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馬革裹屍、永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馬革裹屍、永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惑的十方和書友則引刨胚,打賞」 逐一冬天裡的一把火,謝謝!,

「李山1葉凡顧不及身上、背上被炸裂開,彈身一轉,四把李刀,以幻影普通合擊向曾經逃開到刃來米遠的美沙櫻子。

「李山」洛雪飄梅和張強扶住他。見胸口一片鮮血,更可怕的是那血曾經泛出紫墨色來。 「毒針!是毒針,劇毒 」張強啞著嗓門,聲嘶力竭喊道。

「盒,企子,副帥」盒」李山盯著美沙櫻子逃去的方向喊著。

「媽的,還我兄弟命來1葉凡爆怒了,雙眼充滿了爆炸性怒火,幾彈之下曾經到了被李刀扎中雙腿還在一拐一拐往外逃走的美沙櫻子身邊。

破天拳一陣如雷管爆炸般的狂揍而下,能踢斷條石的鐵腿毫不留情的狂踢在了美沙櫻子那鼓漲的胸脯上。

葉葉葉,

喳喳喳,

美沙櫻子有著五段身手,不過她吃虧在先前的武器全被葉凡和狼破給撥走了。

所以最後只要出「吞月蝙蝠。的引子,和一枚毒針藏在口腔里,太藏匿了沒被查出。

在葉凡那七段高手暴怒的鐵拳鋼腿下整個人猶如一隻癟氣的皮球,身上骨節喳喳斷裂的聲響明晰可聞。

那邊狼破天曾經快扯開李山衣服正在逼出毒針,不過那針已到內腑,最兇猛的是不知用了什麼劇毒浸制的,李山很玄了。

幾個彈落葉凡抓著美沙櫻子到了李山跟前,「兄弟,盒子拿回來了, ,,」

葉凡伸手一掌拍下,隔三打牛功法使出,一枚已呈綠色的毒針飛彈了出來。

狼破天趕緊上藥消毒止血。

「咯咯咯,沒用的了,「鐵背蒼。之毒天下舊大奇毒之一,能救活那我美沙櫻子死不冥目。」美沙櫻子得意的叫囂著,嘴邊噴出的全是鮮血。

「鐵背蒼1葉凡心裡一寒,望向狼破天。

「唉!估量,是沒辦法了」假設立刻送醫院也許還有救 不過過二分鐘當時就來不及了。此毒是鏡眼王蛇跟毒金王雜交的,其毒作更快,根本上是見血封喉,不過非常的稀有。普通來都難以找到的狼破天嘆了口吻,轉頭罵道:「是神道組的吧?」

「咯咯咯」沒錯!本姑娘本來的目地就是潛入伊賀魔宮盜取照月鑰的,不過我好恨,惋惜了。想不到這子居然是一個高段位高手。」美沙櫻子知道本人也快不行了,那內腑全被葉凡狂踢之下估量都爛成糊糊了。

