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七十章省委書記有暗示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七十章省委書記有暗示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電子書下載功能暫停運用!估量需求到下周完成!

「想請我出手,假話告訴,那是不能夠的。 假設在一個月前還行,如今不行。

最近我正在練一套拳掌,不能中綴了。我想,即使是真要去武家,也得等了斷了日本橫斷家的預先師伯陪去一趟。

不然,莽莽撞撞的去找武家,可得想好了。這事,我也不好硬性阻攔。

不過,我希望在了斷橫家族之前不要受傷了。橫斷家跟費家的事不光是兩個家族的事了。

從中可以窺見什麼,想想,那是兩個家族代表的國度在私底下的碰撞。就是為了華夏人民,為了華夏國威,也得保重本人才行。」費青山講道。

「我知道,不會去的。」葉凡嘴裡應承著,擱下電話后躺床上久久都講不出話來。

想不到武家如此的有來頭,還真是順手了。難怪就是錢風雲也不敢輕捋虎鬚,估量,老錢同志早打聽清楚人家底細了。錢風雲雖然不是高手,但人家手中有權利。

「時不我待,就是撞南牆也得去撞一回。」葉老大吼了一聲,從床上一個鯉魚打挺騰起到院外,一陣子啪啪的拳腳聲傳來,他發揮開了。

整整半個時感覺全身大汗如雨時葉老大才收住了手腳。

「陳老,這麼晚了怎樣還不睡?」早知道陳嘯天正站在一顆大樹下立著的,葉凡隨口問道。

「公子先擦巴一下,這身汗,要不先回去洗洗?」陳嘯天手中端著一個臉盆過去了。

葉凡接過毛巾后洗了一下。

「公子有心事,估量是遇上費事了是不是?」陳嘯天問道。

「過幾天我想去藏西武家一趟,陳老陪我一同去吧

「那個家族聽很可怕,很陳舊,很奧秘。公子還是不要去的為好。至少,也得等衝破10段桎梏之後才能去。」陳老趕緊勸道。

「不去不行了,不管怎樣樣,最多受點傷,難道武家還敢把我給滅了?如今都什麼時代了。國度有法度的。」葉凡冷冷哼道。

「那好吧,我隨時等著地。不過,最好是能多拉幾個高手來。這樣,勢氣也大些。武家是有高人,但我想,像公子這種級數的高手應該也就那麼一個到二個吧。其它的弟子再多也沒什麼用。按演算法,公子能請到的高人更多。「陳嘯天道。

「嗯,最好是年當時再講了。十幾天後就過年了,齊天的事估量在年底前應該不會處理掉。我們的體制,辦事拖延也給我們留了工夫出來,倒不有點益處

第二天一大早,葉凡自個兒往東貢市回去。從水州坐飛機到了西林省的省會城市西桂西。

葉凡洗唰之後,下午二點準時到了西林省省委。

在過道上正好碰上省委書記付國雲。

「付書記好。」葉凡很有禮貌的打了聲招呼。

「是葉,義務完成啦?」付國雲看了葉凡一眼,淡淡的笑道。

「完成了,這次呆了一個多月,真把人憋壞了。手機不能用,不能跟外界聯絡

「協助中紀委辦案子往往都是這樣,以前在魚桐市還擔任過政法委書記一職。而且,魚桐大案也是震驚了全國。在破案一塊還是一把好手的。所以,下面才會想到借去協助他們辦案子。人盡其用物盡其才嘛!能跟中紀委的幹部們一同辦案子,起來也是的福氣是不是?」付國雲一邊講著一邊走著,葉凡也側后一步跟著。

