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鐵占雄不是在黨校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鐵占雄不是在黨校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鐵占雄不是在黨校嗎

不過,老鐵發現大家都是以鄙視的眼光看著他。這廝有些訕訕然乾笑了一聲。

「唉,又為龔老頭進供了幾千萬。」葉凡不由得嘆了口氣,這價值三個多億的金磚,a組要抽走四五千萬的證明費。不然,這錢拿來還得『洗白』,那就麻煩了。

「花錢花個安心嘛,你我都是混政府官場的。錢來得不明不白的招人眼紅。咱們國家,患紅眼病的同志特別的多。這事,給紀委的同志惦念上終歸是個麻煩。」鐵占雄搖了搖頭。

「張雄,雖說這次行動你沒有直接參加。但是,這些武器等都是你從那邊弄過來的。你的功不可沒,再說,提供信息方面你出了大力氣,所以,也算你一份子。」葉凡笑道,剛才來接應自己的就是龔開河派出的張雄同志。

當張雄在歸司令員面前亮出身份時。省軍區的歸司令員自然是照辦了。

國安部一個局長可是手眼通天的人物,即便是像歸興天這樣的省軍區司令員級別的將官也有些忌憚這種大人物的。

因為,他們的工作性質太特殊了。有的時候按個罪名,那是不用查證的。這種人,只能講是近而遠之。

「這次大家都辛苦了,這次熊帽菇收穫也特別的豐富。不過,也是最後的收穫了。沒有了那蜂蜜,這世上,也許再沒熊帽菇了。這個,倒成絕品了。就憑這些,我估計能求得那位老前輩給每人搞一顆出來。大突破不可能,但是,每人提上一小級還是有可能的。」葉凡看了大家一眼,笑道。

「咱們都值啊!賺了錢還要增了功。我倒是希望大哥能帶咱們多出去幾次。一來也是歷練了自己,二來,這個,也是人生的一種閱歷。其實,有了這身本事,偶爾出去亮相一下施展一回,也是其樂無窮。不然,整天憋著沒用也太浪費了。」藍存鈞自然高興著了。有個,有錢分還能提功,自然有些興奮了。

「那你乾脆加入獵豹算啦,我可是從那隻特種部隊出來的。他們急需要你這種人才的。你一去,至少提個大校。因為,你是七段嘛1張強幹笑了一聲,挪喻道。

「打住打住,我剛才可是講過,偶爾為之差不多。整天打啊殺啊動拳動腿的也太累著了。而且,像這種生活,精神高度緊張著。一不小心就玩完了。這種生活,不是我藍存鈞需要的。哥哥我還是希望過正常人的生活,當然,偶爾刺激一下還是行的。就當是給生活添料吧地。」藍存鈞趕緊揮手叫道。

「小藍子,英雄所見略同啊!看到沒,在這樣的行動中,生命,變得如紙一般的脆弱。前幾秒鐘大家開著玩笑,也許,幾秒過後,一個人就去了。唉……這個,也不是我葉凡所需要的生活。我還是喜歡過比普通人稍稍不一樣的生活就是了。獵豹,太過了一些。」葉老大也有些感嘆,搖了搖頭。

「人各有志,我張強就是喜歡這種帶著刺激性的生活。其實,人生的追求各不同罷了。而且,獵豹里也不可能整天打打殺殺的。也許有的時候,一二年還不會遇上這種事一次。大部分時間還是較平靜的,操練操練,擺平一點小事,也自在其樂。」張強笑道。

「講得對,人各有志……」葉老大大聲講道。

「哈哈哈,不錯不錯……」龔開河同志差點笑裂開嘴了。

「我說小龔,也不用樂成這個樣子吧。你不就給人家開了個破證明,居然壓榨了人家五千多萬接近六千萬了,這笑錢,好像是不用上繳國庫了吧,而且,是直接進了你的小金庫了吧。真是黑呀1李嘯峰咂巴了一下嘴巴,噴了個眼圈,有些鄙視的看了龔開河同志一眼,哼道。

「呵呵,五千萬,對咱們來講,也不是一個小數目了。這個,有錢當然高興了。

這年月,沒人嫌錢太多,而我龔開河也是個俗人,照樣子喜歡錢。而且,我比你們更希望有錢。這五千萬,倒是給a組輸送了新鮮血液。

不過,李老,你看看,咱們a組,需要用錢的地方太多了。隨便哪位同志出差一次,拿回來的發票都能讓我肉痛。」龔開河講到這個,又有些鬱悶。

「也是,這倒是千真萬確的。咱們這些隊員出去,乾的都是大買賣。經常出國,而且,有時,為了任務,還得一擲千金。沒辦法,咱們的工作,太特殊了。」李嘯峰倒也認同,點了點頭。