「撤離1葉凡喊道,背起李山就要走。

「咋1

正想背起李山的葉凡低著一看,心膽快裂了,大叫一聲:「李山,李山1

李山居然乘大家有些緊張時辰拔出瑞士軍匕一刀戳了下去,看來是活不成了,李山當然是不想再拖累大家才這樣子做的。

「副,副帥!男兒馬革裹屍很榮耀,我李山能為國度效能死在戰場上很榮耀。把我燒了吧,們快走,到」我老家,弄一點灰給我老爸老媽,是我的骨灰就行了,過 」。

李山睜大眼鼻快閉上時居然又掙扎著從脖子住拽掉那個骨頭心形雕品遞給狼破天,道:「費事交給我表弟曹墨,交給飛」雅」」我李山來生作牛作馬,,相報」

李山閉上了雙眼凄然去了。

「李 」喊聲如雷,在沉寂的夜空中特別的蒼涼。

「李山,無論如何我要把帶回祖國,我誓1葉凡一聲大吼,背起了李山,喊道:「狼破天,命令立刻帶人撤回去,不得有誤」。

「殺!殺!殺1遠處突然傳來喊聲和吼聲,十幾把強光燈柱在閃爍著。

「破天,快走,估量是伊賀的人趕回來了,我斷後1葉凡幾刀下去美沙櫻子曾經頭身分家,隨後背起李山往燈柱射來的方向殺了過去,以分散伊賀那些魔士的留意力。

「副帥」狼破天和洛雪飄梅大叫著,背起張強和郭老最後看了一眼葉凡,無法地竄進了山林子。

老公,要活著,我等,等著,」遠遠的傳來洛雪飄梅那嘶啞的喊叫聲。

葉凡胡亂的幫李山包紮了一下,撒了些藥粉,不管怎樣樣,讓兄弟走也要走得安寧才對。

偷偷藏好李山,殺入了伊賀魔人群中。拳打腳踢,七段高手的瘋狂在這一時辰表現得淋漓盡致,那個威力的確嚇人。

估量處於瘋狂形狀的葉凡那是揮出了人體一切潛能,堪與七段頂階的高手相抗了。

一陣子叭叭聲響傳來,幾個魔士還沒鬧明白怎樣回事曾經死在了飛刀之下。

「高手!階個高手」

「合陣攻擊1這時一個蒼老聲響驚慌的大喊道。

魔師們瞬間閃開,由六個三段高手,二個五段組成的八歧蛇陣合擊了過去。

刀光劍影,拳腿飛舞,八把刀劍直往葉凡砍壓了上去,使得他感覺到了絕後的壓力。

戰役了好幾個時上去曾經漸漸的感覺有些體力不支了。胡亂掏出特勤總部的什麼補充體力的藥丸吞了出來。

「擒賊先擒王,射人先射馬,」葉凡突然閃現了這名話,找准那個話的皺皮子老頭,估量就是什麼三長老麻生奈川的僂鬼了。

葉凡迷糊中先是甩出四把飛刀佯攻周圍,分散魔師們留意力后另外四把飛刀分解一把,狠辣地直擊了過毒。

「喳」地一聲微響。

「哎喲1麻生奈川呼痛之下倒了下去,這陣腳一倒八蛇陣登時就亂了。

葉凡見機不可失,一陣子亂刀砍去,飛刀夾在其中射去,不久叭叭叭幾聲上去那光柱全給射滅了。

現場登時又烏黑一片,這個對葉凡可是非常的有利,由於他有靈敏的鷹眼。

伏於草叢中幾咋。來回,如獵鷹普通,一個個處理了。

不久就處理了四咋」這時麻生奈川大喊道:「快,快聚在一同,別給他各個擊破了。」

「晚啦1葉凡一聲冷哼,如下山猛虎。一刀砍向了麻生奈」

「當嘈1

三個魔師的三把刀架了過去,一個手臂噴著血飛向了天空腿跟身體分了家,噴得葉凡一身都是血。

「在那邊」快」麻生,是什麼人?,又一道蒼啞聲響傳來。

「二長老,快點!我們宮裡被神道的人毀了」麻生痛苦的大喊著。

「不能再戰了,再戰就是死路一條。」葉凡腦中閃過了這個念頭,狠狠的踢了麻生一腳,踢得這老子殺豬般的慘叫了起來。 順腳踩斷了這老子骨頭,那一腳飛身是踮在這老子腿骨上彈出去的,所以這老子那腿看來是報廢了,即使能接上估量也是一瘸子了。由於骨頭估量曾經粉碎性了,葉凡的這一腳相對有上千斤力勁的。

飛身一轉身縱跳而去。

二長老藤田歸沙居然趕回來了,不過葉凡跑得太快,藤田也不過六段身手,哪跑得過有鷹眼的葉凡。

再離得也相當的遠,葉凡背著李山狂飆而去。估量狼破天他們也走得有幾十里之地了,應該安全了。

如今去哪裡?

楊再庭站長那裡暫時不能回去,怕惹起僂國神道組的疑心。幸而葉凡搞了個假火拚場面,估量伊賀長老回來都會以為此事是僂國政府的「神道組。乾的,不會疑心到華夏這邊來。

背上又薦身上又冷,葉凡朝著一個方向不斷跑去,不斷跑得沒了氣力才停了上去。稍事休息后又接著跑,跑得越遠越好。

估量曾經遠遠的分開康奈市了,見前方有一片燈光,估量是個城市,乘著夜色,葉凡鑽了出來。

偷偷搞開一商店弄了幾身衣服穿上,上了葯,不斷在街上巡著,終於現一個目的,一個賣部,由於外面有一個冰櫃。

打聽了一下,才知道是個酒鬼,老婆也跑了,倒是孤身一人。乘他關門之際打暈了人,暫時佔了這個窩子。

心裡非常的悲傷,給李山洗了身體,穿上了新衣。本想把李山冰起來,不過想想覺得這裡還不夠遠,於是預備把李山裝進特大號遊覽包里爬火車往南邊而去。

由於康奈市在北邊,去南邊遠些也安全些。這邊那個叫秋山屯田的老頭的人頭還得送到秋山林一夫手中。不過秋山家族在僂國還是名門旺族,秋山林一夫此人更是名人。

幾年前此人就跟華夏陳氏太極拳的泰斗陳無波打過擂台賽,最後快接近國術七段截流階的陳無波直接給打下了擂台,丟了大臉灰溜溜的溜回了僂國,當時誓過幾年後還要東山再起的。

不過秋山林一夫可以跟陳無波對抗,明此人至少也有著七段的身手。

葉凡不明白的是為什麼秋山屯田要求要把本人的頭給送回秋山家族,而且還要秋山林一夫親收?

難道秋山屯田這老魔的頭顱里藏著什麼驚天大秘密,或許此老頭的「紅血刀法。就藏在腦袋外面。

這個就有些不通了,即使是紅血刀法藏在秋山屯田腦子裡,不過別人已死記憶曾經得到了,要一個破頭顱又有何用?

總不能是秋山屯田預先把刻有紅血刀法的特殊東**在了腦袋外面,這個絕不能夠,假設肚子里能藏東西彷彿還行,腦袋裡藏東西那個就有些太聳人聽聞了。

正裝李山時奇異的眼皮子一跳,大叫道:「怎樣回事?李山的胸脯還有熱氣,彷彿還聽到了心跳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