米距離的葉凡居然瞬間就把三位同志剃成了和尚。

三人那一頭短髮全飛到了地板上。

頭上登光陰溜溜的,不過,倒是沒傷到一點皮毛。假設打上戒疤的話就成正宗的和尚了。這刀功,這技藝,真是精深得很了。

而崔金同三人雖然屈辱,但三人卻是沒敢再吭聲了。m了m本人的光腦袋,三人一臉的苦笑著相互望了望沒發出聲響來。三人知道,葉凡,他曾經不是廢人了。

這樣的高人,相對達到了九段。蔣大海還暗暗慶幸剛才沒太過火。不然,被葉凡打殘了估量總部都不會為本人討公道的。

在總部指導眼裡,只要高手沒有其它。葉凡,必將成為總部的再次紅人,那是相對不爭的理想。

葉老大在經過龍椅時隨手把茶几上的文件袋子往空中一扔。

登時,文件如雪把戲片片飛出。

不久,師師師幾聲刺耳聲傳來當時。李嘯峰等人又倒抽了一口涼氣。由於,有十七八張紙片曾經深深的像刀片一樣的扎入了茶几上。

這茶几,李嘯峰一眼就看得出來。相對是硬實的紅木古董。比鐵也軟不了多少。

要把薄薄的紙片扎進茶几里,那得多高層次的高手才能做到。而且,一紮就是十幾張,像船帆一樣的插在茶几上招搖著。葉老大上樓洗澡去了地。

李嘯峰使了個眼色,幾個隊員出去把崔金同三人扶起參加了葉家大院。

「1蔣,還要不要葉凡賠牙齒?」走在路上,李嘯峰看了看擔架上不幸的蔣大海,挪喻道。

其實,李老心裡特別的高興。想不到葉凡的功力不但恢復了,而且,估量是不是達到九段了。這可是午天大的喜訊。

「李老,也取笑我,唉,我算是倒霉了地。真不該來1蔣大海苦笑了一聲,一臉的尷尬。

「好傢夥,李老,目光准,是不是到九段了?」崔金同居然沒有發怒,倒是高興的問起這個來了。

「呢,可是八段,鄭方也有著七段身手。怎樣樣,人家一伸腿就處理掉了。彷彿踢兩個皮球兒,真是丟人。」李嘯峰可是沒給兩位同志留啥面子的。**的講了出來。

「這個,奇異,他功底子怎樣恢復的」崔金同並沒有生絲毫氣,反倒是一臉疑惑樣子。

「我早講過,他是個天賦地。看到沒,這破紙片人家都能當船帆一樣插進紅木茶几上。

這手內勁,只要能溢出內勁的高手才能做到。能溢出內息之氣於紙片上,這最低層次也需求達到九段才行。

九段,我老李這輩子只能是俯視了。」李老臉上閃過一絲自得和一份子遺憾。

「著實有些恐懼,他才多大,居然達到九段了。這要是講出去真沒人敢信。假設都這樣發展下去,那豈不是十段指日可待。」崔金同講道。

「什麼恐懼,簡直就是一變態。看看老崔我們三個,全成和尚了。老崔老方,們看清楚那幫我們剃頭的是什麼玩意兒嗎?」蔣大海臉較腫,終究覺得沒面子。所以,特的扯出鄭方和崔金同的光頭來,意思是我們三都是難兄難弟。

「彷彿只感覺到一股肉眼難以看見的淡銀一擦過我們就這樣了。」鄭方也有些尷尬的m了m頭,看了二人一眼,講道「我們這帽子可就不敢拿下了地,不然,得被他們笑掉了大牙。」

「回去后就要拿掉,讓總部這些傢伙也看看我們的狼狽相。」崔金同哼聲道。

「這個,唉,聽葉凡的口吻對魯頭兒可是有意見。這下子,有費事了。」鄭方皺了下眉頭講道。

「不是費事,估量是大費事。」崔金同道。

第二矢早上八點。

總部會議室里。

當見到崔金同三人光溜溜的頭后,總部這些傢伙差點呆若木雞了。

「這個,老崔老鄭老蔣,們在玩什麼?去了一趟水州居然玩起「出家,來了。人家葛優搞光頭那叫「帥」們,這個,真是…」科能組組長吳光寶指著三個人,那是再也憋不住了,他話一完,全體同志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笑啥,遇上高人了,我們三都給人家剃了頭了。」崔金同瞪了吳光寶一眼,

「誰有這本事,老崔,可是八段。老鄭也接近七段。就老蔣沒什麼功底子。不過,這臉,彷彿也慘了點。」吳光寶臉上訝然的問道。

就是魯進也是盯著三人也有這意思。

「唉,還是我講吧,反正都丟盡了臉了,還要這破臉皮幹什麼…」崔金同嘆了口吻把事給叨了一遍上去。

「怎樣能夠?」吳光寶信口開河,看了幾人一眼道「當時可是經過王老簽定的,葉凡是絕不能夠恢復功底子的。聽們講,不但恢復了,彷彿還打破到九段了。這個,也太難以令人置信了。」

「這事是真的?不是葉凡的徒弟什麼人下的手?」魯進一臉嚴肅,問道。這貨,真有些不敢置信這個理想。

「是真的,我親眼所見。只見淡銀一閃,三人的頭不久就成這樣子了。

而且,我們特勤這次「破天舉動,的材料被人家當帆一樣的全插在了茶几上。

這手功底子,絕不低於九段。這是我們A組的幸運!魯將軍,我覺得應該立刻跟葉凡好好商談一下。

這樣的人才,我們絕不集放過。」李嘯峰一臉嚴肅的講道。

「唉」魯進嘆了口吻,彷彿一下子蒼老了不少,臉上那是陰晴不定的喝茶想成績。

半晌,魯進才道:「李老,這事還得費事跑一趟了。就以A組總部名義跟葉凡商談一下。希望他能重回A組為國度效能。而且,這次我們給他最高的自在度,就當王牌藏著了。破天舉動假設有了他的參加,倒是來得及時。」

「我看,魯將軍,這事還是由去講比較好。以前捋他帽子的可是,如今,這擦屁股的活計我李嘯峰可是幹不了。

」李嘯峰心裡有氣,淡淡的哼道。

「給他講,假設情願重回A組,我們可以恢復他以前的一切職務,包括軍銜。」魯進自然放不下這張老臉。

最後,在崔金同等人勸下李嘯峰也思索到「破天舉動,拖不起,只好點頭是親身跑一趟了。

當天早晨。

李嘯峰又離開了楚天閣葉府。

葉凡對李老來的目的用腳指頭也能猜到的,招呼完后這廝立刻講道:「李老,假設來作客,我葉凡熱情的歡迎。假設是來當客的,那我就不留了。」「葉凡,我也是沒辦法。都是為了國度,既然曾經恢復功力而且打破到了九段。

留著這身本事應該為國效能才是。不然,就糜費了。而且,的幾個兄弟,像齊天張強盧偉他們都被陷在了撤哈啦。

不出手他們可是有風險。再,我們華夏泱泱大國,也不能讓那些本國人欺負著了是不是」李老語重心長的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