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祝省長的逆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祝省長的逆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咱們是兄弟,是那種不輸給親兄弟的兄弟,是生死兄弟。

你講這話,所以,見外了。」鐵占雄呵呵笑道。

不過,葉凡感覺他的話語里有些苦澀。這個,也正常。位高權重的公安部副部長現在落得到中央黨校去當一無權無勢力的教官,鐵占雄不鬱悶才怪。

「這事,估計嫂子有怨言了吧?」葉凡問道。

「她沒事,我現在活得輕鬆自在,她還能講什麼。」鐵占雄又是笑道。

「鐵哥,再給我幾個月時間。等有的事捋順之後再「翻盤,。」葉凡說道。

「不急,我相信,這中央黨校不是我鐵占雄的最後一站的。有些事也急不來,人家現在盯得緊。現在就去「翻盤,人家心裡有氣。所以,再過得幾個月,人嘛,氣總會消掉一些。到那個時候再出手,應該水到渠成了。」鐵占雄說道。

「鐵哥能理解我很高興。」葉凡說道。

「咱們是兄弟1鐵占雄又重申了這句話。

「還有,鐵哥,王朝現在還兼任著東貢市糖業集團的政法委書記一職。馬馬虎虎也是提了個副廳了。我想,等你回到公安部,王朝得把他弄回去。到時,這個副廳級別可得保住了。」葉凡說道。

「這事如果我能回去,應該不難。他本來就是下來掛職的,撈回去后把級別也一併撈回去。這傢伙,倒是賺大發了。你看看藍存鈞也沾了你的光。你呀,是一員福帥的。」鐵占雄哈笑了起來,說道「相信,我鐵占雄也會沾點光的。」「那當然。」葉老大又王八了起來。

東貢市最近很臟很亂,因為,到處都在搞工程。東貢市糖業集團的新廠址。

盧氏步行街以及體育嘗市委大院,還有五龍山開放式景區。

這麼多大型工程都湊一塊來了。

所以,東貢市最近是土揚煙飛,看上去到處都是攪拌機攪拌混泥土的刺耳聲音。

不過,葉老大彼為自豪。特地叫計程車開得慢些,因為,葉老大要視察一下自己的地盤。

因為市委大樓要改建成市委招待酒店,而市政府大院又在全面建設。所以,臨時頭,市委市政府班子都集中在了一個臨時頭的辦公地點。

當然,辦公條件就差多了。就是葉凡這個代市委書記也僅僅只分到一個辦公室,不像以前搞的外邊還有個小會客室的套房式辦公間。而其它工作人員都得擠在一起辦公了。就是副市長都分不到一個小獨間的。兩副一個房間,倒也湊和著辦公了。

不過,剛進辦公室,藍存鈞就過來了。

「存鈞,怎麼回事?最近動作搞得很大?」葉凡一邊招呼藍存鈞坐下,一邊問道。

「我知道這事上頭已經在盯著了,估計,你去省里被被批評了是不是?」藍存鈞問道。

「批評,也有點。不過,這麼多人饒舌,你是不是什麼地方沒處理好。」葉凡委婉的問道。

「根本就沒辦法處理好,我曉得,肯定有好多人在告我。說我藍存鈞矢權獨攬,工程發包沒按程序和規劃辦什麼的是不是?」藍存鈞看了葉凡一眼,問道。

「你是被逼的是不是?、,葉凡若有所思,點了點頭。

「嗯1藍存鈞點了點頭,說道「你走後,你看看,依高雲這個臨時頭的市委主持人要插一扛子。

而新調來的蔡飛和郭則軍也不慢。一個個全抬出市委市政府領導架子來壓制我。

要求我把糖廠的工程建設一系列事,以及那幾十個億的建設款子全都交出來給市委市政府統一管理。

統一管理倒也沒什麼,我藍存鈞家裡還有點錢,也不是想撈什麼油水。只是,他們太可惡了。

首先就把糖廠的規劃…建設方案全盤給否定了。咱們重新規劃后的糖廠是要做大做做強,全部按國際標準建設廠子的。

經他們一搗鼓,跟老廠子相比只是稍微改了一點。規模擴大了一點。照樣是換湯不換藥,這樣搞出來的新糖廠根本就不符合咱們要做大做強振興糖廠的要求。

在開會時我一直堅持著不同意這種方案。他們轉了個法子以市委班子市政府班子集體名義來壓制我。

我後來火大了,拿出了你走前給的任命書,他們也火了。就這樣,自然,矛盾就爆發了。

告狀信有,說我閑話的謠言更是滿天飛。我想,不管怎麼樣,我得頂住,至少得等你回來再處理。」藍存鈞也是滿肚皮的火無處發泄了。

「我也猜測到了,人啊,全都患了紅眼玻你手中拽著幾十個億,人家沒分到一點,哪能放過你。」葉凡點了點頭,轉爾講道「只是,這事,你寫個詳細的書面材料上來。而且,證據要充分,要有說服力。

