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葉老大進入A組權力核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葉老大進入A組權力核心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形式非常嚴峻,45名正式隊員傷亡加上退出的人員合計二十名。現在就剩下二十來名隊員了。

就是加上新招進來的陳軍和盧家子弟二位也不到30名正式隊員。而第八組外圍部隊獵豹這次也是精英幾乎去了一大半。

三段高手都難找了。那些高手可是a組培養成四段正式隊員的基石。沒有了這些堅實的基石?

怎麼樣重建a組,恢復元氣才是當今最重要的事。不然,a組還叫a組嗎?咱們a組,正好嚴世傑同志喊的,是永遠不敗的1龔開河同志乾咳了一下,全體肅靜,他才發言了。

「鄭方的任務太艱巨了,不過,相信陳軍同志去了後會增強第八組和獵豹的實力。只是,一時之間想恢復第八組元氣,太難了。這個,不是光耍嘴皮子就能恢復的東西。」林棟國看了看龔開河,說道。

「鄭方的確難過,第八組是a組的主力部隊,攻擊之組。這次任務中隊員十成中去了六成。就剩下幾個撐門面的了。而獵豹的重建又擺在了鄭方面前,如何的開發出各位同志潛力,不管用什麼辦法,多招些人馬進來充實獵豹和a組是當務之急。不然,正好龔組長所講,a組還叫a組嗎?要是遇上突髮狀況,咱們無兵可派,怎麼辦?」崔金同講道,眉頭都快皺成一條縫了。

「陳軍的父親聽說出身京城太極門,我想,能不能……」計永遠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不講了。因為,計永遠曉得葉凡跟陳軍的交情很深。就怕惹得葉老大發火了。

「陳老已經跟京城太極門斷了關係,難道還要求陳老低頭去求人家。既然要招人,乾脆以軍方出面的形式直接問京城太極門要人就是了。

我想,多的不要講,招來一二個四段弟子還是有的。京城太極門我也去過,發現四段及以上弟子至少有一隻巴掌數。

他們那裡,三段頂階方面的弟子可是不少。我想。各大門派的三段弟子還是不少的。能不能充實獵豹,就看你們的了。」葉凡趕緊說道。

「能不能給王老講一下,從羅浮派再招二位弟子進入a組。相信王老會理解我們的。羅浮,是個神秘門派。直到現在,咱們都沒搞清楚羅浮派到底有多少弟子。有多少位高手。」這時,新調來的蘭遠金同志講道。

「這樣吧,咱們在坐的分工負責,一人去一個地方。比如,我去青城,老計去少林,老蘭去青城。

不管怎麼樣,任務是每人招收兩個四段位及以上段位高手。不過,至少得四段位才行。

如果都能成,差不多也有十幾位了。咱們隊伍的建議就會加快許多。沒辦法了,同志們,就是厚著臉皮求爺爺告奶奶也得去干。

咱們華夏的門派和家族還是不少嘛。而且,時間不等人埃美國海狼那邊的正式組員比咱們多得多。

就是這次損失了二十位,他們也還剩下七八十名正式隊員。」龔開河講道。

「人家有錢,可以網路高手。這個。咱們沒法子跟他們比。咱們那點經費,給他們塞牙縫還差不多。

不過,龔組長,這次的任務就別派我頭上了。我還得趕回東貢市處理許多事務。

都出來快兩個月了,也不知那邊搞成什麼樣子了。這下子也快過年了,事也特別的多。

而且,以前我也講過。不插手a組任何事務。經后,你們就當沒我這個人就是了。」葉凡趕緊推脫了,這招人的事可是一燙手山芋,費時費工不說,還特麻煩。所以。能不接當然就不要接手了。

「那怎麼行?葉凡同志,你的門面估計比我廣得多。我剛從軍方那邊過來,說句實話,這個任務對我來講太難了。對於這邊的武林門派什麼都不怎麼熟悉。要我去招人,真是難為了。不過,既然是為了國家,就是硬著頭皮也得上了。」這時,蘭遠金看了葉凡一眼,哼道。這傢伙對葉凡不怎麼熟悉,而且,也有點擺老資格。

「這事我先前已經講過了,這次能來開會也估計是最後一次。所以,我希望龔組長就不要為難我了。」葉凡沒看蘭遠金,而是沖著龔開河講的。

「年青人,你這態度可是不怎麼好。年青人更應該多幹些工作,經后,才更有機會是不是?哪有這樣子講話的,這是年青人的態度嗎?」蘭遠金這話一出,在坐的同志都在心裡喊了聲『要糟/

