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除非魯進滾蛋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除非魯進滾蛋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葉凡又不是一皮球,你們想踢就踢。以前,沒有一點理由就捋了我一切軍職包括軍銜,還搞了個黨內記大過處分。

我葉凡為a組幹了多少事,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這倒好,我葉凡成廢人了居然惦念上了我的兄弟。

難道我葉凡就能不有幾個朋友,他們跟我認識就要受這種苦。魯進,太欺負人了。

這次,李老,你講什麼都沒用。你們講我無情也好,什麼也好,這次破天行動,我不參加。

而且,如果我的兄弟出了什麼事,我會把這筆賬記在魯進頭上的。」葉凡淡淡的哼聲道。

他一直也在尋思著這個問題。兄弟肯定要救,不過,這次的事再怎麼講都不能再任由魯進任意捏拿了。不管怎麼滴,這次不讓魯進脫一層皮葉凡是不會幹休的。

「葉凡,都是為了國家。魯進在這件事上他做得不對,你有氣是應該的。

不過,現在已經是這個狀況了。咱們還是應該把眼光放在前面一些。

而且,魯進也放低了身姿。同意向上級反應恢復你的一切職務包括軍銜。

至於一個處分,直接抹掉就是了。更何況,你為a組做的事,大家都心知肚明。」李嘯峰勸道。

「行,我看李老您一個面子。要我出手也行,唯一一個條件就是。」葉凡講到這裡,故意的停頓了一下。

「你說1李嘯峰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他心裡明白。估計,

小葉同志提出來的條件絕對是針對魯進同志的。

「開除魯進,叫他滾出a組出。不然他在我不進,我進他滾蛋1葉凡的話擲地有聲。

「這是不可能的1李嘯峰也有些惱了,口氣略重了一些瞪著葉老大。

「不可能那就算啦,李老咱們就不用再談了。而且,你也不要用國家來逼我。

真把我逼急了的話我葉凡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大不了滾到外國逍遙去。

我相信,美國海狼是很歡迎我這種人的。再說,我葉凡的一大幫兄弟也不會看著我如此倒霉的。李老,你好好想想吧。」葉凡哼道。

「榆木疙瘩1李嘯峰氣得把茶杯重重的磕在了茶几上,站起來走人了。

「李老,這事還真有些難辦?目前這種情況肯定不能少了葉凡。

而魯頭兒那邊又僵持不下,麻煩了。」在車上陪李嘯峰來的一個大校緊皺著眉頭,講道。

「這小子,心裡有氣堵著。他是在拿魯進開涮。」李嘯峰說著尋思開了。

「這個當時魯頭兒也做得著實有些過火了。他絕沒想到會造成今天如此的被動。」大校說道。

「算啦,你不明白的。這事,裡頭水深著。」李嘯峰擺了擺手眼睛望著遠方,想了想說道「其實,站在魯進的立場上,他如此的做也有自己原因的。葉凡有一大幫兄弟,他對a組的影響力太強了。強大到令魯進都深感憂慮的地步。你想想換作是你,會不會出手做了這事?」「嗯,我也會幹的。這也許是a組總頭兒的悲哀。一個不能全盤操控a組的總頭兒做來還有什麼意義?

而且,聽說當時葉凡帶頭聯繫上狼破天等人還「將,了魯進一軍。

差點讓魯頭兒的臉子都丟盡了。

魯進作為總頭兒,總是要掙回面子的。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

有點時候,面子比錢比權力更重要。」大校點了點頭講道。

「其實,當時雙方都退一步的話就海闊天空了。當年鎮頭兒在世時就能跟葉凡把關係處理得很好。那小子當時雖說還有些jin詐,但也替鎮東海同志幹了許多的事。鬧騰得如此的僵局,不得不講,魯進也該負有很大一部分不責任。」李嘯峰哼道。

深夜。

魯進接到一個電話后那臉頓時就yn沉如墨。他獃獃的坐在辦公桌旁一支接一支的抽著「特供,。

第二天早上八點。

李嘯峰向魯進彙報了這次跟葉凡接洽的事,當然,葉凡講的要求魯進滾蛋的事李嘯峰並沒講只是講葉凡不肯接任務。其實,魯進早知曉了李嘯峰也曉得。只是為了留面子沒直白講就是了。

幾天時間悄悄的,葉凡回到了東貢市繼續主持市委工作。只是,葉老大感覺有些奇怪。李嘯峰居然沒再來找自己,而陳嘯天也在家呆得好好的。好像這事就這麼算啦。

11月26號一大早,葉凡剛進辦公室就接到一個電話,裡頭傳來一個男子聲音道:「你是東貢市的葉凡同志吧?」「我是,請問你是?」葉凡很客氣的問道。

「我是唐浩東同志辦公室的賈傑,唐主席有指示,叫你馬上回京里向他彙報工作。還有,你把東貢市的工作處理好。這次回京估計要停留一些時間。我已經給西林省的付國雲同志打過招呼了。你就算是公務請假吧。」賈傑說道。

