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六十章燕春來報應到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六十章燕春來報應到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九百六十章燕來報應到了

7更到!

不過,在坐的全是老滑頭,那個聽不出葉凡的意思來。 無非就是硬賴在龔開河身上一個人情了。

估量,齊天的事,還得龔開河出面去說叨一下了。這規矩是人定的,方法嘛倒是可以活著用的。

「我以個人名義可以建議一下就是了,當然,任不任命那是軍方的事,我們不干涉1龔開河被無法,真是被小葉同志的無恥給打敗了。只好這樣講話了。

「謝謝,我置信龔頭兒的面子不是普通的小滴。」葉老大是步步進,小捧著龔開河同志。

「你小子,我有屁的面子!就你面子大,哼1龔開河居然爆粗話了,看來,是忍不住了。

哈哈哈……

全體同志,包括蘭遠金都大笑了起來,不過,一笑之後,蘭遠金臉有些漲得紅了,由於,葉老大太不給他面子了。

這傢伙在心裡冷笑開了,媽的,你要這個地位,老子就搗,在軍方一塊,a組也算不上什麼……

這時,科能組組長吳光寶同志悄然推而進了。

「有新發現了?」李嘯峰倒是搶先啟齒問了起來。

「嗯,有新發現。」吳光寶這話一出,全體同志都盯上了他。而且,一個個都有些興奮的發著狼光。

「快說吧老吳,想急死我們呀?」林棟國同志催了起來,由於,吳光寶要坐下喝茶。

「是這樣的,屍我們還沒來得及鑒定。不過,當時屍身體下墊著的一塊描有山水等的像藏寶圖樣的東西我們發現了些苗頭。

說假話,這張圖紙很詭異。我們實驗過多次,發現並不是紙質的。而且,也彷彿不像是布的。是一種我們至今沒發現過的特殊材料製成的。

估量海狼跟紅軍組都有異樣的疑和不解。而且,圖紙上畫的一個略帶點圓盤狀的東西,跟傳說中的ufo真有些相像。

專家們猜測,這份圖紙很能夠就是那疑心是ufo的藏身之處。而且,圖紙上的怪圓盤樣東西很奇特,甚至,在特殊光線下還會發出一閃一閃的光,彷彿隨時會飛出圖紙到天空似的。

為了防止它真飛出來。我們是在一個密封的地方實驗的。」吳光寶講道,呷了口茶。

「那還不去尋覓這奧秘之物?」李嘯峰問道。

「怎樣找,不知準確地點。我們只要四分之一的圖紙,假設是殘缺的,也許還有些揣測能夠。

不過,我們用了特殊手腕複合圖紙,用了假想推理等各種手腕在試測圖紙。

在圖紙的外源光線映照下,發現有些隱約的山水圖形顯現。不過,也太模糊了。

不過,我置信那裡,應該是地球的某個地方。後邊的複製工程會增強的。不過,我擔心拿到圖紙的其它國度也正在加緊復原工作。

所以,我建議從此刻起,由科能組專家提供線索根據,我們要派出高手往世界各地去搜索了。只需覺得有疑心的地方都得去找找。」吳光寶也是略顯興奮講道。

「難道還真是外星飛船?」崔金同吶吶了一句。

「即使是有外星飛船我看也正常,也許,在現代某個時分他們的人悄然來臨過地球。

而既然是機械的東西都有能夠發生缺點的。一旦發生缺點或許是燃料之類的東西耗盡,他們回不到本人的星球了也正常。

浩淼的宇宙,誰敢一定別的遠距離的星球上能否還有智慧的生命存在。

甚至,人家科技比我們發達幾千倍幾萬倍都有能夠。這種飛船,即使是能把殘骸找回來讓我們研討揣摩,就是學到他們的一點技術。比如,用在戰機下面,那也是不得了的發現。比如,垂直起降也是各國在研討的難題。如今的技術都不怎樣成熟。

而從各國傳來的ufo人家是隨時隨地都可以飛起來,而且,會做出最現代的戰機都無法完成的高難度動作。

更何況,時下,各國都增強了對空間探求的觸角延伸。

未來人類的第二個家園,很能夠會是在空間樹立。像秸號』等空間站。都是為了遠距離探求宇宙預備的。

而且,為了遠距離探求宇宙,星際飛船就相當重要了。目前就美國人登上過月球,登火星曾經方案良久,可是難度太高了。

假設能自創外星飛船的先進成果,那人類登上火星,甚至,飛出太陽系銀河系也不是個夢想了。

就是為了戰略出發,從國度安全出發。他們美國佬俄國佬有了,我們華夏人也不能落後。

落後就要挨打,八國聯軍時代的經驗太深入了。而且,人家往太陽系外邊去了,我們連地球都飛不出去,地位的高低一眼就看中了。我們華夏人,絕不能淪落成為二等三等國度。我們不想稱霸,但自保的才能總要有是不是?」吳光寶嘆了口吻講道。

