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八十章此人,我很佩服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八十章此人,我很佩服他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電子書下載功能暫停使用!預計需要到下周完成!

第一千九百八十章此人,我很佩服他

到時,戰爭的硝煙就燃到了省委常委會。就由祝岩峰跟歸興天兩人好好再掰一回。因為,不對襯的對抗根本就沒有可對性。

「我也同意報上去。」儂高雲也冷笑著表了態。

「同意1郭則軍也說道。

……

晚上,聽了錢濤國的電話彙報后,歸興天臉色有些難看,哼道:「這小子,還挺猾頭的。是不是聞出什麼味道來了?」

「不會吧,這事,估計曉得的人不多。難道是祝岩峰跟他暗示過了?」錢濤國皺了皺眉頭講道。

「有可能,不過,這傢伙也很聰明。知道夾在我跟祝岩峰之間太難作了。所以,乾脆當了一甩手掌柜。這戰鬥就升級了,變成了我跟老祝同志了。其實,說實在的,我跟老祝同志也並沒有什麼衝突。只是,唉……」歸興天嘆了口氣,有些苦澀。

「您這是在報恩,咱們華夏人從來都講地,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我想,祝岩峰估計也差不多。現在騎虎難下了。我覺得,好像有些變味兒了。」錢濤國說道。

「早就變味兒了,以前是為了報恩。現在,好像變成集團對峙了。人嘛,總得有個面子。

不是東風壓下西風就是西風壓服東風。誰強誰弱說白了,就是一個面子問題。

在這其中,我跟祝岩峰都沒有什麼利益衝突,就是一個面子問題。而且,相信付國雲書記也十分的願意看到這種局面的。」歸興天說道,「不過,葉凡能在常委會上明確表態支持擁軍共建公路一塊,至少這一點看來,他還是有些膽量的。這種話肯定已經傳到祝岩峰耳里。人家心裡不長疙瘩,那才怪了。呵呵呵……」

「祝岩峰還是輸了。」錢濤國也笑了。

「你個小錢,這話什麼意思?」歸興天問道。

「司令不明白,葉凡可是祝岩峰發現並培養起來的先鋒大將。以前估計是拿來對抗付國雲的。

不過,後來付國雲對葉凡的態度也大為改變。不過,就是這事我也十分的納悶。

就前次付國雲下到東貢市來,對葉凡那是很特別的親密。到底怎麼回事,至現在我還在納悶。司令能不能提點一點,解解惑。」錢濤國半開玩笑,說道。

「估計,跟京城的喬家大院有關係。喬遠山執掌中組織部牛耳,又是政治局委員之一,付國雲在知曉了葉凡這層關係後有所表示也純屬正常。」歸興天淡淡說道。

「不過,葉凡這個人我看不透。他有這層關係怎麼不早亮出來,還藏著掖著幹什麼?如果亮出來,一般的同志都會顧及上頭的面子的。那他干起工作來不更順利應手?」錢濤國有些不理解。

「原因就難猜了,不過,我覺得葉凡這個人也很看不透。他的牛脾氣爆發時也相當的硬朗。此人,不是個只想靠裙帶關係上位的人。而是有著真正本事的年青人。這種年青人,再加上有背景。今後,前途不可限量。說實在話,我也很佩服這樣的人。」歸司令說道,想了想又講道,「從中紀委這次會抽調他去秘密辦案子就可窺見一斑。沒有一點能量人家會抽你去礙事?」

「哈哈哈……」蘭立權瘋狂的笑著,大叫道,「爽快!爽快啊1

「是爽1戴忠強也笑眯眯的說道。

「看到沒,那傢伙去了二個月,一回來全取Y書記,咱們更應該一鼓作氣,徹底打壓下他的那破氣概。到時,你一上位市長,咱們哪,全給壓過來。到時,這東貢市市委就是一擺設,這東貢,是您儂書記的天下了。當時,就是西風也壓倒東風了。」蘭立權勢氣高昂,倒背著雙手得瑟著在廳里踱開了步子。