「我交待完后就來。」葉凡答著,掛了電話后臉s不怎麼好看。

心裡哼道,魯進下手夠快的,估計是李嘯峰這老頭在整事了。

葉老大匆匆趕到了京城,剛好是黃昏五點了。

剛下飛機就發現兩個戴著墨鏡,顯得很酷的年青人居然就站在出道口。

「你是東貢市來的葉凡同志?」其中一個壯實的年青人摘下了墨鏡,攔住了葉凡,硬梆梆的問道。

「我是?」葉凡點了點頭看著這位年青人,一股熟悉的氣息溢來,葉老大一震,知道這傢伙很可能就是狼破天手下,俗稱的中南海保鏢。

「那就好,請跟我們走吧。」年青人手一伸說道。

「對不起,你們是誰?我憑什麼跟你們走?」葉凡淡定的看了兩人一眼,問道。心說你們能嚇住別人老子才不怕?

「忘了給你講一聲,我們是內衛團的,是唐主席安排我們來接你的。」年青人拽拽的講道。

「你叫什麼名字?」葉老大冷冷哼道沒挪腳跟子。

「噢,1小子還要查戶口是不是?」這時,另一個年青人好像有些惱了,摘下墨鏡后看了葉凡一眼,冷冷的哼道。一幅高人架勢。

「請出示證件,不然,我怎麼能確定你們身份?如果是騙子我不是倒霉了?」葉凡淡淡說道。

「哈哈哈……」

兩個年青人笑得差點折了腰。

「好笑么?」葉凡崩緊著臉,冷冷哼道。

「當然好笑了,葉市長你也不去打聽一下。有人敢冒充咱們內衛團的嗎?真是可笑,可笑至極了地。」黑衣年青人笑著說道。

「走吧,別羅嗦了唐主席還在等著。」另外一個年青人哼道,手搭在了葉凡的手腕上。看架勢,不去的話人家就要用強了。

「放手1葉凡斜撇了那傢伙的手一下,哼道。

「你丫的,給你臉子你還真要拽是不是?別以為唐主席招見你就要抖幾下。一個小市長有屁的好牛的。不是講笑話,就是你們眼中的省部級大員們見了老子哥倆都得tu肚子打閃兒,更別講你了。快走,不然咱哥倆就不客氣了。」年青人顯然是惱了。

「那行,你不是要拉嗎,只要你能拉得動我,我叫你三聲哥。拉不動的話,呵呵給老子磕三個響頭就是了。」葉老大拽起來時比啥子都更拽。

「哈哈」另外一個年青人又笑開了,笑得眼淚都差點冒出來了。他看了先前的年青人一眼,笑道「哥們,居然有人想當咱們老大,你等下可得留情點別把人家市長大人的手給扯斷了,咱們可是賠不起滴1

「放心,我下手有分寸。

斷絕對不會不過嘛,扭傷了可怪不得我了。」另一個年青人哈笑著就伸手了。

「沒事你要你能拉斷,我不要你賠。」葉凡淡淡的居然l出一個詭異的微笑。

這個,要是給齊天看見。肯定立馬退後幾步,因為,這是葉老大的招牌之笑,一笑就有人要倒霉了。

那位年青人見葉老大如此的自信,也有些疑hu,不過,還是不信。

伸手就拉扯了過來。

不過,一扯之下發現自己用了兩分力氣之下人家那手好像生了根似的居然紋絲不動。

這傢伙覺得有些丟臉子了,逼出五分力氣拉了過去。只是,還是沒動,葉老大的手好像是鐵鑄在了地上一樣。

該同志最後生氣了,昂足了全部力氣拉扯了過去。結果還是如此,這下子,這傢伙那臉可是漲得有些紅了。樣子比哭還難看。

「怎麼,不會吧?」另一個年青人臉上閃過一絲驚駭,問道。

「要不你來?」拉人的年青人生氣的哼著撤手了。

「我來就我來,我就不信。」另一個年青人伸手拉了過去,不過,結果自然也是差不多,臉漲得像豬肝。

「就這點小身手也該拿來在老子面前顯擺,不要講你們,就是狼破天見到老子都得叫一聲「葉哥,。滾去吧1葉凡隨手一動,後來的那個年青人叭嗒一聲,一屁股摔坐在了地下。

這下子兩人是真的震驚了。

「這這是真的,狼頭兒還得叫你哥」兩人不約而同出聲問道。眼中忽閃著不敢相信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