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A組永遠不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A組永遠不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吉田東郎的整隻右臂還是沒能逃過「幹將,那雷霆的一刀。 噴著血掉在了地下。吉田嚇得隨手撿起手臂不要命的往沙堆一鑽,幾秒內人就得到了蹤影。

這忍術用來逃命倒是正好合用。

葉凡到了嚴世傑面前。

「我不行了,快走,快走,我還能tng幾下。」嚴世傑嘴裡流著血嘶喊道。

「不行,我背走1葉凡武斷的伸手想去拉人。

「再不走我就自爆了1嚴世傑突然拿出一顆手雷盯著葉凡,態度果敢,堅決。

「們走不走?」嚴世傑不聽勸。

「走1葉凡一揮手,帶頭往前衝去。他知道,嚴世傑曾經決計拚命了,由於,他不情願再拖累A組隊員。估量,老嚴也知道本人不行了。

葉老大瘋了普通,這次幹將不得了的兇猛,居然連出五刀,五顆頭顱全飛砸進了沙堆里。

神道組成員一看,大叫著「殺神殺神,…個個居然天分的往前進了幾十米遠。要知道,這些敢死隊員的心志有多高,居然被葉老大的瘋狂之舉嚇壞了。

而葉凡帶著傷兵殘將終於衝殺了出來。而王老也想效仿嚴世傑來個自爆什麼的。

不過,被葉凡武斷的一掌給擊暈了。王仁磅背著爺爺也是如神將普通,不要命的衝殺著,喊叫著。

「A組永遠不敗,永遠不敗,永遠不敗,永遠不敗」在跑出一里之地時,大家都聽到了嚴世傑那嘶啞著的悲愴聲響以及噠噠的機關槍噴火舌的聲響,不久,那邊轟隆隆傳來幾聲巨響。火光映紅了沙漠的天地。

「老嚴1知道嚴世傑跟神道組隊員玉石俱焚了。葉凡眼眶潮濕了,A組一切隊員全都流著淚,轉身奮勇,全都不要命的衝殺了出去。

見有對方的高手A組的低層次隊員馬上合著手雷不要命的就撲將了上去,曾經延續有二名隊員跟對手玉石俱焚了。

在轟隆的爆炸聲中,在「A組永遠不敗,的慘烈喊叫聲中。葉凡帶著突擊分隊一口吻居然跑出了150公里左右。

「老嚴!李,1張1龔開河以及李嘯峰兩位同志終於掉淚了,A組總部會議室里一片沉靜。

「老嚴,我還欠一包煙,一包煙。」李嘯峰吶吶道,淚水從腮邊直往下淌。

「老嚴,我不該對摳門,前次閉會,就應該多給一包煙的。」計永遠同志也差不多狀況,一轉眼,他轉頭朝側旁站著的一個大校吼道「給老子拿一百包過去,擺老嚴地位上,這煙是老嚴的,抽抽抽抽抽……」

「全體起立1龔開河那嘶啞的聲響響起,師啦一聲,全體將官全都立得標準,全都一臉莊嚴,全都掛著淚珠,全都脫了帽子,全都我軍最新一代導彈驅逐艦「宏江號,上,此刻幾個公用房間門外都有雙手操胸的上校或大校在守門著。

按理講在宏江號上還用這麼慎重幹什麼,艦上都是共和國的海軍官兵,不過,就是這麼怕重了。

宏江號是我軍0361A型導彈驅逐艦,2003年1月20日在江南造船廠下水,是我們國度海軍第一代具有相控陣雷達、垂直發射系統的防空型導彈驅逐艦,被譽為「中華神盾」。

而宏江號上二百官兵們在疑惑的同時一個個也相當的興奮。由於,這次軍委派出的我軍最新一代導彈驅逐艦「宏江號,的「浦海號,兩艘軍艦為頭,加上補給艦等共四艘軍艦開往太平洋海域停止例行的遠航拉練。

