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九十章高人從糞堆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九十章高人從糞堆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且,整個人被葉老大一拳砸得摔在了正想爬起來的刀霸身上。刀霸正揮刀想砍葉凡,發現面前人影人晃,知道是風順,這傢伙馬上想收刀,不過,葉老大那一拳太剛猛了。

刀霸收手不及,那厚重,鋒利的厚背大碌目吃諏朔縊城捌斯來的胸脯上。

嚓一聲。

後背生洞,冒著鮮血的風順前胸又被刀霸一刀砍中。頓時就開膛破肚,腸子下水合著鮮血流了一地都是。

刀霸頓時就呆愣了一秒,因為,風順死前那雙眼像金魚一樣凸出,他充滿了不甘的憤怒,他怎麼也不相信,自己居然是死在『老大』手中的。

「啊1

刀霸發出了最可怕的凄厲和悲憤聲間,身子突然一個大旋轉。那把馬刀舞出了一個刀圈往。

刀霸拚命了,身子往前狠命的一撲,馬刀形成的刀圈護在身外像片旋轉著的絞肉機往葉老身了絞砍了過來。

葉老大淡定的看著那詭異的刀圈,心想,看這刀圈帶起的風的強度,刀霸應該有著八段開源階身手了。跟狼破天差不多,不過,你丫的可惜遇上了老子,活該你的不幸。

就在這時候,叭拉一聲。

葉凡余光中發現,一個長鬍子傢伙被藍存鈞一腳硬是踢到了洞壁上。

而後,小藍同志跟上一步,飛速度的另一腳狠狠的踢在了那傢伙腦袋上。那聲叭聲其實就是腦袋瓜裂開時迸出血水的聲音。

「呀1見葉凡在發愣,刀霸的刀圈也臨近他的身「我的刀1刀霸嘶啞的喊了一聲。不過,嘴裡馬上流血了。刀霸痛苦的咂了咂嘴。指著葉凡問道:「你是誰?你不可能是黃七,他沒你本領1

「聽不懂,你講華語吧?」葉凡看了他一眼,搖了搖頭。試著講道。想不到刀霸也會華語,居然重複了一遍。像鄰近東貢這邊邊境的一些黑道霸頭,一般都懂一些華語。因為,他們幹事業需要通曉華語。而在越南,講華語的華人也相當的多。

旁當!

最後一聲刺耳聲傳來,代表著最後一個傢伙也被紅玫瑰的飄帶纏著飛砸在了洞壁上。當然是腦袋開花全身散架到『西天取經』去了。

「我說過我是黃七嗎?」葉凡瞄了刀霸一眼,淡淡說道。

「你是那邊過來的?」刀霸抽動了一下嘴唇。苦澀的問道。

「呵呵,你想刨根問底是不是?現在,是老子在問你,不用你問我。這樣吧。我這人喜歡吃熊帽菇,你帶我們去取就行了。至於你的手下跟你,老子沒興趣,你明白了沒有?」葉凡冷冷哼道。

「原來你們要的是熊帽菇,我沒有了。」刀霸搖了搖頭。

「呵呵,行,你沒有了那你們一夥也將沒有了。我數10下,如果你再不答覆。這萬通洞將是你們一夥的墳墓,墳墓懂嗎?」葉凡說完后開始數數了。

1……2……3……4……

「你能保證不要我們命?」刀霸內心在掙扎。

「你沒有路可走。只能按我講的辦。」葉老大強硬的說道。

「那好吧,我帶你們去。」刀霸低頭了。藍存鈞過去,一條繩子把這傢伙捆了真箇結結實實,像棕子一般。其實有點多餘了,刀霸差不多了,應該沒有多大的戰力了。

跟著刀霸拐了十幾個彎,交叉著進了十幾個分支洞。前面豁然開朗,亮光扎人眼。因為是從黑暗走向光明,所以才會感覺如此。裡頭居然是個峽谷。

蓋了一座茅屋,屋外正有一群皮毛黑得發亮,越南人叫『黑瞎子』的狗熊們在玩耍著。這些熊跟普通熊沒什麼兩樣,只是鼻尖處有點帶白色的一撮毛。

個頭相當的大,站起來比葉凡還要高大。那熊掌伸開足有小臉盆粗。給這些傢伙拍上一熊掌,估計也差不多了。

「裡面還有人?」葉凡問道。

「我雇得有個老頭子在管理這些熊帽。老頭養熊有一手,那些兇殘的『黑瞎子』都聽他的話。

而平時他就收集這些熊糞堆在一起,熊帽菇的種子只要有一顆,就會發展起來。

就在那邊。」刀霸伸手指了指茅屋側面五六十米遠處一堆黑瞳瞳的東西,講道,「熊帽菇就在那堆熊糞裡面。每年取走大的,剩下小的一年後又會長出來。我已經兩年沒取過了,我想試驗一下這熊帽菇會不會長得更大些。所以,我忍住了。」

