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六十一章段海天加入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六十一章段海天加入葉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真不是我,你也知道這些天都跟陳軍在一同。 / /而且,我也不想假手於人去干這事兒。再說,喬家大院和費家莊未必肯出手。」葉凡搖了搖頭,看了段海天一眼,說道,「這次燕春來走了,估量南福省人事又得停止一番調整吧。段哥可得扎把勁頭了,前次沒上去,這次要爭取了。我想,齊叔是不是無時機更進一步了。」

「他當然想燕春來的地位了,不過,太難了。」段海天搖了搖頭,講道,「當然,燕春來一走,我們南福省也好幾年了較安靜了。估量,這次的人事調整是比較大的。也許,我還會不會在這裡都難講了。到水州也呆了好幾年了。人家要挪我屁股,咱也沒辦法是不是?」

段海天神情成然有些丟失。

「要不,岳父,那個,呵呵……」陳軍突然心裡一動,看了看段海天,傻笑了幾聲,又看了葉凡一眼,講道。

「什麼這個那個的,你小子在打什麼啞謎?」段海天可是有些生氣了,瞪了女婿陳軍一眼。

「就是,你在弄什麼,把爸都弄迷糊了。」一旁的段杏兒也有些惱了,伸手在陳軍胳膊上狠狠的來了那麼一下。

「輕點老婆,這是肉,不是鐵做的,我也是為岳父好。」陳軍手動了動叫了一聲。

「為我好,有啥益處,你小子快講,要是講不清楚,看我怎樣罰你。」段海天眼一瞪哼道。

「很複雜,參加『葉系』圈子。大家都出力幫你。也許,岳父還真無時機。」陳軍直接就了出來,葉老大差點瞠目結舌了。

這事葉老大也不是沒想過,聽說段海天以前在京城是有點小背景。不過,後來那個背景『歸西』了。所以,老段同志如今也很不幸,成為無根之浮萍。

「你小子別瞎說。」葉凡趕緊說道。

「葉系圈子……」段海天念叨了一句。看了葉凡一眼。

「呵呵,段哥,別聽陳軍在亂瞎掰。只不過是一些冤家湊一塊就這麼講的。我哪有哪才能稱什麼『葉系』是不是?」葉凡解釋道。

「葉哥過謙了,你這圈子能量可不校鐵占雄是不是能人,中警內衛局局長狼破天不是能量大嗎?

還有,最近津門市市長藍平峰的兒子藍存鈞都參加了你的圈子。至於正廳,副廳,處級幹部也不少。

我想。假設岳父真肯參加,葉哥可得出大把力氣。我置信你有辦法,岳父又不是想一步登天覬覦省長那個地位。

只不過是想上調一級,弄個常務副省長就行了。老是一個墊底的省城書記,也沒意思是不是?」陳軍這傢伙,厚著臉皮直接就為岳父搖旗呼籲了。

「你小子講得那般輕鬆,常務副省長是那麼好弄的嗎?雖說只是上調了職務級別都沒變。但。那不一樣的。你小子不懂,這外頭,關係,太複雜了。」段海天貌似在訓叱陳軍,其實,這傢伙雙眼卻是在盯著葉凡的。估量,老段也有些心動了。

葉凡發揮開鷹眼跟氣波術探測了過去,發現老段雖說隱藏得很好,但是。身體溢出的氣機可是有些波動了。闡明,老段的心裡並不安靜,跟表面上的安靜根本就不相符。

老傢伙,一定動心了,葉凡心裡暗自一動卻是不著聲,這傢伙,完全在裝傻。這個架勢。擺明了,你段海天不點頭參加,我葉凡也不能夠出這麼大力氣的。

段海天往年不過剛到50歲,還是有很大的潛力空間上升的。而且,段海天在南福不斷被納蘭若峰壓制著。很是鬱悶。以前段海天是省城書記,而納蘭若峰是特區蒼海市的書記。

當時在省委黨內排名納蘭若峰要比段海天低的。不過。後來一次人事調整,納蘭若峰那屁股一撅,居然連跨幾步,到了省委副書記地位。這個,雖說級別沒變,人家就穩壓了你段海天幾頭的。

「岳父,你還在等什麼?」陳軍可是有些急了,就是一旁的段杏兒都不斷在野著父親擠眼球。

「罷了,我段海天就厚著臉皮了。」段海天擺了擺手,一臉的尷尬相。由於,人家是副省級幹部,比葉凡層次高。自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過,葉凡人家有能量有『天線』,這一點老段又是拍馬不及的。

「歡迎段哥參加,段哥,經后,我們這個圈子以你為主。」葉凡說道,不過,這傢伙當然是在試探了。

名叫葉系圈子,段海天來作主,那絕不能夠的。鐵占雄人家會答應嗎?人家份量比段海天還要粗的。

狼破天同志又什麼想法呢?

