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叫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叫板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葉凡的同窗們也是一個個在門道外看著,看看形勢怎樣樣發展。 不過,個個都以為葉凡有些自不量力了。甚至是愚笨得可操蛋蛋!

而劉一股臉上l出的卻是乾笑,樂一成倒是皺了下眉頭也不作聲了。

「呵呵,幾天不見,長力氣了,這聲響,很粗嘛1葉老大淡淡的笑了兩聲,不過,這次聲響重了一些。

梅天傑這貨一聽,登時身子一震。彷彿不敢置信似的轉頭看了看,爾後,這廝急得馬上就跑了過去。

而費向飛跟寧和和聽到葉老大那熟習的聲響,也轉過頭來了。

「哎呀,是您老人家,這個,對對不起。剛才我不知道。

我真沒看見,沒看見,對」梅天傑馬上苦瓜著臉了,連連點頭哈腰的,連話都講不利索了。他可是見過葉老大的功底子的。要是真惹毛了他,那不是找抽不成?

「我老了么?」葉凡看了這子一眼,沒好氣的哼了一聲。

「不老不老,是閱歷老資歷老。」梅天傑趕緊道。

「子這嘴還蠻甜的嘛,是不是最近泡妞給泡成的。」葉凡成心的哼聲道,當然是要哼給寧和和聽的。

「別,徒弟,聲點,要是給和和聽見了,我就完」梅天傑趕緊彎下腰湊葉老大耳旁哀求道。

「完蛋了更好!不然,整天人五人六的,見人就要趕,們是皇帝?」葉老大沒好氣的哼道。

「我道是誰,原來是。怎樣,葉大少,躲這角落喝酒悶酒,是不是怕酒被本姑娘喝了付不起賬請不起客。真是的,見過這麼家之氣的男人沒有?」寧和和也過去了,一見葉老大,馬上「搶白,了

葉同志一氣。

「呵呵,寧大姐要喝多少,早晨我請。我就怕,到時,又得人抬出去,那就不好玩了。」葉老大是淡淡笑著回擊的。

「末尾末尾,蔡經理,給我拿50瓶10年份的「皇家龍炮,出去。而且,開了瓶拿出去。」寧和和大氣了,大聲嚷叫著。

這姑娘還不是普通的狠,這10年年份的「皇家龍炮,一瓶至少五萬塊。不過,這種酒雖貴,但也相當的大瓶,一瓶也有一斤半左右。

而且,度數也不低,52度左右。一人一瓶准讓倒下。普通來講一桌人開上兩瓶就剛好了。而寧和和一下子就叫了50瓶,這那喝得了,明擺著要擺葉老大一刀了。

「這個,開了瓶拿出去,這個,喝不喝得出來,要不拿五瓶就是了。」蔡奇雖心裡一陣子歡欣,要是真拿50瓶都開了,那早晨可就發大了。到時本人的獎金福利還有抽成可都是以十萬計算的。

不過,蔡奇同志還沒有懵懂了,還沒被金錢迷昏了雙眼,所以,這廝一臉的為難了,蔡奇也知道,這位寧和和姑娘擺明了要胡鬧。

「蔡經理,這位葉書記可是們以前紅蓮區的書記,如古人家是大指導了,還怕他付不起賬不成。當官的,手中一把筆就夠了。假設都像這樣做生意,是不是想干關門不幹了。」寧和和斜了蔡廳中一眼,冷冷哼道。可是有要挾的意思了。

「只需喝得出來,別50瓶,就是一車皮都沒成績滴。」葉老大還是一臉的淡定的笑著,滿不再半樣子。

而梅天傑在一旁早冒汗了,他可是知曉葉老大的一塊家底子的。

知道本人這個便宜徒弟有一手針灸草藥之術。估量家底子也有幾千萬了。寧和和怎樣能夠喝得窮他,那根本就是在找死?

倒是費向飛過去后一見是葉老大,先是點了點頭,指著樂一成等人問道:「他們是什麼人?「大學同窗1葉凡道。

「我們不知道在,對不起,和和,我們換個地方。」梅天傑馬上勸起寧和和來了。

不過,寧和和跟葉老大常常是尿不到一個壺裡的。寧和和自然不肯了,撅了撅嘴哼道:「不換不換,我就喜歡這裡。人家請客了,我還得喝酒,喝酒,哼哼1

講完后還成心的朝著葉凡斜了一眼,大有不打擂台不下台的架勢。

「這個這個」梅天傑擾了擾頭,真是苦死了。一會兒看看徒弟葉凡,一會看看寧和和,這傢伙,盡向費向飛擠眼球了。當然希望他能出面給和泥一下。

「這個,和和,我們換地方吧。這裡,本來也是別人的是不是?」費向飛也知道葉凡的脾氣,人家早晨不換還真拿他沒辦法。

更何況,聽費家不久的比試還得靠他,在之前,一定得罪不起的。而且,和和一叫就是50瓶,還叫人家全開了,那可得要250萬。這可是響噹噹的鈔票。葉凡一個政府官員,去啥地方弄這麼多錢。到時拿不出錢來搞得他惱羞成怒,把這筆賬記本人頭上,就是本人,也拿不出來的。

