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比龔開河層次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比龔開河層次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倒也是,高人何謂高人,由於人家有才能。 」唐主席點了點頭倒也贊同老龔同志的意思。

「更何況,要是給逼急了人家乾脆跑本國去了,那不便宜本國人。所以,不能逼。更何況,越高層次的藥丸越難配製。

到目前,也聽說僅有狼破天一人打破到了八段。這個,估量是狼破天跟葉凡的關係真實『太鐵』的緣故了。

普通關係的冤家,葉凡估量也不會賣掉那張小臉去求人了。畢竟,葉凡如今也是一高手了。

我們,不能逼他太緊。更何況,這種藥丸的配製需求的周期長,越是質量好的,工夫花得越多。

假設很好配製,我們的科能組那些專家早就研討出來了。聽葉凡講在配製時失敗率也相當的高。五顆才能成功一顆,藥材也是消耗不起的。」龔開河道出了實情。

「原來如此。」唐浩東點了點頭,坐椅子上尋思開了。那眉頭也皺了起來。

「要不,這話,我不知當講不當講……」半晌,龔開河有些不好意思,吶吶了出一句話來。

「講吧,有什麼話不該講。只需對a組樹立有有建議性的建議,我們都可以承受的。有的條款,在a組最困難的時分是可以變通的。樹挪死人挪活嘛1唐浩東看了他一眼,說道。

「就是那個鐵占雄,不是現今還在地方黨校當一教官。我聽說葉凡最近很煩這事。

要說起葉凡能進入a組,鐵占雄的功不可沒。所以,他們倆的感情,相對比狼破天跟他更深沉。

而且,我可是聽說葉凡同志有港片中的『大哥』情結。你看他的那幫兄弟,那個年齡都比他大,可一個個都厚著臉皮叫他什麼『葉哥葉哥的』。」龔開河笑道。

「嗯,是有點。前段工夫授勛時那個陳軍。不是當作大家面都叫他『葉哥』了。這小子,還真得人心啊1唐浩東不由得嘆了口吻。

「其實。人心都是將心比別得出來的。你真誠待人,人家自然尊崇你了。葉凡是一個能為兄弟拚命的人。前幾次戰役。為了他的那幫兄弟。他寧願犧牲本人。在我們這個時代,還有幾個人肯講這種兄弟情份。水泊梁山時代曾經沒有了。不足為奇埃」龔開河自然也贊道。

「你就跟我講這個?」唐浩東看了龔開河一眼。哼道。

「呵呵。」龔開河這老傢伙居然乾笑了一聲,才說道,「假設能讓鐵占雄回到公安部,那葉凡那邊,是不是,那藥丸,沒準兒還能逼出幾顆來。

到時,我們的三段頂階高手再弄幾個四段出來,也許有法子。當然。我首先聲明,我這不是干涉政府的事務。

怎樣樣決議,是唐主席您決議的。更何況,這個,a組樹立不能停。

主席是最知道a組的困難了。而且,不就一個副部長地位。在地方各大部委中這種地位是相當多的。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也無所謂是不是?」

「好一個不干涉政府事務,老龔啊,什麼時分在我面前你也學會了耍猾頭?你呀你,呵呵……」唐浩東居然悄然笑了。

「這個,特勤的規矩,我牢記著的。」龔開河說道一個立正又行了個軍禮。

「你送三個符合條件的隊員給鐵占雄嘛!他不是合理教官嗎?這不正好了,就讓他教誨培訓一下。

反正a組對他來講也不是什麼秘密了。想回到公安部,不付出點什麼怎樣行?

這世上,總不會有收費的午餐的。所以,你就給下個死命令,要求鐵占雄在一個月內相助三個三段頂階高手打破到四段開源就是了。不然,地方黨校,他喜歡呆著就呆著吧,呵呵。修身養性也不錯是不是?」唐主席居然詭異的笑了。

兇猛!龔開河心裡一震,叫了一聲,心說,鐵占雄哪有那本事,還不是變個法子在逼葉凡嗎?

不過,開河同志那臉上立刻笑眯眯著點頭應是,這種壞事,主席在背後撐腰了。

即使當前葉凡較真要查緣由,也可以把主席推上『前線』擋一回道嘛!因此,老龔同志馬上回去安排開了。

第二天一大早,葉老大被一陣短促的鈴聲給吵醒了。

「鐵哥啥事?這一大早的就來電話?」葉凡掛通電話后一看號碼,笑著問道。

「兄弟,老哥我死定了。這回,我老鐵真沒生路了。」鐵占雄急急的說道。

「死定了,發生什麼事了?」葉凡一驚,從床上坐了起來。

「都是龔開河那老傢伙乾的壞事,說我在地方黨校太輕閑了。而且,說我是個有本事的人。雖說分開a組了,但也得為國度,為a組發揮餘熱是不是?所以,這不,突然,昨天早晨居然給我送來三個弟子。」鐵占雄有些氣惱的說道。