不久進了付國雲的辦公室。

「坐吧。」付國雲指了指那張大辦公桌對面的一把轉椅子道。

不久,秘書泡上茶前進了出去。

而付國雲卻是沒有坐下,而是側過身子久久的站立在西林省行政區域圖前彷彿在想什麼事。

葉凡一看,當然也不能坐了。人家省委書記還站著,哪敢坐著,這也太大條了。於是陪付國雲不斷站在那裡。

足足五分鐘當時付國雲才回過神來樣子,笑道:「怎樣,還站著,看我,一時有些走神了。」

著話付國雲才坐了上去,葉凡也悄然的坐了上去。

「知道我在看什麼嗎?」付國雲問道,臉上的愁容漸漸的消逝了。

「彷彿,是不是在看東貢市。至少,眼神多停留在此處了。不知我猜得對不對?」葉凡老實的答道。其實,葉老大可以一定付國雲在看東貢市的地圖。由於,有鷹眼在盯著的。

「講得沒錯,我是關注著東貢市。不容易,一個縣城規模的城,們發展得很快。

雖四處都在搞樹立很亂很臟。不過,從另一個方面也看出了一個城市的生機。

不搞樹立了搞得再乾淨又有什麼用?我置信,一年後,東貢市將徹底大變樣。們的步子邁得很大嘛1付國雲語氣安靜的講道。

「謝謝書記對我們東貢市工作的一定,我們會加陪努力的。在片面放慢城市樹立的同時,其它工作也會片面鋪開的。

我想,要發展一個地區,光搞樹立也不行。搞樹立是一項支出性產業。而怎樣樣發出來才是最重要的。

東貢人民生活得並不是非常的好,提高他們的生活質量也擺在了市委市政府班子面前。

回去后,我的下一個階段的工作就是發展農業,旅遊業等產業。而招商引資是絕不能停的,這是一個城市發展的基石。

像東貢市糖業集團一旦發展起來,它輻射的帶動作用將不可估量。我想,能不能把東貢糖業打形成全國有名的糖業基地,我是有這個決計的。

當然,這一切都離不開省委指導們的關注和指點,沒有們,我們找不準方向了。」葉凡講道,也拍了付國雲一記馬屁。

「呵呵,省委的指導很重要,但們本身的努力才是最次要的。省委只能從大方向下面把握一下。

當然,對於的想法,我們倆居然想到一處了。東貢糖業集團如今的總資產不下三十個億了。

們得抓緊時機做大做強,爭取走出西林省發展到全國,能打破國門讓本國人也用我們的糖業產品那就更好了。

當然,這個也有一個漸進的進程。們在穩紮穩打的根底上適當放慢進度也是必須的。

而且,東貢市人民太需求們糖廠集團能先富起來,才能帶動一大批人跟著富起來。一個糖業集團,一個如此大的糖業集團,它所能輻射的作用力是非常可怕的。

們要擅長應用這一點,帶動其它企業也跟著發展起來。大家都富了,東貢市也就富了。」付國雲道,看了葉凡一眼,突然皺了下眉頭。

葉凡心裡一跳,心下邊估量有什麼事讓付國雲不稱心了是不是?

果真,付國雲沉思了一會兒,講道:「搞樹立是壞事,不過,就由於搞樹立假設搞得太亂也不大好。樹立市場是有一定規律的,其中的油水太多了。對某些同志來講就是一塊大蛋糕。葉凡同志,我希望回去后能守住這塊蛋糕。某些方面,還是需求標準一下。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國度為什麼有法度和制度,就是為這些服務的。」

葉凡一臉疑惑的走出了付國雲的辦公室,轉道去了省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鐵厚山一臉笑意的親身泡茶給葉凡。

「鐵部長,最近有沒聽到東貢市樹立的一些什麼話?」葉凡乾脆直白地問了。自然是來打探音訊的。

「去了快兩個月了。」鐵厚山問道。

「嗯,接近二個月了。」葉凡點了點頭。

「唉……」鐵厚山嘆了口吻,看了葉凡一眼,才道,「我跟直了吧,最近下邊有點動靜。東貢市糖業集團拿著幾十個億亂搞樹立。工程沒有審批,沒有必須的發包流程。完全由某位同志一個人,一張嘴決議了。而且,連廠黨委班子會議都不招開直接就點頭了幾個億的工程項目下去。這其中的貓膩太多了什麼什麼的。下邊民憤極大,市裡多位同志也有意見。」

「某位同志是不是指藍廠長?」葉凡心裡騰起一股怒火,倒不是他不置信藍存鈞。

藍存鈞的品性操守他相對置信,而且,津門藍家也不缺錢花,藍存鈞是不能夠伸手向包頭們要回扣的。

估量,這其中有好多人在幕後操縱著,鋒芒直指藍存鈞了。大家都知道,藍存鈞跟葉凡是同穿一條褲子的。

背後一刀砍向藍存鈞,其實,真正的指向是想搞亂東貢市樹立的良好大局。從而,自然是要讓葉老大背黑鍋了。

「呵呵,這個,回去問問就知了。」鐵厚山當然不會明講了。

晚飯是東貢市委宣傳部長依青蓮的父親依定江請的客,鐵厚山作陪。地點就放在了省軍區招待所,葉凡到時,依定江帶著老婆周芳不斷站在大門口候著的。

而鐵厚山也早到了一步,陪著依定江在談笑著。

一見葉凡從計程車里出來時依定江馬上幾個大步就跨了過去。老遠就伸出手熱情的笑道:「葉書記好。」

「參謀長好。」葉凡也是笑著,四隻大手緊緊的握在了一同。

「聽青蓮葉書記很年青,如今見到真人了,比我想象中還要年青,可怕1依定江講話較直爽,這個,也是他多年不斷彷徨在中校軍銜的一個緣由吧。

#c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