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那就搞掉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那就搞掉他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差不多,寧古善長使一把經過改制后的手槍,比普通的手槍要長一些,而子彈出去後會炸開成散彈,殺傷力相當的強。

而『風順』很會跑路,就是你們華夏人講的輕功。他能站於一朵荷花上而不會掉上去,平衡才能相當的兇猛。

由於身手特別的靈敏,所以,攻擊時你不小心就會被他擊中。而塔當身體如塔,力大無量。

一拳可以打死狂野的犀牛。我曾經親眼見他三拳打死了三個道中高手。

而血蓮最奧秘了,傳說此人xiong脯前著一朵血色的蓮花。善長各種令你防不甚防的殺人手腕。

此人,那心簡直是鐵做的。就是父母親惹著她都會殺。她要的只是錢,有錢就行。」阮進標說道。

「牲畜一個。」王朝忍不住罵了一句。

「牲畜都不如,虎毒嘗不食子滴。」葉凡冷冷的哼了一聲。

押走阮進標後葉凡洗了個澡。

「阮進標能夠有著五段身手,那刀霸手下的四個傢伙也有著五段身手了。倒是一微弱對手,而奧秘的刀霸爺跟紅玫瑰兩人估量更兇猛,應該有著六七段身手了。這些人長年在森木中訓練穿行,而走si時殺人如草芥。像他的那些手下,哪個都身背有血命的。」王朝講道。

「真要弄回熊帽菇還真不容易了,這一趟,不走又不行。」葉凡嘆了口吻,感覺相當的煩燥。想了想問道,「最近儂高雲表現如何?」

「那傢伙,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罷了。最近很是神情。雖說人事方面他不敢怎樣樣大手來。那個,估量是省里有交待這段工夫不準停止人事調整。而其它的。比如東貢中心城市樹立等方面油水多的事,他都要橫一扛子。再不就把本人的心腹派到這些工程指揮部里指手劃腳的。這其中,估量也撈了不少益處。」王朝說道。

「郭則軍分管著五龍山以及市委酒店的工程,怎樣肯讓儂高雲指手劃腳的改工程方案?我不在時,郭則軍跟蔡飛聯手可是一股不小的力氣?」葉凡問道。

「估量,這其中有什麼貓膩。」王朝說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這事。說起來我是不怎樣清楚。由於,我不是市委常委。而藍存鈞最近被他們打壓得很兇猛。

儂高雲常常以市委名義要手東貢糖業集團的事。藍存鈞不理他,有時搞得急了就說東貢市糖業集團是市下屬企業,不讓他手。而儂高雲更yin。就以市委常委會名義來壓人。說市也是在市委常委會指導下的市。

而且。儂高雲又挑動了市班子里一些成員來搗。糖廠是市班子指導下的糖廠,這下子藍存鈞也莫可奈何。

由於,他連市班子成員都不是。有時只能硬著頭皮在頂著。小藍同志這段日子真是不好過了。

我倒是還行,反正公安一塊,儂高雲也沒啥興味。而政法委書記蘭立權又跟他同穿一條ku子的傢伙。

不過,蘭立權也想在我面前指手劃腳的,當然也被我搞了幾次。我們兩個,如今也末尾『戰役朝同志一點不擔心。呵呵笑道。

「存鈞是辛勞了,東貢糖業集團這麼大個攤子。再加上有幾十個億在。各路人馬都眼紅盯著。

儂高雲不手才怪了,而郭則軍一定眼紅了。五龍山開發經費方面又緊張。

假設有我在倒是可以從糖廠抽調一些錢過去援助一下。我不在藍存鈞一定不會借給他的。

所以,郭則軍以常務副市長名義跟儂高雲搞成一團壓制存鈞那是正常的了。

而其中又有一個紀委書記蔡飛在搗鬼。而分管經濟的副書記龍為國大概也末尾lu出一點端倪了。此人,也有些蠢蠢yu動了。」葉凡淡淡的哼聲道。

「嗯,你不在,像原先跟你關係不錯的依青蓮、甘水興以及李晶晶都感覺有些有力。由於,他們三個都成不了氣候,只能當跟班的料子。你這個主心骨一走,他們也不知道該怎樣做。自然,在常委會上最多談本人幾句建議,最後,被儂高雲跟蔡飛聯手一欺壓,最後全沉默著不講了。」王朝說道。

「這個也正常,由於,他們不知道我的想法。所以,也沒了主意。」葉凡表示了解。

「我想,等你回去,這一切將會改觀的。」王朝很是自信,笑道。他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最近聽說上頭又有動靜了,吹出的風聲就是要把你的市長職務給撤出來。專門讓你代市委書記一職。而東貢市這邊有些同志也有些蠢蠢yu動了。至於省里以及其它地級市的一些副手,估量都有些心動了。」