「哈哈哈……」葉凡差點笑背氣過去,轉爾說道,「這不是壞事嗎,你有徒弟當了。什麼事都有弟子侍候著,那多舒坦。相當年我收了梅天傑這個便宜徒弟,這小子也很懂事,我還真覺得有個這樣的弟子不錯呢?其實,徒弟就跟使喚丫頭差不多。有人恭敬著,多舒適爽愉快1

「那……既然你喜歡弟子,我轉給你算了。而且,三個弟子相對不會比梅天傑根基差的,都有著三段頂階身手。到時,有多名徒弟用著,不是更舒坦著了。」鐵占雄乾笑了幾聲說道。

「打住,一個梅天傑就夠了,再來三個,我還不得被煩死了。這個,弟子這種東西,適當就是了,太多了也煩人。

不過,鐵哥在公安部是有些輕閑了。我想,龔頭兒如此的做,是不是有壓擔子的意思。

到時,鐵哥把他的三個隊員教誨有方了,鐵哥也許,呵呵,就可以分開地方黨校了。沒準兒,呵呵,選拔都有能夠滴。」葉老大也揣摩出一點滋味來了,說道。

「你小子怎樣知道的?」鐵占雄在電話那頭嚷叫了起來,「是不是你小子乾的壞事?」

「我猜的,而且,怎樣能夠是我乾的。我這不是自找費事嗎?你看看,你不是找來了。不過,鐵哥,你詳細說說老龔同志的要求。」葉凡說道。

「一個月內,把三個三段頂階的弟子培育成三個四段開源的高手。媽的,老子又不是神人,施個法術就行了。而且,居然還隱隱的要挾老子。說是假設在一個月內三個弟子不成材的話。估量,他們三個就要陪我在地方黨校呆上哪啥的,那啥的,你明白嗎?」鐵占雄憤怒的哼道。

「哼,老龔同志打滴好算盤。他不是在逼你,而是在逼我。借你之手逼我這個苦哈哈罷了。這老傢伙,真是貪心埃我曾經答應給他培育三個了,這下子又加了三個,那老子不成a組的培育教官了。麻木的,老傢伙真會吃人。不顯山不露水的,居然比魯進更陰!去了匹狼來了只虎啊!這a組的總頭兒,沒一個『老實人』。」葉老大忍不住罵娘了。

「我知道這個,所以才跟你講了。」鐵占雄說道地,轉爾,這廝講道,「兄弟,有沒辦法,一個月內,真實不行,咱就跟他耗勁了。」

「屁的辦法,工夫太緊。當然,假設那東西能弄回不,也許有辦法。」葉凡說道。

「啥?」鐵占雄也有些緊張,這可是他脫離地方黨校回到公安部耍威風的救命稻草,就是鐵占雄那心臟也有些不爭氣的跳快了起來。

假設不能完成義務,估量,想回去,那是沒門的。而且,這事,鐵占雄用屁股想也能猜出一點什麼來。

龔開河只是個『門面人』,後頭有高人在坐陣指點的。那指點人是誰?級別層次一定比龔開河高的。

比龔開河還要高,這不是馬上就呼之欲出了——除了共和國最大的頭頭唐主席還有誰能使喚得動龔開河同志。

「越南消費的一種長在熊瞎子糞堆里的叫熊帽菇的一種東東。不過,那東西很難搞……」葉凡把從阮進標處聽來的講了一遍。

「唉……這個,太難了。紅玫瑰跟他刀霸爺相對不是善茬。兄弟,我看算啦。太風險了。我看,這黨校也不錯,呆著蠻舒適的。」鐵占雄嘆了口吻,也著實有些氣餒了。

「鐵哥,這是你分開黨校的獨一之路了。就是拚了我也得拿回來。就這麼定了。後天就是星期天了,我預備一下。叫上幾個人一同去越南溜達一圈上去。」葉凡說道。

「不要了兄弟,太風險了。」鐵占雄態度堅決的說道。

「不用講了,這事就這麼定了。」葉凡說道,態度更是堅決。

「我知道攔不住你,這樣,我跟你一同去。既然是為我的事,我就是拚死了也值的。」鐵占雄講道。

「那行,既然老龔同志要整事,那也得讓他放放血,我們是為國粗培育人才,所以,一切開支,槍支彈約以及聯絡方面都得他擔任。」葉凡講道。

「那當然的,我馬上打電話給他。老傢伙,不敲他一筆怎樣行?」鐵占雄掛了電話后馬上又打給了龔開河同志。未完待續。假設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終點投引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