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好東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好東西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在多心直口快的同志想得到提拔都難,因為,你把領導不喜歡聽的話都給傳出去了,在遇上提拔時人家自然不鳥你了。

禍從口出講的就是這個意思了。

「哈哈哈,我葉凡可不是老虎。」葉凡也是爽朗的笑了。

「老依,可不能讓葉書記在門口就這樣吧?」這時,鐵厚山走上前來笑道。

「對對對,你看我,都給高興得忘了。葉書記,厚山,咱們進去,到包廂再聊。」依定江笑道。

剛到包廂過道里,發現又有幾個軍官笑著跟依定江打著招呼過來了。依定江都客氣的先介紹著葉凡,而鐵厚山這些軍官都見過,倒是點了點頭。

只是見到葉凡這麼年青的地級市市委代書記,倒是令得這些軍官都微微一愕。爾後都熱情的握手……

依定江非常的熱情,其人又是軍人,所以,喝起酒來當水喝。就是葉老大這位有著內勁相助的酒仙也暗中豎起了大拇指。在軍官們的圍攻中,葉老大有些頭暈了。

這時,服務員小心的捧著一個精緻的陶罐上來了。有蓋子蓋著的,不過,裡頭還是有股子熱氣撲溢了出來。葉凡一聞,頓時感覺精神一爽,暗道這裡頭是什麼玩意兒,居然有刺j人的精神的作用。

「開蓋的工作我來。」依定江呵呵笑著把漂亮的服務員給趕走了,自己親自把旁邊放著的一小碗水倒進了那個有個邊緣小溝的蓋子里。

不久,蓋子邊沿那小細溝騰起了陣陣水霧。等水霧騰完后依定江才小

心的揭開了蓋子。

頓時,一股更為濃烈,隱隱帶有一點青s的水氣撲鼻而來。葉老大深深的吸了一口,詭異的事發生了。居然發現丹田內氣流有些抖動,好像很興奮似的。

這個,跟千葉庵弄來的那截像藕樣能配製雷yn九龍丸的寶貝貨好像有異曲同工之妙。

「難道跟千年太歲一樣的功效?到底什麼東東?」葉老大心裡一喜,施展開鷹眼瞧向了陶罐裡頭。

發現罐子里的湯水呈顯的是濃濃的青綠之s。所以,冒出的水霧也略顯得有點淡淡的青綠之s。

罐子里的東西也沒啥奇怪的,看上去跟市場上買的hu菇差不多形狀。只是顏s卻是呈顯青綠之s。而且,這種東西全身都長滿了像參須樣的根須。

不會是人種的吧,如果真是人能種出來,老子就發大了。種上幾座山採回來配製上幾百顆九龍丸,到那個時候,老子就是a組的人造高手工廠。啥人還不得來求著老子?葉老大在心裡意yn著丫丫開去了。

