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唐主席責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唐主席責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幹得好蔡飛。 」蔡飛接到了省委付國雲書記電話。

「這是您指導得好。」蔡飛也是莫明其妙,不過,也不敢問,趕緊謙遜的道。

「哈哈哈,不明白滴。不過,該明白時就明白,不該明白時就不要明白了」付國雲沉悶的笑著掛了電話。

「呵呵」蔡飛在電話外頭像個老鴇樣躬著身子陪著笑臉。

擱下電話后蔡飛也是一臉的迷惑,m了m下巴自語道:「怪事,付書記很高興!我彷彿沒做什麼嘛!

對了,難道是昨天葉凡回來五龍山公路的事。怪了,難道老闆不喜歡葉凡,所以,要拿此事出手給這傢伙動「手術,了。

估量是,假設姓葉的因此真被拿下了,那依高雲假設能坐上他的地位,那我豈不是,這市長寶座,豈不是」蔡飛覺得本人的心臟有些不爭氣的跳了起來。

這事他們當然不明白了。

聽下午招開了常委會,歸興天跟祝岩峰捋胳膊上陣對昂了。最後,付國雲看繁華看了一陣后居然當場點頭了。

是東貢市財政一塊吃緊,不過,擁軍總得擁的。所以,省里決議。由省財政再下拔三千萬給東貢市作為擁軍經費。

這個可是從沒聽過還有專項的擁軍經費的,而且,還是省里直接下拔給東貢市再由東貢市用在軍隊一塊樹立下面。

祝岩峰同志雖一百二十個不情願,但在擁軍一塊上既然付國雲曾經出手了。他再頂著,假設這事傳到軍委那些將軍將官耳里,那還了得?這個省長還要不要當下去。軍委的力氣祝岩峰是深知的,老虎屁股m不得的。

最後,祝省長自然鬱悶著了。表面上看,付國雲也給了曾九天面子。由於,在坐的都知道,依高雲是曾九天的心腹。而再表面看,付國雲也給了祝岩峰面子。

由於大家也知道葉凡是祝岩峰一手給培育起來的。東貢市搬到省委的兩個方案實踐上都沒得到經過。

而是省委給下拔的款子促成了這件事。所以,葉凡沒輸,而依高雲也沒贏。

付國雲借歸興天的手不但敲打了祝岩峰,又做足了「老壞人,。

不但不得付國雲,真是一塊老薑能辣死人還讓笑著去死的那種!第二天早上,葉凡把糖廠的事詳細的向祝岩峰省長彙報了。

「如今回到東貢了,自已看緊點就是了。」祝岩峰淡淡的哼道。葉凡知道,祝省長心裡不爽了。估量,還是由於五龍山公路的事。

「祝省長,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您也是軍人出身的,男人都喜歡頂天立地的那種。五龍山公路兩個月前我就答應過錢濤國同志了。人無信而不立所以,在這件事上,我表態支持了錢濤國同志。

不過在下邊我並沒有點頭上去。這個,省委的態度是決議權。」葉凡乾脆挑明了明白著講。

「這事,跟我講什麼?愛咋辦那是的事。」祝岩峰冷冷哼了一聲。

「您是老闆,我得向您彙報一下軍民共建的事。幸而省里給了錢,不然,還真難死東貢市了

「話講出去容易,真要動用錢時就知道打腫臉的結果了。今後,要吸取經驗。不過那點花花腸子當前也要看準人再玩。省委外頭,是沒有傻瓜的。」祝省長哼著掛了電話,不過,這一句話講出來時,彷彿沒有那麼「冷,了。

「被戳穿了。」葉老大一臉鬱悶的坐在了椅子上「不過,老祝同志肯講出來。這明,老祝同志心裡曾經有所鬆動了。」

中南海紫光閣。

「是這次大家招回來的新同志,絕大部分是三段頂階身手的。

這種層次太低了,連A組最低門檻都進不來,只能進預備隊了。們的步了還得加大邁才行。不然,真等著用人時,沒人可用到時,怎樣辦?開河同志想到了這事的嚴重性嗎?」唐主席一臉嚴肅的看了看對面婁著,一臉不好意思的龔開河一眼,道。

