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是有這麼回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是有這麼回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鐵厚山這是在告訴本人,估量,這次東貢市長人選會落曾九天這個省委第三號人物,省委黨群書記頭上。

曾九天不是儂高雲的靠山嗎?那豈不是講儂高雲任東貢市長已成定局?

看來,傳聞未必是空xue來風了。

怎樣樣搞倒儂高雲,又是擺在葉老大面前的一件大事了。

這廝揣摩了半個小時,一咬牙,決議先從歸司令那裡下手了。由於,歸司令對儂高雲有意見,這倒是個好幫手。

而且,歸司令員也是省委常委,也說得上話。雖說力度很小,但讓他鬧騰一下也是一件不錯的事。

於是,葉老大馬上打起了電話,把東貢市有些傳聞傳遞給了歸興天司令員。

「他想上,先過了我這一關再說。」歸興天冷哼了一聲掛了電話。

「歸興天一個人力度還不夠啊?」葉凡嘆了口吻,尋思開了。假設能找到一個更適宜這個地位,而背景又比儂高雲深得多的同志就好了。

第二天8點鐘,葉凡到了祝省長辦公室。

祝省長是應用會前的15分鐘見的葉凡。

「你不在這段工夫,東貢市搞得較埃」祝岩峰省長口吻略顯指摘,掃尾炮就直白地講了出來。

「城市樹立片面鋪全,攤子多門面廣。再加上工程發包等多方面緣由,眼紅的同志能夠不少。而我又被抽走執行秘密義務,在儂高雲的強勢姿態下什麼事都想橫一扛了,自然,就顯得有些了地。歸根結定,還是財帛動人心。」葉凡乾脆藉機點出了儂高雲來。

「這闡明了什麼。闡明你的凝聚力還不夠。」想不到祝省長的把這句話塞了過去,差點住了葉老大。

這貨有點訕訕然講道。「這個也是理想,自從去年七月我到西林省至今也不過半年工夫左右。而且,其中二個月工夫在協助中紀委辦案子。實踐上的工夫不會超過四個月。而擔任市長工作不久又代市委書記也不過十幾天而已。當然,我明白,我還需求努力。」

「你覺得本人還有理是不是?是不是覺得東貢市如今搞成這樣子不是你的責任?

當然,你來的工夫很短,這個大家都清楚。不過,這個不能成為你不能片面掌控東貢大局的理由。

你一來我就把希望寄予在了你的身上,你能夠不知道。你不在的這段工夫。

告狀信像雪片一樣往省里的各單位以及相關部門飛了。我跟付書記桌上都擺過一大疊。

幾個大成績,一個就是在糖廠的發包成績上太專權,二個就是其它工程樹立方面貓膩太多。

而在工程樹立中糜費的錢也太多,比如五龍山公路。何必建上16米嚴懲道。這拿來幹什麼。一個收費的景區,難道你們還想搞成星光大道不成?

這是純粹的面子工程地,我想對你說一聲。做面子不要在東貢市干,東貢人民負擔不起。

更何況,東貢人民也不需求面子,只需求務虛。務虛你懂嗎?葉凡同志,東貢人民負擔不起有些額外的不必要的花銷。」祝省長句句如針一樣的扎向了葉凡。

「我剛回來,好多狀況不熟習。不過。我置信糖廠的發包相對會公平的。由於,是藍存鈞同志擔任的。」葉凡置信藍存鈞不會撈太多油水的。由於,藍家並不缺錢。藍存鈞沒理由這樣干。

「還沒調查你就如此講話是很不擔任任的,藍存鈞這位同志最近成績很大。在糖廠工程發包一塊成績相當的大,獨斷專橫不說,居然一張嘴講了算。根本就聽不進別人的話。而發包的程序全套了,你回去立刻查清楚。假設真的狀況如此的話,省委會馬上作出反應的。」祝岩峰一臉嚴肅的講道。

「那五龍山景區又有什麼成績?」葉凡轉移了話題。知道一時也解釋不清楚,等回去問清楚了再說。

「剛才不是跟你講過了吧,面子工程不要在五龍山搞,東貢人民不需求。」祝省長哼道。

「祝省長,這一點我想上頭是不是誤解了。」葉凡恢復了安靜,說道。

「誤解,什麼意思。以為你不清楚,無非是防務團的搬遷要借路是不是?」祝岩峰說道,葉老大心裡一驚,本來是以為祝省長不知道這方面詳細狀況,哪知人家都知道了,那這外頭『道道』就彼為複雜了。

「這個,當初五龍山公路按軍隊標準樹立也是為了表現東貢市支持軍隊樹立而搞的。

而防務團也彼為複雜,擔負著我們市好幾個縣的邊防義務。而他們的寓居以及工作訓練等各方面條件都太辛勞了。

我當時去過防務團,條件的確差。所以,才在修路一塊決議支持他們的工作。

而且,擁軍也是我們當地應該乾的事。更何況,防務團畢竟是在東貢市……」葉凡剛講到這裡,祝省長曾經冷冷打斷了他的話,說道,「防務團是軍隊的防務團,還需求窮得掉渣的東貢市打腫臉充瘦子嗎?

