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還不滾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還不滾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對不起。那頭的先生臨時頭要為京城一個小姐過生日。指名點的我們的皇家包廂。咱們這裡就一個皇家包廂,這樣吧,晚上你們的消費我們打五折,另外換個包廂怎麼樣?也差不了多少。」蔡奇也有些訕訕然,這個,突然間要叫人換地方,當然也有些不好意思。

包廂里頓時就安靜了下來,大家都聽出一點苗頭來了。和著是一個京城小姐要來這裡逼宮了。

「京城小姐,京城小姐多得海里去了,算個屁!看到沒,我跟樂哥都是從京城剛到這裡的。叫他們哪裡涼快哪裡去,別再煩我們了,不然,我劉一股可是不客氣了。」劉一股可是耍起了大腕派頭,他看了看蔡奇一眼,哼道,「怎麼,還不走,信不信,我只要一個電話,你們這裡,叫什麼黃氏娛樂的是不是?麻痹的!馬上關門大吉。」

「是嗎?不過,這位先生,你講這個話就有些過了。黃氏娛樂在水州也開了不少年頭了。多虧各路兄弟看得起我黃巾,這些年下來,也沒見哪個不開眼的在這裡耍過橫玩過權的。來這裡的都是有文化有修養有品位的人。」這時,後邊傳來一道略顯霸氣的聲音道。

葉凡一看,心道黃氏的老總黃巾這假洋鬼子到了,估計有好戲看了。而且,那話講出來,可是有暗貶劉一股同志是沒口味的『土匪』了。

「是嗎,黃老闆,你可能不曉得劉哥是在哪個局子吧。告訴你,公安部刑偵局的頭兒。劉哥一個電話。關了你們那是沒商量的。不信是不是,那就試試?」這時,坐劉一股身邊的鄭浩同學斜瞄了黃巾一眼,冷冷的哼道。

黃巾一聽,果然愕然了一下。畢竟,公安部刑偵局的頭兒可是不簡單的。

要關了自己這個場所完全有能力的。不過,黃巾不曉得劉一股同志也僅僅是排名最墊底的一個副局長罷了。

當然,像黃氏娛樂這樣的地方。肯定不可能完全正規的。像坐台小姐。陪酒小組,肯定還有另類的特殊服務的。只不過這裡的雞比外邊街邊高檔一些罷了。有點像是品牌貨跟地攤貨的區別罷了。

如果公安局真要找你麻煩,三天兩頭來查一下,或者打探好情況來抓幾個人,那你這生意也沒法幹了。

「我們喝酒不喜歡外人站著。黃老闆,是不是要我請你出去了。」這時,劉一股該同志又得瑟了起來,因為,他發現黃老闆被自己震住了。這傢伙站那兒,還故意的轉頭看了看葉凡一眼,彼有示威xng的得瑟著正準備坐下。

突然外邊傳來了一道很刁蠻的女子聲音,說道:「我就要皇家包廂。而且,就這裡,除了這裡哪裡我都不去。梅天傑,你連這點本事都沒有的話,我寧和和馬上調頭就走。還有你,費向飛,什麼南福省第一公子,自吹罷了。居然,連訂個包廂都訂不來,哼哼哼1

寧和和,中組部副部長寧志和的千金,原來是這刁蠻女。居然,連費向飛這個表哥也被他數落開了。

徒弟梅天傑可是很慘啊!呵呵,晚上。樂一成跟劉一股兩位『大大』,鐵定丟大臉了。

葉老大坐在角落處尋思著,還特地把頭微微轉向了另一個方向。主要是怕被他們發現了就沒得好戲看了。

隨著聲音,寧和和怒氣匆匆的沖了進來。指著黃老闆就嚷開了,說道:「怎麼人都還在。黃老闆,你講話怎麼不算數。你不是講10分鐘內讓他們走嗎?叫他們馬上走,馬上走1

寧和和自然是盛氣凌人,架勢逼人。彼有一股子女皇武則天指天劃地的架子。只不過,她還太nn著了。

「這個,寧姑娘,這個,我正跟他們商量著。放心,他們肯定會搬走的,你們再稍等一下,等一下。」黃老闆臉s有些難看,有些急了,連額角都微微有細汗冒出來。

「還商量什麼,我費向飛在南福省講話這麼不管用了是不是?黃老闆,這黃氏娛樂是不是錢賺太多想收攤子了。」費向飛面s有些yn沉,剛才被表妹克了一頓,覺得有點丟臉子。堂堂的南福第一公子居然連個包廂都搞不定。這要是傳出去,還不笑掉全南福權貴公子們的大牙齒。

