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摘別人桃子可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摘別人桃子可是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就是,楊司令好埃」葉凡站了起來。

楊司令微微一愣之後馬上恢復了平靜,跟葉凡緊緊的握了握手進了辦公室。

「葉督察長來,肯定有事,你請說。」楊司令相當的客氣。雖說楊司令是武警少將,但西林省武警總隊是一個副軍級單位,比有的省的正師級單位級別要高上半等。因為,西林省邊境口岸多,而又跟好多國家接壤,國家也非常的重視。

但是,公安部一個副督察長那權力絕不會比西林省一個武警總隊司令小的。

而且,搞警務督察的警官是管警察的警官。級別又高上了許多,是個警察都怕他們。公安部門在政fu一塊的神通楊司令是深知其味的。更何況,武警部隊跟公安部門從來也是聯繫緊密的。1973

「我們對這個人感興趣,因為一樁案子也牽扯著他。所以,我這次秘密下來是想調查一下。聽說他們現正在你們手中,能不能讓我問些東西?」葉凡也很客氣,拿出了阮進標的有關材料,遞向了林司令員。

「材料我不看了,既然你們需要協助,我們可以把阮進標交給你們。你稍等,我馬上叫人送過來。」林司令很乾脆,馬上講道。

「謝謝,一旦調查完畢,我們馬上送人回來。」葉凡說道。這個,人是人家抓的,就得把功勞還給別的。不然,就有摘桃子的嫌疑了。

「你們儘管審著,這傢伙。聽說很頑固的。就是咱們現在也沒審出什麼來。

說句實話,什麼老虎凳辣椒水泡狼鞭都用過了。我的手下們甚至懷疑,這傢伙是不是鐵打的。

要是你們哪邊能審出點什麼來,我希望能互通消息。畢竟,咱們還想抓到更大的『魚』。這個,都是為了國家的安全是不是?」楊司令講道。

葉老大一聽就明白了。敢情是這些傢伙沒輒了,所以寄希望於公安部來的刑審專家了。不然。楊司令估計不會這麼乾脆的交人的。

「行,一有消息我們這邊馬上通知你。」葉凡說道,心說老子有『分筋錯骨手,還怕他不招。

不久,葉凡跟楊司令辦了交接手續。阮進標看上去也不是特別的高大,個子估計就一米七左右。

不過,很壯實。xiong脯上肌肉塊塊鼓起。全身都描著一些怪異的圖騰,看上去是匪氣十足。這傢伙,那身肉彼有點小施瓦辛格的架勢。

估計是怕這傢伙厲害著會跑了,所以,阮進標不但戴著腳鐐手銬,居然還在腰部纏著一條小鐵鏈跟兩個腰大膀圓的武警上尉同志相連著。

這陣仗,對葉凡來講,感覺那是很可笑的。

王朝一把拽起阮進標。在他身上mo捏了幾把之後沖一個武警說道:「把腳鐐手銬這些玩意兒全解開了。」

「這個。此人可是厲害著。一不小心就會溜了。而且,身手了得。一腳下去,能蹬斷一塊厚達七八厘米的石板材。

所以,警官同志,我勸你還是不要如此。不然,交不了差了。要知道,為了抓住他,幾年下來,我們整整犧牲五位同志。」一個少校一愣之後馬上解釋了一下。他是擔心王朝跟葉凡不曉得阮進標的厲害。

而楊司令也皺了下眉頭,不過,沒講話。估計,也覺得王朝有些大條了。楊司令可不想這麼重要的人犯在葉凡手中給溜了。

「開了吧,他不會跑了。」葉老大古怪的笑了笑,開口了。

「這個,司令。您看……」拿鑰匙的少校不敢作主,看了楊司令一眼。

「現在人已經移交給他們了,他們領導說怎麼樣你就怎麼樣吧。」楊司令講這話時還是有些擔心的。1973

不過,既然葉凡執意如此,楊司令也不好阻攔著。楊司令這話可是有提醒葉凡的意思了。意思是人犯跑了的話。你得負全責的。因為,人移交給你了。

少校磨蹭著終於開了全部的鎖鏈。

阮進標一看。突然一拳揮起擊向了王朝,而另一腳又踢向了一個拿槍的武警中尉。估計想搶槍劫持人質跑路。

不過,叭叭……

幾聲脆響傳來之後,幾個武警驚訝的發現。阮進標同志已經被那位叫王朝的警官給踢得像死豬一般的癱在了地下地。

「跟老子耍狠,你還nn著地。」王朝一腳踩在阮進標頭上。隨腳又在阮進標的身上提了幾下。

葉凡走了過去,伸手在阮進標身上mo了幾下。爾後笑道:「楊司令,我們走了。」

當然,葉老大這是暗中動了雷煞指,阮進標,已經軟如爛,哪還能發飆?