奇怪的是這次葉凡居然沒發脾氣,而是看了看蘭遠金這老傢伙一眼,反倒一臉和氣的笑了笑說道:「那行,就這一次,僅此一次。這樣說吧,你蘭主任能招幾個,我葉凡就招幾個。我這小年青的總得向老同志看齊是不是?不然,人家又講咱什麼什麼滴了。」

見倆人有對昴的架勢,龔開河自然在心裡偷笑了。對於這種『對昴』開河同志甚是歡喜。就是其它的幾位領導也都面帶微笑看著不講話。

「呵呵,葉凡同志,這樣吧,我比你年歲大,退讓一步。你能招幾個,我也招幾個進來。」蘭遠金入套了,居然叫板起葉老大來了。

「成交1葉凡淡淡一笑看了龔開河一眼,說道,「龔頭兒,我已經提前完成了任務。」

「提前完成了任務,你招誰進來了。葉凡同志,咱們可是在代表a組最高權力的會議室里講話。這裡的每句話都將記錄在冊的,這裡,是很嚴肅的地方,可不能亂講話。」蘭遠金同志覺得葉凡在搞笑,在玩弄自己,所以,有些生氣了,那瞳孔也瞪得大了許多。

「我葉凡什麼時候亂講話過,蘭遠金同志,我希望你在講話時一定要三思而後出。這裡可是在開a組黨委班子會議,你的話可是要記錄在案的滴。這麼嚴肅的地方,你居然胡言亂語了。」葉凡冷冷哼道,覺得有些不爽。覺得蘭遠金這老傢伙倚老賣老的有些擺譜。明擺著想欺負自己這個年青的新嫩罷了。

「那你這話什麼意思?今天龔組長剛把任務分配下來你就說提前完成了,這不是笑話是什麼?」蘭遠金看了葉凡一眼,也覺得這年青人太翹皮了。居然對自己這個老資格的軍方大腕如此的口氣講話。明擺著也倚小賣小,欺負自己這個剛進a組的老嫩。

「我想問龔頭兒,東貢市軍分區的牛通同志,還有蘇家從羅浮派請來的保鏢張武和李升三位同志是不是我徵招進來的?」葉凡不理蘭遠金,問龔開河道。

「這三位同志不算,他們的應招是在龔組長分配任務之前。而且,是以軍委的明義徵招的,這個,絕對不能算數的。再怎麼樣也不可能算你頭上的。」蘭遠金一聽,可是有些急了,差點叫起來了。

「怎麼又不能算數了,剛才有沒講分配任務前還是后了?而且,這三位同志都是通過我的手由李老協助招進來的。而且,時間並不長,是這次任務時招進來的。更何況,當時就是龔組長都誇了我一句,還說要感謝我為a組作出的貢獻,龔頭兒,你說說,是不是這個樣子的。」葉凡講道。

「嗯,我是接到葉凡的徵招令後去跑腿的。這份子功勞當然要算葉凡的。」李嘯峰搶先出口了。

「龔組長,這個當然不能算是不是?」蘭金遠硬著頭皮講道。

「呵呵,龔組長,你說呢?」葉凡逼了過去。龔開河同志可是有些頭大了,一個是最年青的王牌,經后a組的希望還落在他身上。肯定不能胡亂得罪的。

再說,在a組正用人之際,這樣的年青人前途無量,可不好惹。而且,魯進的事龔開河早聽說過了。

早就對葉凡產生了警惕。聽說這年青人影響力很大,即便是在a組內部也有著相當深遠的影響。

在目前的29個a組正式隊員中,像張強、張雄、狼破天、陳軍等人都是他的鐵竿兄弟。

得罪了他,那就得罪了一大片。龔開河剛到a組,這屁股還沒穩當。即便是坐穩當了他也絕不會再犯魯進同樣的錯誤的。如果再鬧騰出個聯名上書倒龔,估計,唐浩東會馬上考慮換人了。

所以,對於葉凡,龔開河同志決定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他不鬧騰得太過份,就聽之任之了。

而且,主要還是以和平共處為主。所以,龔開河同志一開始就沒在葉凡面前擺過組長架子。對其他同志,龔開河可並不是這個樣子的。a組總頭兒,還是有威信和霸氣的。更何況,龔開河同志也是一神秘高手。高手都有脾氣的。

不過,最近a組跟軍方的關係一直不怎麼和諧。兩個部門好像是一個矛盾對立體。既相互依存相互支持著,又相互監督對立著。主要是軍方對a組的監督力度加強了。

以前派來的蔣大海只是少將級別,這次叫蘭遠金來級別上升到了中將。說明,軍方的關注力度加大了。龔開河同志當然也並不怕軍方能對他怎麼樣。

不過,這年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真跟軍方的關係搞得太僵的話也不利於a組開展工作。而且,按上頭明面上規定,a組只是軍委下屬的一支秘密部隊罷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