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你是魔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你是魔鬼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李強瞳孔猛地睜大,覺得這女子太可怕了。 趕緊身子往後想參加去。不過,飄帶比他的速度快得多。腳一下子就被飄帶給纏住了。而且,還詭異的圍繞了好幾圈。

紅棱隨手一掄,李強在空中被他拉得飛摔向了原先黃軍砸中的那個渣滓堆。這女子,報復心還不是普通的強,這叫以牙還牙之法了。

「哼1

隨著一道冷哼聲傳來,一道身影詭異的從那幾個拿槍的傢伙身邊晃過。啦啦幾聲脆響,拿槍的傢伙登時感覺手段一痛。一看,全冒血了。而手中的槍全不見了。

彷彿誰發揮了妙手空空之手給偷走了普通。

而那人在空中一滑動,穩妥的一扯一抖之下,紅棱的飄帶就那樣被他抓住了。而且,反倒被扯得一個踉蹌差點摔倒了。紅棱拚足了勁頭才波動住了身子。

「在這裡,們不用找了。」葉老大一臉淺笑著,手上一用勁頭,那幾把手槍在他手中彷彿搓麻花普通,槍管糾結在了一同,成了一堆廢鐵。

又是叭叭叭幾聲響。

向個得到了槍的傢伙被身後一條人影給踢得全飛砸在了地下一下子根本就爬山不起來了。此人,自然是後來趕過去的藍存鈞大大了。

「不經打,沒意思。」藍存鈞還拍了拍手,一臉的鬱悶樣子。

丫的就裝吧,葉老大在心裡鄙視了某位裝b的傢伙一眼。看了紅棱一眼,道:「我沒猜錯的話,就是紅玫瑰是吧?」

「只需能打過本姑娘,要知道什麼都行。」紅棱教員雖震驚了一下,但旋即就恢復了安靜,淡淡的哼道。

「讓一隻手,來吧。」葉老大非常的大條,反手一動,左手給反背在了背後。

這廝一臉淡定的看著紅棱教員,眼中,淡但是飄逸,像極了現代武俠電影中的某位大俠。當然不會是憨憨的郭睛大俠了。至少也得是楚留香楚香帥的那種『蟀氣』衝天的那種。

就差一把扇子了。

「見過狂的,沒見過這樣狂得沒邊的。」紅棱突然咯咯笑開了,飄帶一閃,飄柔的動作沒有了。這次的飄帶彷彿一條扁扁的鐵棍,啪拉一聲響,似乎還彎了彎直擊向了葉老大。

「呵呵,米粒之光,也顯光榮1葉老大反手一抄,穩穩地抓住了飄帶。

「過去1紅棱一用力,不過,葉老大不是李強。那是穩如泰山的站著。紅棱教員扯了幾下居然沒能扯動。

「過去吧寶貝1葉老大臉上淡定的笑著,手突然的一動,那被兩大高手扯得**的飄帶突然又柔軟了下去。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下子纏住了紅棱教員的腰部。一拉之下,葉老大的話音剛落,紅棱教員曾經非常『聽話』的表演了一個空中飛仙女從而飛撲進了葉老大的懷裡。

「嗯,蠻香的。」葉老大雙手一動,手指拂過飄帶表面,那些像鐵釘樣的東西唰啦啦幾下在葉老大手中全掉在了地下。

此刻的飄帶才是真正的一條飄帶。爾後,飄帶當警繩,像纏麻花普通把紅棱教員給纏住了。

那邊黃軍想動,藍存鈞幾腳下去,這貨倒地下就剩下抖動的份頭了。

「是誰?」紅棱滿臉震驚的盯著葉老大。

「我是誰不重要,先跟我講清楚,是不是紅玫瑰?」葉老大一屁股坐在了李強搬來的一把破凳子上,李強很殷勤的上前遞上了一支雪茄,這是葉老大的習氣性動作了。這貨當老大當成『腕』了。