「呵呵,小而已。」儂高雲謙虛的講道。

「不算小了儂書記,他代書記還代個屁?現在龍為國好像都有傾向咱們的打算。儂書記,是不是該伸橄欖枝了?」蘭立權呵呵問道。

「伸橄欖枝,不急。龍為國此人不簡單,他在省城當了不少年的常務副市長了。

別看他現在做人低調,我估計,他現在還在觀望。而且,時不時會冒頭搞點小麻煩出來。

這次他支持咱們,也許,下次他支持的就是葉凡了。這個人,看不透,咱們盲目伸橄欖枝的話不但沒用。而且,更助長了他的囂張勢氣。」儂高雲輕擺了擺手講道。

「要是咱們下手晚了給蔡飛或者葉凡拉走了那豈不是大損失?」蘭立權有些急了。

「不會,我敢肯定。他們就是去拉也拉不動的,放心。這種人,不是那麼好說動的。也許,我懷疑他是不是省里特地安排下來搞平衡的。」儂高雲很是『大器』樣子說道。

「這傢伙自己沒本事處理不了只好往省里報了,他以為這樣一來就能顯示他的權威。

實際上是蠢蛋一個,省委領導肯定不願意看到一個如此軟蛋,無法操控東貢市大局的『阿斗』。

沒準兒不久他就下台了,到時,儂書記市長書記一肩挑,好日子過得就舒坦了。」戴忠強同志也是極盡馬屁之言了。

「這次的事也有些奇怪,按他的性格我以為他回來後會跟咱們來場大較量。想不到還沒開始就蔫了。難道是他真不行了,抑或是有其它的,咱們到現在還沒覺察到他有什麼動作趨向。」儂高雲倒沒有那麼樂觀,臉色又開始變得有些嚴肅了起來。

「是不是在蘊量著什麼,現在龍為國有支持咱們的傾向。加上咱們三票,蔡飛跟郭則軍的兩票,11個常委中咱們佔了六票。他想翻盤都不可能。與其到時丟臉子,不如不提。乾脆在省委領導面前丟臉了。而且,這傢伙仗著有祝省長撐著,所以才如此的乾的。我想是不是這樣的。」蘭立權腦子也不笨,開始動腦瓜了。

「也許吧。」儂高雲淡淡一笑。

葉凡速度很快,連夜叫人把材料整理好后,指示市委秘書長李晶晶連夜坐車往省城趕去。第二天早上九點鐘,李晶晶就把材料遞到了省委辦公廳。

下班后。

儂高雲正跟蘭立權戴忠強三人吃晚飯時電話響了。

「你真不是一般的蠢蛋!蠢蛋到家了。」曾九天第一句話就是這樣子,差點是喊出來的。

「曾書記,我……我……」儂高雲被罵得莫名其妙,趕緊站起來進了衛生間,不過,這廝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一時吶吶著不知怎麼講。儂高雲甚至能想象到曾書記的憤怒臉色。

「昨天你們是不是招開市委常委會了?」曾九天問道。

「是啊,當時常務副市長郭則軍……」儂高雲把情況都給講了一遍下來。

「你真是笨啊,以前整什麼事整了就整了,我也不追究了。這次葉凡回來,錢濤國肯定有向他彙報五龍山公路的事。這個時候,你假意抵抗一下就行了。爾後,就讓葉凡把這事再反盤著敲定下來就是了。你呀你,真是幹了件大蠢事還不自知。沾沾自喜了是不是?」曾九天咬牙了。

「我,這事,我不清楚。葉凡也太過份了是不是?往上捅只能證明他無能。曾書記,一個地級市的代書記,連常委會都控制不住,這個,會給省委領導留下個什麼印象?今後,他還想得到重用?」儂高雲到現在還雲里霧裡的沒搞明白。

「是啊,你說會給省委領導留下個什麼印象?」曾九天冷冷哼著反問道。

「當然是極壞的不堪大用的印象了。」儂高雲答道。

「是啊,你都明白,葉凡是白痴嗎?」曾九天一句下來,儂高雲頓時有種五雷灌頂的感覺。

一時呆蒙了,心說是啊,自己都能想得到,葉凡會如此蠢蛋嗎?

「好好琢磨一下,以後,別再干這種蠢事了。別以為就你聰明著,葉凡能當這個代書記,別看他年青,這小子,比誰都猾頭。你呀你,被人利用了還不自知,還沾沾自喜以為別人丟了臉子。」曾九天冷哼一聲掛了電話。

「我真不明白啊,我錯在哪裡了?葉凡,你這陰謀家,你這個該死混蛋!你說,你是怎麼利用我的,我還是不明白啊,曾九天這老傢伙,怎麼都不給解釋一下,老子真是蠢蛋嗎……」儂高雲差點把手機給砸了,在衛生間打開了沖浴設備大聲的瘋叫了起來。

聽說儂高雲晚上喝高了,不過,在戴忠強跟蘭立權扶他回去的路上,這貨一直在嘴裡吶吶道:「我真不明白哪裡錯了礙…」

「老戴,老儂吃板子了。」走出儂高門后,蘭立權有些擔憂著說道。

「別怕,曾書記是不會就此怪罪他的。越是嚴厲,越說明曾書記信任他。不然,不信任你了還罵你個屁是不是?這就是當領導的御人手段,也可以說是愛之深恨之切嘛!不過,我也不明白。不知曾書記到底跟他講了什麼,好像老儂給氣著了。一直叫著『不明白』,啥事不明白了。」戴忠強也有些納悶了。

「明白了屁,相信這事老儂絕不會講出來的,真是鬱悶。」蘭立權也忍不住破罵了一句。

#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