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六十五章龔開河的推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六十五章龔開河的推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弄不清楚。

樂一成搖了搖頭,不過,在心裡曾經深深的震駭了。

「也不一定。」劉一股淡淡的哼了一聲,其實,這貨在裝「強,罷了。

「哼,一定回去討好他徒弟了。」寧和和一鼻股坐在了大門內的一條石凳子上,不滿的嘮叨了一句。

「看出來了,我還以為愚笨呢?」費向飛點燃了一支煙,淡淡笑道。

「我會那篤笨嗎?梅天傑耍的那點心眼,就是笨豬也能聞出滋味的。」寧和和得意的瞄了表哥一眼,笑道「他還以為能騙得過我,什麼肚子拉上廁所。我寧和和是什麼人?他那點花花腸子,我早m透了。」「呵呵,和和,估量他是為討好東西去了。」費向飛笑道。

「表哥,他能討回幾顆?」寧和和道。

「這個沒個准數。聽那東西特別的難搞,就是我們家老太爺也驗證過了。是沒有秘方搞不出來。而且,老太爺都誇獎那傢伙兇猛,居然能弄出這個來了。」費向飛講道。

「那東西的確好,不過,梅天傑就是死豬,就弄了一顆這次沒有三顆,我跟他沒完,沒完。」寧和和嘟著嘴講道。

「這個,表妹,能不能,鼻個」費向飛此刻臉上的表情有些怪異。

「不行不行,要問本人問葉凡要去。可別打我的份頭主意。」

寧和和聰明著,馬上揣摩出了表哥的意思。

無非是想分一杯蔓,由於,前次葉凡送了幾顆給費蝶舞。自然,又被費向飛揩油去了一顆。

給女冤家一試用,從此後,女冤家愛上了那東西。不過,假設叫費向飛問葉凡要,他扯不下這張太子臉。

「和和,就一顆怎樣樣。杜紅假設進了家門,今後(一個書友提議我把「今後,寫成了「經后」太好笑了,的確,謝謝的提示也得叫她一聲嫂子是不是?」費向飛大少居然也低頭了。

「假設有超過三顆,我就分一顆,不然,休想。」寧和和道。

梅天傑演戲,只不過,葉老大卻是淡定的喝著酒,知道這貨下邊有話講。

果真,梅天傑磨蹭了一下子後到了葉凡跟前。

乾笑著道:「徒弟,徒弟敬三杯,您一杯,我三杯。」「想幹嘛就幹嘛嘛?搞這些蛾子的做什麼?」葉凡淡淡的斜了這傢伙一眼,不緊不慢的講道。這貨當然不急了,急的是某人。

「那我講了,徒弟,您老可別生氣。」梅天傑硬著頭皮講道。

「行,不過,得幫我辦件事就行了。」葉凡早猜透了這貨的心思,淡淡的笑道。

「就給「三,怎樣樣?、,梅天傑伸出了三根指頭。

「三,也敢出口。」葉凡搖了搖頭,呷出來了一杯酒。

「那怎樣辦,沒這個數和和那一關我一定過不去。徒弟,總不能忍心看婁成豬頭吧,她可是個刁蠻女。而且,我跟和和的事還是做大媒的。」梅天傑有些尷尬了。

「我的「三,太少,想給這個數。」葉凡笑道,伸出了五根指頭。

「這個,不不會吧,這麼多,那謝謝了。」梅天傑一愣之後那是大喜。

「忘了我提的條件?」葉凡當場又潑了一飄冷水給這子降降溫。

「徒弟請。」梅天傑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聲問道。

「給寧和和講一聲,她欠我一個人情。當然,這個人情是她能辦到的,不然,我不提這事

「那好吧,我請示一下「首長,。」梅天傑轉到衛生間打起了電話,一會出來計「成交,了。

梅天傑走了后,葉凡的桌上居然擠出去了許多的同窗。一張只能坐8個人的桌子,一下子擠了十四五人出去。

就是樂一成也轉到找了個理由過去一同,擠是把葉老大旁邊的幾個同窗給擠一邊去坐了上去,劉一股扯不下這張臉,所以,有些落寞的坐在那張大圓桌上。

不過,此刻的東風又轉到了葉老大那張桌上。談笑自若,繁華得很的是他那張桌子了。

葉老大也彼為感嘆,心,人,就這個樣子。勢利,是人類永遠的話題。

肖十六妹這次也由於受傷,功底子一下子降到了二段頂階。因此,調整到了燕京軍區當了一名教官。

