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一箭就是二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一箭就是二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有的傢伙那腦袋像大西瓜被一塊大石頭砸爛的樣子。岩壁前幾十米之內都被血染紅了。

葉大帥下手狠,顯然,這五個傢伙曾經得到戰役才能。不過,還沒等他們有所動作。

簡直是一致的形式,五人嘴裡冒出了一股黑血,頭一歪死了。

「媽的,還是太慢了點,咬毒死了。」葉老大有些懊惱的罵了一句。一腳踢得其中一個傢伙的屍體翻騰了十幾下才停了上去。

「唉,只需被俘,全是這下常就是我們也是如此,鮮有能從他們嘴裡橇出點什麼東西來的。也沒必要計較,大家乾的是什麼事?不能夠留活口的。」東方倒是一臉冷漠的說道。

而新招來的牛通張武等人登時感覺一陣子反胃,個個噢噢的響著,估量是想吐了。

不過,幾位同志心思素質還算行,在短暫的發矇當時才恢復了過去。由於,這現場曾經變成了屠宰場了。

「你們剛來不順應,見多了就沒什麼希奇的了。」東方說道,安慰著幾個新兵們。

「其實沒什麼,你們懼怕什麼倒是多看看。比如此人的臉成爛西瓜了。你過去摸摸捏捏。

下次再見到如此狀況你們一定會更好一些。一參加國度奧秘部隊,你們就要有思想預備才行。

經后,這種場面還會常常見到的。只要做到泰山崩於頂而不變色,才能更有力的增強你們的戰役力。」葉凡反倒是淡淡的笑了一聲。鼓舞幾位同志去實驗一下。

「我試試……」牛通在邊防軍里呆過,估量也干過殺壞人的事。倒是膽子大些。

不過,還是皺著眉頭過去把玩這些屍體的。張武等人猶疑了一下,不過,見葉老大那寒目冷冷的盯著本人等人。幾人也沒辦法,只好上去像一個解剖員樣摸捏著這些屍體了。

「戰時沒有良好的心思素質,你們就等於在自投羅網。我這是為你們的小命著想。」葉凡板著個面孔,冷冷哼道。

「明白1五人站起,一個標準軍禮后乾脆的答道地。由於,他們曾經被葉老大的神技所折服。不要講別的。就這一手飛刀之術也嚇暈人。

七人持續前行……

「多虧了懷特博士給我們創造了奇觀埃」此刻,美國海狼特別組組長布朗叼著個大煙斗。看了看副組長羅格德里斯一眼,彼為有些感嘆的講了一聲。

「嗯,iic每年都能創造奇觀。不過,我們拔給他們的經費可不在多數。這些個專家博士的。拿著高達幾十萬美金的年薪,再不整些東西出來我們還留他們何用?」副組長羅格德里斯淡淡的哼了一聲,講道。