「費,費少,是您啊,還有寧小姐,是你們。」過時,樂一成馬上站了起來,一臉的諂笑著,居然搶先打起了招呼。

這位寧家的大小姐,樂一成以前也見過一次。因為,寧志和可是樂一成的領導。遇上逢年過節什麼日子,作下屬的總得去領導家串串門什麼的。

剛才小樂同學一時不敢確認,這下子一聽費向飛講出來了,就曉得,寧大小姐肯定就是自己的頂頭上司,寧志和的千金了。這貨哪還敢大馬金刀的坐著。

「你是?」費向飛掃了樂一成一眼,淡淡哼道。

「我是中組部幹部二局的樂一成,費少叫我『小樂』就是了。寧部長還是我的領導。」樂一成一邊講著,一邊沖劉一股說道,「一股,這裡咱們就讓給他們了。給大家講一聲,馬上離開。」

「葉哥,這樂一成變臉的功夫還真是不淺,馬上自降身份成了『小樂』了。我看加個子,叫『小樂子』更威風了。咱們班也出一個那啥的太監了。跟他作同學,我都覺得丟臉子。」王龍東湊葉凡耳旁小聲嘀咕道,一臉的鄙視。

「呵呵,如果費大少會鳥『小樂子』的話,估計叫他叫費大少乾爹他都肯滴。」陳坤也湊過頭來取笑道。

「會鳥他,才怪1葉凡若有所思,淡淡的搖了搖頭。

果然,費向飛看了樂一成一眼,只是『哦』了一聲,皺了皺眉頭說道:「你們快點,別磨磨蹭蹭的麻煩。」

「好的好的,大家都快點離開。乾脆離開時把桌前的碗菜一起拿走,這樣免得擔擱了寧姑娘的生日聚會。」樂一成的阿諛之態十足,看得葉老大都想吐。雖然三十個左右同學都在心裡鄙視著小樂子,不過,京城費家太牛了,大家也惹不起。

「快點快點1劉一股通紅著臉也在一旁催道。好像趕鴨似的。

不久,唰啦的挪椅子,搬飯筷的聲音響了起來。

不過,葉凡卻是沒動。

王龍東湊他耳旁講道:「葉哥,該忍時咱們還是忍忍吧,費家,咱們惹不起總躲得起。反正今天丟臉的是小樂子和小劉子,不是咱們,這客可是他們請的。吃飯嘛,去啥地方都一樣是不是?」

「對對葉哥,咱們還是快點搬了。那個寧家小姐,我看也是一nn辣椒,跟這種不知禮數的小丫頭硬扛也沒什麼意思是不是?咱們是什麼身份是不是?」陳坤也趕緊站起來勸道。

「沒事,你兩個坐下陪我喝酒,他們絕不敢怎麼樣滴。」葉凡擺了擺手,連菜碗都不讓人搬走了。

「你們怎麼還不快搬?」這時,樂一成見葉凡那邊沒動靜,有些急了,直接叫了起來。

而費向飛跟梅天傑等人早到了吧台前坐著,自個兒開起紅酒就喝了起來。根本就沒鳥這邊忙著搬碗筷一臉大汗的同志們。

「樂一成,被人家趕走了還這麼得瑟幹什麼?有本事像葉哥一樣坐著喝酒就是了。」王龍東氣不過來了,這貨也是硬著頭皮頂上了。因為,樂一成那語氣可是有些吆喝下人的味道。是個人都受不了。而且,王龍東已經認定葉凡了。

更何況,王龍東也認為葉老大應該不是如此意氣用事之人。他能坐著不動,估計應該有不動的理由。

當然,在這方面,陳坤就反應遲鈍了一點。他是真關心葉凡,所以,又講道:「還是先過去怎麼樣?」

「同志,你三個有本事等下頂著不挪屁股,我劉一股才佩服你們。」劉一股一看,回頭看一下費家人,眼睛一眨,反倒是有了主意。

而聽他們一爭執,原本已經走到門口的二十幾個同學全都轉身停了下來,一個個都瞧上了熱鬧。

「呵呵,我們喝我們的酒,跟你無關。」葉凡淡淡的小聲笑道。

「三位,想必你們也曉得了費公子的大名。我看……」黃老闆一看不行了,趕緊走了過來,就怕這三個愣頭青會傻到跟費家去硬扛的地步。

要知道,費向飛可是軍官。要是真惹得人家起了真火被打了自己這個老闆也得給他們擦屁股不是。

不過,黃大老闆剛講出半句話,他走過來剛扭過身,猛然間看到了葉老大的面相。突然好像吞下了一隻死蒼蠅一般的眼神。那臉,真是尷尬著了。

因為,葉老大曾經兩次在他這裡鬧事過。人家屁事不沒有,當年就是省城副市長顧一武都給盧偉叫人抓進了局子。

知道省城公安局長盧偉是葉凡的把兄弟。這個,黃老闆覺得難死了。這個葉老大,也是一個惹不起的主兒。所以,黃老闆那臉s馬上就僵硬了。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見黃老闆這樣,樂一成淡淡說道:「怎麼,黃老闆認識我這個同學?」

「認……認識,當年他還在紅蓮區任過書記,咋會不認識。」黃老闆說道。

「嗨嗨嗨,怎麼的,還不滾蛋,想幹什麼?」梅天傑可是來氣了,兇巴巴的沖著葉老大一桌就嚷叫開了。因為,天傑同志是把從寧和和處受的氣發到這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