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八十四章紅衣女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八十四章紅衣女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藍同志,想錯了。 」這時,鐵占雄突然呵呵笑道。

「錯了?」藍存鈞訂著鐵占雄,表示不了解。

「紅玫瑰跟阮進標的關係哪能拿來跟我們幾個兄弟的關係可比。我們是真兄弟。

他們,無非是利益交割罷了地。阮進標如今被抓了,一定是逃脫不了法律制裁。不過,阮進標如此的想為紅玫瑰服務,其實,我想,無外乎是阮進標死前為家人作些奉獻罷了。」鐵占雄道。

「沒錯,他們這些人,雖兇殘得很。但對於落者家眷還是相當照顧著的。

所以,即使是有人落馬了,但他的家眷一輩子相對能生活得很好。

由於,他們的家眷能領到一大筆錢,從此,衣食無憂了。

越南是個窮得掉渣的國度,給個幾十萬一輩子還用愁什麼?對於這些毒梟來講,幾十萬,跟幾塊錢又有什麼區別。」張強也點了點頭講道。

「我覺得也不能掃除阮進標跟紅續瑰是不是有一腿這種關係,紅玫瑰是個奧秘女子。」藍存鈞道。

「更不能夠了,紅玫瑰那種女子假設功底子比阮進標還要高,她根本就不能夠看上她的。假設功底子比阮進標還低,她也不能夠能坐上老大的地位。」張強搖了搖頭。

「也是。」藍存鈞點了點頭。

「紅玫瑰的地盤在塔嘎省的東邊,而且,聽這女子常常出沒於雲義市。估量,雲義市就是她的老巢了。不過,雲義市也相當的大,有著田萬人口。我們人生地不熟的要找到她,太難了。」鐵占雄鎖起了眉頭。

