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A組新任總頭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A組新任總頭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來自

「算啦,開個玩笑,我拿來也沒用。不過,倒是有幾個人能派得上用常」葉凡轉爾一想心裡又活絡了起來。

「什麼人,你趕緊填好。我去跑腿,等人員抽調好后複雜訓練一下就要出發了。不能再拖了,就怕齊天他們頂不住了地。」李嘯峰說道。

「嗯。」葉凡點了點頭。

「還有一件事,剛才,我從唐主席嘴裡撿到了一點大道音訊,你小子想不想聽聽?」李嘯峰奧秘一笑說道。

「李老,別吊我胃口了。」葉凡登時來了興味,估量是有壞事要擱本人身上了。

「聽說唐浩東同志辦公室的副主任姜天同志幾個月後到點退休了。呵呵。」李嘯峰拍了拍葉凡肩膀,不說了。

「這個,唐主席是不是有那個意思?」葉老大感覺嘴巴有些乾澀,這個,能到主席辦公室工作一段工夫,跟地方各大部委指導熟絡一下彷彿也不錯。

這是一個片面接觸到下層指導的最好時機。雖說這個副主任也只是正廳級別的,但是,層次可大不一樣了。

「我哪清楚,要不,你去問問?」李嘯峰乾笑了一聲,葉老大直翻白眼。

當天早晨,四九城南門蘇家大院來了一位特殊主人,自然是跑腿的李嘯峰同志了。

李嘯峰叫上了蘇昭遠的兒子蘇定沖一同來的。由於蘇定沖在軍隊工作,倒也方便一些。

「爸,這位是已退休的軍委委員、國防部副部長李嘯峰將軍。」蘇定沖給父親蘇昭遠引見道。

「哎喲,是李將軍。蘇某失禮了。」蘇昭遠趕緊走上前來。熱情的伸出了雙手。蘇昭遠是深知軍委委員的份量的,聽說這些人享用的都是副國級待遇。

即使是退休了,但其人在軍方的影響力相對不淺的。而兒子蘇定沖在軍隊系統工作,假設能攀上這顆大樹,那當前就有奔頭了。蘇家雖說家大業大,但軍方的人是很難接交上的。

「冒昧打擾,不好意思。」李嘯峰淡淡的笑了笑,伸出一隻手跟蘇昭遠握了握。

蘇家雖說財大氣粗。但在李嘯峰這種連唐主席都非常尊重的軍隊重臣來講,也不算什麼滴。

單方應酬后坐了上去。

「這次來有一件大事要費事蘇董事長了。」李嘯峰說道。

「將軍請說,別講費事了,只需蘇家能幫得上的,一定幫。」蘇昭遠說道。

「那就好,你先看看這個。」李嘯峰一表示,後邊一個上校上前遞給了蘇昭遠一個文件袋子。

蘇昭遠接當時翻了出來。

不久,那神色悄然有些變了。

他看了看李嘯峰,說道:「這個,李將軍。這事,我也作不了主。張武和李升的確是高手,是我們蘇家特別從華山派,羅浮派請來的高人。往常也是協助我們蘇家的保安公司工作。不過。他們是人家門派的弟子。國度假設真要徵招的話得經過華山派和羅浮派贊同才行。」

