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四十二章我得意的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四十二章我得意的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保護神算不上。不過,王家世代關注著國家倒是真的。不過,我們王家很低調的滴。沒人做官,只懂得為國幹事。咱們,是一群默默無聞的英雄。」王仁磅說道。

「倒也是,不過,這次事後,你是不是要接替你爺爺的班了。」葉凡乾笑了一聲講道。

「打住,我才沒那閑功夫管這些屁事。要不是為了我爺爺,我才不到這鳥地方來『散心』。媽的,差點要了小命。我可是社會主義的大好青年,到現在連老婆都沒有。還是小命重要,為娶媳f而奮鬥。」王仁磅這臉皮子還不是一般的厚實。

「算啦,我試試,你在這裡關注著,一有情況就出手。」葉凡說道。腳一動,地下沙堆里頓時就被攪出了一洞來。

葉凡身子往下一撲,雙手往前成一尖錐形。手掌在內氣之下,身體頓時像風中的稜錐旋轉開了。

隨著他的旋轉,前方的沙子在雙掌內息之氣和手掌相互旋轉之下頓時就散開了。推進速度還不慢。

「厲害,這就是九段的威力。媽的,怎麼感覺老大一下子就成了地老鼠。」王仁磅驚訝的一愕之後不由得感嘆道。要是給葉老大聽見了,不知作何感想了。

200百米距離,葉老大隻用了十分鐘就迫近了河裡。

最後靜等了一下才穿開最後帶著水的沙子進入了河裡,像一隻大魚往前游去。

一直游dng到對岸都沒發現什麼情況。

倒霉,白當了一回穿山甲,葉老大感覺有些晦氣。正想上岸時突然感覺前方上百米距離的沙堆里好像有情況。

頓時。這貨眼珠一轉。心道敵人還真是yn,不躲河裡躲岸上。往往這個時候對方會放鬆警惕,那一上岸就會挨了致命的攻擊。

葉老大幹脆躲河裡休息了一陣子,這邊,當然有一根管子用來換氣的。這貨感覺力氣恢復得差不多時傳音給了王仁磅后,又從另一邊的岸底下挖沙子進去了。

那邊王仁磅跟嚴世傑等人裝著想投石問路樣子紛紛往河裡扔了手雷,一時,槍聲爆炸聲轟隆隆大作。全往河裡招呼開了。

河水頓時被炸開騰起足有十幾米高的『瀑布』。在槍彈聲中,葉老大挖沙前行的聲音全被掩蓋了過去。

跟老子玩穿山甲,功底子還太弱了一些。葉老大聽到了微弱的呼吸。

一擊而出,那傢伙躲在沙堆里正用一根吸管通往外邊,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葉老大一匕首給刺穿xing膛了結了。

施展開鷹眼一瞧,藍眼白膚的,應該是一美國佬。

看來,是接近目標了。攻擊王老的對手肯定主要是美國佬搞的藥劑人。

葉凡尋思著,躲沙堆里又聽了起來。發現左側三十米處又有一點小動靜。

這傢伙突然往空中一騰,落地時一腳狠狠踩在那傢伙頭上。叭嚓一聲悶響。

那傢伙被葉老大活生生的踩進了沙堆里足有七八米深度。估計。這裡就是他的免費墳墓了。葉老大根本就不看,再次騰空而起,幾顆手雷往地下扔去。

果然,沙堆里氖O碌乃母雒攔佬忍不住了全嚇得竄了出來一邊跳起來騰空躲閃一邊往空中招呼開了。

「前進……」嚴世傑一聲令下。王仁磅早抽著這空檔到了河邊。幾個撲騰之下就到了對岸。

「龜孫子的,全給老子死吧1王仁磅瘋狂了,乾脆抱起撲倒一個美國海狼隊員。

那傢伙手中的長槍叭地一聲就飛到了幾米開外。王仁磅手一伸,掄起沙鍋大拳頭左右開來弓。

啪啪啪……

好解氣!

那傢伙估計有著五段這力,不過,在王仁磅的八段之下。頭被幹了幾拳之後。王仁磅見他軟化了,最後手扭起其頭往旁邊賣力的一掰。一聲悶響之後鮮血四濺,那整裡頭顱被硬生生扭斷了。此人,瞪著金魚眼到上帝家報道了。

葉老大速度更快,已經解決了兩個。剩下的嚴世傑跟東方猛衝而到。幾個八段高手共同下手下,這些五六段美國佬沒一個逃出去。全了賬了。

「又幹掉了美國海狼六名高手,好好!繼續。回來后總部一定褒獎。」龔開河同志臉上的皺紋都舒展開了。李老居然伸指在桌上打起了『得意的笑』這首歌的節拍。

不過,李老只會幾句,後面的節奏全給忘了。一時氣了,對側面站著的一大校吼道:「把這首歌找出來放給老子聽聽,真沒勁,為前線隊員慶賀一下都沒辦法搞全?」

「李麗芬的『得意的笑』,快去找來。」龔開河看了大校一眼下命令道。

不久,作戰會議室里響起了輕快節奏的——

人生本來就是一齣戲恩恩怨怨又何必太在意名和利啊什麼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世事難料人間的悲喜……

