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藏西武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藏西武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電子書下載功能暫停運用!估量需求到下周完成!

「明白了,你的意思我們給宋老太太報仇。 」葉凡信口開河。不過,轉爾卻是有些疑惑,問道,「錢風雲是華夏軍界的鐵腕實權人物,按理說,應用一點小手腕,指使幾個特種兵秘密舉動,幹掉他父親的仇人那不是手到擒來?怎樣到如今還沒報仇?莫非是仇人在本國或許什麼地方,那個也不難啊?」

「這個仇不好報?」梅盼兒臉又有些陰沉。

「能在你嘴裡講出的不好報,一定相當有難度了。不然,錢風云為了母親的希望,估量早動手了吧。」葉凡心裡也是一涼,又有些頭大了。

盼兒點了點頭,皺了皺眉頭,說道,「錢柱子是被江大發砍死的。江大發是一個叫江陽的地主的兒子,當年錢柱子鬧革命,把地主江陽給槍斃了。所以,江大發懷恨在心。居然學了一身好本事回來。當場砍死了錢柱子以及當年還活著的其它二個游擊隊員。旺狗村一定是不能呆了,所以,江大發就逃走了。」梅盼兒說道。

「江大發難道死了?這麼多年了估量歲數也不小了。」葉凡問道。

「沒死,如今也不過60幾還不到70歲。只是,這傢伙也不知怎樣的居然跟藏西自治區的武家扯上了糾葛。」梅盼兒講道,一雙眼神在葉老大身下流滑著。

「藏西武家,沒聽說過。難道有什麼過人之處?」葉凡想了想搖了搖頭。

「聽說武家在藏西省很有權利,他們家族也有著幾百年的歷史了。明朝時曾被封過一方小王,朝庭還賞給他們差不多一個地區的範圍。藏西人都稱他們為『小武王』。其實就是如今『曲拉地區』。而江大發就是武家的管家。而齊天明天也剛從曲拉趕回來。」梅盼兒講道。

「是不是出手想處理掉江大發而沒結果?」葉凡心思一動,問道。

「嗯1梅盼兒點了點頭,說道,「而且,齊天受傷了。」

「受傷了,傷得怎樣樣?」葉老大有些急了,整個人都站了起來。

「傷倒是不重,只是受辱了。齊天,估量,正憂傷著了。」梅盼兒說道。

「武家有高人?」葉凡問道,心說齊天可是有著五段身手的。難道武家有著六段高手?

「一定有,齊天講他找到藏西武家后。發現武家建在一山岩上。房子呈寶塔狀,跟布達拉宮屋頂上的角樓有點像。而且,面積相當的大。武家人都住在外面,估量有上千號人。當時齊天提出了向江大發應戰。江大發也贊同了,不過,齊天被他打傷了,差點回不來了。」梅盼兒說道。

「查過武家沒有?」葉凡問道。

「就我下面講的那些狀況,其它的,我查不出來。不過,齊天後來經過一些特殊手腕查了一下。彷彿是聽說武家也是共和國幾個大家族之一。族中有弟子幾十號人,而且,身手都不錯。而且,武家樓里養著十幾隻青色的純種血緣的藏獒,一口之下相對能咬斷人的脖頸而致命。」梅盼兒講道。

「武家再牛逼,能牛逼得過錢風雲嗎?人家派出一個排,估量就能滅了武家。當然,當今是戰爭社會。這樣的事也不能夠這樣。但威懾力氣還是有的。而且,江大發是殺了老革命的逃犯,完全可以由公安機關出面的拘了此人再判刑或許槍斃是不是?這些方面,錢風雲只需透點風聲,自有人替他出手的。估量,斃了他只是件大事了。」葉凡說道。

「不是這麼複雜的,我家老爺子講過了。這其中牽扯著許多方方面面,大動作錢風雲也不敢。

而且,藏西那個地方從來就有些費事。由於,那地兒特殊。更何況,以著錢風雲如今的地位可以講是位高權重。

一點風吹草動,對手全都盯著的。要是由於這事的牽扯,惹出什麼國度大事來就費事了。

估量,錢風雲也是思索到這些,不斷遲遲不敢出手的緣故。」梅盼兒講道。

「原來如此。」葉凡點了點頭,不久,轉道到了齊家大院。

「你小子,要去搞事也得給我支會一下。要是你小子不明不白的死在了武家樓,那不是白死了。真是的,什麼時分學會了單幹了。」葉老大一見到正躺在椅子上,披著一條厚毯子的齊天就數落開了。

「唉,這小子是太莽撞,都這麼大人了。這次還是命好,真以為本人有兩手就能打遍天下了是不是?都是當爹的人了,還是沒長大?下次,千萬不能這樣了。三思而先行,你小子要好好想想。」齊振濤也在一旁說道。