「李老,這個,還不是最高興的,主要是鐵占雄的三個徒弟,這次可是有希望了。

聽說正好那位前輩還在華夏,葉凡已經去打點了。聽說好說歹說的已經做通了老前輩的工作。

咱們a組,估計不久,將迎來三位新成員。李老,您說高不高興。這才是真正的新鮮血液,比這五千萬,份量重得多。」龔開河不以為恥,反倒是舔著臉也顯出一線得意神情,這在老龔身上是很難見到的罕見現象的。

「唉,都是小葉同志倒霉。攤上了你們這群狼。」李嘯峰嘆了口氣,不過,也是滿面笑容。a組能儘快發展起來,李嘯峰是最高興的了。他看了龔開河一眼,說道,「不過,我總覺得有些怪。」

「怪1龔開河看了李嘯峰一眼,不明白,問道,「什麼地方怪?我覺得還挺正常的。」

「你看,每次配製藥丸都是那位老前輩。好像那位老前輩是葉凡的奴才似的。

按理講,那種高層次的前輩,段位至少達到九段了才行。而這樣的高手怎麼可能一直聽葉凡的。

除非他是葉凡的師傅。莫非還真是葉凡的師傅。就是他師傅也不可能如此的寵著徒弟。

如果是給葉凡配製,他師傅二話不說會去干。如果是給別人,那就另當別論了。

再不是,還有一種可能,那位老前輩根本就是子虛烏有之輩,這事,根本就是葉凡杜撰出來的。那位前輩,其實就是葉凡自己。」李嘯峰講道為。

「不可能1龔開河斷然搖頭,不認同。

「有什麼不可能,我琢磨這事好幾年了,疑點太多了。」李嘯峰說道。

「聽說以前鎮東海同志也通過葉凡求那位熟悉的那位前輩配製過藥丸,當然,鎮東海同志並沒有見過那位前輩。

而剛才你也講了,配製這種藥丸需要九段實力才行。那以前葉凡剛入隊時才四段五段,怎麼也能配製這種藥丸?

說明,那位前輩是實實在在存在的,至於是不是葉凡的師傅,這個難說。

也許,那位前輩有意思培養葉凡,想收個這方面的關門弟子也沒準兒。」龔開河講道。

「如果真是如此那就好了,葉凡能學到家,那不等於為咱們a組準備了一個藥丸高手。好好!不過,這事,葉凡不講,咱們只能猜了。這小子,什麼都好,就是喜歡玩神秘那一套。」李嘯峰忍不住笑罵了一句。

「高手都喜歡玩這個,有啥辦法。」龔開河居然也嘆了口氣。

「不過,這次葉凡又立下大功,人家托你辦的事你又沒辦成,是不是該補償一些了?不然,你這張老臉可沒地兒擱去了。」

「這個,真有些不好意思,齊天的事,我是沒辦法了。」龔開河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不過,轉爾他說道,「我會給葉凡補償的。」

「補償,你補償什麼,人家有億元身家了,不缺這個。要提拔,一時也輪不到他了。

能提拔到中將吧?那是不可能的。再說,職務他也是副組長了,不可能你小龔同志提前讓賢讓他任總頭兒了。

不過,好像他沒啥興趣。要不,給他弄到某市任正式的書記。小葉同志已經『代』了兩個地方的書記了。

小子一直沒辦法扶正,也真是沒吳事,你可以給唐主席旁敲側擊一下嘛1李嘯峰為葉老大爭取權利了。

「這個不可能,李老,你也曉得咱們的規矩。」龔開河面上神情一僵,不好意思,講道。

「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難道就不能變通,咱們就一個年青的王牌了。不就一個地級市市委書記,又不是省委書記?那能干涉政府工作到什麼地步?再說,葉凡也有這個能力是不是?他是練武方面的天才,在工作能力一塊,是不容置疑的。」李嘯峰有些惱了,口氣重了不少。

「這個絕對不行1龔開河非常堅決的搖了搖頭地。

「唉……」李嘯峰嘆了口氣,看了龔開河一眼,講道,「我也曉得講了也是白講,的確有些不合適。真那樣做了,估計軍委那些傢伙會把咱們都煩死了。不過,你講的補償是什麼?」

「鐵占雄不是正在中央黨校嗎?」龔開河神秘一笑地。

「呵呵,原來如此。前次葉凡還給我嘮叨過說是他的『鐵哥』現在正受苦呢?這樣也好,就讓小鐵子回公安部吧。如果有提拔,那就更好了。我看占雄同志也40出頭了,提個正部好像也完全符合條件了。」李嘯峰的笑眯眯講道地。

[email protected]#