葉凡等人走近后,這時,從糞堆旁慢慢的站起一人來。此人整張臉皺得像老松樹皮,一隻眼好像是瞎了。穿著一套洗得發白的淡青色衣褲。手裡拿著一把巴掌大的小耙子正在糞堆里耙著熊糞。好像平時農民家曬穀子一樣的耙著。

葉凡發現,熊糞里有一些發光的細小顆粒,跟晶亮的細沙差不多樣子。心說難道是這些發亮的細沙樣東西有營養,因此才能培養出這些營養價值特別高的熊帽菇來。

「貢巴,你把熊帽菇挖出來給他們。」刀霸用越語給那老傢伙講道。

「他們,是你朋友?」貢巴看了看葉凡三人,問道。

「這個……」刀霸痛苦的皺了皺眉,不敢講。

「叫他們自己來挖。」貢巴老頭冷冷哼道,把手中的耙子扔向了葉凡等人。

「老傢伙,脾氣還不小1藍存鈞可是有些生氣了,幾個大跨步過去,一巴掌掄起煽向了老頭。

「吧1

一道怪異聲音傳來,瞬間,葉凡覺得才眨個眼時間。發現藍存鈞同志已經被那老頭一腳給踹得從空中飛跌進了熊糞堆里。

頓時,熊糞濺起足有五六米高,一股奇怪的糞臭味得葉老大直皺眉頭。而紅玫瑰畢竟是個女子,馬上拿出手帕捂住鼻子了。

臭並不可怕,關鍵是這老頭太厲害了。

「想不到閣下還是個高手。」葉凡沖老頭冷冷哼道。一腳能把藍存鈞踢到糞堆里,小藍子可是有著七段身手的。那這老傢伙至少有著八段位身手。沒準兒,還是一個隱藏的高手。

葉老大暗暗警惕了起來。

「我就一耙糞的老傢伙,年青人,得饒人處且饒人。你可以取走10個熊帽菇,但不能多拿。還有,放了刀霸一伙人。」老頭子嘴裡居然噴出了華語來。

「10個,太少。」葉凡搖了搖頭,藍存鈞老大好不容易從臭糞堆里爬了出來。

這傢伙連臉上沾滿的熊糞都顧不及擦巴一下。氣得掄起拳頭就要上前拚命,不過,被葉老大一把給抓住了。

紅玫瑰一看,趕緊退後了一步,因為,小藍同志著實太臭了。就是葉老大都有一股要立即捂鼻的衝動。只是為了顧及小藍同志面子而沒這樣子干。

「紅玫瑰,拿些水來給他沖一衝。茅屋裡應該有。」葉凡說道。

「去裡面洗就是了。」紅玫瑰皺了下眉頭講道。

「10個太少,那行。這片糞堆里有不少。兩年沒摘了,年青人,只要你有本事,盡可以全部拿去。」那老頭顯然有些生氣了,不過,口氣還是很平靜的說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葉凡見藍存鈞沖洗了一下后出來了,也就一個大跨步,掄起拳頭往老頭身上招呼了過去。

這一拳是試探,僅用了三成力勁。

「就這1老頭皺了下眉頭,顯然相當的失望,他也是一拳迎擊了過來。

的一聲悶響。

葉老大感覺拳頭上一陣子火辣辣的發麻發痛以酸,似乎骨節都有斷裂開的感覺。

葉老大有些駭然的盯著那老頭,說道:「想不到閣下還是位高手,在越南,應該是很有名氣吧?」

「呵呵,要那些虛名幹什麼?你們華夏有五極六尊,這些人中,有的什麼尊的,也不怎麼樣。虛名掛身上一輩子,累啊!哪如老頭我養養菇種種草,多好。自由自在的海闊天空任你游。」老頭子淡淡講道。

「前輩去過華夏?」葉凡看了老傢伙一眼,問道。

「閑瑕時到處逛逛,不要講華夏,世界各地我都喜歡逛逛。」老頭淡淡說道。

「再來幾腿1葉老大突然講道,飛起一腳就踢了過去。這一次用了八成力勁,那氣勢就大不一樣了。腳一飛旋起,旁邊的糞堆里的糞都給這一腳的氣波震得又快飛騰起來了。似乎茅屋也在瑟瑟發抖著就要爆開。

老頭子微微一愕,旋即,老傢伙臉上居然閃過一線詭異的驚喜。好像蒼蠅突然看到了一大堆那啥的東東一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