「1小槍,前次不是聽說你們抓了幾個越南走s的大煙客,這東西就是從他們那裡收繳來的吧?」這時,一個深眉毛的上校問對面坐著的一個年青的大眼少校道。

小槍是少校的外號,真名叫什麼葉凡也不曉得。對於走s毒品的販子,這邊人都叫他們煙客。

「嘿嘿這個,可不是毒品,咱們自己就盹著吃了。這東西很補吃了一碗湯一個月都生龍活虎的。不過,就是量太少了。這麼多年下來也不過碰上了一次。

聽說這種東西在他們那邊叫「熊帽菇,。」大眼少校略顯得意,笑道。

「熊帽菇,這名倒真怪?」鐵厚山也點了點頭,有些怪異的感覺。葉老大在里更覺得怪異了。

「來來來,葉書記,你先來一碗地。」依定江站了起來,親自給葉老大舀了一碗滿滿的。

這種「熊帽,本來就不多整個陶罐里就五六個。依定江給葉老大舀了三個走,一半了。

「不要這麼多,我一個就行了。」葉凡看了看馬上推道,這個可是有些不好意思。

人家就剩下湯了,葉老大雖說對這種叫「熊帽,東東好奇但也不能不知禮數。

「沒事,他們前幾天嘗過一次了。」依定江笑道,其它幾個軍官也笑著推道。

「你們聽了肯定覺得怪了,為什麼叫熊帽?」大眼少校講到這裡故意的停頓了一下,自然是為了吸引大家眼球。他的目的當然達到了,大家全盯上了他。

「其實簡單因為這種像hu菇一樣的東西當然不是hu菇了。不過,我們覺得它應該也屬於菇類。

它跟hu菇唯一不同之處就在於長得有滿身的毛須地。而它的最大特點卻是因為,它是長在熊糞上的。

而且利用滿身的毛須來吸收熊糞中的營養。而菇的本體卻是長在熊糞堆里。

所以,就非常的罕見了。聽說就是在越南那地兒也極少見到。這種「熊帽菇,市面上是沒得賣的。

聽說有的富翁出幾萬塊想買這麼幾個盹湯嘗嘗。只是,根本就見不到。這種東西,可遇而不可求。」大眼少校自得的笑道。

「一般來說都是被那些混黑的人物給控制住了,而且還是其中的大腕。這些人物手中根本就不缺錢hu,別說幾萬,就是幾十萬人家也沒興趣。」依定江笑道。

「當初這熊帽菇是從什麼人手中繳來的?」葉凡裝得很隨意樣子,問道。

「那人相當有名氣,越南的舟進標。」大眼少校想都沒想,直接笑道。

「阮進標?」這時,旁邊一上校臉上閃過一絲驚訝。

「老鍾,你也聽說過他?」少校問道。

「在坐的估計都聽說過,此人是一大毒梟。聽說以前都是在東貢市那一帶邊境地帶活躍著。

跟那邊的防務團藏貓貓樣也交過幾次鋒。而且,防務團那邊還有幾個兄弟因此傷亡在他手中。

此人,特別的狡猾。而且,兇狠得像匹狼。為了保護自身,往往每次遇上危險都是拉手下為墊背,而自己從而得以逃身而出。

當時東貢市防務團團長龍一峰可是咬牙切齒過要拔阮進標的人皮。

這次終於落網了,人作孽,不可活氨…鐘上校彼為感嘆,拿起桌上酒杯一飲而盡,好像很爽快似的說道。

「老鍾,你錯了。」這時,一個嘴角有顆小黑痣的上校搖了搖頭。

「錯了,我說老繆,哪裡錯了?」鐘上校看了黑痣繆上校一眼,問道。

「關於阮進標,最熟悉他們一夥的當然要屬咱們省武警總隊了。

而我是省軍區專門聯絡武警這一塊的負責人。

所以,對這一塊的業務較熟悉。就是這個阮進標,即便是咱們省武警總隊司令員楊木林少將都關注著。

阮進標落網后,因為我們軍區有派出人員協助他們共同抓獲的。

所以,那次開會我也去了。

開完會後大家坐著聊天,從楊司令的嘴裡我才知曉。阮進標雖說殺人如麻兇殘勝狼,此人也算是一大哥級人物。

但是,他只是別人的一員大將罷了。」繆上校m了m下巴,說道。

「別人,那人是誰,居然能網路阮進標這種霸頭?」鐘上校一臉驚訝著問道。

「那人還是個女的,外號人稱「紅玫瑰,。而真名叫黎真真。聽名還是相當不錯的。只是,這個女人,連阮進標這樣的霸頭都能降服,著實了得。還聽說她手下有兩員大將,一個就是阮進標,另一個叫黃軍。黃軍比阮進標還要狡猾,阮進標多次能從東貢市防務團手中溜走,都跟黃軍那傢伙的背後指揮有著莫大關係。」繆上校講道。

「黃軍莫不是咱們華夏人?」大眼少校忍不住問道。

「沒錯,此人不但是華夏人。而且,在特種部隊當過兵。轉業后在知曉妹妹被人污辱了后,所以憤起殺了那個傢伙一家人。被殺的那人的家人也有些份量,接著,自然是公安部通輯,此人逃到越南,現在成了紅玫瑰手下一員大將。而且,此人很熟悉咱們邊防一塊的工作程序。進攻伏擊手段等,所以,要對付他,很難。」繆上校講道。

「知彼知已才能百戰不殆,他曉得咱們,咱們m不透他們。要抓他,當然就難了。」依定江不由得嘆了口氣。

「葉書記,稀客埃」就在這時候,包廂門被輕輕推開了,站門口一高矢身影,不是省軍區的歸興天司令員還是誰?司令員一臉的爽笑著,很是親切。

師啦!

一見歸司令到,大家都趕緊站了起來。

「呵呵,歸司令,這個,我不是怕你摳門,所以,不敢來打擾你了。」葉凡打趣著笑著,幾個跨步到了歸司令面前。

雙方握了握手,鐵厚山也上前打了招呼。不管怎麼樣,歸司令員還是掛著一個省委常委頭銜,是在坐的所有同志的領導。

「一起坐下喝幾杯怎麼樣?」依定江問道。

「不要了,葉書記,到我那邊去,咱們喝幾杯。」歸司令員指了指外邊說道。

「那敢情好,司令請客了我還不去那就白不去了。」葉凡笑著跟依定江鐵厚山打了招呼走了出去。

自然,在坐的軍官們全都在心裡嘀咕了。覺得歸司令叫跟葉凡也太親密了。

跟依定江握了握手,葉凡輕聲笑道:「這熊帽菇不錯,呵呵。

講完後跟著歸司令員進到了另外一個包間。

發現這個包間好像裝修什麼的都不一樣,跟剛才的包間比,當然檔次高多了,而且,風格不同。在牆壁上掛著許多的越南的藝術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