要詳實些,我準備向祝省長和國雲書記彙報。我想,他們作為省里主要領時。

也沒有功夫來管咱們東貢這些具體的事。在你動靜鬧騰得太大時,他們當然也聽到了風聲。

所以,產生一些誤解也正常。存鈞,放手大膽去干。現在我回來了,這糖廠的一把手是我。

我支持你你就大著膽子干。我到這些牛鬼蛇神能整出什麼蛾子來。」「我早寫好,當初他們怎麼樣以會議形式壓制我等等我都整理好了材料,這就是,你先看看寺。」藍存鈞說著遞上了一份材料。

葉凡接過後翻了翻隨手擱桌上,問道:「糖廠的建設沒有因此停下來吧?」「沒有,我火大了。後來,我就不理他們了。他們想插手,我就抬出你給的「尚方寶劍,來。他們當然給氣著了,可只能幹瞪眼。」藍存鈞居然笑了。

「估計,他們恨我入骨了。」葉凡笑道,當初離開東貢市到京城時葉老大有留下一個決定。

也就是他不在這段時間,糖廠一切事務由藍廠長全權負責。任何人不得干涉等。

中午,兩人一起吃飯時張雄來了電話,說道:「葉哥,查清楚了。」「」葉凡催道。

「要講起這個還得先講講西林省的老省長陳勇。陳勇這個人也是個霸道的人。

脾氣也相當的臭,原先也是軍隊出家的。而且,陳勇在京城也有一定的背景。

後來就因為你們東貢市防務團的事跟當時的粵東軍區第一副司令員曾剛同志鬧騰開了。

防務團彼為複雜,跟當時建團時有某些根由有些關聯。至於具體根由我也查不清楚。

不過至少得到一點信息,陳勇跟曾剛有矛盾。而且,他們倆早就是一對老對頭了。

以前陳勇也在軍隊干過,當年跟曾剛還是戰友。而且,級別相同。就因為一次提拔兩人成了競爭對手。

結果,曾剛上去了,陳勇失去了那次機會。所以,陳勇一氣轉業了。不過此人也很厲害,居然結識了京里某大腕。

在軍界失意的陳勇在政府官場上居然如魚得水,一路青雲直上直到西林省省長位置任上才退了下來。

而現任的西林省省長祝岩峰就是陳勇的得意門生。一直跟著陳勇直到現在坐上西林省省長寶座。

對於曾剛跟陳勇的矛盾,祝岩峰心裡很清楚。所以,你要出幾千萬相助防務團搬遷,自然就揭了陳勇的老傷疤。

雖說陳勇跟曾剛兩人都退休了。但人心裡這個恨字寫來容易要真退出去就難了。

而且,據我所知,現任省軍區司令員歸興天也是曾剛一手給提上去的。」「這下倒好,兩個對頭的親信都碰一塊了。我說怎麼回事,依高雲s自改了五龍山軍民共用公路建設方案。

歸興天這個省委常委居然一點輒都沒親估計這事歸興天應該早提到省委常委會上了。

結果應該是被省委黨群書記曾九天聯手省長祝岩峰給彈壓了下來。」掛了電話后,葉凡把這事給藍存鈞講了一遍下來。

「如果真是這樣,那還真是麻煩了。如果你要支持軍隊的五龍山共建公路,那肯定就觸了祝省長的逆鱗。

這個,倒是依高雲跟蔡飛等人十分願意見到的結果。本來祝省長對你的態度相當的不錯。

像糖廠的事他也是大力支持著。

而咱們最近東貢市中心城市建設的節奏也加快了許多。

如果一切能順利的話那就樹立起了你在祝省長心目中的印象。

而現在單單一個五龍山公路,就能全盤否定了你在祝省長心目中的一切功勞跟印象。

葉哥,你倒是要想好了。孰輕孰重,歸興天只不過一個省軍區司令員?」藍存鈞有些憂心,說道。

「你的意思是不理軍隊那邊的事了?」葉凡看了藍存鈞一眼,說道。

「咱們想理也理不了只能抓大放小了。畢竟,祝省長的份量太重了。我想,不管多麼偉大的人都有自己忌晦的東西。

而防務團就是祝岩峰的「逆鱗,。陳勇對他有知遇之恩,不管這事對或者錯我想,祝省長會強勢彈壓著市政府不支持軍隊的五龍山公路方案的。

如果他要插手干御,在咱們這個省里還有誰能阻止他。除了付國雲書記還有誰能跟祝省長相抗?。

而且,就是付國雲書記,他肯站出來冒著得罪透了老省長陳勇以及現任省長祝岩峰的危險來干這事。

我想,付書記這種精明人,肯定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的。就咱們,根本就沒有能力跟祝省長一系抗衡。

而且,在這件事上,還得加上個曾九天這位省委的三號人物。」藍存鈞一邊喝湯一邊分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