「嗯,是得馬上舉動起來了地。這樣吧老吳,你們儘快搞出一個大致的地點和道路來,這邊派人的事我們會想辦法的。」龔組長講道。

「派人,總頭兒,去啥地方找人?」這時,林棟國又想到了a組的實踐成績,一臉的鬱悶。

「先派三段高手去尋覓,正式隊員按兵不動在家療養。一旦發現準確地點,我們就得出動了。所以,招納隊員就成了當務之急。同志們,我們必須馬上舉動起來。趕在年前,去各大派走走。為了國度,我龔開河不要這張臉皮了。」龔開河同志講得很煽情的。

「怎樣樣杏兒,威風不?」水州的楚天閣.葉府內,陳軍同志穿上軍裝扛上上校扛扛,在段杏兒面前轉悠了圈上去,得意的踱著方步。

「你小子就顯擺吧。」一旁坐著的段海天這岳父沒好氣的哼聲道。段海天其實心眼裡直爽著,以前陳軍跟著葉老大在瞎。

從段海天心裡來講,還是希望本人這個婿能走官場或軍界之路。不過,陳軍一根筋的跟著葉凡瞎,段海天也不好講得。

想不到這次被徵調去后反倒是因禍得福了。居然搞了個副師長職位回來。獵豹的副師長可是相當牛的。段海天心裡不偷著樂都不行了。

「陳軍同志是福大命大,段書記,置信他的出路更為遠大。」葉凡坐龍椅上,一臉笑呵呵的講道。

「這小子,給他一根就當令箭。不過,陳軍。經后得正派點了,你曾經是堂堂的上校了。人家爬了幾十年未必能到這個級別的。你小子,可得珍惜了。」段海天一臉嚴肅的說道。

「知道了岳父,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再說,有葉哥罩著,我怕個球1陳軍拽拽的哼道。

「你就牛吧,哼哼1旁邊的段杏兒可是伸開了五指山給某位同志來了一下。陳軍咧了咧牙不敢叫痛。

「段書記,無事不登三寶殿,你可是很難得到我這裡來走一趟的。是不是有什麼事,你就直說吧。明天我估量得趕回東貢了。這都快到年底了,我又失蹤了這麼長工夫,怕堆上一堆事了。」葉凡轉爾問段海天道。

「呵呵,葉凡,你還不知道吧,燕來走了。」段海天淡淡笑道。

「走啦,去啥地方了?不會是高升了吧?」葉凡心裡一動,問道。

「高升,談不上。」段海天淡淡的笑了笑搖了搖頭。

「那就是倒霉了,活該,敢欺負我們葉哥,倒霉去吧。」陳軍惡狠狠的罵道。

「你小子這嘴就不能留點情,對於葉凡,他是做得有些過了一些。不過,都是為了工作嘛1段海天還要打一下官腔,爾後才說道,「他回教育部任副部長了。」

「也不錯嘛,教育部常務副部長也是正部級別的。跟南福省省長相比,孰輕孰重一時也分不清了。」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

「不是常務副部長,就是副部長。」段海天說道。

「那就是倒霉了是不是,省長可是正部級的,教育部的副部長不是副部級嗎?」陳軍一臉興哉樂禍講道。

「你小子沒在官場真是連最最少的常識都不懂。」段海天沒好氣的哼道。

「我又錯在哪了?」陳軍了下腦殼,望了望岳父,真不明白。

「陳軍,人家是括弧,享用正部級偶遇。其實,各大部委外頭,好多副部長都是正部級別的。只是,實權跟省長相比,自然不是同一個級數的了。燕來落得如此下場,倒是有奇異,這是誰幹的,燕成不是政治局委員嗎?難道就看著這傢伙倒霉?」葉凡倒真有些疑。

「不是你乾的?」段海天有些疑的看了葉凡一眼。

「我,我哪有那閑情。再說,我一個小正廳,能決議一個正省級官員命運,段哥說笑了。」葉凡搖了搖頭。

「你當然不行,不過,喬家大院相對能做到這一點。還有,費家莊更有威力。你倒霉了,他們看不過眼,所以找準時機趁著省級幹部調整的時機下手了。就是一個燕副總理也撐不過兩座大山的壓力的。」段海天說道。老段同志的想象力還不是普通的豐富,葉老大聽了都在暗中發笑。啥時老段同志也年青了起來,喜歡夢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