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老龔同志很猾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老龔同志很猾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6更到!

只是,a組的身份有些複雜。 面上看上去又是屬於軍方,而財政一塊也有一部分是軍方那邊下拔的。但絕大部分是直接由國度財政直接下拔的。

而a組的觸角又比軍方深得遠和深,不管國防的事還是國際的一些有關國度安全的大事,都有a組的身影子在。

所以,a組又不全屬於軍方。這個身份,到如今國度也沒正式定位,搞得有些不置可否的。

所以,龔開河同志也不想得罪了新來的軍方聯絡處主任蘭遠金,這老傢伙假設得罪了,當前時不時生點蛾子去軍方那邊告上你一小狀的也費事的。

軍方雖說不能直接對a組指手劃腳,但在旁邊講講閑話。找點事來敲打敲打你還是有這個資歷的。

「這樣吧,葉凡前次招的人還是要算他頭上的。不過,三個人只能算二個。」龔開河也著實狡詐,既給足了葉凡面子,這邊,又照顧到了蘭遠金的一點面子。

「算一個差不多。」蘭遠金看了龔開河一眼,不滿的講道,這個,你龔開河可是有些傾向了。明擺著偏著葉凡這個大年青了。

「三個算一個,就你蘭主任能講得出來。那我葉凡不是白乾了,既然龔頭兒講算兩個,那就兩個吧。咱總是尊崇指導的是不是?」葉凡淡淡哼道。

不過,葉老大講這話時在坐的有些同志都會感覺臉紅,是為葉老大的厚顏而臉紅了。

「不行!相對不行1蘭遠金冷冷哼道,老傢伙是有些急了。

「要不這樣,我們這裡也有八位同志。舉手表決就是了,龔頭兒,你說怎樣樣?不過,我首先聲明,我支持葉凡的二個。」李嘯峰面帶淺笑著講道。

「那……就這樣,按李老講的舉手吧地。」龔開河略一猶疑,說道。

「算兩個,我支持。」戴成想都沒想,直接支持葉凡了。

「算兩個恰如其分。」崔金同可是被葉凡打怕了,想都沒想,接在戴成前面就啟齒了。

「那就算兩個吧1副組長林棟國說道。加上李嘯峰先講的一票再加上葉凡,曾經五人贊同了。蘭遠金同志那臉有些不美觀了,看了龔開河一眼。

「這事,呵呵,還用再講吧,算兩個經過,我就不發表看法了。」龔開河淡淡的笑了笑說道。

這老傢伙,不是普通的『』,葉凡在心裡暗罵了老龔同志一眼。

「哼,兩個就兩個,我蘭遠金也能招進兩個來。」蘭遠金沉著臉哼道。

「呵呵,還不止的。陳軍是我葉家人,算不算是我招出去的。還有水州盧氏家族一個弟子,算不算我葉凡招出去的,這樣一算計,四個了。」葉凡又淡淡一笑。

這貨,早打定主意了。明天,就要狠狠的『踩』一下蘭遠金,好好的剎一下這老傢伙的威風。中將又牛啦,老子一少將就是要踩你這中將怎樣的?

而且,從另外一個方面講。本人才算是正式進入了a組的權利中心中。

當然也得樹立本人的威信才行。不然,任何一位同志都可以來踩你幾腳,那也不爽的。雖說葉老大並不想專在a組,但必要的自保威信還得樹立起來的。

「那兩個,我可是聽說是唐親身開的口。這個也算在你頭上,那唐又算什麼了?」蘭遠金也還不是普通的兇猛,馬上扯出唐來壓制葉老大了。講完后這老傢伙還得意的瞄了大家一眼,總算是找回了一點面子。

「呵呵,是唐開的口沒錯。不過,陳軍可是問我答不答應的。而唐給了面子給我,也徵求過我的意見,當時有好多同志都在場的,是不是這樣一個說理法。」葉凡淡淡一笑,看了蘭遠金一眼,又講道,「不是我葉凡吹牛,這兩位同志,呵呵,跟我關係都不錯。不然,你蘭遠金同志出馬試試,看看能不能把他們倆招出去。」

「你……」蘭遠金氣得把茶杯重重的磕在了桌上,老傢伙被住了。

「呵呵,也折中算,算一個,加上原來的兩個,就是三個了。這樣吧,老蘭同志說是葉凡同志幾個出去他也幾個出去,那老蘭的義務就是三個了。希望同志們都能通力協作,每人出一份子力氣,壯大我們的a組,儘快恢復實力。」龔開河又笑著,一邊和稀泥一邊算講著蘭遠金。這老傢伙,心裡估量快抓狂了。