「我回家了。」站在**廣場,王仁磅同志略顯尷尬的看了她一眼,道。

明天的肖十六妹穿著一件白色的翻領短羊毛衣,下身是黑色鑲花邊的厚尼冬裝裙子。顯得肉體,而且,還略略施了一些薄粉,一下子就把她的氣質給襯托出來了。

肖十六妹屬於那種臉蛋不是極品美麗,但全身給人一種特別感覺的女子。臉蛋美麗者娶來當老婆不久就會厭了。而像肖十六妹這種女子,能讓百回才滋味的。

「回就回關我什麼事,緊巴巴的把我叫來就為了告訴我這句話?」肖十六妹瞄了這貨一眼,沒好氣的哼道。

「這個,十六,那個,不好,這個,我當時懵懂了,都是那該死的謎宮惹出的破事兒。當時,彷彿大家都有些迷糊了。我就看見兩個英國佬斗在了一同,估量還是同一個隊的。」王仁磅m了m頭,當然竭力想降低本人那個啥的肖十六妹的罪行。此刻,這貨是極端的尷尬了。跟往常酒脫不羈的王大公子籠統完全不同了。

「這個哪個,我不記得了。」肖十六妹淡淡的哼了一聲,不過,那臉蛋上還是悄然有些泛散著一些紅暈了。

在太陽下顯得特別的叫艷,這種事,對十六妹來講還是頭一遭,她怎樣能夠忘了。

王仁磅這種情場高手居然都悄然的發愣了一下。心道,難道真是門g娜麗莎轉世成這樣子了。

「那,這個,是我的鐵哥們狗子哥搞的。塗於臉上,幾天就能出效果的」王仁磅從皮包里掏出了四個玉瓶子來。

「我沒病吃什麼葯,不要!再,我憑什麼收東西?又不是我什麼人?亂收人家東西可要吃虧的。們男人,都想點人便宜是不是?」肖十六妹延續著幾句搶白了過去。

「這個,對女人美容有特效地。叫後宮玉顏玉,相對好貨。

我也是求了老大良久才給這幾顆的。

狗子的功底子知道,他可是實真實在的九段高手。他用現代秘方調製出來的藥丸,能差到什麼地方嗎?

不過,這東西要五六段高手用內息之機塗於臉上才有用。如今這個樣子了。假設有空時,叫我一聲,我來幫塗一下。」王仁磅硬著頭皮講道。

「要五六段高手才能塗?」肖十六妹倒真來興味了,狗子的能量她可是親眼見到過。一時,也悄然有些動心了。

「相對的,我王仁磅不是好吹之輩。特別在面前,我不能夠亂吹的。」王仁磅同志就差拍胸脯了。

「不在我面前亂吹哪就在別的美女面前瞎講了。哼,男人沒有不喜歡吹牛的。」肖十六妹淡淡道,轉爾看了那幾個玉瓶一眼,道「既然沒用,那我就試試。不過,塗臉的事,就不勞了。本姑娘不想讓什麼人隨意來m臉。」

「呵呵,過個,我也是好意,沒別的意思。」王仁磅笑了笑。

「誰知道1講完后肖十六妹搶起玉瓶噠噠著轉身走了。

只留下了一隻呆鳥站在**廣場,久久的佇立著。嘴裡喃喃道:「倒是怪性情,居然不清查老子乾的so事?奇異了,難道她是在y擒故縱的把戲?完蛋了,遇上一難纏之輩。往往這種女子表面上不糾纏里,其實是一步步在挖坑等著跳。而且,想脫手都脫不了。」

二天後的上午九點。

特勤總頭兒龔開河同志夾著一個公文包進了唐主席辦公室。

「坐坐坐開河同志。」唐主席一臉親切,連了三個「坐,字。

爾後笑指著一單人沙發,道「最近把忙壞了吧?」

「忙是忙,沒辦法,這個,千絲萬縷的。總不能見著這狀況不努力去改進?而且,逼上粱山了,不忙就得圬了。」龔開河臉上閃過一絲甜蜜,倒也講得很隨意。

自從接手A組后,根本就成爛攤子了。假設A組在本人手上圬了或許一厥不振的話,那本人將成為共和國歷史上的千古罪人。所以,

龔開河同志最近感覺壓力越來越大,都快把本人壓圬了。

「是,A組在這次破天舉動中功不可沒。而且,為了能完成義務,損失也是龐大的。都是為了國度為了人民。

而且,他們都是一群甘當無名小卒的真正膽小鬼。國度是給了他們極高的榮譽,不過,他們都見不得光,只是外部傳傳。

這是A組的特殊性質所決議了的事。不過,幸而同志們醒悟性都很高。

不斷上去,他們都保持著這個秘密。」唐主席勉勵道,看了面容有些憔悴的龔開河一眼,轉爾問道「開林同志也有好幾年沒有調整過地方了。這次南福省那邊還是有部分調整的。我看,省委黨群書記一職還是很適宜他的。開林同志是搞組織出身的嘛!這一塊業務熟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