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個中因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個中因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電子書下載功能暫停運用!估量需求到下周完成!

梅盼兒也猜中了這傢伙的心思,所以,葉凡剛下車子翻門而進時就發現一個全身披著薄紗樣白色長裙的女子,正貼內大廳玻璃門前正定定的看著別墅前的石子小路。

由於是冬天,外邊冷,所以,梅盼兒是貼著玻璃盯著路的。

悄然推開玻璃門,葉凡進到了大廳。

「我好想你1梅盼兒嘴裡小聲講著,登時,柔情似水,一把狠狠的抱住了葉凡,是貼背抱著的。兩座碩大的柔軟緊緊的貼壓在了葉老大的背上。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兒傳來,葉老大登時有些心猿意馬了。

這貨反手一撈就摸到了梅盼兒那性感的臀部上隨機的揉捏了一把。感覺是彈力十足,肉質豐滿……

「嗯……」也許是久曠太充實的緣故,梅盼兒發出一聲『嗯』來,登時,激得葉老大是熱血沸騰,這邊手一動,電動窗帘自動合上。那邊迅速轉身一把操起梅盼兒就到了客廳的沙發前。

葉凡知道,只需本人來。梅盼兒會把那位保姆阿姨支走的。所以,葉老大放心的往沙發上扎了過去。

是抱著梅盼兒葉老大墊底著扎在了沙發上。這樣,當然是防備傷著了梅盼兒。葉老大什麼身手,本人就是砸在石頭上也沒事的。如今,這身本事用來干這個倒是派上用場了。

當然,葉老大是不能夠『做下』的。旋轉,葉老大一反身翻轉過去了。整個人緊緊的壓在了梅盼兒身上……

兩人都沒有講話,葉老大手一動,順著裙子就滑了出來,一把就罩在了那兩堆豐滿上頭。

梅盼兒還是個姑娘,雖說曾經三十過頭了。但人保養得好,看上去跟二十三四的姑娘差不多,而且,身體不錯,人的氣質更是上佳之循…

「你這裡永遠誘人1葉老大幹笑了一聲肆意地在兩堆柔軟上放蕩著本人的大手。

「德性,這裡就你來過。」梅盼兒發嗔道。

「當然,這是我的地盤嘛!別人,誰敢來,腳來腳斷手來手斷。」葉老大霸氣十足,滋滋幾聲就解除了某女的全身武裝。

「你就熊吧。」梅盼兒滿足得很,雙眼有些迷亂的看著葉老大,心裡一進愛得透心了。

當兩團那啥的東東融在一同時,登時有種昏天亮地,日月無光的感覺。葉凡感覺她那裡很是緊繃,雖說也用過幾次了。但沒生育過的地方就是誘人。一股折皺緊緊的包裹住了小葉凡,在遲緩的推進中……

大廳里響起了粗重的那啥的聲響以及那啥的聲響……

良久。

最後一聲冗長的聲響停了后大廳里又安靜了一陣子。

梅盼兒慵懶的斜貼在葉老大的胸脯上,像一隻懶睡的寒宮玉貓。她極至滿足的動了動腿,又動了動身子。問道:「聽說齊天轉業了?」

「嗯,他受傷了,不能再呆獵豹了。其實,回普通部隊也好,齊天也晉級當爸爸了。再呆在獵豹那樣隨時都要血戰的部隊不怎樣方便。他需求一個波動的家。」葉凡說道。齊天的老婆是梅亦秋,她是梅盼兒的外侄女。

「也是,每次齊天失蹤的時分我就知道他出義務了。看到亦秋那有些發苦,擔憂的樣子,我也有些憂傷。能安定上去回到地方部隊工作也好。女人,還盼什麼,一個家就是她的全部了。」梅盼兒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有些憂怨的講道。

「我失蹤了幾個月你都不擔心?」葉老大幹笑了一聲,手指頭在梅盼兒那潤滑的背上滑動著,不斷滑到了股溝部位。

「死了才好,我也好找別人去。」梅盼兒沒好氣的哼道。

「最毒婦人心啊1葉老大手一用勁頭就要下手。

「慢點,我不行了,剛才都給你折騰快死了。」梅盼兒嚇得身子一嗦,在葉老大身側轉了轉不讓葉老大再亂動了。轉爾說道,「聽說齊天預備到墨香市野戰一師擔任師長一職?」

「嗯,是有這打算,不過……」葉凡感覺不好說出口中。由於,以前求齊振濤時有打過『保票』的,說是齊天的職位本人想辦法。如今遇上了錢風雲這隻老牌的攔路虎,葉老大著實有些尷尬了。

「我早知道了,這事我爸也講過了。說是有人引薦了齊天,不過,在軍委會上沒得經過。而這事最大的阻力,聽說來自錢風雲是不是?」梅盼兒見葉老大有些遲疑樣子,反倒搶先講了出來。