要是給家裡人知道了,自已一定挨k的。

「不換不換就不換,費大少就這點能耐,那我寧和和從此不再叫表哥了。」寧和和覺得冤枉,眼眶中居然有淚在含著了。這下子耍起了姐脾氣。

「呵呵,有些人,不要美麗就算啦。天傑,把前次我給的東西送給別人吧。」葉凡突然淡淡一笑講道。

寧和和果真受騙,那是由於以前的「後宮玉顏丸,寧和和可是從梅天傑手中試用過一顆的。

自然,在費老太爺的內氣之下,寧和和馬上就看到了效果。因此,她悄然猶疑了一下,問梅天傑道:「什麼東西居然藏著不給我?把我當什麼人了?是不是外邊還有m包頭著,梅天傑,狼心狗肺了是不是?」

寧和和一番連珠炮般話全砸在了梅天傑臉上。

「呵呵,這個,還沒來得及給。新產品嘛,聽,效果更佳。不過,這個,可是徒弟給的,要是那個,本人看著辦了」梅天傑這廝居然也得瑟了起來,腰竿tng得筆直,跟葉凡合拍著扯了起來。由於葉凡朝他擠了個眼球,這廝心裡一動。知道有徒弟撐腰著,倒也不想再在大眾面前像個哈巴狗一樣被寧和和擺弄了。

而且,假設任由寧和和胡鬧下奔狀況一定更糟,到時鬧騰得下不來台,倒霉的相對是本人。

就那開了瓶的50瓶酒,250萬,徒弟不能夠付款。最後還不得本人擦屁股找姑姑梅盼兒去,指不定又得挨頓板子了。

而且,梅天傑也是有尊嚴的社會主義大好青年的。只是在寧和和面前軟蛋了一些。在其他美妞公子面前梅家大少的風格還是常常顯現的。

「走,馬上回去拿去。」寧和和心動了「美麗,對女人來講是個永久的話題。寧和和心動得連跟葉凡較勁的心思都給全忘了。估量,也是見好就收就驢下坡了。

她也知道葉凡的臭脾氣的,而且,人家有本事,就是費家人也得看他一點薄面。

更何況,此人是不能夠屈服的。到時本人一定下不來台了。由於前幾次跟葉老大的比賽都是本人慘敗的。寧和和心裡其實有些發怵的,剛才也硬著頭皮在頂上。

這事就是扯到費老太爺面前,姑沽恕

「哎呀表妹,這裡,不要了?不是講絕不換的?」費向飛也聽出了一點什麼來馬上下嘴調侃了起來。

「這裡有什麼,我們回京城,比這裡檔次高上幾百倍幾萬倍的。」

寧和和一哼聲,自個兒帶頭噠噠著先走了。費向飛苦笑了一下,向葉凡點了點頭也走了,還講道「自便。」梅天傑送寧和和轉到外邊后扯謊去廁所,馬上以百米飛人的速度轉了回來。

一進包廂就沖正在重新安排碗筷的大堂經理蔡奇講道:「這裡早晨我埋單,我姑姑也就是江南傳媒的梅盼兒總裁是不是在這裡有個公用的戶頭?」

「嗯,有的。梅總的主人很多是我們黃氏文娛最珍貴的主人。

她是我們的白金會員。梅公子有什麼交待,我們會照辦的。」蔡奇馬上點頭講道。由於,梅天傑他可是見過N次了。知道是梅盼兒總裁的親人。是京城梅家的大少。他才不怕這傢伙講話不算數。

「那就好,早晨的賬就算她頭上了。她要同起,就我梅天傑講的。」蔡經理自然點頭應是。

「梅盼兒,江南傳媒……」樂一成在嘴裡念叨了一句,臉上閃過一線訝然後看了看劉一股一眼。

「梅家彷彿專註在軍方發展,以前的梅老爺子是軍委委員。

如今雖上去了,但梅長風不正在水州什麼基地任副司令員。而梅盼兒就是梅長風的親妹妹,梅家大姐。

梅天傑既然叫他姑姑,很能夠是梅長風或哪個的兒子。看這子講得如此的霸道,八成是梅長風的兒子。

想不到居然在追寧部長的千金寧和和。」劉一股同志講道。

「我們的老同窗葉凡不知跟他什麼關係。看到沒,彷彿梅天傑很怕他。

就是費向飛這位南福第一大少彷彿也賣他面子地。雖然臉上沒有什麼熱情相迎,但也沒有交惡。

而且,葉凡坐著不肯走,費向飛居然叫表妹寧和和換地盤。這明了什麼,一定是看葉凡的面子了。

想不到,當年從古11縣爬出來的一個窮子,如今彷彿能耐越來越大了。」同窗鄭浩在一旁聲的嘀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