「東貢這邊有才能競爭的應該沒人了,郭則軍這個常務副市長剛來不久,不能夠一步登天能坐上東貢市長寶座。至於儂高雲,應該不會吧。不過,還有個龍為國倒是有這個資歷去競爭一下。其它同志,像蘭立權依青蓮等人都沒有這個資歷。」葉凡說道。

「不一定,儂高雲不斷當這個副書記也沒意思。還不如去坐坐市長寶座也完全有能夠。

畢竟,市長是正兒八經的正廳級幹部。假設他坐上市長寶座,那不是正可以跟你唱對台戲了。

而且,市一攤子事,估量不會讓你手的。到時,東貢市樹立方面估量會遇上大費事了。

比如,東貢糖廠集團,到時,存鈞就是他的正式下屬了。我敢一定,會被他壓製得喘不過氣來。我想,這事,絕不能讓儂高雲上位的。」王朝說道,自有本人的看法。

「彷彿也有道理。」葉凡點了點頭,看了王朝一眼,講道,「儂高雲是個土霸王,在東貢市根基很深。

我能代這個書記也是機緣巧合才拿下的。不然,是輪不到我的。而儂高雲一定心裡窩著一股火氣了。

他假設上位,對我們東貢市一切活動的展開都將產生大費事。他乾的事是他的理念,而我要完成老書記韋理國的遺願就相當難了。

對於錢我倒是無所謂,只不過,就是我分開的這段工夫來看。儂高雲的權利yu特別的高。

他連軍隊那條五龍山到九雲嶺的路都要手,想想,他下台當市長,還會讓我手市樹立。到時,我管黨他干實事,人家啞口無言的,倒真不好弄了。」

「那就把儂高雲搞掉1王朝臉上閃過一線yin辣。

「呵呵。」葉凡笑了兩聲,打了電話給鐵厚山同志,笑道,「厚山部長酒醉了沒有?」

「差不多了,幸而我溜得快,不然,如今早倒下了。不過,也喝得七零八落的。你一走,我成了中心攻擊目的。」鐵厚山還能講話,沒醉得倒下,酒量也是驚人的。

「聽說東貢市有人事調整,不知厚山部長有沒聽到什麼風聲。」葉凡乾脆挑明了講。

「你也聽到了?」鐵厚山呵呵笑道。

「剛聽說的,我想,既然是有關東貢市方面的人事調整。我這個代書記總得留意著點是不是?不過,講句假話。我葉凡倒不想獨攬大權。只是,東貢市一切樹立才剛剛起步,也進入了良好的樹立時期。我很不想什麼人打破出去把這個大局給攪了。」葉凡倒出了實情。

「那當然。」鐵厚山道,「這事,早就有打算了。不過,不斷沒有舉動起來。

你身兼市長跟代書記一職曾經有幾個月了,雖說你協助紀委辦案去了兩個月,但也要算你在任期內是不是?

所以,有些同志有意見了,說是不能讓某人大權獨攬,這樣不利於東貢市樹立,不利於市委市的班子樹立。

這樣會形成權利的真空,形成的繁殖等等。反正羅列了一大堆東西,經過各種方式傳遞著這些信息。

省委指導也留意到了這些影響。從全省的大局出發,某位同志不斷兼著市長書記也著實不大妥當。

畢竟,我們是民主與集中相互一致的政體。假設一個人獨攬,的確有大權集於一體,黨委不分的尷尬。

而且,關於此事,就是省委常委會那邊也討論過幾次了。不過,都被付書記壓了上去。

說是你還在協助中紀委辦案子。不過,你如今回來了,估量,這事,再拖也拖不下去了。

所以,你得有個心思預備。」鐵厚山倒也沒再藏著掖著了。漏出這些信息,明擺著是在向葉老大示好了。

「來一個市長我倒無所謂,這個,市長書記一肩挑我也著實有些累了。假設能來個好幫手,那豈不是更好。我也落得一身輕鬆是不是?最近兩個月協助中紀委辦案子,也是累得夠嗆。我也想好好休息一下。」葉凡講道。

「呵呵,這事,說句假話,你我講了都不算。關鍵點還在上頭是不是?而且,曾書記可是個人物。畢竟,他是分管人事的黨群書記。有些事,就是付書記和祝省長都得給點什麼是不是?連點湯都不剩的話,這事也干不下去。」鐵厚山講的話很神奧,但葉凡一揣摩就出滋味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