「不一定,紅玫瑰雖奧秘,但她哼哈二將之一的黃軍我們可是有他的相片。

而且,聽黃軍此人在雲義市還開得有個夜總會,叫紅星夜總會。

大家都知道黃軍的狠,所以,道上人沒人敢去他開的夜總會鬧騰。

而且,當地的富翁權貴們都得看他面子。時不時會到夜總會去消費。雖貴得離譜,但能買個心安也好。

而且,有什麼事擺不往常,黃軍還會出手相幫的。所以,紅星夜總會生意不錯,財源滾滾。」張強道地。

「紅星,看來,黃軍此人還沒有遺忘家鄉

「有幾個人能忘了本人的家鄉,黃軍由於妹妹被辱一時憤慨殺了人。如今異國過日子,自然,心裡估量也不怎樣直爽著了。」藍存鈞講道。

「那就先從黃軍著手,不過,聽此人特別的狡詐。要抓住他,這裡又是他的地盤,估量,不容易。」葉老大皺起了眉頭。

「我看也不一定,在密林里跟那些邊防官兵們血斗時黃軍有一手。

不過,聽黃軍從來不正面跟東貢市防務團交鋒。

普通都是在幕後指揮著。我們層鼻嘛,自然比東貢市那些邊防官兵們高些了。

人家以為不能夠的事,對我們來講,也算不了什麼?刀霸又怎樣樣,要是A組出動,平了他是沒有磋商的。」鐵占雄有本人的看法。

「A組出手去消滅一夥毒霸,那是大炮打蚊子了。不過,槍子不長眼,我們總得心著。那就出發,去紅星夜總會

紅星夜總會就一座三層樓房,夜總會前面掛滿了彩燈。而「紅星夜總會,那幾個充滿了華夏情調的名字特別的刺眼,一閃一閃的,就是遠隔幾十里都能看見。

樓房前的石鋪的停車坪上此刻停了不少的車子。居然連賓士寶馬都有,在這種地方能看到如此的盛況,看來,生意的確不錯。而且,黃軍的影響力不。

門口站著的兩個滿臉愁容的姑娘穿的居然是華夏的旗袍,當然,這種是冬裝式旗袍,不然,非得把兩個美麗姑娘給凍成冰美人不可了。

而姑娘的側面大門框邊分別站著一個全身標誌黑色西服,戴著墨鏡,一臉酷酷的保鏢。

「呵呵,中南海保鏢什麼時分跑這裡來了?」張強打趣樣半笑了笑。

「他們倆,給中南海出來的膽小鬼們提鞋都不配。」藍存鈞看了一眼,眼中極盡鄙視。

「那當然,山寨版本罷了。」張強一股自豪升騰而出,倒是令得藍存鈞彼為怪異的看了他一眼。由於,藍子不知道張強的身份滴。

葉凡跟藍存鈞以及張強裝著去消費樣子,三人分開著,晃dng著進了夜總會。

而鐵占雄和李強以及陳嘯天早在暗中找了好地位,拿著精緻的狙擊步槍對準了夜總會。

夜總會有一個大廳,大廳里此刻的舞台上正豐人表演著艷麗的脫衣舞。

什麼叫「脫衣舞,?也就是到最後還沒有脫完,姑娘普通來講都會剩下一胸罩加一條三角k。

假設哪位主人會出大價錢「砸脫」她也不妨全給脫了。假設能出更大的價錢,陪夜也不是不可以的。只需有錢,什麼事都無能。

伴著舞台上那曼妙的音樂聲,伴著舞台上幾個光屁股姑娘正賣力的扭動著那性感的屁股,葉凡跟張強找了個較偏遠的地位坐了上去。

而藍存鈞正想走向另一邊時,突然一道奐音傳來道:「過去,過去1那聲響是一女子聲響,是用越南語喊的。

幸而葉凡幾人突擊培訓了幾句越南語,這話還能勉強的聽出來。

倒是張強會越南語的。

藍存鈞轉頭一看,發現是個身著紅衣的越南妹子。此女正宗的瓜子臉,眼睛特別的大。此刻正一個人坐在一張圓桌前自飲著。圓桌前擺著幾碟越南的茶點。

藍存鈞悄然一愣之後還是走了過去,到近處才發現,此女膚色並不特別的白,甚至略顯安康的棕色。不過,臉蛋的確很清純。那身紅衣邊緣全鑲著一些花邊,而且,紅衣沒有扣子。

全是用打結的方式結起來的,結居然是蝴蝶結,遠看去,彷彿從脖頸到肚皮部分有著七八隻白色蝴蝶似的,感覺有些怪異。只是,此女此刻估量是喝高了的緣故,此刻臉被酒漲得通紅。

「是華夏人?」紅衣女子指著藍存鈞,口齒有些不清的問道。這次,用的居然是華夏語,只是,帶著濃濃的越南腔,有些僵硬罷了。

「我來做生意的,姑娘叫我幹什麼?」藍存鈞很有禮貌的問道。

「陪我喝酒,給我講講華夏好嗎?那個國度,聽很美1紅衣女子此刻非常溫順的講道,彷彿一個美麗的少女在求人似的。

藍同志心一軟,也就一屁股就要坐上去。

就在這時分,一個少女從櫃檯前跑了過去。先是彎了彎腰,嘴裡講道:「紅棱教員,喝多了沒有。我扶回去好不好?」

少女講的也是華夏語,估量是華人後代了。由於,越南的華裔也不少。

原來是教員,藍存鈞心裡一松坐了上去。由於,教員總給人一種安全感。

「香蓮,教員沒事,我就想聽聽華夏國度的事。沒事沒事,去吧,這位先生是從華夏來的,他會給我聊聊的。」紅棱教員講道。

「可別欺負我們教員噢,不然!全班同窗會打死的。不知道,我們班五哥的爸爸可是打手滴。」叫香蓮的少女還揮了揮拳頭,示威狀。

「我是來做生意的,不是來找事的。而且,本人一向尊重教員地。」藍存鈞淡淡一笑,紳士風度顯現。當然,也不掃除在人家美麗姑娘面前顯擺的能夠。

「藍子居然被一個姑娘要挾,好笑。」張強忍不住聲笑了起來。

「這傢伙真是好運氣,居然給一個美麗教員拉去陪聊了。張強,羨慕不,要不,也找一個去聊聊?」葉老大產笑道。

「算啦,我沒藍子那個命。」張強聳了聳肩道。

「我們華夏有名望的地方太多了,萬里長城聽過吧。就是飛月球的美國宇航員都能看到我們的長城。紅棱教員,無時機一定要到華夏去瞧瞧。長城,非常的高大宏偉,還有故宮」藍同志末尾耍起嘴皮子來了。看他那滔滔不絕樣子,差點口沫橫飛了。

「這樣子干估量是等不到黃軍的,得搞大些才行酒,道。

「不如叫李強扔個**包,我想,紅星夜總會被炸了,黃軍還能呆什麼地方不l面?假設真不l臉,那他黃軍的招牌可是被砸了,今後還怎樣在道上戳」張強出了個餿主意。

「也行,黃軍雖有權利,但也結下了不少的仇家。而李強也打了藥水,他們也不看法。

乾脆叫李強弄個人肉**包出去鬧騰一番,爾後把**包一扔了事。當然,不能傷著人了。

把這大廳炸爛就是了。我想,黃軍應該坐不住的。這可是打他的老臉子,再不l頭,還叫共黃爺嗎?」葉凡道。

「就這麼定了,我聯絡李強。」張強著話掏出手機打了起來。

張強向葉凡打了個手勢,意思是搞定了。這邊,葉凡又悄然的告訴了藍存鈞。

不久,一道破鑼嗓門用越語傳來大聲叫道:「姓黃的,出來,老子操娘的狗屁!敢殺老子兄弟!老子殺死這龜孫子的。」當然,李強的越語學得有些僵硬,是張強剛教的。不過,在喊叫聲中加上李強的嘶啞叫聲,倒也能門g混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