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四十章咱們再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四十章咱們再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又搞砸了,八格1日本神道組組長藤原道夫一拳砸在桌上后把手中正抽著的熊貓特供狠狠的掐滅在了煙灰缸里。 / /

副組長山本十八郎也差不多,這傢伙喜歡抽中華,他講道:「別急,還沒完全砸了。

華夏那位王牌不是被我們炸傷了,就是斯皮狼也僅剩下半條命了。這次沒把他們一併炸死,真是惋惜了。

不過,聽說我們的盟友美國曾經派出藥劑人圍攻華夏王牌了。我想,他們一定也是下了決計。

這次一定要讓那老傢伙走不出撒哈啦了。媽的,這老傢伙可是殺了我們神道組不少的高手的傢伙。」

「就讓海狼跟a組好好你死我活一番吧,我們,等著給他們收屍就行了。這一次,最好是讓他們都完蛋。到時,我們,呵呵……」藤原道夫臉上冷冰冰的,嘴裡哼道。

「到時,我們的敢死隊就是特戰第一國了。哈哈哈……」山本十八郎瘋狂的笑了。

「唉,我們這次也是花了最大力氣了。10億日遠才請到麻格家族的麻格田邦先生。九段高手,他媽的就是吃錢的高手。他出一拳都夠老子幾年的薪水了。」藤原道夫有些不平的哼道。

「有啥辦法,人家是高人。10億日元人家還不想來。還說,要不是欠了我們神道組一個人情,他是不會出手的。」山本十八郎哼道。

「第三梯隊到達指定地點沒有?」藤原道夫突然問道。

「剛到四號地區,正往三號地區接近。一旦到達,只需發現華夏那位王牌蹤影,我們就是用人肉炸彈也要炸死他才行。」山本十八郎臉上閃過一絲狠礪。

「嗯。這樣的高手死一個,可以抵得上半個a組。看他娘的a組還敢在我們面前當老大?