軍方的經費一向寬裕,他們成系統,是財政直接拔款的。這個,根本就不是你們地方所能比擬的。我想,軍隊下級指導既然決議搬遷防務團。

那就會給他們充足的經費。何必你們摻雜其中,地方融于軍隊,干涉軍隊樹立,那是大忌。葉凡同志,你要留意著點了。」

「我不明白祝省長講這話什麼意思?」葉凡也有些火了,淡淡的哼了一聲,覺得祝岩峰也太武斷和強勢了。

「不明白就不要手,回去好好查查防務團的歷史再來跟我討論這個成績。有些事,不是你想象中那般複雜,其中很複雜。牽扯的方方面面很多。你能走到明天這個地步,置信有些事一揣摩就懂了。」祝岩峰講道。

「這是儂高雲捅的吧。」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

「沒錯,是他捅的。不過,在這件事上,我覺得他捅得很對。不捅不知道,捅了才嚇了一跳。葉凡同志啊,你不要被某些人誤導了。這是在犯錯誤的,你一定要留意著了。」祝岩峰講道。

「就跟軍隊協作樹立了一條路,這個還犯錯誤,我真實是不明白我哪點錯了。國防樹立難道就軍隊的事,軍民一家,幫些忙應該的是不是?」葉凡急了,口吻重了不少。

「你還沒看法到本人的錯誤,不是跟你講過,回去好好翻翻防務團的歷史再來跟我講這個。」祝岩峰講道。

「好吧,這事我先回去調查清楚再來向您彙報。不過,我聽說儂高雲會擔任東貢市長一職是不是?」葉凡乾脆直接的就挑了出來。

「這個跟你有什麼關係,東貢市市長一職是省委指導個人決議的。你難道還想左右省委指導的意圖?葉凡同志,我真有些疑心,協助中紀委辦案難道給辦懵懂了?我看,你得清醒清醒了。」祝省長一臉嚴肅的講道。

「我當然不是那個意思了,只是想,假設有個好同志來跟我搭班子干起工作來也隨手一些。

而且,韋老書記雖說去了,我想完成他的遺願把東貢市樹立成我們省東北邊的中心城市。

假設來一個不隨手的同伴,到時,我有些擔心韋老的希望有些難搭成了。」葉凡說道,隱晦的表達了不希望儂高雲下台的意思。

「是管黨還是黨管?葉凡同志,你還是沒搞清楚這個成績。我剛才不是早跟你討論過,你要抓的工作就是片面指導東貢人民走向富有。

這些,不用我來教你吧。黨委跟的關係如何的協調好,那是你的工作。

你回去好生揣摩揣摩吧。」祝省長講到這裡,看了看工夫,說是閉會工夫到了。

葉老大隻好鬱悶的分開了祝省長辦公室。葉凡覺得有些詭異,本人『失蹤』還不到兩個月。怎樣滴祝省長對本人彷彿有了『成見』。

以前可不是這種態度的,特別是剛才,祝省長彷彿在儘力的忍住火氣。

不然,以著他的脾氣,估量他早拍桌子了。由於,葉凡的氣bo探測到祝省長從身上溢出的氣機很不穩妥。

有些了,往往這種狀況就代表著其本人心境不穩妥。而惹起他心境不穩妥的人當然就是本人了。

走出省,葉凡馬上掛通了在國安工作的張雄電話,問道:「張雄,你應用一切手腕,給我查一查駐紮在東貢市的防務團從建團至今的一些詳細狀況。該團團長叫龍……」

葉凡把大致狀況給說叨了一遍上去。

「葉哥,據你剛才所講。我想,是不是防務團的權屬成績原來惹起了大軍區指導跟省委某些指導的一些爭論。

按理講軍隊跟地方這種層面的爭論是很少的。但也不掃除有這種能夠。

而且,我還有個猜測。會不會是你們省的祝省長跟省軍區司令歸興天同志有些不對付。

而你要支持歸興天的工作,自然,就觸了祝省長的逆鱗。」張雄分析著講道。

「這事我也在揣摩,假設真如此的話,那祝省長對歸興天這個人的『成見』就非常深了。

也許,兩人還有其它什麼故事了。而儂高雲正是應用了這一點才搞出這些事來的。

不過,也不掃除有其它什麼緣由,你趕緊先查一查。由於,祝省長再三強調了要求我回去翻翻防務團的歷史。難道在該團歷史上有些什麼糾葛?」葉凡交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