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發現王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發現王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來得好1葉凡一聲哼,隨手一動,身子像老鷹普通突然拔高,滑到了十幾米開外。

一個大迴環,迅速轉到了麻格田邦的身後。手中的鈴鐺突然伸縮著擊出。一下子就纏住了麻格田邦的手段。

麻格田邦悄然一愣之後趕緊想抽手,不過,葉老大的鈴鐺可是出身清朝雍正時大名鼎鼎的血滴子的山寨版本。不是那麼容易一下子就抽手的。

當年的血滴子一抓抓住你的腦袋一旋一轉之間,人的腦袋就飛走了。戰況極為殘忍,不然,也不會稱為血滴子了。

而且,葉老大身子在空中騰開了,左右一環一圍繞這間,又把麻格田邦的另一隻手段又給繞纏住了。

王仁磅這貨可不會放過這個時機的,這貨早瞪大眼睛。發現時機難得,那是拚了小拿飛撲了上去。借著葉凡跟麻格田邦糾纏的時機。手中軟刀狠狠地在麻格田邦身上一劃啦下去。

滋啦啦……

礙…

在麻格田邦的慘叫聲中,整隻右臂被王仁磅這貨不要命的砍得就剩下點皮肉跟手臂關節處相連著了。一股鮮血像箭樣直噴了出來。

礙…

麻格田邦拚命了,一腳如箭樣踢出。

「快退1另一邊的葉凡趕緊示警,不過,太晚了一點。王仁磅被踢得叭地一聲,撞爛了十幾株仙人掌才砸在了仙人掌堆里。

「媽的1葉凡生氣了,手一伸纏,扯得麻格田邦飛縱到了空中。葉老大手中手雷一動,鈴鐺一抽。麻格田邦整個人隨著飛雷飛到了幾十米開外。

……

龐大的炸聲響起。在煙霧中,葉凡發現,一道黑影愴惶中不要命地在仙人掌堆里來了幾個懶驢打滾兒后不見了人影。

「沒事吧『情刺』」葉老大也顧不及追了,趕緊衝到王仁磅跟前。發現這貨全身都是刺和血。趕緊反省了一下,幸而還在命在。

「老子是打不死的小強,不會那麼容易死的。」王仁磅的掙扎著站了起來。罵道,「那貨呢,死了沒有?」

「沒炸死。給跑了,不過,也傷得差不多了。」葉凡搖了搖頭,背起王仁磅到了剛才手雷炸開的地方,發現地下留下了一截被炸爛的手臂。

「成獨臂大俠了,媽的,等老子到九段后一定要去日本把那傢伙糾出來。」王仁磅撿起那截手臂隨手往前面袋子里一放,說道,「留個紀念,老子也干殘了一個九段高手。哈哈哈……

「你……」葉老大真是無語了,明明是本人出了大力,反倒成了這貨的功勞,葉老大是徹底無語了。眼中充滿了鄙視盯著某貨。

「別這樣盯著,你是高人,殺這樣的人也沒啥希奇的。讓給咱就偉大了,八段打殘九段,這要傳出去,老子就是英雄。」王仁磅不以為恥。反倒更得意了的挺直了胸膛。

「這事你也不能講出去,有屁用1葉凡哼道。

「不管有沒用,至少,在他們面前老子是英雄。」王仁磅看了看那邊已完畢戰役的嚴世傑一眼。

葉老大幹脆不理這家貨了,任他吹去吧。

「怎樣樣,剛才那人是不是九段?」這時,嚴世傑過去了。問道。

「嗯,相對九段級的,看到沒,老子打殘他了。」王仁磅又從口袋裡掏出了哪只血淋淋的爛手臂,也不嫌噁心,當場就在隊員們面前顯擺了起來。

「你乾的?」嚴世傑似笑非笑的看了葉凡一眼。

「是真的,這手臂就是他割上去的。」葉老大也隨口協助證明了一下,滿足一下某人的虛榮心嘛!

果真,其他隊員全顯露了一臉的粉絲相。王仁磅得意極了,裝得淡然無事樣子說道,「九段,也不過如此,照樣是血肉之軀,沒啥稀罕的。」

不過,發現葉老大不懷好意的瞪了過去。王仁磅趕緊又補充了一句道:「當然,不包括我們本人的九段。小日本的那啥的九段全是他嗎的水貨。蠢蛋1

「好了,滅了幾個?」葉凡手一擺問道。

「八個隊員跑了兩個,打殘一個,死了五個。」嚴世傑說道。

「這估量是神道組的第三梯隊了,也是最後一拔,想不到才到這裡就被我們給消滅了。看他們還囂張個屁!跟我們斗!他們,還欠了斤量。」東方狠狠地講道。

「打殘了一個九段,我們馬上彙報給總部,讓大家高興一下。這才是最大的成功。」嚴世傑笑了,這麼多天,第一次顯露愁容。能打殘一個九段。一切隊員都覺得有面子,彷彿這九段是本人打殘掉的普通。

