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五十二章謎宮的核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五十二章謎宮的核心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九百五十二章謎宮的中心

8更到!

八截棍帶著凌厲的風勢,在空中幻化如幾十截棍影子往葉凡身上招呼了過去。

威廉湯帝的手勢非常的快,不過,惋惜葉老大有鷹眼之術。一觀之下就發現了真的八截棍是想攻擊向本人的頭部。

「還不動手1葉凡哼了一聲,王仁磅這貨才醒轉過去,一跳過去。一腳之下,牆根處先前攻擊人的那個美國佬腦袋登時就被踢破了。

應該是到上帝處報道了。肖十六妹還趕上前給了那傢伙一匕首。人啊,就是細心,還怕他不死。

「這麼不信老子一腳能送他上西天?」王仁磅看了肖十六妹一眼,有些悻悻的講道。

「還是小心點好,打蛇不死反遭咬。」肖十六妹看了王仁磅一眼,臉安靜的講道。

那邊傳來滋啦一聲響。

兩人抬眼看去,發現不知什麼時分,威廉湯帝的八截棍曾經從牆上擦滑而過,發出刺耳的聲響從葉凡的頭髮上一拂而過。

帶走了葉老大的幾根頭髮。不過,下邊,威廉湯帝也被葉老大狠狠的踹了一腳。這貨身子傾斜著緊貼在了牆上。

嘩啦啦嘩啦啦……

威廉湯帝覺得有點丟臉子,大叫了一聲,手中八截棍舞得像一根鞭子。

王仁磅睜大了雙眼,只能看到一片棍影,根本就分不清那是真那是假。不由得皺緊了眉頭,而肖十六妹早驚駭得嘴張得老大。

唰啦……

葉凡的山寨版本血滴子從手段上彈了出來,如長蛇普通往棍影中扎了過去。

威廉湯帝冷哼一聲,手中八截棍呼叫著一歪一斜,一下子就纏住了葉老大的血滴子的連線。

這根連線也是特勤科能組的最新成果,一根細如釣魚線的連線可以承受幾萬斤重力的拉扯而不斷。

完全可以釣起音737客機了。

在刺耳的聲響中血滴子跟八截棍糾纏在了一同,不過,威廉湯帝活該倒霉。由於,血滴子的威力在前面那個鈴鐺上。

轉眼間,鈴鐺到了威廉湯帝的腦瓜上方。這時,鈴鐺在葉凡的內息鼓注之下,像炸彈一樣猛然間就爆開了。

一下子伸展開去,足比一個籃球的體積大得多,鈴鐺伸開幾片像蓮樣的合金片往威廉湯帝的頭上抓了過去。

眼見就要抓到那貨的頭了,不過,威廉湯帝畢竟是九段位高手。

嗨!