而宏江號跟浦海號都是同等級的艦艇,即使是到如今,軍委也還沒有定格到底哪一首艦船是旗艦。

因此,雖都是華夏軍艦。但宏江號跟浦海號兩艘軍艦上的官兵們都在暗中較勁著,這年月,誰都想成為旗艦,那可是指揮艦。

這次例行遠航拉練海軍總部以及軍委都非常的注重,本來原定東海艦隊副司令員趙放豪少將為總指揮的。

不過,後來趙放豪到了宏江號上正要鳴笛起航時居然接到下級命令指示待命。不久,總參第一副參謀長楊志中將登上了宏江號。

而趙放豪儼然成了陪客。

對於楊志中將的到來海軍官兵們都很興奮,能見到這樣的軍界大腕,著實刺j。

不過,在刺j的同時,海軍官兵們也感覺到了一股凝重的氣息。而且,也隱隱的感覺到這次拉練跟以前相比,必不尋常。不過,到底什麼地方不尋常,他們也講不出個所以然來。

幾個月上去了,海軍官兵們都是正常的訓練著,也沒發現什麼特別之處。

不過,自從前幾天早晨末尾就變得很不尋常了。楊志中將跟趙放豪少將兩位將軍居然親身站在船舷邊指揮著,秘密的迎接來了一批特殊的主人。

而且,這批主人一上軍艦后。楊志中將馬上下了命令全艦全隊全速回國。宏江號上的官兵們這才清楚,估量,這次拉練只是個幌子,而迎接這批主人回國才是重頭戲。

而且,住在補給艦上的軍醫總院的醫生護士們當即就繁忙開了。

宏江號上幾個大的房間早改成了暫時頭的手術室。

外邊站崗的都是上校級別的軍官。就是宏江號上的官兵們進那幾個房間都得請示過楊志中將才行,就是趙放豪少將未得同意都不能進卜…。

「一定是大人物。」一個海軍中尉聲嘀咕道。

「這不是廢話,看到沒,我們艦長也不過上校級別。再看看那邊,守門的居然是上校。上校守門,那外頭的人物是什麼級別的。

還有,趙司令員要出來都要請示。我估量,外頭是不是有上將級別的軍界大腕。」另一個上尉一臉放彩的道。

「沒有上將相對也有中將,跟楊總參一個級別的是一定的。兇猛1中尉聲講道。

「自從那批主人下去后,全速回國命令下了。而且,我也感覺到了一些不往常的狀況。這外頭,是不是有大事要發生了?」上尉道。

「嗯,我也感覺到了。以前我們拉練時都很安靜。這段工夫怎樣搞的,彷彿總感覺有本國的艦船在不遠處游dng著。是不是在監視我們。狀況有些怪異了。」中尉臉上閃過一絲疑惑。

「相對是,趙司令曾經下了一級白色警備令。是,假設遇上攻擊,要堅決,武斷反擊。全艦官兵都得打起肉體,隨時預備應對突髮狀況。以前,就是軍委指導也不敢下如此的命令的。這個,回擊可是在請示上頭的。不然,就是國際大糾份了。」上尉臉上也顯出嚴肅起來。

「呵呵,別緊張,拉練的進程罷了。」這時,一道很隨和的聲響傳來,兩人趕緊站直了身子。

發現講話的居然是一個長相較帥的年青人。相對不是宏江號上官兵,由於,大家混久了全熟習的。

「首長好1上尉跟中尉馬下行軍禮問好。

「呵呵,我只是一個普通人,們隨意點。」葉凡笑了笑擺了擺手。不過,兩位尉官們可是不敢大意。由於,此人是從那幾個特殊房間出來的人物。那級別,不用講自然高得嚇人滴。

「葉帥,王老叫。」這時,趙放豪從後邊拐角處出來了,一臉笑意講道。

「我就來。」葉凡答著,還伸手拍了拍兩個兵蛋子肩膀走了。

「葉帥,什麼意思?」中尉一臉驚駭問上尉道。

「以前我們國度有元帥這個級別的軍官,如今彷彿都取消了。怪了,趙司令怎樣叫他葉帥。難道是長得帥?這個,彷彿不能夠這樣叫吧。這個,是個很嚴肅的成績的。」上尉也沒鬧清楚狀況。

「趙司令一向都是板著個臉,看見到這年青人後都是滿面淺笑了。此人,一定不複雜。難道」中時道。

宏江號行駛了十幾天當時,發現後邊婁前面出現的可疑軍艦是越來越多。

形勢漸漸的緊張了起來。本國艦艇彷彿都集中了起來在宏江號等四艘華夏艦船周邊拉練似的。

就是趙放豪司令員跟楊志中將都是輪番值班,一個晚班一個就是白班。而艦上官兵們更是打起肉體,一天除了吃飯和休息的工夫,其它文娛活動全部取消了。

而浦海號等另外三艘艦艇也改變了行駛範圍,全都聚會在宏江號周邊一同前行。這個,儼然宏江號就是旗艦了。宏江號上官兵們在疲勞的同時一個個更興奮了由於,他們贏了浦海號。

又過了二天,前方接到指示,四艘船全部原地停了上去。不久,官兵們才發現,從前方過去了四艘軍艦,全是戰役力很強的最新版的戰艦。而且,是華夏共和國的最現代的艦艇。

不久,四艘艦艇過去后鳴笛表示後分前後兩艘對宏江號實施保護。

而水下居然浮下去一艘超級潛艇,潛艇l了個臉表示后又悄然的下潛到了海底。自從四艘艦艇編隊l臉后,本國艦隊終於識趣的分開了。

進入華夏領海后,宏江號和浦海號停了上去。全體官兵整隊肅立。

不久,房間里的特殊主人們出來了。

「首長好1趙放豪司令員帶頭行了軍禮問好。而艦上列隊的一百多名官兵也跟著趙司令員喊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