再不久,居然和著節拍。會議室里這些老傢伙全扯開喉嚨跟著唱了起來。

那沙啞的聲音外帶著走調后的難聽聲混雜在一起,著實太刺耳了。不過,一個個都唱得很有氣勢。不管跑沒跑調,至少,在氣勢一塊很少能有人做到的。

因為,他們鬱悶了這麼久了。也該輕鬆一下子了。

其中,李嘯峰的破鑼嗓門唱得最高。好像連吊頂都在瑟瑟發顫慄。在這些高手合唱下,氣b還是相當震dng人心的。

沒點功底子的普通人,估計會有些眩暈。就像蔣大海同志差不多,他就有些暈頭轉向了。

不過,他也唱得很賣力的。他堅強的唱著不讓自己暈過去,因為。蔣大海同志今兒個也高興。

「天蟲。前方亂石沙區就是王老身上聯絡器所指之地。」這時,前方情報人員把最新消息傳到了破天行動總指揮嚴世傑的耳朵里。

嚴世傑看了看前面一覽無遺的沙丘,眉頭皺得很緊。趕緊把葉凡跟王仁磅都叫了過來。三人看著前邊那只有沙而無任何東西的沙丘也是皺眉不已。

「要趕到亂石區就得經過這片廣闊的沙丘,穿過這種沒有絲毫掩體的沙丘,太危險了。對手只要在亂石區分散開,你突擊過去,傷亡率太大了。甚至,全軍湮滅都有可能。」嚴世傑一臉凝重。看了葉凡跟王仁磅一眼講道。

「媽滴,連個藏身之處都沒有。如果距離短狗子還可以穿沙丘底下而過。這距離,太長了。足有三四里之地。就是穿山甲也得給累死了。」王仁磅也是眉頭皺得快成一條條的縫了。

「這麼大片沙丘,對方只要動用狙擊步槍就夠了。咱們都知根知底,個個都是高手。眼力准,槍法准。就咱們這邊十幾個人,只要點射就能一個個全滅了。還沒到亂石區全完蛋。」葉凡講道。

「就是九段高手也沒用,距離太遠。你不管用什麼辦法,總得突擊過去是不是?

九段高手也是血肉之軀,大威力狙擊步槍一步之下無不斃命的。而且。既然有人設計要把王老跟美國的斯皮狼都消滅掉。

那對方也是高手。就像咱們剛才所見到的小日本的九段高手。如果對方有這種高手潛伏著。

那槍法就不用講了。咱們突擊過去,根本就是在送菜。」東方過來后看了看現場,也是一臉的yn沉,個個都有些沒輒樣子了。

「我打頭陣。死就死,至少能讓敵人延緩一定的時間。咱們就是用人肉堵槍眼也要衝過去。

到時,為狗子爭取時間衝擊過去。我想,只要能衝到一里之地,以狗子剛才的滑空速度,一里之地。瞬間就到了。」王仁磅一腳重重要踩在地下,就要衝出去。因為,這貨焦急自己的爺爺,他等不及了。

「再讓我看看。」葉凡伸手一把硬拽住了王仁磅不讓他過去送死。

「老大,為孫不孝,你就讓我去死吧。」王仁磅滿臉的悲愴。

「兄弟,王老是你的王老。也是我葉凡的王老。安靜下,給我五分鐘1葉凡不放王仁磅,說出的話只有他兩個才清楚。意思就是你王仁磅的爺爺也是我葉凡的爺爺。

現場頓時沉靜了下來,葉凡血紅著眼盯著這片開闊的沙海。可惜又是上午,如果是晚上借著夜s又好突破一些。葉老大心裡在快速的計算著,尋思著。

「我們願意堵槍眼1這時,一名特勤隊員站出來講道,不久,剩下的隊員全都自請堵槍眼了。

「首長,我們一個個上,就是他們要動槍也得花一定的時間。他們把我們全打死之時,你們完全可以衝過去了。」另一個隊員態度堅決的說道。

「媽滴,二十年後我血蟲照樣子是一條好漢。我打頭陳。」這時,一名精壯的特勤隊員請命道。

「都給我住嘴1葉凡突然一聲哼,他用的是化音m術,在各位隊員耳邊炸響,倒是令得大家都安靜了下來,一個個都專註的盯著葉老大。

「我還是以穿山甲形式在沙堆底下前行,情刺和天蟲都跟在我身後。我們以最快的速度衝到距離亂石二里之地時分散開。

然後突然把沙子全揚在天空、這邊隨機扔出煙爆彈,後邊的隊員全速跟進。

只要我們幾個能衝過去,咱們就有機會了。我想,各國特戰隊員的主力成員應該在01號地區。

這邊攻擊王老的應該不多,除了一些高手。」葉凡說完后不容大家考慮,首先鼓足了勁氣像一隻穿山甲樣穿入了沙堆里。

王仁磅跟嚴世傑緊跟在葉老大穿打出來的沙洞里前行。

「你來指揮1嚴世傑把指揮權交給了東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