李嘯峰當然明白蘇昭遠有些肉痛,在打馬虎眼,於是臉一板,哼道:「我們曾經調查清楚了,蘇家延聘他們倆個為蘇家效能時簽定得有合約的。

當時你們蘇家為華山和羅浮兩派分別建了兩座院子。從此後,張武和李升曾經脫離了兩派成為了自在人。

作為華夏公民。保家衛國是每個公民應盡的義務。這是軍隊徵招,其實就是他們應該服的兵役。

蘇董事長,沒有一個波動的國度,我想,蘇氏的產業也不會安穩的是不是?」

「這個……」蘇老虎一時神色有些美觀了。

「定沖同志是個好同志,聽說往年也達到了提升上校的條件。」李嘯峰突然說著,淡淡的看了蘇定沖一眼。

「爸。不就兩個保鏢,就讓他們去為國效能吧?他們立了戰功,我們蘇家臉上也有光榮是不是?」蘇定沖可並不笨,李嘯峰這話可是有許願的意思。蘇定沖老早就指望著上校軍銜了。

「那……好吧……」蘇昭遠嘴角抽搐了一下,無法地點了頭。李嘯峰這可是明擺著以兒子的出路要挾了。

而且,軍委名義徵招之下,蘇昭遠也知道是扛不住的。只是,本來蘇昭遠也是想談些條件搞點益處回來。既然李嘯峰有這個意思了,蘇昭遠自然就借驢下坡了。

不久,張武和李升被叫了過去。聽了這預先雖說心裡一百個不情願,但也知道胳膊扭不過大腿。不過,蘇家倒是把他們的賣身契給還給了他們。從此,他們也是自在身了。

那邊,軍委的徵招令也送到了西林省軍區,歸興天司令員一看,原來是徵招東貢市軍分區的牛通少校為國效能的告訴。

雖說知道牛通是個人才,歸興天還希望他能在明年的省軍區比武當拿回獎狀來。

但是軍委下的徵招令,歸司令員不敢怠慢。親身到了東貢市把牛通帶了回來。直接送他上的飛機。

那天牛通顯露了一把酒杯滑碗邊而過的功底子后,葉凡用鷹眼也能測出此人至少有著四段身手了。完全符合a組最低門檻。如今沒人用之際,能用的人全得用上了。

「不錯不錯,看來,我們官方還是有許多高手的。只是我們特勤不清楚罷了。你這一下子就網路來了三個,很好。」李嘯峰笑得差點合不攏嘴了。

「呵呵,李老,估量你被蘇家人在背地裡罵死過去了吧。」葉凡乾笑道。

「管他的,罵就罵吧,反正聽不見。再說,我也是為國嘛!就是因此留下一身罵名又如何?要留潔白在人世嘛1李嘯峰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

「謝謝1葉凡這次朝著李嘯峰嚴肅的行了一個軍禮。

「都是為了國度,沒什麼好謝的。說起來我還得謝謝你。這特勤啊,在我眼中,我把它當兒子一樣對待。特勤的力氣每一份的壯大,我李嘯峰心裡直爽著。」李嘯峰一臉正派的講道。

他看了看葉凡一眼,又說道,「下級曾經決議由原國度保密局局長龔開河同志暫時代理掌管a組的工作。開河同志曾經到總部下班了,他說要見見你。」

「李老熟習他嗎?」葉凡問道,當然想打聽一下龔開河同志的狀況了。

「不清楚,此人出身軍隊。由一個小少尉直到將軍。他在保密局工作了好幾年了。

保密局是個什麼樣的單位你應該清楚,我就不再嗦了。不過,龔開河同志做人一向低調。

也許是保密工作的工作性質決議了他謹言慎行。所以,他的冤家也不多。

往常也很少參加社交活動。我跟他,沒有什麼交集地。我想。不光是我吧,就是其它部門的同志估量也很少跟他交往。算起來,他是一個奧秘人物。」李嘯峰講道。

葉凡轉道直奔特勤總部而去。

龔開河同志五十來歲,身體略胖,個頭卻是不高,估量最多一米六五左右。臉略圓,一雙眼神看上去感覺是平鋪直敘。此刻他是一身便裝坐在魯進曾經坐過的椅子上。

見葉凡出去,龔開河倒是先出聲招呼道:「坐吧葉凡同志。」

「龔組長叫我來有什麼事嗎?」葉凡也就沒行軍禮了,乾脆一屁股坐了上去,隨口問道。

「要去撒哈啦了,你要留意本身安全。」龔開河語氣平淡的說道。

「謝謝。」葉凡講道。

「只要先保證了本身才能有力有利的打擊敵人,葉凡同志。你如今曾經不屬於你一個人了。

你是共和國的自豪,你是a組的中心精英。你即使是自傷,我們a組也傷不起。

王老經過這次戰役后一定是要真正的參加a組了。老一輩人中,曾經沒有了你這種層次高手。

所以,即使是為了國度,你也要保重本人。我們a組,太需求你這樣的高手了。

假設在執行義務時會危及到你本身的安全時你要先充分的思索到你本身的安全。

爾後才是義務,你聽了一定會覺得奇異。a組的膽小鬼們完成義務時不是都以國度義務為重嗎?

我龔開河如此的講是不是有違國度意思。不不不!這個,一點也不矛盾,也不衝突。

假設沒有了人才,國度經后的義務還有什麼人去完成?我們目光要放得長遠些。

即使是這次義務失敗了我們還可以東山再起。得到了生命就沒有了下次時機了地。葉凡同志,你明白我的意思沒有?」龔開河一臉嚴肅的講道。

「最大限制的保存有生力氣,為國度長遠的義務打算,是這個意思吧龔組長?」葉凡問道。

「嗯,人是第一要務,義務第二,你要切記。我希望你這次到撒哈啦能把剩下的隊員殘缺的帶回來。

我們a組,不想就由於一次義務大傷元氣而多年不整。這次,唉,曾經大傷元氣了。

我們的義務很重,經后,怎樣樣恢復a組的力氣事關重要。你這次能從全國挖出三個人才來,很好,我要表揚你。」龔開河看了葉凡一眼,說道。

走出總部後葉凡感覺有些莫明其妙,龔組長叫本人去就談了這些雞毛蒜皮的大事。本來葉老大還以為他會問本人去撒哈啦的方案,如何完成義務什麼什麼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