自然,阮進標被王朝像老鷹抓小激一樣給拎走了。此地就剩下一夥目瞪口呆的武警官兵們。

「那傢伙太厲害了,我看他好像就幾tui下去,阮進標馬上蔫了。以前咱們抓獲他時可是傷了好幾個的。」少校一臉震驚的講道。

「沒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他敢叫咱們開鎖,肯定就能制服那傢伙。不過,此人功底子了得啊,絕對是個高手。」另一個中校嘆息道。

「那肯定了,公安部秘密高手沒有幾把刷子。阮進標,這下子有得受的了。」少校笑道。一臉的佩服。

「他是東貢市公安局長王朝,是從公安部掛職下來的。你們今後到東貢市對他要客氣些。不然,什麼時候牛著挨了揍的話別來老子這裡哭就是了。」楊司令沒好氣的哼了一聲,轉身走了。

「我們哪敢,找抽還差不多。」少校聳了聳肩。

「阮進標,別跟我裝死,我曉得你懂普通話。講吧,熊帽菇你是從什麼地方弄來的?」葉凡坐在沙發上,叼著一根大雪茄翹著個兒郎tui問道。

阮進標被王朝扔在了地板上,王朝『操』著雙手像個十足的保鏢一臉煞氣的站著。

「熊帽菇,你們問那個幹什麼?」阮進標果然開口了,因為,他覺得有些疑huo不解。

以前被那些武警折騰得半死都是為了問自己的老底子。什麼地方有毒品,藏什麼地方。自已頭兒紅玫瑰的具體情況什麼的。

「你只管答就是了,別問為什麼?」王朝可不是一善茬,以前在杜家可也是混黑出身的。那是一腳好不客氣的招呼在了阮進標身上。

「說吧,也少吃點苦頭。不然,我們有一千種法子整得你死去活來的。他的身手你曉得的,怎麼樣整治人,咱們比武警同志們懂滴。」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

阮進標被踢后痛得咧了咧牙,說道:「這種菇長在熊糞堆里,而且,要那種全身皮『毛』黑得發亮的熊瞎子才行。

我們那兒人叫它『黑瞎子』。這種熊很難找,很珍貴。如果用你們國家的標準來講就是一級保護動物。1973

當然,我們那裡人就隨便得多了。不過,這種熊聽說只有『刀霸』的地盤有。而熊帽菇也是那裡弄來的。

聽刀霸手下講,這熊帽菇是專供給刀霸爺的。而刀霸爺會拿去送人,都是跟他們有交道的霸頭。

而這個秘密只有我們老大紅玫瑰知曉。如果你需要這種菇的話,就得找到我們老闆紅玫瑰。

或者,如果你們肯把我放了,我也可以,用你們的話說就是戴罪立功,帶你們去刀霸的地盤找到這種熊帽菇。

不然,沒有我們帶路,你們一輩子都找不到的。更何況,刀霸爺可不是好弄的。

即便是我們老闆紅玫瑰見到他也會發怵的。此人善使一把大刀,那把厚背大刀從不離身的。

就是洗澡玩女人時都會帶在身邊。一刀之下,能劈開一米厚的石頭。」阮進標自動說了出來,不過,葉凡跟王朝互看了一眼。曉得這傢伙想把自己引向紅玫瑰,肯定有目的。

「我怎麼曉得你講的是不是實話,要是一圈套,不是叫我們去刀霸處送死嗎?」葉凡哼聲道。

「我還在你們手中,怎麼敢騙你們。你們回不來了,我必死是不是?」阮進標還不是一般的鎮定,一點不著慌架勢。

「說說刀霸這個人?要詳細點,包括他有多少手下,乾的什麼行當,善長什麼等等都得詳細說來。不然,我們中人任何一個回不來,你就得給他陪葬。」葉凡問道,盯著阮進標。

「刀霸爺的地盤在越南的塔嘎省唐都山,那地方全是密林和高山,地形非常的複雜。

如果沒有圖紙,就是刀霸爺的人馬有時都會mi路了。手下養著上百號人馬,乾的都是走si的活計賺錢。

比如走si毒品,走si你們這裡有我們沒有的緊缺物質,拿回去賺取高額回報。

不過,主要還是以從金三角過來的毒品為主。他們想開闢一條從金三角過寮國再到你們華夏的毒資之路。

刀霸爺手下有四大虎將,分別叫寧古、風順、塔當、血蓮。四人都是狠辣之輩,手中都有著十幾條的人命。

唐都山是刀霸爺的老巢,一般的人都進不去,很神秘。傳說那熊帽菇就長在唐都山某個地方。

每年也不過生長些不多的熊帽菇。刀霸爺常常用來招待好友,或者外國與他們有毒品來往的大毒爺。」阮進標一五一十的講了出來,不過,他講的葉凡跟王朝只能是半信半疑了。

「寧古、風順、塔當、血蓮四人跟你相比,勝負如何?」葉凡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