「我真實沒想到,武家的實力相對超過水州二哥的盧家。」齊天說道,看了葉凡一眼,講道,「江大發有著六段身手,至少也是一五段頂階。他只不過是武家一個小管家罷了。

那其主子武家,那還了得。我疑心估量有七八段位的高手。而且,我出來時發現武家很多弟子在冰雪中露著膀子在練拳腳。

啪啪的練得很帶勁頭,那相對不是花架子。是實真實在的武家功夫。

不過,我後來才知道,武家在整個藏西省都是有來頭的。家裡有錢,開了多家公司。而且,我疑心,武家是不是跟邊境走公有關係。」齊天講道。

「有沒發現武家的高人?」葉凡問道。

「老頭子也有幾個,圍觀的年青人更多一些。不過,人家沒跟我動手,我也看不透他們。不過,普通人佔多,真正有功底子的,像四段及以上的應該也不多。不會超過一隻巴掌數。而二段,比普通人強一些的家裡族人較多。估量,武家人把練功當成強身健體了。」齊天講道。

「你沒顯顯露錢風雲的事吧?」葉凡問道。

「我哪有那麼笨,純粹以應戰商討方式冒頭的。」齊天講道。

「那好,你漸漸養著,這事,我來想辦法了。」葉凡安慰著齊天,看了齊振濤一眼,問道,「齊叔,燕春來一滾蛋,你是不是也會升一升了?」

「升,太難了。」齊振濤有些甜蜜的搖了搖頭。

「應該有希望吧?」葉凡看了齊振濤一眼,不信樣子,問道。

「跑是去跑了,鳳老也說會給說說。不過,你也知道。我也不瞞著你了。

鳳老的威信在隨著工夫流逝而漸退。而且,鳳老的身體也不斷不好。我也不好不斷費事人家。

再說了,我再上一步就是省長了。這個地位,全國才多少個?不用難於登天來描畫,至少,對我來講,跟登火星一樣的難還是有得一比的。

地方以及京里各大集團都盯得緊巴巴的。而且,我在鳳系圈內也不能講是最適宜的人眩」齊振濤有些丟失,講道。

「這事,只能等了。」葉凡也有力相助,找誰都不好講得。由於,齊振濤腦門上曾經貼了個『鳳』字。找喬,找費都不能夠得到相助的地。

回到家裡后,葉凡一個電話到了費家莊。

幸而青山師伯還在,葉凡問道:「師伯,藏西武家是個什麼來頭的?」

「藏西武家?」費青山在電話那頭念叨了一句就沉默了。估量在搜找有著的信息了。

不久,講道:「那是個可怕的陳舊家族。怎樣,你想去幹什麼是不是?不過,我勸你,一定不要去。」

費青山的語氣非常的凝重。

「武家到底有什麼可怕之處,還請師伯言明。」葉凡心裡也是一涼,居然連費青山這隻『坐地老虎』都如此講話了,那武家一定不尋常了。

「按才能高低層次排名,天地有十大高手,而下邊我們華夏有五極,下邊才是六尊,再下去就是你們年青人輩人中的華夏四秀了。

太極張無塵是五極中的第一人,此人幾十年沒出面子。詳細狀況如何誰也不知。

不過,既然能稱之為五極的第一人,如今的功底子至少達到11段以上相對有的。也有人傳說他曾經至後天大能者之境,不過,傳說畢竟是傳說,誰也不敢一定。

而第二極稱之為『紅極』燕雙雙。為什麼稱之為紅極,此女一來喜歡身披紅衣。善使一塊血白色手帕,道上人稱這是『血梅帕』,也有人稱它是『死亡貼子』。由於,凡是收到此帕的人都死了。

另外三極分別是『陽極』道順。

『陰極』梅秋秋是巫山宮的老祖宗。

最後一極就是杜家的耐降芴塵,稱之為『星極』。」費青山講道。

「這外頭彷彿沒武家什麼事吧?」葉凡問道,覺得有些疑惑,師伯扯這些不相關的東東幹什麼。

「當然有相關了,第三極外號叫『陽極道順』,其實,此人真名叫武一飛,就是藏西武家的老祖。

當然,如今能否還活著就難說了。不過,陽極道順的兒子武仙峰可是一正宗的高人。

此人也有著九段層次,詳細到了那一個小層次我不非常清楚。不過,聽說幾年前,此人在長白山曾經以一人之力打敗華夏六尊中的『大蒙好漢君若離,』和『藏狼惡狗洛飄飄』兩人聯手。

幾年前君若離跟洛飄飄估量都堪堪達到了九段層次了。兩個剛進的九段被武仙峰打得落花流水。

你想想,你假設要去找武家費事,那跟服毒自殺有什麼區別。所以,你相對不能去。」費青山再次交待。

「麻木的!怎樣盡碰上高手。」葉老大忍不住發了句怨言,轉爾一想,講道,「師伯,這事,呵呵,能不能,您……」

#c。.。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