「休息一下持續跟進。」葉凡說道,各位隊員又散開了各找地方休息吃點東西。

另一名隊員在地下尋搜了起來,發現吃的和槍子彈藥以及水馬上就收了起來。

這個,如今打了這麼久,子彈和食品都消耗得差不多了。能殺死一批敵人就能有一批播種。等於對方給本人一方的無償補給了。

「什麼,打殘了日本神道組一個九段。消滅了五個神道組成員。好好,不錯,不錯1a組新任總頭兒龔開河同志一接到電話,連宣稱好。

「我說嘛,還是小葉將軍出馬兇猛。這剛才出來就戰功分明埃」側面坐著的李嘯峰不由得誇嘆道,雙眼都笑得眯成一條縫了。

「李老,不過,剛才世傑同志彙報說是王仁磅砍下的那位日本神道組九段的一隻手臂。」龔開河說道。

「就他,不能夠。」李老搖了搖頭,那是信口開河。

「怎樣又不能夠,王仁磅聽說也是八段第二個層次高手。出其不易之下偷襲成功也正常。在說了,沙漠作戰條件惡劣,什麼樣的狀況都有能夠發生。九段高手陰溝里翻了船也是有能夠的事。」一旁的蔣大海同志就是不喜歡葉凡,由於,如今兩顆牙齒還空缺著。

而頭上也是光溜溜的。這幾天在家差點被老婆煩死了,說本人想去當和尚什麼什麼的,她要去當尼姑。

而幾個老友在知道本人替了光頭的預先也是調侃不已。一想到這個,蔣大海同志對葉凡那是恨之如骨,可又是莫可耐何。本來是要向總部提出處分葉凡的。

不過,蔣大海也聞到了什麼滋味。知道葉凡如今已成總部的紅人,是惹不起的主兒。

魯進的下場就令得蔣大海心裡生了忌憚。歸根結底,魯頭兒的雙腿傷重也是葉凡直接形成的。

「講得這麼容易,你去試試,看看九段高手是個什麼樣的兇猛法。八段偷襲九段,找死還差不多。不是我講你,蔣大海同志。兩個根本就不是同一個層次的人。九段如步槍,八段就是長矛,你說說,有得可比性嗎?」李嘯峰冷冷哼道,他也不喜歡這個傢伙。

「呵呵,當時葉凡在一旁協助了一下。世傑同志講的。」這時龔開河又加了一句。

「我說嘛,這個,恐怕不是協助,葉凡才是正主兒。王仁磅不過也遲鈍,抽冷子給了那個小日本一傢伙罷了。」李嘯峰笑道。

「呵呵,按理說應該如此的。不過,這功可得記在王仁磅同志頭上了。」龔開河笑道。

「沒關係,他們倆關係很好。葉凡成心給他的。」李嘯峰笑了笑不說了。

「出發……」嚴世傑一聲令下,十幾個隊員展末尾交替前行了,還是葉老大打頭陣。

王仁磅跟在其身手,東方同志墊后,嚴世傑在中段。每位隊員之間拉開上百米距離。既能相互照應,也能隨時示警。

遲緩的行進了十幾里后,前方葉凡發來音訊。發現一條小河,全體又貼伏於地面。

由於,沙漠中的小河不但是救命之河。但是,也是殺人之河。假設敵人躲在河外面那要挾就大了。

當然,各國隊員倒是有遵守著各國特戰隊員一個不成文規矩。不會投毒亂污染河水。

不然,該國隊員將成為各國隊員的公敵地。要是河水被污,根本上都沒辦法在沙漠再『捉迷藏』下去了。這是生命之河。

「彷彿沒動靜。」葉凡發揮鷹眼察看了一陣子講道。

「不能講彷彿,要一定。一個彷彿也許會奪去幾個隊員的生命。」嚴世傑一臉嚴肅的說道。

「我知道分寸,不會冒進的。」葉凡說道。

「怎樣出來,乾耗著也不行。」王仁磅有些急了,由於,剛才得到牢靠狀況,爺爺王經天就在對面的山坡沙地里奮戰著。這貨,早心急如焚了。

「放心,剛才那個日本神道組九段高手一定也是攻擊王老的高手之一。處理了一個對王老來講就多了一份了安全。」葉凡講道。

「能不能挖過去,這裡離河並不是特別的遠。這種松質的沙土很好挖的。就憑大哥的身手,估量直接可以在沙堆里穿行了。」王仁磅出了個餿主意。

「你丫的,把我當穿山甲了是不是?」葉凡真有些無語了,瞪了這貨一眼。

「假話跟你講,王老是我的親爺爺,我真是急了。」王仁磅倒出了實情。

「難怪啊,你小子這麼牛逼,原來有個更牛逼的爺爺在背後撐著的。聽說你們王家不斷都是a組的最終於王牌。儼然a組的保護神普通,威風埃就是國度主席都得看你們王家幾份面子。不錯不錯1葉凡悄然一愣之後,馬上笑道。未完待續。假設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終點投引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