「不好意思,沒幫上忙,我都沒臉去見齊叔了。」葉老大臉一陰,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爸也給亦秋講過了,錢風雲能量太大,就是我們老梅家也沒法子了。

而且,錢風雲自成一系。此人也很硬氣,普通人都很難打通他的關節。

此人有本人的看法,所以,爸的意思是讓齊天到南福省軍區先呆上幾年再說。

不過,齊天轉業時級別是大校,到省軍區后也能安排個相應的地位,比如大校參謀長都行。」梅盼兒講道。

梅盼兒的父親梅真豪是前軍委委員,軍界實力派人物,前年才退上去。在軍委還是有一定的影響力的。

不過,人走茶涼用在什麼地方都適宜。梅真豪的影響力跟如今當權,風頭正旺的軍委副主席錢風雲同志相比,份量那是差得太多了。

「估量齊天不想去吧?」葉凡哼道。

「全給你猜著了,齊天很生氣。那天聽到音訊后,連摔碎了十幾個碟子。

最後跑到外邊去打拳,一個早晨,累得像死狗樣才回來的。當時亦秋很擔心,不斷默默的站在遠處盯著他的。

不過,亦秋也知道他心裡憂傷,所以,也讓他縱情的發泄著而沒顯身阻攔。」梅盼兒有些憤然的講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而且,齊天說了,死也不去省軍區。就是到部隊去當個團長他也干。他就喜歡帶兵,當頭頭就是直爽。」

「錢風雲1葉老大一聽,心裡一震,整個人一下子坐了起來。雙眼惡狠狠的盯著桌上的茶杯,彷彿它就是錢風雲。

「我知道你心裡憂傷,齊天是你的好兄弟。」梅盼兒善解人意,伸手悄然地在葉老大身上揉搓著,不久,講道,「也不是沒辦法,只是,這個法子挺難的?」

「你有法子?」葉老大身子一動,轉頭定定的盯著梅盼兒。

「看啥,要吃人啊?」梅盼兒哧哧的笑了幾聲,臉蛋突然發燒樣紅透半邊天了。

「再不講我真要吃了你?」葉老大長身而起,龐大的兇器傲然又挺立了起來。

「我說我說,別亂動,我可是受不了你。」梅盼兒趕緊別轉過身去,嘴裡講道。

「這才像話嗎?你們啊,總是要我動粗時才老實了是不是?」葉老大王八之氣十足。這才穿上東東坐在了沙發上,隨手點上了一支煙,看著梅盼兒那曼妙的身子轉動著泡茶。

「這次齊天的事我也上心了,所以,也找到了一點大道音訊。錢風雲父親早死了,而母親叫宋雲蓮。直到如今,宋雲蓮還在老家生活。他們那地兒是江都省的一個小村子,叫『旺狗村』。」梅盼兒剛講到這裡,葉老大沒憋住,笑道,「哈哈……」

「笑啥?」梅盼兒不滿的嘟了一句看著葉凡。

「沒什麼?」葉老大幹笑了一聲,由於,他想到了本人在a組的外號就叫『狗子』。

想不到錢風雲居然出身『旺狗村』,那豈不是講要旺我葉老大了,自然覺得好笑了。

「聽這名我當時也覺得好笑,而且,旺狗村只是一個小村子。離他們那窩子頭鄉還有二十幾里之地。

當年連條像樣的路都沒有,村民們一切東西都是要靠本人的兩條腿和肩膀從窩子鄉扛回來。

也真是苦,不過,宋雲蓮就是認準了這老山村,就是不肯分開。而且,錢風雲請的保姆她也不要,給趕走了。

錢風雲沒辦法,只好應用手上的權利為旺狗村建了一條寬達8米的水泥路。那路,比江都省的省道還要嚴懲平整得多。咯咯……」梅盼兒講道。

「手上有權就是好啊,這也不奇異。只是奇異了,老太婆不到京城享福反倒情願呆鄉下。怪事了,其中,是不是有點什麼?」葉老大悄然搖了搖頭表示不了解。

「其中有緣由的?」梅盼兒笑道。

「什麼緣由?」葉凡問道。

「錢風雲的父親叫錢柱子,此人以前可是鬧過革命,還保護過紅軍,帶過游擊隊。

也算是一老革命了。只是,1949年正預備束縛時卻是被老對頭的兒子砍死了。

而當時錢風雲剛出生不久。宋雲蓮一個人要拉扯著錢家幾個兄妹還是相當不容易的。

而錢父之墓就建在錢家後山上,只是,宋雲蓮就是一根筋,說是要守著孤獨的老頭子過一輩子。

後來,錢風雲在軍場是官越做越大,直到如今做到了軍委副主席地位上。

錢風雲也抽空回家過幾趟,不斷勸著母親,說是可以把父親的墓地移到京城烈士陵園去。就是去八寶山都沒成績的。

不過,宋雲蓮不肯。最後給錢風雲搞得煩了,她才倒出了實情。說是假設錢風雲能給父親報了仇她才肯到京城。」梅盼兒講道。

#c。.。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