「不不不!是我老段參加你的圈子,不是你參加我的圈子。所以,經后,我老段就是葉系圈內一成員了。」段海天居然拿得起放得下,馬上恢復了安靜,而且,厚著臉皮乾脆都認了。

「段哥,既然我們關係更進一了層,我們就要算計一下了……」葉凡跟段海天商榷了起來。

早晨,葉老大一臉疲憊的走出了葉府中的一個地下室。看了看手中的三個瓶子,不由得嘆道:「仁磅同志,對不住你了。為了老段,只得冤枉你了。」

由於,葉凡思前想後。段海天既然老著臉皮子肯參加了,那這次他的事一定要成功才行。

取信於人,便於經后再有其它同志參加。冤家就是一張網,一個冤家也許能帶來一串的冤家。

所以,這次的事必須成功才行。

不過,要讓老段再上一台階難度對葉老大來講太高了。由於,葉老大本人是沒這個本事讓段海天上位的。處於他這種層次的幹部,是中組部的範疇。

而且,即使是中組部,估量也只是考核門臉上的事了。而真正的決議權卻在地方層面上了。雖說全國的副省部級幹部也不少,但是,每個地位盯上的人馬更多。

僧多粥少從來都是官場上的事。

假設去找本人的准岳父,估量,段海天沒有向喬家靠攏人家絕不會出手相幫的。喬遠山可以幫葉凡,但葉凡的冤家就不在他思索的範疇之內了。

至於說找費家,估量更不能夠了。跟費家的關係相對不如跟喬家了。說白了,葉凡跟費家的關係,根本就是一種『互利』關係罷了。

至於其它關係,像張衛清鐵占雄,他們本人也不過副部級別。也不能夠有能量能讓段海天更上一層樓的。

第二天早晨,葉凡正打算回東貢去。不過,卻是接到了海東青牛市市委書記王龍東同志電話。

約請他吃頓便飯,葉凡也就改了日期了。由於,分開海東也快一年了,葉凡也想了解一下海東的發展狀況。而且,王龍東是本人同窗,該同志也不錯,葉凡也著實有些想念同窗了。

開車到了黃氏文娛,一下車子發現王龍東正站門口跟一個胖臉女子正聊著。

「葉書記,你好1王龍東眼尖,一看見葉凡下車子馬上笑著下去打招呼了。

「龍東,我們是同窗,私下場合就不要書記了。叫我名就行了。不過,你在青牛還行吧。」葉凡笑著跟王龍東緊緊的握在了一同。

「那好,我叫你葉哥了。」王龍東笑道。

「老同窗,幾年不見了還是風采照舊埃」這時,那個胖臉傢伙下去笑道,葉凡悄然一愕之後一細看,笑道,「原來是你,陳坤,你這傢伙。以前瘦得猴精普通,到底黑了多少公家票子,搞得完全變了個人似的,你不叫我還真不敢認了。」

陳坤是葉凡以前同室的室友,跟葉凡關係相當的鐵。只是,畢業分配後由於不在同省,兩人根本上斷了聯絡。

「呵呵,一個小處長罷了。」陳坤笑道,跟葉凡來了個擁抱。爾後說道,「人比人氣死人啊,跟龍東相比,人家曾經是市委書記了。就咱,一個山區小縣的二把手。折騰來折騰去的,真是累人。」

「我說小陳同窗,不帶這麼調侃咱的是不是?我這破市委書記也是正處級別的,跟葉哥沒得比滴。而且,就這市委書記,還是葉哥相助上去的。不然,我王龍東估量比你還慘。」王龍東一拳擂在陳坤胸口上,笑開了。

「小葉同志,在啥地方發財。剛才聽龍東叫了你一聲書記,啥地方書記了,快快招來。」陳坤笑道。

「一偏遠小地方混著罷了,跟你差不多。」葉凡淡淡的笑了笑。

「不會吧,跟我差不多你怎樣能夠幫上龍東。」陳坤當然不信了,盯著葉凡。

「呵呵,葉哥是地級市的書記了。在西林省東貢市那邊。以前葉哥在海東市擔任過書記,那個時分他助我上去的。」王龍東笑道。

「代書記,不是書記。如今也是代的。」葉凡擺了擺手說道。

「那也不得了啦,地級市代書記,那可是有份量的封疆大吏了。再上去就是省部級大員了。不得了不得了,經后無時機可得罩著你這不幸的下鋪小弟吧。」陳坤笑道。自然,一臉的詫異,羨慕。以前在大學時陳坤是葉凡的下鋪。陳坤同志相當的慘,由於,葉老大常常偷偷練功,所以,那屁放出去時都帶著一股子內息之氣,噴到這傢伙臉上那是特別的『香了』。未完待續。假設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終點投引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