「斯皮狼最近怎樣樣了?」布朗問道,臉上不由得皺了下眉頭。

「呵呵,我們的老對頭a組,估量這次,用他們華夏人所講的一句專業話。那就叫黔驢技窮了。」另一個副組長大衛錢一絲興哉樂禍掛於臉上樣子說道。

「斯皮狼曾經重創了a組最奧秘的王牌,那個老傢伙估量都十歲了,居然還能上戰常

看來,華夏這次是真沒人了。連壓箱底的東西都出來了。我們一定要緊咬不祝徹底滅了那個老傢伙。

置信,經后十幾年內,a組不再是我們海狼的最大對手了。下邊,將迎來我們海狼的霸主時代。」羅德格里斯的笑聲有點像是老鴉叫春,嘎嘎不已。

「嗯,這次華夏估量是真沒人了。幸而我們還培育出了兩個藥劑高手。

他們都達到了九段,如今結合斯皮狼一同在搜殺a組的那位王牌。經過幾十回的比賽。

估量,那老傢伙也差不多了。就就耗也得把他耗死在撒哈啦。那裡。就是他的墓地,阿門!王牌。你安息吧。」布朗講到這裡,居然還在胸前劃了個十字。

「我還得到最新音訊。聽說為了救出那個老王牌。華夏a組的組長魯進都上了前線,而且,身中幾十刀,如今,估量也差不多了。」羅德格里斯狂笑不已。

「不會吧,a組的第一頭兒怎樣能夠上前線。就是a組下邊的同志全死了,也不會輪到魯進頂上去的。」大衛錢有些不信,看著羅德格里斯。

「傳聞一定是有一定的真實性的,不然,怎樣不會傳我們海狼的布朗組長怎樣怎樣的,而是a組的魯進怎樣樣了。」羅德格里斯淡淡的哼了一聲。

「也有道理。」大衛錢點了點頭。

「不過,這次暗算他們的對手查清楚了沒有?」布朗話鋒一轉,一臉嚴肅的問道。

「一定是我們的老對頭,韓國隔壁那個國度出來的高手乾的。這些傢伙真不是普通的陰,居然想把我們一網給全滅了。」羅德格里斯有些憤怒的講道。

「應該不會吧,聽說他們不是跟華夏政府很要好。」大衛錢有些不信的搖了搖頭。

「要好,盟友這個東西,在利益之下轉眼間就能變成對手。兄弟尚且相殘,夫妻尚且反目,父子尚且打架,更何況什麼狗屁不通的所謂的盟友了。

在面對對國度戰略安全具有著深遠影響的某些方面材料面前,盟友關係,太脆弱了。」布朗也是搖了搖頭,有些感嘆,他看了兩人一眼,又講道,「不過,也不能掃除是依朗等不敵對國度的高手乾的。九段高手雖說難找,但是,每個國度都還有那麼幾個。還有一種能夠。

假設把我們跟華夏的高手都滅了的話,是不是我們的老對頭『東拉』乾的。」

東拉組織是一個恐懼組織,專門乾的就是殺人放火,最喜歡搞的就是人肉炸彈了。美國曾經多處都被他們炸過,如今一談東拉,布朗都會感覺到頭痛。

白宮和五角大樓為了搜找東拉的頭頭拉蒙,也是彼為費心思了。不但地下片面搜找,而且,天上的衛星也是時辰在盯著的。

「不管了,先把a組的王牌滅了再說。置信在我們三大高手聯手下。那老傢伙,是絕回不去了。而且,聽說a組的第三梯隊也來人了。正好,一鍋端了。a組,經過這一戰後,沒準兒將成為歷史,哈哈哈……」大衛錢爽笑開了,彷彿真的a組被滅了似的。

「不過,也不能太過悲觀。華夏是個奧秘國度,從現代到如今,在武力肉搏一塊,他們是當之無愧的全球第一。

我們有用藥物培育的高手,難道他們就沒有?在用藥一塊,他們的祖先比我們更早前就懂得這一塊的運用了。

只是,速度較慢,效果不怎樣好罷了。」布朗臉上又凝重了起來。

「我看也未必,我們的藥劑可是得自前次落在蛇拉格幽天外殞石中提取出來的。

這種化學成份,在化學元素周期表中是找不到的,我們叫它『激鐵』。

假設我們肯拿出去,你布朗組長馬上可以到瑞典去支付諾貝爾獎了。

華夏人搞的那些花花草草,俗稱什麼『中藥』,有什麼用?治病慢得像老牛拉破車。

而且,吃起來苦死人,沒什麼大用的。」大衛錢笑道,臉上盡顯鄙夷神情。

「大衛,別太悲觀了。假設說a組這次遭到重創,那是一定的。假設講徹底消滅a組,那是不理想的。」羅德格里斯看了大衛錢一眼,淡淡哼道。

「一切皆有能夠。我們滅得他們就剩下一二個光竿指導了,那不就是滅了嗎?而且,我們也在暗中舉動著。聽說華夏軍方中也有人主張解散a組,說a組這個機構反覆設置了,每年二十個集團軍的軍費開支還不如一個a組所砸出來的經費。所以,不如融于軍方的軍情局以及國安中去。一來節省開支,二來,也精簡了機構。」大衛錢說道。

「那些傢伙腦袋進水了是不是?我想,這個,並不是說a組沒用。反倒獨顯了a組的特殊地位。那些傢伙無非是眼紅罷了。我們都知道,華夏人特愛面子。而患紅眼病的也特別的多,不干事的講幹事的,幹事的被講了最後也不干事了,最後,全不干事了。這些人啊,無非是眼紅罷了。」羅德格里斯講道。

「解散a組是不能夠的,a組最大的頭是華夏第一號元首,他們叫主席。

a組,其實是主席親身掌管著的屬於本人的皇家部隊。對於華夏政權的穩固,波動都有諸多益處的。

當然,他們也有許多的掣肘措施。軍方跟a組是既相互又相對,根本就扯在一同了,想分也分不清楚。

跟我們海狼比,也差不多狀況。我們明面上屬於中情局,其實,我們的人馬里又有五角大樓軍方的人。

你想**,那是不能夠的。這世道如此,估量,我們的『兄弟』部隊都是如此的。」布朗說著,看了兩人一眼,又講道,「而且,華夏國術源遠流長。

官方所隱藏的高手數字相對不低,他們是一個人口大國,同時,也是高手倍出的大國。

像武當少林青城羅浮這些門派還存在,這些陳舊門派里還有一定數量的高人。

其實,他們就是a組人才的收費培育基地。華夏人聰明著,國度不出錢出力培育高手。

到戰時一封徵招令就得讓你為他們賣力。除了他們還有一些大家族。

像華夏所傳的五極,下邊的華夏六尊,華夏四秀。這些出色天賦都是一些大家族中子弟。」未完待續。假設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終點投引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