「沒辦法,四段身手的,的確不好找。就是各大門派中這樣身手的弟子全是中堅力氣。

而且,時下,國術低迷,沒有幾個現代人還能承受得練功這種痛苦。所以,這種身手的弟子也不多。

就那麼幾個弟子,人家都寶貝著不肯放人。再,我們A組也不能強行徵招。

這次各大門派彷彿都有預備似的。四段身手的弟子不是到本國雲遊磨練去了就是不知去向。

就剩下一堆都達到六七十歲年齡的老頭了。這些老傢伙身手倒是不錯,都有著五段六段身手。

不過,一個個都七老八十的了就是招進A組也用不上幾年。而且,還給人留下一種國度做得太過份的印象。

所以,我們都不好再出手。而這事,等我們也等不起。最後,只好把他們三段頂階的弟子給絡了一些來。

我想,先讓他們去獵豹報道。經過幾年的培育,也許有人會打破四段了。唉,主席,我沒完成義務。處分我吧?」龔開河吶吶著講道。

「對了,前次引薦了段海天,是不是葉凡弄出來的?」想不到唐主席居然又扯出這舊事了。

「這個……這個……」龔開河有些頭大了。

「這個那個的幹嘛,吧,別在我馬前玩「馬虎眼,。」唐浩東臉一板,還是有些嚇人的。

「是化引薦的,不過,段海天同志的確有才能。不然,我就是瞎眼了也不會引薦他的。畢竟,一個副省級大員的選拔對一個省來講是很關鍵的。而且,這件事上,我並不想干涉政府的事。」龔開河被逼,

乾脆承認了。他知道,瞞也瞞不住了。

「化倒很會用功勞逼人,前次撤哈拉一戰中鼻他功不可沒。但國度也給了他最高的榮譽,怎樣還要扯出這事來逼這個總頭兒。

也太過份了,假設人人都扯著以前的功勞來逼國度,還能行嗎?

此風絕不可長,開河同志,回去后一定要剎剎了。

就是最年青的「王牌,也不行,年青人易自豪恃寵,構成習氣了今後要他去幹事就更難辦了。」唐浩東一臉嚴肅的道,看了龔開河一眼,道「要不這樣,不好出面,我來敲打一下,真是不像話了。」「主席,這事,我得講」句公道話。葉凡同志不是那樣的人。」

龔開河居然師啦一聲站了起來,朝著唐浩東行了個標準軍禮。

「噢,難道別有隱情,來聽聽。假設理由不充分,我還得敲打他。」唐浩東臉上閃過一絲訝然,問道。

「他當時是答應為A組再培育三個四段位身手的同志,前提是需求我們提供三位符合他條件的三段頂階身手的隊員才行。所以,這次我們絡三段頂階位隊員,也是為此預備的。」龔開河倒出了實情,

他還真怕葉凡被唐浩東敲打後會把這筆賬記本人頭上。

雖本人並不擔心他無能什麼。但本人的王牌總是跟本人時不時的鬧騰點什麼矛盾出來那也是tng令人頭疼的。

而且,那傢伙才能超凡。目前A組外頭有他一大幫隨時聽命的好兄弟。估量本人講的話還不如他管用。龔開河同志為此還苦惱甚至發酸過。

不過,尋思了一段工夫后老龔同志也看開了。這樣未嘗不是件壞事。既然葉凡不專註於在A組發展,他的那幫兄弟跟他關係越好,今後有葉凡出馬執行義務時,他的那幫兄弟不是會更勾搭更賣力。

這對老龔同志來講,相對是壞事。當指導的只需指導有方就行了。干詳細的義務,還得下邊去乾的。

當然,老龔同志跟唐主席的立場地位不同。當然,看成績的角度就不一樣了。這一點,就是唐浩東一時也沒察覺到。畢竟,都是人,不能夠八面玲瓏的。

「噢,子還真有些才能?居然弄這本事?」唐浩東雙眼一閃,彷彿來了興緻。

「以前主席能夠也從鎮東海同志那邊聽過,葉凡接交了一個高人。那位長輩高人會用一些珍貴藥材配製一種叫「雷陰九龍丸,的能相助人打破功底子的刺j牲草藥丸。

我們試用過幾次了,效果很好。

而且,隨著藥丸質量檔次的提高,就是七段高手都可以打破到八段。

狼破天就是葉凡的一顆藥丸相助如今曾經提高到了八段身手。這是了不起的發明。

當然,層次越高,藥丸越能配製了。」龔開河講起這個,很是高興,臉上笑眯眯的,彷彿突然撿到寶了。

「那還不多配製一些,把我們一切的七段都打破成八段。當時,我們的人才就用不完了。」唐浩東一時太過於興奮,那聲響出口后相當的大。

「主席,那個,真不容易的。聽這種藥丸要用內氣經過長期蘊潤才能配製出來。

而高手的內氣都是有限的,配製這種藥丸會傷了本身不,而且,這種藥丸的次要幾味藥材太難找了。

就是發動全國的力氣也難找到。更何況,即使能找到,高人都有脾氣的。

人家高興時給配製一兩顆,不高興時根本就不鳥人。那種高手,能拿他怎樣樣?」龔開河緊皺著眉頭講道,而且,還看了唐主席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