威廉湯帝感覺到了血滴子上發出的龐大威壓,叫了一聲,詭異的事發生了。

八截棍突然也散開了,每截棍子里突然冒出一條尖尖的像長矛樣的東西來,加了尖刺的八棍截棍瞬間成了能扎死人的利器。

看那材料,相對不比鑽石的硬度肉些棍子在威廉的全部勁氣之下,彷彿突然炸開似的,有些雜的扎向了葉老大。

王仁磅一看嚇得趕緊撲了上去,掄起軟刀往八截棍上招呼了過去。只不過距離太遠,來不及了。

假設葉老大還要用血滴子抓向威廉湯帝的話,本人一定會被八截棍扎泥。

好個葉老大,身子突然硬生生的拔高了二米,彷彿直升飛機下降普通。

這就是費家虎鷹功的兇猛之處,不要助跑,直接可以直升直降。八截棍扎向了葉老大的腳底板處擦鞋而過。

滋……

王仁磅源聲望去,登時倒了一口涼氣。由於,鷹勾鼻威廉湯帝的頭髮連帶著一塊頭皮被葉老大的血滴子硬生生的抓了一撮上去。下面,還是血乎乎的一遍。

這還是威廉湯帝閃得快,不然,整個腦袋瓜就得飛了。

王仁磅可不會放過這個時機,早悄然到了威廉湯帝前面。軟刀嘩啦一響,威廉湯帝腹背受敵,一咬牙,只好硬受了王仁磅一軟刀。

在嘩啦聲中,背上被劃破,出一道深深的血槽來。

血滴子在葉凡手中繞了一圈上去像長蛇一樣又抓向了威廉湯帝。

「爆爆……」威廉湯帝突然大聲喊叫道。

一股黑煙騰起。

「快閃開1葉凡喊道,最後,葉老大的落寶金錢還是旋轉著追向了威廉湯帝。

不過,爆炸聲早就響起了,黑煙翻騰中,威廉湯帝屁股上被落寶金錢旋轉著又劃出一道血口子溜走了。

屋道中登時咱起猛烈的爆炸聲。

轟隆隆幾聲響,葉凡扯起王仁磅還有肖十六妹三人一路遁著威廉逃走的道路追了過去。

由於,鷹眼和氣探測在幾十米外都能尋到威廉的一點蹤影。

前方突然光榮閃爍,葉老大三人一停腳步,發現到了一個詭異的地方。地盤非常的大,彷彿一個山,又像一個陳舊的神殿似的,四面壁上坑窪不平。

而神殿地方地方居然擺放著一幅棺材,比水晶棺還要透明,從外邊就能看到外面。

隱約有一具乾屍,乾屍身上掛滿了一串串黑綠紅的裝飾品石頭。這些石頭髮著微弱的光榮顯得很是詭異,甚至有些恐怕。

再往牆壁上一看,四面牆壁上居然都鑲嵌著現代到現代的大師的名畫名作。

「那不是王羲子的『蘭亭序』嗎?」這時,肖十六妹指著牆壁上詫異的了眼小聲叫道。

「哪裡是『蘭亭序』,蘭亭序早就跟著李世民去地下了。傳說李世民病重逝世前,還對王羲之的《蘭亭序》依依不捨。

再三叮囑在前服的太子李治,要他千萬將這件墨寶與本人一同共葬昭陵。

許多人以為,從那當前,《蘭亭序》真跡就永遠從世上消逝了。如今,估量早化灰了。

這個,根本就是《娜麗莎》。是文藝復興時代畫家列奧納多?達?芬奇所繪的麗莎?喬宮多的肖像畫。

不過,怪了,它本來不是保存在巴黎的盧浮宮供公眾欣賞。怎樣跑這裡來了,媽的,取走他就發了。」王仁磅也是雙眼發直嘴裡嘀咕著。

「怪了,他們倆看法各有不同。肖十六妹說是蘭亭序,而王仁磅卻說它是『娜麗莎』,怎樣我看又不像。

彷彿是徐悲鴻的『八駿圖』?難道這牆壁上的畫會隨著人的心思在變化著。

莫非,莫非你心裡想它是什麼,它就是什麼……」葉凡心裡恐懼的尋思著,放眼看向了其它地方。

發現這大中人還不少,估量有十七八個。而剛才被本人用血滴子抓去了一塊頭皮的威廉湯帝此刻也正雙眼發直的看著另一面牆壁上的一個牛頭樣的藝術品。

那傢伙嘴裡大聲的吶吶道:「邁科,我的天哪,這不是宙斯的火盾嗎?」

「媽的,那明明是太陽神的戰車,怎樣會是宙斯的火盾?瘋子1這時,旁邊一個英國藍山狐組的隊員不滿的轉頭罵道。

「放屁,這明明是宙斯的火盾,什麼破戰車?還太陽神,太陽神個屁1威廉湯帝眼一瞪,一拳砸向了那個英國佬。

英國佬也毫不逞強,一踢了過去,兩人你來我往居然幹了起來。奇異的是看牆壁的人全都盯著牆壁,估量都被壁上的東西震憾了。身邊有人打架居然沒有理會。

「怪了,我看那不是個牛頭,怎樣會是宙斯的火盾,還太陽神的戰車。」葉老大也是疑萬分,「莫不是幻象,這中會產生一種幻象。難道這是神殿?」

漸漸的,就是葉凡也被牆壁上的東西住了。一會看這面牆上的東西像是這個,一會像哪個。有的東西居然像太空梭。

廳中眾中都瘋狂的在牆壁處溜動著,雙手在牆上著估量是想把牆上的名畫搶走拿去賣掉就發大財了。

葉凡也伸手去那牛頭,不過,發現了個空。表現上看去坑坑窪窪的牆壁上,一去居然滑溜溜的彷彿在冰面上似的。

「發了發了,媽的,娜麗莎啊1這時,聽到了王仁磅的叫聲,葉凡轉頭看去,發現這貨雙手在牆壁上拿著。

一會兒皺眉頭一會兒笑,像個十足的瘋子。而且,彷彿也很苦惱似的,由於,娜麗莎取不上去,王仁磅自然著急了。

而肖十六妹也是雙眼發直,臉下跌得通紅,雙手在本人的上捏著,身子扭擺著,目光是火辣辣的望著牆壁上,不知道她看到了什麼綺麗東西。也許是『宮圖』吧。

就在葉老大想上前叫她一聲提示時。

「大鑽石啊大鑽石,媽的,這麼大,相對有幾萬克拉,我要到索斯底去賣掉。

老子就是世界首富了,首富!比爾算個屁,老子山田村一才是……」就在這時分,葉老大聽到一個瘋狂的聲響呼嘯著。

轉頭看去,發現一個留著小鬍子的傢伙,應該是日本神道組的隊員,叫什麼『山田村一『的傢伙此刻正瘋狗普通的在往牆上撲騰開了。

這貨雙拳不斷往牆上招呼著彷彿在搶鑽石的樣子。葉凡凝神看去,發現那牆上根本就沒有鑽石,根本就是一個像臉盆樣的藝術品。

就在這時分,一道聲響炸聲吼道:「你媽的,那是一枚炸彈。你還去踢它,等下爆炸了我們都玩完了。」

葉凡一看,彷彿是個阿拉伯人。兩人都呼嘯著馬上就打了起來,而不久,這大殿中燥動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