前次格拉島一戰,我們丟盡了老臉,我都沒臉子向首相交待了。幸而首相沒有清查,又追加了經費,才使得我們恢復了一些元氣。

不過,a組前次在格拉島出現的那位奧秘年青高手這次能否到了撒哈啦?情報組怎樣講的?」藤原道夫問道。

「查不出來,我想,這次a組曾經無兵可調了。那年青人,一定會再來的。正好了。一掃而空,徹底滅了他們。」山本十八郎兇巴巴講道。

「發現王老身影出沒的詳細地點。請指示。」天蟲嚴世傑接到前方音訊。

「在什麼地方,馬上彙報地點。」王仁磅可是有些急了。

「3號區域a區。」那聲響說道。

「保護王老,絕不容有任何閃失,我們馬上趕到。」王仁磅哼道。看了嚴世傑一眼。根本就沒等他有所表示,王仁磅曾經長身而起往a區去了。

「跟上1嚴世傑馬上下令道。

「彷彿是向四號地區轉移了。」這時,王仁磅一邊快速前行,一邊說道,「正好了,狗子他們曾經從五號地區過去了。假設能在四號地區集合,哪我們的把握性就更大一些。」

「嗯。全速行進。」嚴世傑下了死命令,這邊又跟葉凡聯絡上了。單方都放慢了步伐。

走了50來里之後,王仁磅突然手一動。成三角錐樣散開的隊員馬上伏於地上各找掩體察看了起來。

「情刺,發現什麼沒有?」嚴世傑問王仁磅道。

「前面有一堆亂石區。面積相當的大,一眼望不到邊。其中還長著一些帶刺的仙人掌。剛才我感覺仙人掌里彷彿有什麼動靜,不過,等我細看時又沒有動靜了。」王仁磅說道。

「用高倍望遠鏡再細察看。」嚴世傑說道。

「沒用,起風沙了。那邊距離又太遠,灰濛濛的不好辯認。」王仁磅講道。

「那就先察看,耗上一陣子再說。各位隊員留意散開反方向察看著一切動靜。」嚴世傑馬上下了命令。

「我先去試試,不能再等了。我怕王老撐不住了。」王仁磅搖了搖頭。

「太風險了。你不能去。」嚴世傑口吻嚴峻的阻止道。

「不用講了,我假設命該絕於此。沒話講了。」王仁磅臉上充滿了悲愴,身子往前一撲到了八米開外的一個石頭疙瘩旁。嚴世傑遺閡⊥貳6且,彼為感動。

覺得王仁磅同志真是好同志,為了國度,為了a組居然肯哪此賣力賣力。

所以,老嚴手中的狙擊步槍隨著王仁磅的身影往前推進。其實,王仁磅跟王老的關係就魯進一人知道,其它的同志都不清楚。

王仁磅一跳一伏著快速挺進,不久距離仙人掌區域就幾百米之時。突然一梭子彈隨著嗒嗒聲射來。對方果真出手了。

媽的,幸而擦耳而過,不然,老子明天就得擱在這裡了。王仁磅罵了一句,手中改裝后較短的狙擊步槍叭叭著子彈往來處招呼了過去。那邊彷彿傳來一聲悶哼,估量是處理掉了一個。

這廝登時來了肉體頭,一顆煙霧彈給扔到了幾百米之外。地一聲炸響之後登時在現場騰起了一股黑煙瀰漫開去。

而同時,仙人掌地區的火力更猛了,估量有七八條火舌在往這邊招呼。

不過,王仁磅舉動詭異,時而貼地時而騰起足有三米高,讓火舌都落空了。而後邊的嚴世傑也等不住了,快速帶人撲了下去。

龜孫子的!王仁磅罵了一句,臉上閃過一線陰狠。從靴子中拔出一把黑色短匕,身子一改變就到了一顆龐大的仙人掌旁。

反手從仙人掌里穿透了過去。隨著一股血箭噴出,準確的刺穿了一個敵人的喉嚨。

這廝隨手往旁邊一旋,那人的腦袋瓜整個像皮球一樣被短匕割斷而且被扯到了王仁磅跟前。

這貨看了一眼,罵道:「長有小鬍子,原來是只日本豬,該死1

這貨又迅速轉到另外一邊,發現另一個小日本正趴在仙人掌的一塊石頭邊正往嚴世傑等人猛力的開戰。嚴世傑傳來音訊,a組一名隊員中彈了。

「八格1王仁磅一股怒火升騰,直接從仙人掌上飛撲了下去。地下那個日本神道組隊員慌得趕緊把槍調了過交往空是打去。

不過,王仁磅是八段第二個層次高滴,而小日本這第批隊員最高段位的才七段,哪是王仁磅對手。

叭地一聲巨響傳來地。

下邊正端著槍想下手的小日本被王仁磅一腳從空中踩下踩得一下子軟癱成了爛肉泥。

整個腦袋都被王仁磅一腳給踩爛,踩得縮回到了肚皮外頭。看上茹像是一隻縮頭烏龜。

想跟老了斗,你丫的還不夠這資歷。王仁磅順腳在仙人掌上擦巴了一下鮮血。撿起槍往前撲進。

就在這時分,一道冷哼傳來。

發現空中一道人景晃過,王仁磅趕緊往前進去。不過,太多仙人掌了,一下子就扎進了仙人掌里。雖說穿的是能防彈的軍服,但也被扎得痛得不已。

這貨正想反擊,感覺右側一道風聲傳來。這貨趕緊一個側身飛起一腳往旁邊踢了過去。

地一聲。

王仁磅連退了三大步,眼中閃過一絲驚駭望去。發現對手是一個高弱臉長頭髮快到披肩,一臉猛悍的日本人。

此人正一臉冷漠的看著王仁磅,哼道:「華夏人,明天這裡就是你的墳墓1

一講完,那人騰地而起,一腳帶著凌厲的風勢往王仁磅的頭上踢了過去。這個時分是近距離肉搏了。槍械曾經來不及發射了,王仁磅乾脆把手中的步槍往地下一擱地。

手往腰間一拉,一把黑色軟刀嘩啦一聲響。在空中旋轉著往那人的腿上砍了過去。

嚓啦一聲。

王仁磅感覺軟刀上似乎正托著一座大山,發現那人居然踩在本人的軟刀上正立在空中冷冷的看著本人,那眼神,居然有戲耍的滋味。

完了,遇上九段了。王仁磅心裡一涼,不要命的抽刀瘋狂的砍割了起來。

滋啦一聲刺耳聲傳來地。

王仁磅知道,本人的防彈衣曾經被那人割破了,整個褲管都飛走了。連帶著下腿部也被拉出了一道血口子。

「老子跟你拚啦1王仁磅生氣了,憤怒了,這廝血紅著眼,腳反踢在一塊石頭上,合著軟刀往那人身上不要命地,快速度的撲了過去。像一隻箭,這種打法就是玉石俱焚了。即使是那人能處理掉王仁磅,估量本人也得受些傷了。

……

一道巨響傳來,王仁磅以為本人差不多了。不過,沒聽到動靜。抬眼一看,只見葉老大曾經一腳踢得那傢伙轉了三個筋斗才停了上去。雖說葉老大曾經改變一些臉形,但王仁磅這種目光還是能瞧得出來的。這丫的終於到了,活該老子有得命活了,王仁磅同志在心裡狂叫了一聲。

「嗯1那人也是大吃一驚,仔細的看了葉凡一眼,不過,旋即本人搖了搖頭,由於不看法葉凡。

此人就是麻格田邦,九段高手。

「小日本,我們再來1葉凡一說完,三把飛刀分三個方向飛紮了過去。

「就這破玩意兒1麻格田邦臉上閃過一絲譏諷,隨手把手中的鐵棍往左右一旋轉,一把棍影之下噹噹當幾聲傳來,葉凡的飛刀曾經被打落地下。

不過,最後一枚洛寶金錢卻是旋轉著到了麻格田邦身後。滋啦一聲響,此人後背整個從中間被劃開了,連帶著一道深及骨頭的血槽露了出來。

「礙…」麻格田邦憤怒了,手往葉凡身上一揚,三把五角形暗器飛紮了過去。未完待續。假設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終點投引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