「是又怎樣樣,不是又怎樣樣?」紅玫瑰居然不怕,淡淡哼道。

「娘們,不要對我們老大這樣講話。」隨著李強的哼聲,啪啪幾聲上去,紅棱的臉上登時閃現了幾個青紫色的手指頭櫻對於女人,李強是沒有什麼感覺的。下手,是絕不留情。

「媽的住手1黃軍剛喊了一句,也是啪啪幾聲,臉登時就腫成了豬頭。自然是藍子同志下的狠手了。

「我喜歡聰明人。」葉老大翹著個二郎腿,看了紅棱教員一眼,淡淡的笑道。

「我不知道想講什麼?」紅棱教員還是嘴硬道。

「看來,還不懂規矩?」葉老大嘴角勾起一個詭異的淺笑,這是葉老大要發飆的先兆。

「有人來了。」這時,中心的鐵占雄傳來了信息。

「親密關注。」葉凡道,鐵占雄跟陳嘯天以及張強三人都在中心,這是以防萬一。

「有十幾個人,全都拿著棍棒之類的東西。」鐵占雄道。

「沒事,沒槍就好,有槍的話們先了解了

不久。

「閣下好威風,欺負一個女子居然這樣子雄風,虧還是一爺們,我都為感覺害臊。」就在這時分,外邊響起一道冷冰冰的聲響,隨著聲響,外邊唰啦著想起一片雜亂的聲響。

不久,一個全身紅衣,長相跟紅棱有幾分相似。但比紅棱冷得多,氣質方面更佳的女子從路上非常淡定的走來了。彷彿這裡根本就不是生死搏擊場,而是一田園菜地任她閑步。

「是紅玫瑰吧?」葉凡看了她一眼,還是坐在破凳子上,吧嗒一聲還淡淡的噴了個煙圈,十足的黑老大籠統。

「們的目的是我吧,放了我妹子。」紅玫瑰看了葉凡一眼,哼道。

「我們憑什麼要放了他,有什麼資歷跟我們老大講話」李強冷冷的哼道,站在葉凡的側面,一幅隨時出拳的架勢。

「憑的就是這個1紅衣女子突然手中一晃,一條跟紅棱教員差不多樣子的白色飄帶疾如雷震,瞬間就到了李強的腦袋瓜前。

「哼1葉老大冷哼一聲,隨手檢起地下一鐵棍扔了過去。嚓地一聲,鐵棍旋轉著絞得飄帶攻擊偏了方向。紅衣女子雙眼閃過一線震驚,旋轉恢復。

「閣下好本事,,們終究想幹什麼?」紅衣女子口吻緊張了不少,要知道,她的紅飄帶偷襲,沒有幾個人能躲得過去的。居然被那個坐凳子上一臉弔兒郎當的年青人一條鐵棍就給扯偏了。

「做筆買賣,把的手下全打發著退回去。不然,休怪本人不客氣了。」葉凡突然冷煞煞哼道,身上勢氣大作。

「媽的,牛個屁?」十幾個手下中一個手段上刺得一條狼的兇悍傢伙突然往腰間一模,一把手槍剛抓手上。

地一聲微響,那人慘叫一聲噴著血倒下了。自然,是鐵占雄的手筆了。

「誰還敢動,這就是下常」葉老大淡淡哼道。

「果真有備而來。」紅衣女子臉上有些美觀。突然手一揮,周圍鐵占雄的中心居然又同時響起唰啦的聲響,不久就冒出三十來個手持衝鋒槍的傢伙來。

「不想要妹妹命啦,還有這個。」葉凡伸腳踢了黃軍一下,哼道。

「……」紅衣女子神色更美觀,想了想,沒辦法,只好手一揮,那三十幾個手下又退到了工廠外邊。

「我很有誠意吧。」紅衣女子又講道。

「叫這些人也滾蛋1葉凡指著後邊的十幾個傢伙道。

「不能夠1紅衣女了看了看周圍,斷然拒絕。由於,這樣就剩下本人跟妹妹以及黃軍三個人了。假設他們都走了,那本人這邊分明有些勢單。這個奧秘的年青人,彷彿功底子也不差的。

「不走是不是?」葉老大突然手一動,唰啦啦幾聲響。柳葉飛刀無聲的飛了出去。隨著唰啦的聲響,七八個手下在叫聲中冒血倒下了。

「想幹什麼?」紅衣女子氣得咬牙了。不過,臉上的震驚再次顯現。連那美觀的兩腮都有些微紅了,估量是給氣滴。

「再不走的話,全得躺下。」葉凡淡淡哼道。

「們退到廠子外邊去。」紅衣女子無法的揮了揮手,十幾個手下相互扶著到了外邊。

「這樣才好嘛1葉老大大條的擺了擺腿兒道。

「我們不看法吧?我們無怨無仇的,們為什麼要跟我們過不去?」紅衣女子用的也是華夏,雖有些僵硬,但也勉強能聽出來。

「是紅玫瑰嗎?」葉老大再見次問道,看了紅衣女子一眼,又講道,「我們只跟紅玫瑰談事。」

「我是,紅棱的姐姐,們估量也查過我了,我就是黎真真。」紅玫瑰倒是淡定了上去。

「熊帽菇聽過吧?」葉凡問道。

「們要它?」紅玫瑰不答反問道。

「就算是吧

「們要它本人去找刀霸就是了,我們這裡沒這東西。估量,這幾個省內,只要刀霸的地盤有。」紅玫瑰道,臉上表情倒也輕鬆了一些。

「不是想當塔嘎省的老大了?」葉凡問道。

「人人都想當老大,只是,我們力氣不如他們。量入為出不是們華夏人常常講的嗎?」紅玫瑰看了葉凡一眼,表情安靜的講道。

「呵呵,看來,不想要妹子和這個人了。還有,既然來了,也得留下吧。而且,信不信,我們完全可以滅了的全部。」葉凡話講得溫順,但聽在人家耳里可就全變味了。

「在逼我?」紅玫瑰哼道。

「不能講逼,而是互惠互利。」葉凡淡淡道。

「我能得什麼,至少,們需求熊帽菇。」紅玫瑰講道。

「們得的更多,由於,們不配合我們,們的團伙就沒有了。將永遠從這個世上消逝。不信是不是,那就試試。」葉老大突然長身而起,如閃電般的狠腳一踮,費家的虎鷹功使出,一個滑翔瞬間就到了廠區外邊。

等場中人反應過去,叭啦一聲,紅玫瑰正躲在廠區外邊的幾十號人中有三個被葉老大老鷹抓雞樣給從空中扔了上去。

登時,三個傢伙慘叫了一聲,那三四米的高度被葉老大狠砸了上去

登時,血肉一團。

「是魔鬼1紅玫瑰咬著牙罵道。

「我不如『惡』,想想,的毒品一年關鍵死多少人。本人只是助紂為虐罷了,談不上『惡』,而是善。」葉凡不為所動,剛才顯l武力,當然就是起到威懾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