「三個,也太多了吧?」蘭遠金最後厚著臉皮的掙扎了一下。

「三個太多,蘭遠金同志。剛才你講的話可是有記載在冊的,要不要重放一下剛才的錄音?」龔開河可是有些不高興了,那臉一板,沖著老蘭就哼了過去。這下子,a組總頭兒的霸氣終於顯現了。人家是不則已,一就驚人。

八段位高手那氣勢卻是相當兇猛。葉凡隱隱感覺到,龔開河這老傢伙估量有著八段頂階實力。

想不到除了a組以外居然還有如此的高手在國度部工作。那整個華夏到底隱藏著多少高手在政fu部工作,相對沒有個准數的。葉老大也暗暗警覺了起來。夜郎自大可是會溝里翻船的。

葉凡甚至疑心,在國度部中能否還有著十段位的高手隱藏著。華夏,是個奧秘的國度,當然,高人也奧秘了。

明天冒出一個王老,沒準兒明天將冒出一個張老,誰也說不定。誰能證明九段就是a組的底牌了。葉凡覺得應該不止這個層次的。

「龔頭兒,聽說墨香市野戰一師還差個師長地位還沒有定上去是不是?」葉凡問道。

「這個,我不清楚。」龔開河搖了搖頭,講的也是假話,他看了臉上有些憤然的蘭遠金一眼,說道,「估量這事,你得問蘭主任了。他在軍方呆了幾十年,而且,軍隊人事部都呆過。普通師級幹部的變遷也是大事。能夠會知道。」

「是有空缺,我也聽說了。」蘭遠金淡淡哼道。

「龔頭兒,你看。齊天也為a組立下了豐功偉績。這次光是他一個人就滅了三個同階位的高手。

而且,在進入謎宮時他表現很英勇。要知道,他是第一梯隊出來的隊員。

在撒哈啦戰役了幾個月還如此的堅持著不肯下前線。這樣的同志為了國度,最後功底子被廢了,他如今就二段身手了。

而且,科能組的專家也反省過了,他是不能夠恢復了。我們不能寒了同志們的心是不是?」葉凡說道。其實,當初進死亡謎宮時齊天根本就沒有進到宮外頭,這個,自然是葉凡瞎編的。

「嗯,齊天同志不錯,是位好同志。」李嘯峰也點頭贊道,「惋惜了,唉……」

「你有什麼話直說就是了。」龔開河問葉凡道。

「齊天曾經是上校軍銜,按我們a組正式隊員的規矩就是。假設因傷參加到地方軍隊或政fu部工作,a組正式成員是提一級再讓他參加去。齊天提一級的話就是大校了,也完全有才能和資歷擔任墨香市野戰一師師長之職了。」葉凡講道。

「提一級是應該的,我們會給他提級到大校再轉業到地方工作。不過,關於他的去處,假設他肯去地方部隊,我們也支持。

只是,假設要擔任墨香市野戰一師師長一職,那就不是我們的事了。

葉凡同志,有些方面能照顧的,比如,我們可以提高他的退隊費。可以給他功勞和光榮。

但是,在軍隊一塊要擔任什麼職務,那是軍隊指導的事。a組不無能涉軍隊的人事任命。」龔開河同志一臉嚴肅的講道。

「是啊,不然,人家又會講我們手撈過界了。本來我們有權利要求國安,警察,甚至軍隊某些部隊等國度強力部配合執行義務軍隊指導曾經以為我們a組的權利過大了。假設再提出這種要求,那就有得人家說的了。我們,不能讓他們再抓小辮子了。」林棟國點了點頭講道。

「葉凡,這事你還可以去找軍隊有關指導講講。我知道你想為齊天謀些好東西,這是應該的。但是,不能要求a組出面了。」這時,李嘯峰也是一臉嚴肅的講道。

「呵呵,葉凡同志,假設你把剛才的三位同志名額增加一個,我倒是可以為你講些話。不敢說有八成把握,但至少五五之數還是有的。」這時,又響起了蘭遠金那老傢伙略顯自得的聲響道。

「遠金同志,剛才的事曾經敲定,你怎樣又反悔了?這不是兒戲?」龔開河可是有些急了,這個,葉凡那邊算少一個倒沒什麼,反正人都出去了。

只是,葉凡那邊少算一個,那蘭遠金的義務就少了一個,由三人變成了兩人。這個,對a組來講是損失。龔開河同志當然不答應了。

「呵呵,龔頭兒,這是我跟葉凡的事,人家自願少算一個,難道大家也有意見,總得給人家一點自主權嘛是不是?」蘭遠金不不陽的說道。

龔開河也被住了,面一僵,盯上了葉凡。

「呵呵,這事,我置信我可以搞定,不勞蘭主任了。你還是漸漸去找三個高手參加我們a組吧。而且,我置信,龔頭兒,呵呵,也會,呵呵……」葉凡乾笑了一聲,那話意思講得很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